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沒錯,這次估計要辛苦你了。」東方玉卿等於提前給秦瓊打了個防疫針。

秦瓊尷尬地咳嗽了幾聲,表示願意效犬馬之勞。

兩個喝了一會酒後,秦瓊看著東方玉卿說,「對了,有件事一直沒有跟你說,但我總覺得心裡不踏實。」

這件事情憋在秦瓊心裡差不多兩年了,而且他這人恰恰又是憋不住心事的人,可見隱忍的也夠辛苦的。

東方玉卿眉頭一挑,故作輕鬆的開口,「什麼事?需要我提前做好心理準備嗎?」

東方玉卿心裡清楚,能夠讓秦瓊覺得糾結的事情,估計不是什麼小事,否則他今天也不會興師動眾地單獨約他出來。

秦瓊斟酌了一下措辭,又假意咳嗽了幾下,「就是以前給我送過黑百合,還有你兒子收到匿名快遞的那件事。」

「當時一直沒查到什麼線索,現在的調查結果你還想知道嗎?」

東方玉卿抽煙的動作停頓了一下,想到了以前秦菲還因為這件事被驚嚇到的那一幕。

他知道秦菲當時肯定是聯想起之前在國外被人恐嚇的事情。除此之外,她更多的還是擔心秦懷鈺遭人暗算,所以最後忍痛將他送去了部隊歷練。

往事入眼,東方玉卿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想起那個薄情的女人,沒成想僅僅只是跟她有關的一個小插曲就足夠他浮想聯翩。

秦瓊知道東方玉卿又陷入到過往的回憶中,也沒急著驚擾他。

等了好久,東方玉卿才艱難地擠出了兩個字,「你說。」

即使秦菲已經離開了,可有些事情,東方玉卿還是想搞清楚,多少也是為了避免重蹈覆轍。

如今秦懷鈺常年往返于軍校,倒是沒啥好擔心的,但是家裡還有對龍鳳胎,說什麼都需要謹慎一些才對。

「這事說來話長,也挺狗血的,你最好先做好心理準備。」

秦瓊一本正經的提醒,還從沙發的公文包里拿出他事先準備好的資料。

東方玉卿看著秦瓊,又看了一眼他手裡挺厚實的一沓資料,不自覺地笑了。

他剛才還開玩笑說做好心理準備,不成想還真是被他說中了。

不過現如今他的心早已經是千瘡百孔,所以還有什麼能傷害到他的就儘管放馬過來。

這件事確實像秦瓊說的那樣,說來話長。等秦瓊義說完了冗長的故事,東方玉卿也算是洞察到這裡面的貓膩。

不等東方玉卿發問,秦瓊就忍不住搶先發言,「怎麼樣,是不是很讓人大跌眼鏡啊?」

說實話秦瓊也是挺佩服自己的偵查能力,尤其是剛剛闡述故事來龍去脈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好像被福爾摩斯附體了。

想到這裡,心裡難免少不了竊喜。

東方玉卿放下手裡的資料,又點燃了一隻煙,說道:「嗯,確實挺讓我意外的。」

秦瓊仔細觀察著東方玉卿,感覺他的臉色從頭到尾都沒有什麼變化,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二哥,你比我想象中的鎮定多了。」

「呵呵,我也覺得是。大概是時間跨度有些大,也許是我對那個女人……」東方玉卿想要表達的意思尚未說完,卻莫名停住了。

有那麼一瞬間,他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什麼。

秦瓊正瞪著東方玉卿,等著他的下文,可惜沒有後續。

「二哥,這事你準備怎麼處理?」

秦瓊趁熱打鐵,不想再將這件事束之高閣,否則他會被折磨瘋的。也難怪秦菲當年執意要離婚。

東方玉卿沉默地抽著煙,似乎是在思考。

秦瓊等得著急,提醒道:「你要是覺得為難,那至少儈子手要給點教訓吧?」

東方玉卿抬頭看了秦瓊一眼,涼颼颼地問:「我看起來像是心慈手軟的人,是不是?」

秦瓊被東方玉卿問的愣住了,很沒底氣地懟了一句,「反正我覺得你有時候挺顧念舊情的。」

聽到秦瓊的評價,使得東方玉卿自嘲一笑,「是嗎?也許是因人而異吧。」

之後,不給秦瓊任何反駁自己的機會,東方玉卿便瞥了眼腕錶,幽幽說道:「擇日不如撞日,就今晚教訓吧。」

空曠的廢棄工廠內,亮著兩盞白熾燈,光線忽明忽暗,無疑是給這夜色增添了幾分詭異的氣息。

一男一女被捆綁著手腳躺在地上,眼睛上還綁著厚重的黑布,嘴裡時不時地發出「嗚嗚」的叫喊聲。

一看到這樣的畫面,就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十惡不赦的綁架,只可惜今晚的劇情有些反轉。

只見秦瓊走過來,大手一揮,立刻有人上前將兩人眼睛上的黑布扯了下來。

光線迷迷糊糊,兩人閉著眼睛適應了一會兒,這次睜大眼睛看清楚了面前的男人。

尤其是看到東方玉卿就站在不遠的地方,榮瑾兒先是震驚,然後才激動的掙扎著,似乎想要尋求東方玉卿的幫助。

這是每一個人下意識的行為,但榮瑾兒卻有欲蓋彌彰的嫌棄。

秦瓊冷笑著走上前,親自將兩個人嘴上的膠帶用力撕扯下來,動作一氣呵成,沒有半點憐香惜玉。

伴隨著「刺啦「一聲,榮瑾兒痛的流出了眼淚,身為同夥的男人也好不到哪去。

毫無疑問,嘴上的束縛被解除掉,榮瑾兒即刻開始了大聲的哭喊,「東方先生,救我,我不知道這位秦先生想要幹什麼?」

大家好歹是混同一個交際圈的,如果現在裝作不認識秦瓊的話,似乎有些說不過去。再說秦瓊既然敢明目張胆的實施綁架,就說明是有備而來。

不得不說榮瑾兒是受過專業的訓練,這聲淚俱下,想要扮演一副柔弱無助的模樣簡直是信手拈來。

秦瓊看了只覺得反胃,恨不能二話不說,上去就將她碎屍萬段才解心頭之痛。 「轟!」

「轟!」

「轟!」

顧道機不斷攻擊,閃避,攻擊。

方昊天不斷利用魂幻界壓制化解顧道機的攻勢,不斷利有魂幻界反擊顧道機。

兩者越打越快,越打越高,在虛空之上不斷飛掠,攻擊與防守,防守與攻擊。

兩者出手,每一次都是驚天動地,驚人心魄,每一次攻擊撕裂空氣或是兩者殺招對撞都爆發出驚人的巨響,就好像一道天雷懸在太一門的半空,不斷發出憤怒的吼聲。

「好!」

公孫無敵和柳凝雨看到方昊天竟然真的能夠與顧道機打得如此難分難捨,皆是神情振奮,為方昊天而驕傲。

太一門眾弟子和長老、執事們卻是驚呆了,現在一個人對方昊天是什麼人反而有了很大的好奇,這個突然出現的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雜役弟子院,石一凡也在看著,他看得很痴迷,雖然以他現在的眼力根本看不清空中兩人的一招半式,但他畢竟擁有真仙境巔峰的修鍊記憶,他能從強大的感覺中去參悟出一些東西,一些超越了真仙境的東西。

「發什麼呆,快走。」有個管事的老雜役突然過來拍了一下石一凡的肩膀,「那不是我們幾一個層次的存在,我們只管做好我們的雜事就行,哪天修為到了自然就能進入那個地方……」

聲音陡然停止,那老雜役突然被震退十幾步。

四周的雜役們都很震驚的看過來,一個個看到石一凡仍然一臉痴醉的樣子看著虛空之上的戰鬥,但有一層光芒隱晦的在他的臉上浮現,那是明悟之光,而他的身上則是噴湧出驚人的氣機。

他竟然在觀戰中突破了!

被震退的老雜役第一反應就是大怒,但隨後他突然冷靜下來,若有所界的看了看石一凡后臉上浮現笑容,緩步走到石一凡的身邊對著其他人說道:「這位師弟難得有悟破境,我們都不要打擾他。」

眾人點頭,自然退讓些許。

能來這裡當雜役的人,其實也都不是平庸之人,他們覺得石一凡有點不同凡響,說不定以後會是一尊大人物,那現在與他交好不會是壞事,哪怕不交好,至少也不要交惡。

他們這樣的想法沒有錯,而且過不了多久就得到了證實。

而虛空之上。

方昊天和顧道機是越打越激烈了。

「可惡!」

顧道機突然發出怒吼,雙手一伸,一對雙刃戰斧出現。

這是一種極為兇殘的兵器,斧面之大就彷彿一面小盾牌了。

「你必須死。」

顧道機雙手各握著一柄戰斧,僅僅簡單一格擋,鐺一聲巨響擋住了唐傲的劍,響聲在虛空炸響。

方昊天倒飛千米,雙眼虛眯。

「沒想到一個後輩竟然能夠讓我動用雙斧。」顧道機面色猙獰,道:「很好,這麼年輕就有這樣的實力,真是有潛力啊。我最喜歡殺死你們這些有潛力的年輕人了!小輩,讓你見識見識我真正的實力吧!」

「看劍!」

方昊天卻不廢話,腳一抬,千米距離一瞬則到,手中的赤霄炎龍劍猛地對著顧道機就怒刺過去。

轟!

力量灌輸,一刺之下威力兇猛無濤。

顧道機猙獰一笑,雙手中斧頭交叉擋在前方。

「轟!」

劍刺在了兩斧頭上。

顧道機臉色一變,他感到了強大的力量居然穿過斧頭撞進他的體內,他的氣血一下子翻滾到他想吐血,他竟然吃了虧。

他瞬間顧不得臉面,立即順勢整個人往後連連後退卸力,最後落到地面上,但還在退,每退一步地面都出現了一個深深腳印,周圍地面都龜裂開,連連後退十餘步才完全卸掉力氣。

方昊天也倒飛落地,臉上有一抹蒼白浮現,但他的神色大振。

「沒想到我在目睹那世界形成的過程中,不但提升了我對幻魂界的境界,更是讓我的靈魂力提到了極大的提升,居然提升到了媲美主宰境巔峰的層次。」

「意味著我的戰力現在全力之下,已經超越一些主宰境巔峰,比如眼前這個顧道機。」

「也許我還不能斬殺顧道機這樣的主宰境巔峰,但擊敗應該沒有問題。」

方昊天心念急轉,信心大增。

「轟!」

虛空之頂,一隻大手印出現。

「伐帝印!」

此印一現,虛空震蕩,彷彿有億放空間塌崩,那些空間的能量都湧進伐帝印中。

伐帝印由靈魂力催發,方昊天的靈魂力大增后此印的威力也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強大到駭然地步,簡直真有了一絲伐帝的神力。

「這……」

目睹了此印的人都感到心神震顫,包括公孫無敵和柳凝雨之內,因為此印的威力真的太大了。

「他竟然已經到了這一步。」公孫無敵知道方昊天已經超越了他許多,但他沒有嫉妒,只有強烈的追趕鬥志和替方昊天強大的喜悅。

「給我破!」

顧道機雙斧怒劈,斧影如同兩條怒龍升天,悍迎伐帝印。

婚守情深:穆少蜜愛小甜妻 轟!

斧影與伐帝印撞在一起,勁氣以肉眼可見的程度四擴,所到之處,皆有毀滅氣勢。

「不好。」

四周的人一片驚呼,紛紛暴起倒飛。

公孫無敵和柳凝雨也是臉色微變,同時倒飛,瞬間千米之外。

而一些退得慢的太一門弟子直接粉碎,而廣場四周的數十座宮殿竟然全部倒塌。

「這……」

雜役弟子院的人都震驚看過來,只看到塵灰翻滾升起,那些宮殿全部被毀。

主宰境巔峰的全力對轟,威力確實驚人,相對現在,之前方昊天和顧道機的對戰都只是試探性攻擊,現在才是動了真格。

「老傢伙,還要打下去嗎?」方昊天陡喝,「如果你想打我陪你,但毀了太一門可別怪我。」

顧道機渾身顫抖的厲害,看著四周毀滅的慘狀,他雙眼赤紅。

他想替兒子報仇,可是真毀了太一門他做不到,他在門內雖然霸道,連門主的面子都不給,但他對太一門還是有感情的,因為他視太一門為已有,他跟門主對抗,最終的目的就是想取而代之。

「你我實力相當,你殺不了我。」方昊天繼續說道:「看在凝雨的面子上,我不想與太一門為敵,也不想毀了太一門。」

「殺子之仇不共戴天。」顧道機怒吼,「不殺你們,我如何心安,如何解恨。」

「那到空中去打。」方昊天飛起,「來吧,你我盡情一戰。」

方昊天肯到空中去打,對顧道機來說當然是求之不得,當則飛起。

轟隆!

兩人在空中再度激戰。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兩人漸漸遠離太一門。

看到兩人遠去,太一門一些人突然動了心思。

嗖嗖嗖!

警探長 數百道人影閃動,一下子將柳凝雨圍了起來。

這些人自然都是顧道機的心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