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爸,媽,還在忙呢?」錢成來到自家的飯館,雖然是一個連包間都沒有的小飯館,但是在父母的打理下,生意卻是蒸蒸日上。

「你怎麼來了?今天沒有課?」錢成的父親錢河一見到兒子歸來,笑容瞬間溢滿面孔。

「今天沒課,對了,今天我給你們二老買了件禮物。走,咱們去看看。」錢成迫不及待的想讓父母看一看自己買的新房子。

「現在正是飯點,人正多的時候,看什麼禮物!趕緊的幫忙!」此時錢成的母親楚穎大喝一聲打斷了父子間的交流。

錢成本來是不打算讓父母繼續經營這家飯館了,可是一想到這是父母辛苦經營從無到有的飯館。一時之間竟開不了口,沒辦法,錢成趕緊換了衣服,下廚房端菜。

「這是什麼破飯店!上菜這麼慢,能不能快點!要不是這附近人都滿了,老娘才不來這破地方。」忽然一個兩位美女的飯桌上,一個尖銳的女聲嚎叫著。

「來了,來了,兩位美女真不好意思,今天人有點多,還請見諒。」楚穎禮貌的回應著,顯然對此事早已是見怪不怪。

「廚師做不過來,就不要接待這麼多客人,人多是你上菜慢的理由么?」那女子咄咄逼人,絲毫沒有讓步的意思。

「客人,您看咱們小本經營也不容易,一會給您個熟客的折扣。就當是對我上菜慢的歉意了。您看行么。」楚穎輕車熟路,似乎這樣的顧客根本不在少數。

「哼。趕緊上菜!」那女子聽到這,只是抱怨了一聲不再說話。楚穎連聲道謝,趕緊去催菜了。

「您的菜來了,請慢享用。」錢成端著新出鍋的菜放到了那女子的面前,那女子頭也不抬的跟對面的女子聊起了天。

「今天真是有夠倒霉的。一大早就出了車禍,追尾了一輛蘭博基尼。還好車主是個2貨,不然讓我那口子知道,我可就慘了。」剛才那個嚎叫的美女捂著嘴咯咯笑著。

「哦?怎麼2的說來聽聽。」對面的女子好奇的問。

「告訴你,我從沒見過如此2貨的人,明明是被我追尾了。他非要幫我承擔修車費,你說2不2。」那女子笑著笑著聲音越加的肆無忌憚。

「人家不會看上你了吧。」對面的女子挑逗的問。

「看上我?我還看不上他呢,就是一2貨,小毛頭,給我都不要。」那女子搖了搖頭。

剛才錢成本來想送完菜就離開的,忽然聽到了有人說車禍的事情,只是好奇這麼一聽,沒想到說的正是自己。瞬間錢成的面色黑了下來。沒想到自己好心的舉動,變成了2貨的象徵!而且自己還被別人吃飯調侃,這事不能忍!

「呸!這菜怎麼沒熟啊!」正在錢成在一邊心中算計的時候,身後的那女子忽然再次尖叫了起來。

這一聲不要緊,全店的顧客齊刷刷的把目光聚焦到了吃飯的兩個人身上。在飯店吃飯,不熟,那可是大忌諱。

「兩位美女,怎麼能不熟呢?我來嘗嘗!」楚穎那了雙筷子夾起就往嘴裡送。

「啪」那美女直接打飛了楚穎手中的筷子:「不熟就是不熟,怎麼?老娘開著賓士,還能到你這店裡撒謊不成?」

「沒有,我可沒這意思。那行,我這就讓廚師給您,回鍋在炒炒。」楚穎微笑著,似乎根本就沒有受到影響。

「回鍋在炒炒?你當這是什麼?回鍋肉?在重新做一份!」那女子嚎叫著。

「好嘞。」楚穎沒有繼續爭辯,直接吩咐后廚又做了一份。

錢成在旁邊全部看在眼裡,行,撞了我的車,說我2。跑到我家飯店,說菜不熟是吧。你等著。錢成偷偷從後門溜了出來撥通了印海的電話。

「幫我查個人。」錢成淡淡的說。

「說,是誰。」

「車牌號陽DXXXXX的車主。我要她的詳細資料。」

「放心,一會我就給你回過去。」

過了一會電話果然打了過來。

「車主名叫谷靜,她倒是沒什麼,不過他情人是黑子劉安的收下,李虎。有點棘手,難道這谷靜惹到你了?」

「怎麼,聽你這話,在燕州市裡,除了賈老六你還不能隻手遮天?」

「嗨,你別看我平時風風光光,人見我都得喊一句海哥。告訴你這燕州市的水深著呢。這黑子劉安明面上和我齊名,但是這劉安做的可都是見不得的光生意,手下的兄弟都是亡命徒。俗話:狠的怕橫的,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如果可以的話,我還真不願意招惹他。」

能讓印海都畏懼的角色,那跟定不是一般的角色。 正當錢成準備吐槽印海膽小的時候,印海又說了句:「不夠話又說回來,我們根本不需要得罪他,如果這谷靜惹你不爽了,黑道有黑道的手段,交給我吧。」

「願聞其詳。」錢成被這話語說的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你不用知道具體的情況,你和她現在在哪?」

「你不是調查過我家的飯店么?我現在就在飯店裡。」

「行吧,你等著,15分鐘內到,到時候保證讓滿意。」

錢成聽的一愣一愣的,果然是老江湖,把自己這心裡所想看的透透的。也罷,既然印海已經發話了,自己就等15分鐘。

回到飯館,發現谷靜和她的朋友還在吃飯聊天,根本沒有察覺到絲毫的異樣。既然印海已經出手,自己索性不再注意這個令人煩悶的女人。

「老闆,點菜!」沒過多長時間門外便進來3男2女,年紀都不大。尤其是女孩,看著都不到14歲的樣子。進來就往谷靜旁邊的桌子上一座就要點菜。

「來了,幾位顧客,這是菜單。」楚穎見到客人到來,慌忙拿出了菜單到一旁點菜。

錢成定睛一看,剛來的這桌客人,自己還真認識。正是前些天偶遇的劉渣,這劉渣看到自己還拚命的眨眼,似乎暗示著什麼。

「阿姨,就來點咱們這特色菜就行了。」劉渣客氣的說道。

「好嘞,你們稍等。」說完楚穎就吩咐下去了。

錢成皺著眉頭,看來劉渣就是印海派過來的是沒錯了,關鍵這小子到底靠不靠譜啊。

「哇,小姐姐,你的手鐲好漂亮啊,在哪買的?」這是劉渣桌上的一個女孩,問道旁邊桌的谷靜。

「是吧,我就說這手鐲好看吧。小姑娘,眼光不錯哦。」谷靜回頭看了看小女孩,得意的說道。

「是啊,和我家隔壁賣豬肉的大嬸的手鐲好像啊,我早就想買一個了。」這句話一說,與其說是誇讚,還不如直接說是罵人。

「你這丫頭,會不會說話。」此時谷靜開始有些掛不住臉了。

「就是,就是,你怎麼能說著大嬸帶著手鐲像賣豬肉的?」劉渣狠狠的批評了小女孩。

「那該怎麼說。」小女孩委屈的說。

「不帶更像。哈哈哈。」劉渣一出口,整個飯館的人立刻哄然大笑。

「這是哪裡來的小孩,真沒教養。」谷靜聽到這裡鼻子都氣歪了。

「你才沒教養,你全家都沒教養!」那小女孩一聽,站到板凳上就罵了起來。

「你…」正當谷靜想繼續開口。

「你什麼你,大嬸,你就別說話了。吃個飯還塞不住你的嘴。」劉渣也跟著叫了起來。

「別跟這群小孩一般見識,你看看他們恐怕都還沒斷奶呢吧。」谷靜的朋友跟著罵了起來。

說到這,那小女孩直接過去,刷了一盤子菜,直接潑到了谷靜身上:「老女人,叫什麼叫!」

谷靜瞬間爆發,抓這小女孩的頭髮就打。然後兩桌人混戰起來,打作一團。雙方揪頭髮,互掐,一直打到了飯店外面。

錢成就瞪大著眼睛在一邊看著,忽然意識到。黑道有黑道的手段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了。

不多時,警察便把幾人帶回了派出所。

經過這個小插曲,中午的飯點總算是這麼過去了。錢成和家人吃好飯,圍坐在一張桌子上。

「你看看現在的社會,剛才那女的長得漂漂亮亮的,你說跟你群孩子叫什麼勁。」

「就是,毆打未成年人啊,那可是要吃牢飯的。」錢河感慨道。 昨夜夢迴與君同 然後話題一轉:「對了成子,剛才聽你說有什麼禮物,在哪?」

「你這當爸的天天就盼著兒子給你買什麼東西吧。他正上大學呢,能有什麼錢!」楚穎一句話潑的錢河沒了興緻。

「媽,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準備的禮物,那可是咱們燕州市所有人都垂延三尺的東西。」錢成嘿嘿笑著。

「你小子,是不是抖音看多了,學了什麼新鮮的套路,我告訴你,我和你媽沒事的時候也看抖音,裡面啊,套路多的很。」錢河一聽兒子這麼說,以為兒子又要玩套路。

「爸媽,你倆還真夠時尚的。」錢成捂著嘴笑道。

「嗨,怎麼你小子以為我們真的老了啊,我才53歲,正當中年呢!」錢河和兒子的關係一直很好。

「是,是,不過這回啊,我可真不是套路。給。」錢成說完拿出了一把鑰匙,直接放到了桌上。

「這是鑰匙?」楚穎手快一把抓了過去,左看右看怎麼看著都不是一把鑰匙。

錢成微笑著:「走,今天啊,就帶您二老去看看我們的新房子!」

「房子!?」楚穎瞪大了雙眼,實在想不到天天生活在自己身邊的兒子,忽然之間有了買房子的錢。

「走,咱們去看看。」錢河表情沒有這麼誇張,那是因為他壓根就不相信。

「咳咳,完成隱藏任務——衣食住行,送評級分50分。」

「隱藏任務?萌小美,怎麼還有這種任務?」在錢成把二老帶到別墅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了任務提示音,便問道。

「這是很好理解的吧,金錢這種東西,無非就是在這個世界上換取衣食住行用的數字。而你現在已經完成了這四項的所有標準,自然就完成了這個任務唄。」

「我的意思是,系統到底還有多少種任務?」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因為系統和我一樣都是在不停地進化升級的。會根據你的實際情況不停的調節改變。」

「那你和系統的區別在哪?」

「我主要負責引導,系統根據標準進行直接判斷。」

「我靠,還能這樣玩。」錢成無力吐槽,似乎系統和萌小妹在設定之初已經有了相當完善的標準。

「兒…子,這,這裡是宮殿吧。這…是咱們家?」錢河看到佔地如此面積,設備如此先進的新家,瞬間目瞪口呆,話都說不利索了。

「成子,你跟媽說實話,你到底是販毒了,還是搶銀行了,你怎麼有錢買這樣的地方?」來到這裡,楚穎已經不再懷疑這地方是不是自己家剛買的,而是在關心兒子是否誤入歧途。

「媽,您就看您兒子,像是販毒和搶銀行的人么!」錢成噗呲笑了起來,而後緩了緩繼續說:「你放心吧媽,就踏踏實實在這住著。我現在找了個賺錢的合法路徑,有錢得很。」 「小友,這是二老吧,歡迎,歡迎!」正在母子二人交流之際,門外走進一個人,正是關天奇。

「您是關天奇,關老?」錢河經常看電視,這關天奇作為燕州市的首富,經常上電視。

「呵呵,被這位弟弟稱為關老,客氣了客氣了,你要是可以的話,直接叫我關哥就行。」關天奇微笑著握住了錢河得手。

「哎,關哥,看來我家兒子,應該是受到了關哥的關照吧。」錢河激動地說道。

「哪裡哪裡,我和令郎是忘年交,我們啊,互相學習互相學習。哈哈哈。」關天奇客氣的說道。

幾人互相寒暄了幾句,二老終於欣然接受了別墅的事情。由於棲鳳山莊佔地很大,進出都要用車。錢成便把車留給了老爸,坐著關天奇的車回到了學校。

「萌小美,我看看現在的狀態。」

人物:錢成

性別:男

階段:S級第一階段

評分:143分

道具:無

輔腦:萌小美

代幣:680個(剩餘期限25天2小時24分鐘23秒)

衛道者:關天奇

其他功能在系統第一階段后陸續開啟

「除了給印海的2億,買固定資產房子3000萬,車3200萬,還有給印海的50W美金。相當於我到現在才花了5000萬。這速度太慢了。我必須加快進度!」想到這錢成皺起了眉頭。別人都愁如何賺錢,現在自己在愁怎麼花錢。

今天的表白節目,錢成早已安排好。寢室三人都去網吧吃雞了,唯有自己還待在寢室,閑來無事,自己坐在寢室陽台上思考著怎麼花錢。正在這時對面的教學樓里開始往外冒出滾滾濃煙,不多時便竄出了火苗。

「我靠。」錢成忽然從思考中醒了過來,穿好衣服就出去跟著眾人看熱鬧去了。

「好大的火!我的天!」

「怎麼回事?」

「恐怕是電路短路了吧。」

「裡面還有人么?」

「不知道啊。」

「有人,裡面有人!衛婷還在自修室裡面!」這時錢成背後忽然冒出了一個喊聲,錢成定睛看去,這女生雙馬尾,高挑個頭,長相十分出眾。

「你說什麼!衛婷還在裡面?」錢成聽到之後,立刻就往裡面沖。

「同學,別進去啊,裡面火勢太大,門口根本進不去。」有好心人拉住了錢成。

「滾!」錢成一把甩掉了拉住自己的手,瘋狂的跑向教學樓。

衛婷!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錢成正準備沖向火海,萌小美忽然出現:「你丫瘋了不成,你丫現在可是凡人啊,往火里沖,小心直接被碳化了。」

「可衛婷還在裡面啊!我管不了這麼多了!」錢程一邊用意識吶喊著,一邊繼續往入口跑去。

「難道你丫忘了,你還有代幣么?」萌小美提醒道。

「這個時候代幣還有什麼用!就算是現在呼叫直升機也來不及了啊!」錢成怒吼著。

「哎呀算了,緊急情況,這次給你丫開個後門吧!」萌小美嘆了口氣。

「咳咳,啟用緊急預案功能!」系統忽然在耳邊響起提示音。

「什麼功能!打開!」錢成根本沒時間浪費,第一時間便打開系統。

果然,在功能欄多出了一個紅色的選項:瞬間到貨。

打開瞬間到貨,裡面依舊有個紅色的選項:直升機租用,一次100代幣。

「還真是夠坑的,一次就要一個億!」錢成吐槽歸吐槽,還是第一時間就選中了直升機租用。

只是瞬間錢成就聽到了直升機出現在了校園之中。

「我去,什麼時候出現的直升機!我眼花了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