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的確,四翼飛龍上坐著的是龍牙長老,剛才他發出了他的獨門標記才被允許進入的。」另一個弟子語氣凝重道。

「龍牙長老那個負責外部事物的龍牙長老」有弟子問。

「自然是他,他親自前來,神色匆匆,一定是有大事發生。」

話聲剛落,那巨殿里突然傳來一聲盪人心魄的怒吼,這些九龍宗弟子一個個大驚失色,那怒吼的正是九龍宗的副宗主,在宗主閉關期間,都是由他來掌控宗門。

「紫月書院的楚南,好得很,傳令下去,出動隱龍,給我刮地三尺也要在他回紫月書院前攔截住,勿必將他碎屍萬段。」九龍宗副宗主魯文瑞厲聲下令,他的目光陰冷無比,一個帝境小兒,竟然在十二龍衛的包圍下突圍,並且反殺二個龍衛,這樣的天賦和實力,一旦成長起來,那還得了

下完這命令后,魯文瑞目光閃了閃,接著道:「四長老的樓家教子無方,收回他對龍衛的控制權。」

兩個命令,令得九龍宗內外開始波濤洶湧。

一輪金陽從地平線消失,天邊是一片金燦燦的餘輝。

柯兒托腮坐在窗前,望著天空發獃。

「唉」

不知為何,柯兒輕嘆一聲,心思惆悵,卻不知道自己為何如此。

「小丫頭,年紀輕輕嘆什麼氣。」柳姨出現在柯兒身後,笑道。

「我有嗎」柯兒轉過頭,死不承認。

「在擔心那個小子啊,也是啊,這麼一個好男兒,柳姨我若是年輕一些,肯定也無法把控自己,天下男兒雖多,能頂天立地的卻是少之又少,頂天立地又天賦絕倫,外加長相英俊瀟洒的更是可遇不可求,自是會引來無數美人飛蛾撲火。」柳姨笑著道。

柯兒抿了抿嘴,沒有說話,她心裡明白,柳姨說得是正理。

「飛蛾撲火是嚮往光明,但傻丫頭,這小子末必是你的光明。」柳姨突然收斂起笑容,拍了拍柯兒的香肩道。

柯兒渾身一顫,沉默著。

「他殺了兩個龍衛,這事早已翻天了,他才是帝境強者啊,真是一個妖孽,也正因為這樣,想要殺他的絕不僅僅只有九龍宗。」柳姨道。

「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他。」柯兒平靜道。

「很多事情都是由天不由人的,我這小地方雖然隱秘,但末必不會被人追查到這裡來。」柳姨道。

「那怎麼辦」柯兒有些彷徨了,她知道九龍宗隱龍的厲害。

「我也不知道,明天他再不醒,就將他送到鎮東外的亂葬崗。」柳姨道。

「啊」柯兒驚呼一聲。

「那裡死氣縱橫,或許能掩飾住他的氣息,我在那裡留了一條退路。」柳姨道。

柯兒鬆了一口氣,感謝道:「謝謝柳姨。」

兩人說著話,卻沒有注意到後面大床上的楚南的手微微動了動。

楚南的意識是時而清醒,時而沉睡的,他有時能聽到柯兒與柳姨的對話,有時也能聽到柯兒獨自對他的呢喃。

最後,他感覺到了濃郁的死氣,他被死氣包圍著。

又是一次次的昏睡清醒,他清醒的時間越來越長,他的感知蔓延向了四周,一切他都能清晰的感應到,但偏偏就是醒不過來。

隱約間,楚南突然感應到了恐怖的能量波動,帶著殺戮與血腥的氣息。

感知蔓延出去,四周一片死寂。

「柳姨,你醒醒,柳姨」柯兒抱著渾身是血的柳姨,悲泣叫道,而在她們不遠處,是數十名陰沉著臉,沒有半點表情的人,他們穿著黑甲,甲上有龍的紋路。

沒錯,他們就是九龍宗著名的隱龍,黑暗的王者。

預謀成婚,強寵傲嬌御姐 柳姨費力的睜開眼睛,看了看柯兒,蒼白的嘴唇動了動。

柯兒俯下身,聽到柳姨用微弱的聲音道:「告訴你趙叔,我柳玉娘早就原諒他了,與他相愛,我不後悔。」

說完,柳姨眸子里的神采飛速消失,變得空洞沒有生機。

「柳姨」柯兒大叫道。

「說出楚南的下落,否則,她就是你的下場。」領頭的隱龍頭領毫無感情的叫道。

「你們這些混蛋,我跟你們拼了。」柯兒紅著眼睛吼道,她的頭髮披散,狀若瘋狂。

但是,柯兒一起身,便被一股龐大的力量壓了下去。

「哼,九龍宗風龍一脈的附屬家族,就算有點勢力,在我們面前也是螻蟻。」隱龍頭領不屑道,隨即,他像是感覺到了什麼,猛地扭頭,掃視著四周。

「朝東邊搜,掘地三尺也要把楚南挖出來。」這隱龍頭領叫道。

這時,柯兒面色大變,她想要阻止,但卻動彈不得。

柯兒的眼睛開始充血,驀然,她的身體里突然迸發出一股恐怖的力量。

剎那間,那壓制她的能量被震散,她的頭頂,有一道龍影飛騰而起。

「這是傳承龍脈激發」隱龍頭領目露震驚之色。

而與此同時,柯兒的眉心也出現了一個印記。

在看到這個印記后,隱龍頭領是徹底的驚呆了,他不會看錯,那是九龍宗宗主之印記,而這種印記,只有宗主直系血脈才會有。

這時,隱龍頭領眉頭顫了顫,他想他明白了,這個女人根本不是風龍一脈附屬家族子弟,她是宗主的血脈,也就是說,她是宗主的親生女兒。

可是,為什麼宗主要把她藏在附屬家族裡

隱龍頭領不敢再去想,他一個激靈將屬下召回,直接帶著柯兒電一般離去。

安靜的小鎮滿目蒼夷,屍橫遍野,如同煉獄。亂葬崗里,泥土噴射,一道人影竄起,穩穩落地。

楚南四下看了看,然後朝著小鎮的方向而去。

當楚南看到如同地獄般的小鎮,他立住了,額頭青筋暴露,他所感知到的,都是真的。

「九龍宗,九龍宗」楚南念著九龍宗三個字,第一次將這恨與師傅乙沖霄的恨融合在了一起。

楚南一個閃身,離開了這裡,他心裡明白,絕不僅僅只有九龍宗想要置他於死地,還有很多其它想要將他抹殺在搖籃中的勢力。

他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現在他不僅恢復了,而且實力大漲,從二級玄帝進晉到三級玄帝,就是這麼簡單。

九龍大陸已經沸騰了,有無數人在等待著最新的消息。

楚南與九龍宗的恩怨引來一片目光與熱議,隨著楚南殺死九龍宗二大龍衛的消息擴散開來,無數人為之失語。

而在九龍宗以及幾大勢力費盡心思的圍堵中,受到重創的楚南不僅沒有死,反而再度開始了反狩獵之旅,一個個九龍宗以及名大勢力家族的弟子被他反殺,其間多次施展出恐怖的玄陣,讓他天陣師的這重身份傳揚開來。

「有了有了,最新消息,楚南在光明聖城設下連環陷阱,請君入甕,九龍宗再度折損十數名精英弟子,聽說九龍宗的長老已經參加圍捕,勢要將楚南扼殺於九龍大陸。」

「哈哈哈,真爽快,楚南這叫真牛啊,聞人紅妝名滿天下,又何曾做出過這等刺激驚險的大事,所以說,女人就是女人,終究比不得男人」

這哥們立刻被聞人紅妝的粉絲的口水淹沒,楚南比聞人紅妝更爺們,那是廢話,聞人紅妝是女的啊,又是一個禍水般的仙女,吸引力當然比楚南這爺們要大了。

楚南與九龍宗和幾大勢力玩著貓抓老鼠的遊戲,紫月書院卻並沒有什麼大的動作,這倒有點反常。

只是,紫月書院院長東方宇表明了一個很裝x的態度,意思是他對學院天才學員楚南有信心,九龍宗鬥不過他的學生,還有,如果真有長老級的九龍宗大佬出現,紫月書院絕不介意幫九龍宗精簡一下上層構架。

說來也怪,紫月書院這態度一表明,那傳說中要參加圍捕的九龍宗長老就沒有消息了。

而後,這一場分不清是誰貓誰是老鼠的貓抓老鼠的遊戲也接近尾聲了。

楚南破殺刀飲血百餘九龍宗弟子,他自己則只是受了一些輕傷,每一次的危機都險之又險的避過。

到了最後,九龍宗也只是雷聲大雨點小了,似乎要認了這在楚南身上栽的跟頭。

盤雲山脈,飛龍峰頂。

「副宗主,難道真的就這麼算了」一個長老十分不甘心的大叫道。

魯文瑞陰沉著臉,道:「自然不能就這麼算了,但當下的情況來看,還得從長計議。」

「副宗主,我們九龍宗何曾吃過這種虧,若這麼算了,天下人將怎麼看待我們九龍宗」這長老叫道。

「要不然,六長老你就去走一趟」魯文瑞道。

頓時,這六長老啞火了。

「紫月書院的苗頭有些不對,東方老頭一向低調,想要韜光養晦,這一次他的表態十分強硬,而且結合得自紫月書院的情報,恐怕紫月書院是產生了一些變化。」魯文瑞道,的確,世人都說紫月書院沒落了,但東方宇出來吼上一嗓子,還真就沒有人敢無視。

楚南這遊戲玩得正起勁,後面突然發現再也找不到九龍宗的弟子了。

「臭小子,差不多就行了,該回書院了。」在楚南想著怎麼再設個陷阱時,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楚南嚇了一跳,隨即反應過來是紫月書院院長東方宇的聲音。

回過頭,楚南看著突然出現的東方宇,笑了起來,道:「院長老頭,我沒有丟書院的臉吧。」

「那當然,這些年來,能在外面讓書院這麼有臉面的,你是第一個。」東方宇笑眯眯道。

「院長老頭,既然來都來了,去端了九龍宗的老巢吧。」楚南笑道。

「放屁,你真當九龍宗是泥捏的現在九龍宗宗主在閉關,副宗主魯文瑞就是一沒卵蛋的傢伙,他是謹慎過頭才這樣,去闖九龍宗,我這把老骨頭還不想這麼早就散架。」東方宇吹鬍子瞪眼道。

這時,楚南想起他昏迷時隱約感知到的,柯兒似乎是九龍宗宗主的私生女,她要是認祖歸宗了,這以後難免還會有糾結的時候。

不過就算不認祖歸宗,也不能抹煞九龍宗宗主是她父親的事實。

一想到這裡,楚南長期提著的那口氣也泄了,他道:「那回去吧。」

「哈哈哈,當然要回去,我們紫月書院,也是時候要重新回到神月三書院的序列了。」東方宇大笑道。

天空中出現了一隻紫色羽毛的巨鳥,它仰頭一鳴,天地為之一驚。

「紫月神鸞不會是真的吧,不是說紫月書院的這隻護院神鳥已經死了嗎」

「哪會這麼容易死,只是聽說紫月之力枯竭,這紫月神鸞就陷入了沉睡,如此看來,紫月之力已經恢復,難怪紫月書院的院長如此信心滿滿了。」

「紫月書院崛起是必然的了,唉,早知道當初就選紫月書院了。」

「哈哈,你選紫月書院,人家也不會收你啊,紫月書院再沒落,這收學員的高規格高門檻可從來沒變過。」

楚南坐在紫月神鸞上,摸著它光滑的羽毛,嘖嘖讚歎。

「院長老頭,這紫月神鸞如此快的速度,我竟然感覺不到一點空間能量衝擊。」

「那是當然,紫月神鸞是紫月女神坐騎的一絲血脈凝成,經紫月神力孕育而成,當然非同小可。」

「院長老頭,不如將它給我當坐騎怎麼樣」

「咳咳,今天天氣不錯」

紫月神鸞速度極快,而紫月書院本來離九龍大陸就不算遠,很快,便已到達了目的地。

紫月書院九地八峰,原本冷清的要命,如今卻到處都是人。

… ?所有的學員,無論是頂級天才聚集的紫鏡山還是最低級的金風院,無論是聖境強者還是帝境菜鳥,此刻,都在仰望著楚南。,

事實上,在楚南踏入九龍大陸,擊殺九龍宗二龍衛起,便在紫月書院引起了轟動,各種天才被這個消息震了出來。

於是,紫月書院近年來第一次全體學員導師都在關注同一個學員。

楚南的所作所為,無疑為已經隱忍太久的紫月書院注入了一劑興奮劑,他以玄帝之境,不僅突破了十二龍衛的封鎖,並且擊殺其中兩名龍衛。

之後,九龍宗隱龍出動,九龍大陸的各大勢力也都欲將楚南除之而後快,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來,學院上下無數人請求要紫月書院出面,但是院長東方宇全都駁回了。

而後,楚南再現,所向披靡,對九龍宗及各大勢力圍捕他的人進行了血腥的報復,一個個消息令得紫月書院上下是熱血沸騰,恨不得自己也在現場,與楚南並肩作戰,揚威天下。

可以說,楚南以一介菜鳥之身入紫月書院,入了一次虛空世界,回來時,他的名聲與地位在紫月書院已經達到了頂峰,現在的他,在眾人心裡,就如同聞人紅妝在銀月書院的地位。

此情此景,令得楚南的心潮竟有些起伏,這種萬眾注目的感覺,雖不是第一次享受到,但在紫月書院,還是讓他有些激動,這種感覺很爽。

在紫月大殿的廣場上,紫月書院的長老們都排成一排,這些老傢伙望著楚南的目光,就如同在望著一個絕世美女一般,令得楚南心裡都有些發毛。

楚南跟著東方宇進入了大殿,一群長老反倒跟在屁股後面。

「怎麼樣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東方宇沖楚南擠了擠眼睛,笑眯眯道。

「一般般。」楚南撇撇嘴。

「如果給你來當這個院長呢」東方宇道。

楚南差點跳起來,開什麼玩笑,他承認自己有些厲害,有些牛逼,但當紫月書院的院長,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那些屁股後面的老傢伙,都是聖境後期的頂尖強者,他能殺死九龍宗的二個龍衛,但若是九龍宗的長老出手,他很難扛得住,紫月書院的長老,絕對不弱於九龍宗的長老。

「沒出息,一句話就嚇成這樣。」東方宇哈哈笑道。

楚南翻了一個白眼,道:「那還是我心臟大,換成別人都嚇死了。」

「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個是去紫鏡山,那裡都是我們紫月書院最頂尖的天才聚集地,全盛時期有五千紫鏡弟子,現在卻只剩下八百餘人了。」東方宇道。

楚南沒有說話,等著東方宇說第二個安排。

「第二就是去金風院當院長,岳明遠這小子前段時間辭去這分院院長職位,全心閉關去了,你若是當了這院長,可就是我們紫月書院最年青的分院院長了。」東方宇道。

金風院是紫月書院最差的一個院,基本上都是前途渺茫的弟子呆的地方。

一邊是天才聚集地,一邊是淘汰者聚集地,正常人都會做出正確的選擇,金風院一個院長,聽起來好聽,但地位甚至不如八峰中任何一峰的精英弟子。

一眾長老輕鬆的微笑,結果是毫無疑問的。

「我去金風院。」楚南開口道。

頓時,一眾長老的笑容凝滯了,似乎都懷疑自己出現幻聽了。

「那是金風院,最差的金風院。」一個長老叫道。

「上任院長岳明遠,也不過是六級玄帝境界,你明白那是什麼地方嗎」另一個長老也提醒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