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璃兒,你是我的。」

慕璃月嚇了一跳,下意識看向其他人,發現他們的表情並沒有異常,才反應過來那句話是墨絕傳音說的。

她瞪了他一眼,「不要在外面突然說這樣的話,嚇我一跳。」

墨絕沒有說話,剛剛慕璃月瞪他的那一眼,看在墨絕眼裡就像嬌嗔一樣,讓他忍不住想起昨晚她目光迷離、容色嬌媚的勾人模樣。

慕璃月見她說完后,墨絕一副回味無窮的樣子,頓時:「……」

這男人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啊?

雖然二人沒有說話,但是他們的眼神交流被其他幾個人看在眼裡,尤其是沐彥皓,他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但為什麼還是會覺得心痛呢?

他有些受不了這樣的情景,怕繼續待下去會被發現他的異常,「我們暫時不回沐家,等伯父醒來再說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沐彥皓說完就迅速離開了,雖然知道沒有希望,但是能陪在她身邊,幫她做些事,他就滿足了。

白軒塵緊跟著說:「大哥說的對,小月兒,讓我們留下幫忙吧。」說完就拉著沐顏也離開了。

慕璃月雖然覺得哪裡怪怪的,但是也沒多想,只是感動道:「墨絕,有朋友的感覺真好。」

墨絕心中冷哼:「你把人家當朋友,可人家未必是把你當朋友看待啊。」

一想到他不在的這段時間裡,一直陪在慕璃月身邊的居然是她的愛慕者,墨絕心裡就控制不住地冒酸泡泡,恨不得在慕璃月身上貼滿他的標籤。

他攔腰將慕璃月從凳子上抱起,大步朝房間內走去。

慕璃月被他突然的舉動一驚,發現他的情緒有些不對勁,攬住他的脖子問道:「墨絕,你怎麼了?」

墨絕將她輕輕放到床上,胳膊撐在她的兩側,一眨不眨地看著她的臉:「璃兒,我吃醋了。」

慕璃月「啊」了一聲,不明白剛剛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吃醋了?

她不解地問道:「你吃誰的醋啊?」

見慕璃月美麗的雙眸里滿是疑惑,墨絕將原來的話語咽了回去,他才不會告訴她沐彥皓喜歡她是事情。

「我們這麼長時間沒見,你居然那麼親昵地喊其他男人的名字,我能不吃醋嗎?」

慕璃月聞言,想了會兒,才明白墨絕指的是她喊沐彥皓的時候,不禁有些好笑:「我和彥皓、軒塵都是朋友啊,再說這樣的稱呼哪裡親昵了?」

墨絕一臉「你居然當著我的面還敢這樣稱呼別的男人」的表情,「璃兒,你從來沒有那麼親昵地喊過我的名字。」

慕璃月剛想說「那是因為你的名字是兩個字啊」,但是看到墨絕俊朗的臉上露出的一絲委屈,讓她到嘴邊的話語立刻換了:「那我喊你『絕』?」

慕璃月低聲喊了兩遍,搖了搖頭:「喊一個字真的不好聽,要不『絕絕』或者『絕兒』?」說完她自己先抖了抖,一臉受不了的表情,「還是不好聽。」

墨絕聽完:「……」他以前怎麼沒覺得自己的名字這麼難聽呢?

他無奈道:「算了,還是墨絕吧,但你以後不可以再那樣喊其他男人的名字。」

慕璃月心想這人的佔有慾還挺強,不過是朋友間正常的稱呼,他也會吃醋。

突然她眼底露出一絲狡黠,靠近墨絕的耳邊,輕輕地說道:「要不我喊你『寶寶』或者『親愛的』?」

墨絕一怔,腦海里回蕩的都是慕璃月喊他「寶寶」、「親愛的」的甜膩聲音,奇怪的是他聽著這樣的稱呼,心裡居然溢出了一絲絲的甜蜜。

慕璃月見墨絕整個人都呆愣了,不禁嘚瑟地想到:果然現代的情侶間平常的稱呼放在古人身上,效果不是一般地驚人,連墨絕這樣的面癱臉都能看見錯愕的表情。

墨絕回過神來,眼神亮亮地盯著慕璃月,看在慕璃月的眼睛里,就像是一頭餓狼盯著一隻羊羔,想要立馬將羊羔吞吃入腹的樣子。

慕璃月莫名覺得現在的墨絕有些危險,她想要從他身下跑出去,可惜已經晚了,她還沒起身就被餓狼迅速撲倒了。

接下來,慕璃月深刻體會到了什麼叫「驚人的效果」,最慘的是在過程中,她還被墨絕逼著將現代情侶間的親密稱呼全喊了一遍,結果每喊一聲,她就感覺到某人更是興奮了一分……

等到慕璃月第三天醒來,喉嚨嘶啞,感受到全身像被車碾了一樣疼痛的時候,她腦海中只浮現出一句話「自作孽不可活啊」。 月清韻的院子里,白軒塵和沐顏正陪著月清韻在聊天,突然慕璃月和墨絕從外面一起走了進來。

「喲,小月兒,你終於出現了啊,我還以為你是和墨絕私奔了呢?」白軒塵看見慕璃月時隔三日終於出現了,一臉曖昧,忍不住調侃道。

慕璃月心裡微囧,但面上不顯,狠狠瞪了白軒塵一眼,示意他別亂說話,見月清韻正看著她和墨絕,她立刻拉著墨絕上前介紹道:「娘,他就是墨絕。」

墨絕朝月清韻行了禮,聲線柔和,還帶著尊重:「伯母。」

月清韻上下打量著墨絕,雖然她從慕璃月的口中聽說過他,知道他來了之後,還特意向白軒塵幾人打聽過,但是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墨絕本人。

外表確實像他們說的很出色,整個人展現的氣質明顯來自於大家族,看起來很是內斂穩重的樣子。

諸天一級保護廢物 但最讓她滿意的是墨絕看向慕璃月眼神,這樣的眼神她很熟悉,就和慕天看著她的眼神一模一樣,如果不是深愛,是不會有這樣溫柔寵溺的眼神的。

而且從剛剛開始,除了和她打招呼,墨絕的眼神都沒有從慕璃月身上移開過,她心下不禁滿意了幾分。

墨絕雖然面上很淡定,但心裡免不了有些緊張,畢竟面前的人是慕璃月的娘親,他當然希望她的娘親能喜歡和接受他。

慕璃月站在他身旁,感覺到身邊人有些僵硬,不禁有些想笑,她還以為他不會緊張呢。

等月清韻打量完了,也沒說什麼,只是開口道:「我帶你們去看看璃月的爹吧。」

墨絕鬆了一口氣,看來未來岳母這一關已經過了。

房間里,慕天還是安安靜靜地躺在床上,月清韻坐到床邊,拉著慕天的手,溫柔道:「天哥,璃月帶著她喜歡的人來看你了,這孩子我覺得不錯,你肯定也會喜歡的。」

墨絕在離慕天兩步遠的地方,神色敬重地行了一禮:「伯父,你好,我是墨絕。」

突然他神色一凝,用神識探查了一下慕天的身體,片刻后,他收回神識,沒有讓其他人發現,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站在慕璃月身邊。

因為陷入了思考,所以他沒注意到在他收回神識后,慕璃月若有似無地看了他一眼。

透視小民工 吃完午飯後,慕璃月和墨絕從月清韻的院子回到了住處。

剛一進房間,慕璃月就迫不及待地問道:「墨絕,你剛剛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墨絕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她問的是什麼,「璃兒,發現什麼?」

慕璃月道:「剛剛在我爹的房間里,我發現了你的神識波動,應該是你在查探我爹的身體,你是不是發現我爹身上有什麼問題了?」

墨絕見她著急的樣子,就知道她是真的將月清韻夫婦當作了親生父母,他為她高興,但是又忍不住擔心。

他認真問道:「璃兒,你真的很想讓你爹蘇醒嗎?」

慕璃月毫不猶豫地點頭:「嗯,娘她對我真的很好,而且很奇妙的是,我見到他們,很自然地就產生了親近的感覺,好像他們真的是我的親生爹娘一樣。」

從慕璃月的表情,墨絕確定她是真的很喜歡月清韻夫婦,他沉默了一瞬,開口道:「我知道你爹昏迷的原因了。」

「是什麼?」慕璃月立即問道。

「他丟失了一魂,三魂七魄不全,所以才一直昏迷不醒。」墨絕道。

慕璃月有些驚訝,人少了一魂導致沉睡不醒,不就是現代說的「掉魂症」嗎?但是在現代,受過高等教育的都知道世界上是沒有鬼的,不過自從來到這個玄幻的世界,她見到了那麼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再接受起來也不是那麼難了。

所以她接受后,立刻問道:「那有什麼辦法可以找回我爹丟失的一魂嗎?」

墨絕點頭:「有,只是很難。」

慕璃月興奮了,只要有辦法,不管多難她都會讓慕天醒過來的,「什麼方法?」

墨絕一字一句地吐出:「魔族的招魂鈴。」

「魔族?」慕璃月還是第一次聽見魔族,不禁有些好奇:「魔族是什麼?」

墨絕解釋道:「從上古時期開始,天域大陸就被一分為二,一半是人族,另一半就是魔族,但是魔族也是人類,只不過是因為他們修鍊的方式與人族不同,不被人族接受,所以他們就聚在一起形成了魔族。」

慕璃月點頭表示理解,人族代表的是正義的一方,而魔族代表的就是邪惡的一方,不過對於正邪這樣的劃分,她不置可否,人是好是壞的標準很難界定,只能靠自己用心分辨。

「那我們這兩天就出發去魔族吧,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拿到招魂鈴救醒我爹。」慕璃月堅定道。

墨絕沒有勸她,他了解慕璃月的為人,其實她是一個很簡單的人,只要是被她放在心上的人,她都會不顧一切地去保護對方,幫助對方。

「這件事急不得,招魂鈴是魔族聖物,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拿到的。」墨絕提醒道。

「嗯。」慕璃月忽然有些猶疑:「墨絕,你不用回九重宮了嗎?」

墨絕回道:「暫時不用,剩下的事情交給湯老他們就行了。」

慕璃月聞言,放下心來,這幾天墨絕也將他在九重宮的事情和她說了一遍。

他回到九重宮后,柳紫晴多次派人殺他、給他下毒,聯合其他人對付他,他為了儘快提高實力和避開柳紫晴的詭計,所以進到九重塔闖關修鍊。

從九重塔出來后,他故意設計了一出好戲給君乾看,現在柳紫晴已經惹怒了君乾,正自顧不暇,所以他才能有時間來找慕璃月。

雖然墨絕說的時候很輕描淡寫,但是慕璃月能想象的出其中的兇險,那個柳紫晴如果沒有點手段,怎麼可能害死了墨絕的親娘,還害得墨絕中毒,流落到星辰大陸呢?

就在慕璃月等人準備出發前往魔族的時候,月家出事了,公孫家聯合其他幾個家族找上門來了。 月家大門外,除了公孫家和他們帶來的人以外,其他人都已經離開了,有些膽子大點的就躲在遠處朝月家大門這邊張望。

公孫家主和月家家主正對峙著。

月瀚成開口問道:「公孫家主,你帶著這麼多人來月家有何貴幹?」

公孫家主質問道:「月家主,你們月家的人在神火山脈殺了我們公孫家的二長老和弟子,難道這件事你們不打算給我們公孫家一個交代嗎?」

月瀚成聞言也不驚訝,三長老在回到月家后就將這件事告訴了他,「公孫家主,事實如何,你我都清楚,我不認為我們月家需要給公孫家什麼交代。」

公孫家主蒼老的面龐上閃過一絲陰鷙,轉瞬即逝,他大聲道:「我不清楚你口中的事實,我只知道你們月家殺了我們公孫家的人,這件事公孫家是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他轉身朝身後其他勢力說道:「各位,我今天請大家來,就是想請各位做個見證。他們月家悔婚在前,殺人在後,如果今天月家不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代,那我們公孫家與月家今後勢不兩立!」

月瀚成眸光一震,他沒想到公孫家居然選擇直接和月家撕破臉,他們肯定是多了什麼依仗,難道是無極宗嗎?

就在這時,公孫宏出現了,他和一個穿著無極宗長老服的老者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大哥,不必和他多說,這件事我已經上報給了無極宗,請宗主給我們做主。」

他指了指身旁的老者,言語中帶了幾分恭敬,「大哥,這位是宗主派來給我們公孫家做主的掌事長老莫長老。」

公孫家主立刻彎腰朝莫長老行禮:「見過莫長老。」其他人也紛紛朝莫長老行禮,面上帶著尊敬,而莫長老一臉高傲。

慕璃月等人一來看見的就是這副場景,她和墨絕幾人走到月瀚成身邊詢問情況。

月瀚成見幾人過來,開口趕人:「你們幾個過來做什麼,璃月,你去找你娘,帶著你爹娘一起離開月家。」

慕璃月沒動,「外公,怎麼了?」

三長老在一旁將大概情況說了一遍,「現在敵強我弱,他們背後還有無極宗撐腰,家主,要不把我交出去吧,就說公孫家的那些人都是我殺的。」

月瀚成板著臉:「三長老,我們月家不是貪生怕死之輩,怎麼可能做出放棄你的事情?」

慕璃月瞥了眼不遠處眾人巴結莫長老的場景,淡淡道:「神火山脈那些公孫家的人的死只不過是他們用來找茬的借口罷了,他們的目的是什麼,難道你們不知道嗎?」

眾人沉默,他們當然知道,自從馭獸笛在神火山脈出現后,公孫家再也不採用迂迴戰術了,他們的目的已經明顯的瞎子都能看出來了。

慕璃月思索了一會兒,給月家主和墨絕分別傳了幾句話后,就悄悄離開了月家大門。

「月家主,你們考慮的怎麼樣了?」公孫家主一副大度的模樣繼續說道:「如果你們願意給出一個讓我們滿意的交代,那看在我們兩家多年的交情上,我們也不會過多地為難你們。」

月家有弟子忍不住罵道:「你們公孫家真是不要臉,明明就是覬覦我們月家的馭獸笛,都上門來搶了,還好意思裝什麼大度,我呸!」

另一個月家弟子接著說道:「你們公孫家仗著有無極宗在背後撐腰,針對我們月家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們真以為我們月家人都是貪生怕死之輩嗎?大不了我們魚死網破。」

其他月家弟子也紛紛出聲指責,有的甚至連無極宗都一起罵進去了,月瀚成和幾個長老也沒打斷,因為他們心裡也是這麼想的,這些年來,他們月家已經夠憋屈了。

站在公孫家主身邊的莫長老老臉一沉,憤怒地看著月家眾人,「你們月家真是反了,居然連無極宗都敢罵,你們就不怕我回去稟告宗主,派人來掀了你們月家嗎?」

大長老神色一變,朝莫長老啐了一口:「呸,你們無極宗幫著公孫家來對付我們月家,難道還要讓我們對無極宗感恩戴德嗎?」

他轉而對著月瀚成說道:「家主,這幾十年裡,我們為了保全月家,選擇了委曲求全,可是結果呢,換來的是這些人的得寸進尺。家主,我們月家不能再忍了,比起生命,我們身為月家的人的驕傲更重要!」

話音剛落,在場的月家眾人大聲應和道:「是啊,家主,我們月家的人不是孬種,我們誓死捍衛月家!」

「誓死捍衛月家!」

「誓死捍衛月家!」

「誓死捍衛月家!」

月家弟子齊聲喊出這句話,讓月瀚成和幾位長老心中動容,他們之前說月家弟子忘記了初心,所以都沒有成功的成為馭獸師。

但是現在看來,忘記初心的應該是他們,是他們忘記了月家的驕傲和尊嚴,是他們讓月家眾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選擇了妥協,是他們讓月家眾人丟失了最原始的初心——不畏強權,不懼挑戰。

「好,誓死捍衛月家!」月瀚成和幾位長老同時大喝道。

月家門前,公孫家主、公孫宏和莫長老見此情況,不禁臉色更難看了幾分。

他們對視一眼,知道事情不如想象中那般順利,沒想到月家的人在此刻居然被激發了血性,但是他們今天已經來了,是一定要達成目的的。

月家不知道的是,其實真正想要馭獸笛的是無極宗,但是月家是無極宗下面管轄的勢力,他們不能讓無極宗擔上恃強凌弱、搶底下人寶物的名聲,所以才暗中通過公孫宏讓公孫家幫忙奪取馭獸笛。

這也是為什麼無極宗會特意讓莫長老來月家,明面上是為了神火山脈公孫家長老和弟子被殺一事,實際上是借這個由頭逼迫月家交出馭獸笛。

莫長老見事情朝另一個方向發展,他緩了緩神色,語重心長地說道:「月家主,你們別衝動,公孫家主也說了,只要你們拿出足夠的賠償,他們就會讓這件事結束,你們何必非得動手呢?」

月瀚成不屑地看了一眼莫長老:「莫長老,這是月家和公孫家的事情,無極宗如果真的公正,請你不要插手。」他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但是無論如何,月家都不能再退讓,不然磨滅的是月家眾人的士氣。

莫長老見月瀚成油鹽不進,甩了甩袖,「哼,你們月家三番五次地污衊無極宗,我回去之後一定會上報給宗主,讓他好好地懲治一下你們月家。」

「既然如此,那我們只能讓你老人家留下了。」清透的女聲從公孫家帶來的眾人後面傳來。

眾人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位紅衣少女手中拿著一支短笛,站在一隻高大的聖獸身邊,後面跟著黑壓壓一片玄獸,詭異的是這些玄獸都安安靜靜地站在她的身後,看著她的目光很是柔和。

「你是什麼人?」公孫家主厲聲問道。

慕璃月戲謔地看了對方一眼:「你們來月家找殺了公孫二長老和那些弟子的人,結果我現在站在你們面前,你們卻認不出來了?」

公孫宏在神火山脈見過慕璃月,當時還聽公孫二長老提到過她,「月離大師,不對,你就是最近盛傳的那個月家馭獸天才慕璃月?」

此話一出,眾人看向慕璃月的眼神瞬間不一樣了,他們都收到過月家家主的外孫女就是之前有名的月離大師的消息,但沒想到見到本人,發現她的年紀實在是……太小了。

慕璃月將目光放在朝她走來的墨絕身上,漫不經心道:「是啊,不過,你們廢話真的太多了,我還有事,別耽誤時間了。」

公孫家主和公孫宏被她這囂張的語氣一噎,公孫宏厲聲道:「好你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片子,你以為憑藉著玄獸就能對付我們這麼多人嗎?」

他朝身後一揮手,「月家冥頑不靈,你們今天就讓月家消失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