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當時淮北王府設雅集,楊丹儀身為東道主,邀請了許多人,這其中便就有祁珺,那次的事雖說不是楊丹儀親自動手,但趙雙嬌也是得了楊丹儀默許的,要不然又怎麼可能給祁珺下毒?」

說起這件事來,毛夫子就跟個婦道人家似的,絲毫不覺得自己背後說人有什麼不對之處。

班山長聽了,倒是也想了起來,怪不得那段日子祁珺沒來書院報道,她還以為祁珺是真的生病了。

如今想來,祁珺哪裡是生病,根本就是中毒之後,過不來罷了!

「此事並無直接證據,況且那塊燈芯糕也被你全部吃了進去。」班山長眉頭皺得緊緊的,心裡也很是煩躁。

任何一個人,遇到這樣的學生,都會煩不勝煩的。

年紀輕輕的小姑娘們湊在一處,打打鬧鬧是有的,也很正常,可給人下藥這就不正常了。

真是沒想到,楊丹儀小小年紀,心思和手段竟會這般惡毒!

「可是山長,難不成我受的這些苦,就只能白受了嗎?」聽到班山長這般說,毛夫子心裡就頗有幾分不甘。

他跑上跑下這麼久,還得忍受學生們的異樣目光,說不得回頭還要被人在背後嘲笑,他又怎麼可能甘心就這般放過楊丹儀?

不管楊丹儀是被人挑唆這樣做的,還是自己這樣做的,都得受到懲罰!

班山長抬了抬手,淡淡說道,「此事自然是不可能這般輕易放過的。」

但也不能操之過急,既然已經知道了是誰做的,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讓楊丹儀自己承認。

就是……有點兒難。

班山長眸子里折射·出一道寒光,顯然是想到了辦法了的。

……

書院門口,顏寧一快步追了上去,拉著楊丹儀的衣袖說道,「楊姐姐,今日之事你要如何解釋?」

大家都不是傻的,更不是眼瞎耳聾,自然知道發生了什麼。

可楊丹儀哪裡敢承認,便就開始裝傻充愣,說道,「顏妹妹,你在說什麼呢?什麼如何解釋?我要解釋什麼?」

不管顏寧一怎麼懷疑,左右如今也沒有人能證明毛夫子鬧肚子就是她害的。

她只要死咬著不承認就行了。

顏寧一眸子里就閃過濃濃的失望之色,朝楊丹儀說了一句,「人在做天在看,楊姐姐當真以為自己做過的事沒人知道嗎?」

「……」楊丹儀臉色漲得通紅,卻又半句話也反駁不了,只說了句,「顏妹妹莫要污衊我!」

顏寧一隻是因為燈芯糕是自己給的,所以才心生懷疑的!

楊丹儀在心裡這般安慰著自己,可不知為何,她總覺得顏寧一是知道了些什麼的。

「是不是污衊,楊姐姐自己心裡清楚,無需我多說。」顏寧一一改往日的文靜怯弱,仰頭迎上了她的目光。

見到這樣的顏寧一,楊丹儀心裡竟然莫名地就有些害怕。

「顏妹妹,可是有誰在你耳邊說了些什麼?你我二人交情如此好,你可別被人騙了才對!」楊丹儀試探著問道。

可惜,顏寧一見周圍並無第三個人,便就直接說了出來,「楊姐姐懷裡揣著的那個小瓷瓶,裡面裝著的到底是什麼,想必楊姐姐心裡比誰都更清楚,就不用我再說了吧?」

哼!

原本顏寧一過來,就只是為了提醒楊丹儀兩句,讓她趕緊和毛夫子賠禮道歉的。

畢竟,汀蘭書院有明確規定,倘若犯了書院規矩的,就要被逐出汀蘭書院。

她也是念在二人多年的交情上,這才過來提醒,可沒想到,楊丹儀竟然還這般死鴨·子嘴硬!

就算楊丹儀不肯承認又能如何,那燈芯糕就只經過了她們三人的手。

趙雙姝才拿了一下,就被七公主搶了過去,不是趙雙姝,難道還能是七公主不成?

人家七公主是誰,哪裡來的閑工夫給毛夫子下巴豆粉?

到時候孝昭帝真的怪罪下來,就算楊丹儀再有她祖父護著,只怕是也要脫一層皮。

最主要的是,這樣的事要是傳了出去,往後楊丹儀可就沒法做人了。 果然,在聽到顏寧一說起「小瓷瓶」的時候,楊丹儀臉色都白了。

顏寧一竟然看到了那個小瓷瓶!

「顏妹妹,你,你是如何知道的?」楊丹儀心裡忽然就害怕了起來。

既然顏寧一都已經知道了,那萬一顏寧一告訴了班山長,她明日又怎麼可能還敢來書院?

一時間,楊丹儀心裡頗有些忐忑不安的,死死地盯著顏寧一。

聽到楊丹儀這般說,顏寧一心裡這才算是肯定了,說了句,「楊姐姐以為自己做得天衣無縫,可實則卻是漏洞處處,楊姐姐也不必知道我是如何得知的,如今這事已經傳遍了書院,想來班山長也已經知道了此事。」

班山長都知道了,那謝皇后必定也知道了。

楊丹儀可從來不敢小瞧了謝皇后安插在汀蘭書院里的眼線,連忙問道,「顏妹妹,你沒有告訴班山長,那個小瓷瓶的事吧?」

見到她最關心的竟然是這個,顏寧一眼底閃過一抹失望,對她是再也抱不起半分期待,但到底還是搖了頭,「並未。」

倘若她有心告訴班山長,這會兒楊丹儀又怎麼可能安然無恙地站在這裡?

毛夫子雖說沒有雄厚的背景,但毛夫子是謝皇后親自請來的夫子,背後是謝皇后和班山長,得罪了毛夫子,又還能好過?

這些,想來楊丹儀下藥之前是都沒想到過的吧!

畢竟,誰也想不到那快被放了巴豆粉的燈芯糕,最後竟然會被毛夫子給吃了。

「那就好那就好!」聽到她並沒有告訴班山長,楊丹儀總算鬆了口氣,然後就開始表露出自責來,說道,「顏妹妹,我原本也是不想這樣做的,畢竟趙雙姝也是我嫡親的表妹,可我這不是,這不是……」

「儀錶姐可是想說,自己是被憤怒沖昏了頭腦,所以才想著要給我下巴豆粉的,對嗎?」

二人低著頭湊在一處,並未注意到身後有人靠近,等到發現時,已然晚了。

站在二人身後的,不止有趙雙姝一個人,還有七公主和林楚容。

顏寧一併未給趙雙姝下巴豆粉,頂多就只能算是知情不報,甚至連知情不報都算不上,自然不會有人為難她。

可楊丹儀就不同了。

三人親耳聽著她說出來,既然如此,那自然是不可能躲得過了的。

「姝、姝表妹……」楊丹儀木然轉過身來,臉上俱是錯愕。

怎麼辦,眼下已經是東窗事發,她是無論如何都躲不過了的!

楊丹儀心裡焦灼不已,還在想著要如何脫身。

七公主便就淡淡地說了句,「楊丹儀,此事有我們三人作證,哦,還有顏寧一也能作證,你休想抵賴!」

被點到名字的顏寧一微微一愣,到底只有低下了頭。

可她這樣的反應落在楊丹儀眼裡,就成了顏寧一是故意引·誘她說出來,好讓她被眾人抓個正著的。

「顏妹妹,你竟然出賣我!」楊丹儀惱羞成怒,朝著顏寧一就要扇一耳光。

趙雙姝就反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看了她一眼,淡然張口,「儀錶姐還是好好想想,明日該如何向山長和毛夫子交代吧!」

倘若就只有她和林楚容在這兒,以楊丹儀的性子,必定是不會承認的,反而還會倒打一耙,說她們故意栽贓污衊。

可如今聽到的人還有七公主,楊丹儀就沒膽子指責七公主了。

原本她還想著要如何才能讓楊丹儀主動承認,沒想到楊丹儀做了壞事竟然還能這般大意,輕易就說了出來。

今日·她們會跟著過來,自然不是顏寧一出賣了楊丹儀,而是湊巧罷了。

不過,眼下不管顏寧一怎麼解釋,楊丹儀都是不會相信了的。

「顏妹妹不必害怕,此事原就與你無關,你快回去吧。」林楚容小聲說道。

顏寧一自然是不方便再繼續留在這裡了的,畢竟她和楊丹儀交情還算不錯,便就只好點了點頭,臨走之前還朝楊丹儀說了句,「楊姐姐,我並未出賣過你。」

不過很顯然,也在意料之中,楊丹儀對她的話自然是不信的。

楊丹儀冷哼了一聲,然後就見顏寧一上了顏家的馬車走了。

……

想起方才顏寧一說過的那個小瓷瓶,趙雙姝便就冷然問道,「儀錶姐,倘若你此刻主動交出小瓷瓶,然後向毛夫子賠罪,興許山長還願意留下你。」

做出了這樣的事來,汀蘭書院尋常是不可能再把人留下了的。

楊丹儀心裡也不是不知道,可她一見到趙雙姝這副嘴臉,心裡就無比窩火,哪裡還願意主動去賠禮道歉。

「哼!即便是你們知道了又能如何,只要我打死不承認,小瓷瓶什麼的也早已被我毀了,你們休想污衊我!」楊丹儀咬了咬牙,就是不肯承認。

七公主見到她這副樣子,心裡就來氣,還好自己沒真的吃那塊燈芯糕,要不然拉個不停的人就是他了。

此刻見楊丹儀竟然還敢狡辯,七公主自然是不能容忍的。

「楊丹儀,你以為你死不承認就能有用了嗎?」七公主難得聲音大了幾分。

好在這會兒趙雙姝的重心不在七公主身上,並未聽出七公主的聲音和平日里有些出入。

七公主說完之後,就偷偷去看趙雙姝的側臉,見她臉色未變,像是沒發現一般,心裡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公主殿下也不必這般,小瓷瓶並不在我身上,早已被我毀了,我就是不承認,公主殿下難道還想對我動用私刑不成?」反正事情都已經被揭穿了,楊丹儀索性耍起了無賴。

「……」邊上的林楚容聽到她竟然這般說,心裡實在是無語至極。

農門貴女有點冷 天底下臉皮最厚的人,大概也就是她楊丹儀了吧!

不過……

「趙姐姐,此事說不定是有人在背後指使的,不妨一問。」林楚容忽然想了起來,前日曾見到過盧宛芊和楊丹儀在一起竊竊私語。

兩個平日里互相不對付的人,忽然湊到了一起,可見這其中必定有貓膩。

被這麼一提醒,趙雙姝也想起了不對來,畢竟楊丹儀是沒這個腦子,能想到要給她下巴豆粉的。

沒來由的,她腦子裡就想到了一個可疑的人。 趙雙姝微抿著著薄唇,雙眸定定地盯著楊丹儀,看得人毛骨悚然。

「姝表妹為何一言不發?」楊丹儀防備地看著她,眯眼說道,「今日不管你們如何威逼,左右此事你們根本就沒有證據,休想往我身上潑髒水!」

反正眼下都已經撕破了臉皮,她自然是不可能承認的,要不然以寧國公主那護犢的性子,豈不是要扒了她的皮?

原本她也是願意和趙雙姝好好相處的,畢竟二人怎麼也是嫡親的表姐妹,可二人從一開始就是敵對的,她自然不可能紆尊降貴地賠禮道歉。

更何況她從來不覺得自己有哪裡做錯,就連當初趙雙嬌給祁珺下毒一事,她雖然發現有不對勁之處,但那事也並非是她的主意,她就連幫凶都算不上,卻背了黑鍋。

只怕祁珺至今都還不知道,自己是替趙雙姝遭了這無妄之災吧!

七公主掃了她一眼,見她就跟個潑皮無賴一樣,忍不住說道,「楊丹儀,你如今也是汀蘭書院的學生,和我們便是同窗,你祖父送你來書院不是為了被退學的,倘若你願意說出幕後指使之人,此事便就還有迴旋的餘地。」

要是楊丹儀真的肯說出是受了誰的指使,那就不算太壞,想來班山長也還是能夠容許她繼續留在書院。

不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