2020 年 12 月 1 日

「沒有,全都是大周之後,每兩百年與外界連通一次,僅收錄了少數資質不凡的弟子,全都併入大周後裔。」

「凌傲雪在武周玄聖界是什麼身份?」

「她是我們武周玄聖界的聖女,身份尊貴無比。」

這些情況讓于飛有些意外,看來武周玄聖界的情況與大夏太皇界、宋玄天都界不同,並沒有在歷史長河中廣收外界資源,進行擴充。這是為什麼呢?

難道大周後裔足夠強大,足夠繁榮,不屑外界資源補充?

大唐是華夏史上最負盛名的朝代之一,國力強盛,民風開放,享譽全球。

作為史上唯一的女帝,武帝開創了一個傳奇,令千秋萬世歌頌。

每一個小世界背後都有一個先天高手,這個武周玄聖界是由誰人開創的呢?

「武周玄聖界有多少位先天高手?」

「兩位!」

「哪兩位?」

「武帝與冥皇。」

于飛一愣,質疑道:「武帝是武則天嗎?」

「正是。」

「她是先天高手?這怎麼可能。」

于飛不信,這簡直太荒謬了。

「信不信由你,我們並不清楚當年的事情,只知道武帝與冥皇兩個名號,連他們長什麼樣都不清楚。」

這兩人雖然是七重天修士,但是在武周玄聖界內明顯地位不高。

于飛仔細觀察,心靈之眼可以確認這二位並未說謊,看來武帝的身份值得推敲了。

考慮了一下,于飛殺掉了兩人,隨即前去協助小和尚,直接吞噬了另一個七重天修士的畢生真罡,用來增加自身的實力。

繼續前進,于飛在路上提到了武周玄聖界,還放出了易晴雯。

得知了武周玄聖界的情況后,易晴雯也感到極其震驚。

女帝武則天會是先天高手嗎?這個答案顯然是令人難以置信的。

「不知道武帝與冥皇哪一個厲害?此次武周玄聖界派出四百位高手進入葬龍絕地,雖然損失了一些人手,但剩餘高手依舊眾多。好在有大夏太皇界與宋玄天都界的高手在,三足鼎立可以有效抑制千華集團的擴張,讓島上的形勢相對平穩下來。」

于飛道:「從我們掌握的情況可知,這島上人數最多的時候達到了六七百人,其中真罡期高手就佔了一半多。現在沉睡的凶靈已經蘇醒,數量多少還不清楚。加上石獸、巨獸、骷髏軍團,島上的修士活得並不容易,隨時隨地都面對死亡的威脅。」

「生死有命,我們管不了這麼多,只要顧好自己就行了。」

易晴雯身居高位,做事果決,對於很多事情都看得很淡漠。

于飛握著她的小手,感覺溫熱細滑,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你可有想過,為什麼三個小世界都把時空通道開闢在葬龍絕地之內,而不開在現實社會?」

易晴雯質疑道:「你想說什麼?」

「我去過大夏太皇界,那裡的靈氣濃度明顯不如葬龍絕地。從這一點分析,三個小世界把時空通道開在葬龍絕地之內,搶佔資源是他們的目的之一。」

「可惜通道已經被毀。」

「火焰島上還有兩處通道,不知道有沒有被毀。」

三人快速前行,很快就翻越了一座大山,眼前出現了一條大裂谷,熾熱的岩漿在谷底流淌,散發出炙熱的高溫。 只剩下一輛車子了,我們四個人連同一隻猴子,一起擠在了裡面,沿著荒涼又性感的沙漠,向前再次狂奔的上百公里之後,終於在那一直曲線平滑優美的地平線上,見到了一些黑色的凹凸。

當時,乍一見到前方那些微微顯現的黑色景觀時,我們的心情都是有些激動,大約都猜到了我們要找的地方,應該是差不到找到了。

果然又向前行進了數公里,我們見到了一處隱藏在大漠深處,大部分的建築都已經掩埋在漫漫黃沙之中的廢棄古城遺址。

古城的遺址,只剩下一些分辯不出模樣的牆根地基。整個遺址,在沙土遮掩下,呈現出起伏的丘陵形態,偶爾有些地方深陷了下去,變成了黑色的洞坑,邊上有些散落了枯枝和白骨,好像有什麼野獸住在裡面。

沙漠裡面的野獸,很多都是晝伏夜出的,所以,我們在日頭偏西的時候到達這裡,這裡一片靜謐,只有風聲颯颯,沒有任何活的東西可見。

我們拿著指北針,對照著吳農谷留下的草圖,繞過古城遺址,又向前行進了一段距離,一個隔斷沙漠的巨大裂谷赫然出現在了面前。

將車子停穩之後,我們沿著裂谷邊上的流沙小路,一路下到谷底,舉目四望,這才發現在兩邊的峭壁之上,赫然都是蜂窩狀的洞口,每一個洞口,都是一處墓葬。這就是傳說中的「小河溝千人墓葬群」。

總算是找到了根源。但是心情卻依舊沒有緩和下來,畢竟,按照盧朝天資料上所說的情況,當年,那處埋葬著怪異機器的墓葬可是已經被深埋起來的。不知道我們現在還能不能順利找到。

我們分成兩隊,沿著裂谷左右探查,很快就在裂谷的一段,發現了一處被沙堆掩埋起來的去處。

那個地方原本是一個避風口,按道理來說,不應該有這麼大的沙堆。也就是說。那沙堆很有可能是人工堆建起來的。

我們幾個人會合起來,取來了工兵鏟,輪流開工,最後終於在太陽落山之後。一鏟子下去,砸出了火花,接著再費力地豎直向下挖了大約兩米深之後,一扇塵封的石門,赫然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第一眼見到那石門的時候,我一下子就被那上面所雕刻著的「獨眼」吸引住了。不錯,這就是我在照片上見過的那個石門。

就在這石門的後面,埋藏著那種詭異的機器。

太陽最後一抹餘暉,在這個時候漸漸失去了光澤,天色黑了下來。沙漠裡面特有的大風,緊跟著呼嘯而來,漫天沙塵飛舞。

我們幾個人聚在避風灣裡面,打開探照燈,正對著石門照著,商量著接下來的行動,最後決定先吃飽喝足,好好睡一覺,待到明天早上,再撬開石門。進去找東西。

這個提議不錯,畢竟我們都已經奔波了一天,體力有些吃不消。

而且,那石門後面到底有些什麼東西,我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一切都還是小心為上。

就這樣,我們用煤油點起篝火。圍坐在一起,吃喝一頓之後,取出睡袋,緊挨著岩壁,躺下來開始睡覺。

睡覺的時候,照樣是安排人進行值夜站崗。畢竟沙漠裡面的荒涼是荒涼,但是到了晚上,還是不安全的,特別是這時我們還處身在墓葬群之中,指不定會發生一些什麼詭異的事情,所以,一切都還是小心為上。

晚上第一班崗,是冷瞳站的,她站到十點鐘,換我起來。

當時我晚上睡覺前,陪著玄陰子抿了一點小酒,正睡得死沉,起來之後,迷迷糊糊的,先去旁邊痛快地撒了一泡尿,接著就回來到已經快要熄滅的火堆邊上,哈欠連天地點了一根煙,一邊抽著,一邊拿著探照燈,四下照著,查看情況。

查看了一圈,包括那新挖出來的墓門也仔細打量了一番之後,發現都沒有什麼異常,我這才放下心來,坐到火堆邊上,低頭打瞌睡。

我這麼一瞌睡不要緊,迷迷糊糊之中,我竟然是隱隱約約聽到一陣陣的笑聲傳來。

當時,聽到那笑聲之後,我猛然全身一激靈,酒就瞬間醒了大半,畢竟我是經常和陰魂打交道的人,什麼樣的怪異情況都見到過。

在聽到笑聲之後,我立刻清醒了過來,但是卻並沒有表現出太過驚訝的狀態。我依舊是保持著半睡半醒的迷糊模樣,一邊抽煙,一邊打瞌睡,只是與前面不同的是,這個時候,我有意識地捕捉著聲音的來源,微微移動手裡的探照燈,將光芒向笑聲傳來的方向照了過去,同時微微眯眼,向那個地方斜瞅了過去。

這個時候,我首先看到的是,在我們的右前方,一處峭壁上,有一個洞口略顯寬大的洞穴,那洞穴之中正隱隱散發出一層黑氣。

雖然經歷了不知道幾千年的歲月,而且還是裸露在地面的淺層墓葬,但是卻依舊還有一些無法散去的怨氣。看來,只要是墓地,都有冤魂,這果然是一個亘古不變的真理。

覺察到那股黑氣,我微微皺了皺眉頭,從包裹裡面悄悄抽出一根打鬼棒握在了手裡,接著則是起身向著那個洞口走了過去。

走了幾步之後,笑聲停下了,接著換成了哭聲,再走幾步,可能是由於腳尖踢到了碎石,發出了聲響,那洞口所傳出的聲音,戛然而止,洞口的黑氣也猶如驚恐的少女一般,一下子縮進了洞中,變得毫無聲息了。

「咦,怪了,看來是個膽小鬼。」見到這個狀況,我不覺是皺了皺眉頭,沒有再向前走去,畢竟對方並沒有傷害我們的能力,那我們也就沒必要去惹麻煩了,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最好了。

收回腳步,往回走,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一回頭的當口,猛然間,就見到一個毛茸茸的腦袋突然撲面沖了過來。

「哎呀!」

當下,我一個猝不及防,驚得全身瞬間爆出了一層冷汗,慌不迭一邊向後撤腳,一邊揮起手裡的打鬼棒,迎頭向那個毛頭砸了過去,「咕咚!」一聲悶響,將那個毛頭腦袋砸飛了出去。

「嘰呀!」一聲尖叫傳來,抬頭看時,這才發現,剛才向我撲來的東西,不是別的,正是鬼猴小白。

這畜生居然大半夜裝神弄鬼嚇唬人! (一更送上,求訂閱支持。月底了,大家給點月票鼓勵一下吧。)

「這還是千峰島嗎?怎麼感覺像是回到了火焰島啊。」

小和尚驚呼大叫,深深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

于飛也很吃驚,千峰島上突然出現了一條岩漿裂谷,這絕非尋常。

更重要的是,于飛在那岩漿之中看到了一團紅光,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竟然有生物在那裡面存活。

用科學的話說,這是不可能的。

但是眼見為實,于飛很肯定的感應到了那股波動。

「走吧,這是一處大凶之地,不宜久留。」

三人繞道前行,在茂密的樹林中遭遇了凶靈的襲擊。

這一次,事先沒有任何徵兆,就連于飛都沒有感應到凶靈的存在,完全出乎三人的預料。

小和尚與易晴雯都是七重天高手,施展出翻天掌迎戰,暫時穩住了情況。

于飛比較受優待,五頭凶靈圍攻他,一心要致他於死地。

這是凶靈對洪荒使者的仇恨,于飛可以清楚感應到它們身上那股強烈的殺氣,絕對比小和尚、易晴雯承受的殺氣強上十倍不止。

于飛一邊閃躲,一邊考慮,這種被凶靈強烈仇視的情況,也並非完全是壞事,很多時候也可以利用這一點來打擊他人。

想到這,于飛毅然選擇了退去,並不打算擊殺這些凶靈。

于飛已經有了擊殺凶靈的經驗,禁魂奪魄斬結合殺戮之光,就能殺掉凶靈。

但是目前來說,凶靈也很有利用價值,畢竟島上修士太多。三個小世界的高手齊聚一堂,這些凶靈在某些時候也能成為殺手鐧,制約三個小世界。

小和尚與易晴雯在於飛的帶領下快速突圍,在山林中穿梭,朝著第一防線衝去。

凶靈一直緊追不捨,于飛也不是很在意,周身靈光閃閃,島上的靈氣在自動朝他匯聚,被他吸入體內。

目前于飛氣海之中的十重金字塔威力絕倫。對於外界的靈氣吸收十分龐大,金字塔稍稍一動,整個島上的靈氣都會出現劇烈波動。

與此同時,于飛全身細胞震動,被靈氣一層層洗滌。品質在不斷提高,萬獸不滅體自動運行,一次次淬鍊著他的身軀,讓他全身血肉都化為金色,變得更加堅硬。

氣海之中,金字塔在不停的起伏,一層層的金光自內而外。洗滌著于飛的五臟六腑,全身筋骨血脈,讓他渾身毛孔都綻放出金光。

易晴雯看到這一幕,驚呼道:「你怎麼了?」

于飛臉上神色複雜。沉吟道:「我的肉身在脫變,具體情況我還說不清楚。」

這樣的變化于飛還是第一次遇上,他如今修為大增,已經達到了七重天後期。且還在不斷的吞噬真罡期高手的真罡,催促實力一直在暴漲。

以往。氣海之中的金字塔很少有異動。

如今,金字塔在氣海中臣服,每一次震動都爆發出璀璨的紫金光芒,從內而外的淬鍊于飛的肉身,朝著不滅體邁進。

于飛有冰玉神脈,融合了不朽的獸骨,吞噬融合了五行之力,全身骨骼金燦燦發亮,堅不可摧,五臟六腑也達到了完善的淬鍊。

原于飛以為肉身已經夠強了,但現在看來竟然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這是于飛此前所不曾想到的。

于飛目前的肉身只能稱之為不滅,還沒有達到不朽。

要想真正肉身不朽,萬古不滅,還需要不斷努力。

千峰島外部區域面積最大,地域最為遼闊。

于飛三人在前行中發現了不少修士的蹤跡,但因為凶靈的追趕,暫時顧不上這麼多。

來到這一防線附近,于飛發現凶靈明顯放慢了腳步,似乎感應到了什麼。

仔細留意,于飛發現在第一防線的五座巨大山峰上出現了石獸,散發出強大的震懾氣息,對那些凶靈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于飛當機立斷,帶著易晴雯與小和尚直奔山頂,藉助石獸之力攔住凶靈的追擊。

覺察到于飛的出現,幾頭石獸從山腰衝出,主動為他斷後,攔住了凶靈的去路。

于飛一路而上,在第一防線發現了不少石獸,在這裡構建起了一道防線,阻止凶靈進入島嶼中心區域。

此時,天色朦朧,快要天黑了。

于飛來到山頂,看到了一頭石狼,它身上散發出恐怖的氣息,應該就是這座山峰的領袖。

石狼看了于飛幾眼,隨即縱身衝下山,並沒有與之交流的意思。

于飛看著第一防線內,這裡面的山峰並沒有裂開,基保持著原樣,但卻多出了許多巨獸凶禽,在山林里獵殺人類修士。

「裡面的情況看來要好一點。」

易晴雯幽幽嘆道,多少有些擔憂。

葬龍絕地的情況超乎想象,不僅有三個小世界的眾多高手,還有異能者、凶靈、石獸,這些因素湊在一塊,讓島上的形勢變得異常複雜,殺機四伏。

于飛站在山頂,這裡曾是靈峰,雖然大地母氣被于飛抽走,但過來這麼久,靈氣有所恢復。

此刻,大量的靈氣朝著峰頂匯聚,如朝聖般湧入于飛體內,滋潤與淬鍊著他的身體。

于飛體內的金字塔在上下起伏,氣海一片混沌,紫金色的混沌之光籠罩著金字塔,讓它越發的玄妙莫測。

于飛靜心感受,心裡泛起了一種怪異的感受,似乎這金字塔想要展翅騰空,想要衝破身體的限制,在外面自由的飛舞。

于飛抓住那種感覺,整個人閉上雙眼,全身金光流轉,開始溝通意念,催動氣海之中的金字塔,試圖把它祭出。

作為金丹高手,在某些情況下,是可以選擇祭出金丹用來攻擊敵人的。

于飛此刻就是在試圖祭出金字塔,想嘗試一下它的威力。

因為是第一次,于飛耗費了一點時間,也引起了小和尚與易晴雯的密切關注。

很快,于飛身上的金光越來越強盛,一股鎮壓諸天的恐怖氣息從他身上爆發出來,逼得小和尚與易晴雯連連倒退,口中鮮血飛濺,當場受傷不輕。

等到金字塔從於飛口中飛出,一股威壓天地的霸氣傳遍四方,當場就把小和尚與易晴雯震飛,讓兩人身負重傷,差點被金字塔的恐怖之力活活震死。

金字塔從於飛口中飛出,起初還很小,但瞬間就迎風暴漲,化為一座金光璀璨,數十米大的金字塔,讓虛空都開始崩裂,整座山峰開始崩塌,那景象簡直就是世界末日。

于飛驚呆了,迅速收回金字塔,不敢再繼續施展下去。

隨後,于飛找到了重傷的小和尚與易晴雯,臉上掛著一絲歉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