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皇叔,老身不明白!」老太君只得讓自己糊塗到底。

「不明白就算了,反正我也是來看看景色,現在看完我也該走了!」

說完,起身下了座,徑直向一直低頭不語的戚子衿走來。

裴廷皓冷冷的靠近,讓戚子衿不由得後退,這反而引得裴廷皓不滿的皺眉,卻並沒有再靠近,只用他那如冰一般的聲音道:

「別忘了答應我的事,明天早晨天亮之前,我要看見你出現在我面前!」

說完裴廷皓轉身大步向廳外而去,對於周圍的人,竟多一眼也無。

「這是怎麼回事?」裴廷皓剛走,老太君就開始興師問罪起來。

「你一天到底要不要給家裡惹多少禍才肯罷休?」

「醇王世子臉上的巴掌印是你打的吧?現在居然又招惹上了皇叔,難道你是要我們全家被滅門你才高興?」

老太君一邊罵,一邊將手中的拐杖杵得「嘚嘚」做響。

「祖母容稟,這其中實在有太多的誤會!」

戚子衿正想細細解釋,可她的膝蓋莫名的一軟,不由自主的就直直跪了下去,那沉悶的響聲,聽著都讓人覺得疼。

戚子衿十分鬱悶,她怎麼會有這麼卑躬屈膝的奴性?

想要起身,可這眾目睽睽的,又不好太過,乾脆跪坐在自己腿上,好歹舒服一點。

這讓旁邊的丫鬟震驚的睜大了眼,這大小姐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連給老太君行禮已經變得那麼敷衍。

「好!你說!」老太君大概平常被戚子衿氣慣了,居然自己撫了撫胸口,很快就順了氣。

戚子衿低頭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這才開始婉婉道來:

「今天早上,孫女因為昨天的事愁眉不展,信兒便勸解孫女出去走走更好!」

戚子衿一邊挖取自己腦海中的記憶,一邊慢慢地說。

「我本是不願意的,卻覺得在家裡也悶得慌,於是也就出了門!」

戰國大召喚 「結果等我醒過神來的時候,已經來到了玉湖邊!周圍都沒有什麼人,只有不遠處的亭子里傳來說話聲!」

「信兒卻聽出亭子里的是醇王世子,我覺得不妥,轉身要走時醇王世子卻突然出來了!」

「大家說了沒幾句話,就突然混亂起來,孫女感覺有人在背後推了孫女一把,這才落了湖!」

戚子衿閉著眼慢慢的說,腦海中的畫面像電影一樣一幕幕閃過,帶著已逝的『她』那難言的憤怒與悲戚。

她感覺自己突然變成了『她』,感受到了『她』的感受! 這時候的戚子衿整個人都陷入了『她』的回憶。

原來『她』曾經那麼靜靜地躺在湖底,那麼渴望有人能夠下水來救她,或者哪怕是看她一眼!

可這一切都是奢望,水面傳來的嬉笑聲那麼清晰,清晰到讓『她』心疼,疼到無法呼吸。

『她』閉上眼那一刻的絕望,竟讓戚子衿不由自主的落了淚。

「快,看看小姐怎麼了?」

戚子衿的耳朵里傳來老太君的呼喊,她卻覺得整個人昏昏沉沉的,無數的畫面在她腦海中翻轉,分不清今昔往昔!

「不好,小姐好像暈過去了,快去請大夫!」書琴上前查看,大驚失色的叫道。

老太君一聽,整個人就是一驚,雖然自己不太喜歡這個孫女,可她的父親卻把她當做了寶,真要出些什麼事,可不好跟自己兒子交代。

老太君一著急就要往前邁,卻不知道絆到了什麼,整個人就是一個趔趄,嚇得身旁的丫鬟一聲驚叫。

立時,廳堂里的人忙住一團,請大夫的、扶人的、喊叫的,亂的不行。

只有昏迷中的戚子衿,曾經在自己的夢裡絲毫不受外界影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

戚子衿被腦海中不斷出現的呤唱弄得憤怒不已,怎麼到死也不給她個清靜?

「死!」

這個字剛蹦出腦海,她就渾身一個激靈,自己這是怎麼了?

對了,今天是她跟張氏集團獨子訂婚的日子!

tmd,為了李莫雨那個綠茶,張嘉宇那個混蛋居然把她騙到海邊,親手把自己給推了下去,想要淹死自己!

不過,自己的命大,奮力的遊了上來,因緣際會下被一個自稱是王爺的人給救了!

王爺?

在現代怎麼還會有這種生物存在?

想到這,戚子衿猛地睜開了眼。

「小姐,小姐!你怎麼了!」耳邊傳來一個女子的焦急呼喚。

戚子衿轉頭,看著眼前的女子。

「小姐,你醒了!」那女子一臉的開心,只是臉上多處淤青看起來有些嚇人。

戚子衿左右轉頭,四處觀望,哪裡還有剛才的人。

「小姐,你這是怎麼了?可是剛才昏迷中夢到了什麼?」女子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平兒!」

戚子衿試探的喚了一聲,腦子飛快的轉動起來,將今天發生的事都回想了一遍,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夢,自己真的穿越了。

如今的她已經不再是那個戚氏集團的大小姐,而是那個含冤而死的戚子衿。

「小姐,你可是有哪裡不舒服?平兒,現在就去找大夫!」

平兒見自家小姐一臉的凝重,以為她有哪裡不好了,焦急的道。

戚子衿輕輕搖搖頭,心裡還在想著自己該怎麼辦。

平兒見她如此,越發擔心,嘴裡發出細碎的嗚咽:

「都怪奴婢,是奴婢沒有護好小姐,才讓小姐遭了這麼大的罪,這讓我怎麼有臉去見死去的夫人!」

平兒的哭訴,讓戚子衿心中微微一動,酸楚的感覺再次襲上心頭。

戚子衿知道,這不是自己的感覺,應該是原身殘留的感情,只是想不到她的感情居然還能這麼強烈。

戚子衿看著眼前哭哭啼啼的女子,有些無奈,最後只好道:「好了,我真的沒事!你出去吧,我想好好休息一下!」

「是!」平兒吸著鼻子,點頭就要出去。

「戚子衿,你給我滾出來!」

正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道夾雜著憤怒的稚嫩童聲。 「誰?」戚子衿微微皺眉,有些疑惑的問。

「大概是小少爺吧!」平兒也跟著皺眉。

「戚子悠?」戚子衿的腦海里迅速跳出那人的資料。

戚府的子嗣不多,統共也就四個,其中戚子衿跟戚子悠是正妻衛氏所生,而戚子晴跟戚子沛是薛姨娘所生。

也就是說,外面那戚子悠是原身嫡親的弟弟。

只是在戚子衿的記憶里,他們兩姐弟好長時間都沒有好好說過一句話了,每次見面戚子悠總是會不斷的冷嘲熱諷,讓戚子衿傷心不已。

「你去讓他進來吧,在外面大吼大叫的像什麼樣子?」戚子衿煩躁的揉著發疼太陽穴。

這原主到底扔了個什麼樣的一個人生給自己啊!

娘早死,爹幾年都見不到一面,自己的親弟弟也不待見。

名聲爛到不行,人人唾棄,家裡還有三個如狼似虎的人等著將她剝皮拆骨。

「戚子衿,你怎麼在大門口說那些話?是嫌我們戚家的名聲還沒被你敗壞到底嗎?……」

戚子衿還再整理原主的記憶,戚子悠人剛一跨進來就扔出一堆的指責。

「哼!」 止愛於婚 一聲冷哼從戚子衿的鼻子噴出,也不多說,只用她那一雙漆黑的眼睛冷冷的看著戚子悠。

戚子悠被她冰冷的視線看得有些頭皮發麻,默默的住了嘴。

戚子衿這才有空打量起眼前的人來,只見來人十來歲模樣,穿一身淡藍色夏衫,長的是白嫩可愛。

那一雙大眼憤怒中夾雜著畏懼,就那麼直直的看著自己,讓戚子衿不由得心中一軟。

「怎麼這時候回來?不用上學堂了嗎?」戚子衿收起自己的冷臉,柔聲問道。

戚子悠眨了眨眼,有些懷疑自己剛才是看錯了,隨即想起自己來的目的,又一臉憤怒的質問道:

「我問你,你為什麼在門口說那些話?難道我們家出了一個草包小姐,還要鬧出一個家宅不和嗎?」

剛壓下怒氣的戚子衿聞言,胸中的怒火又再次翻騰,啪的一拍床板,開口就罵道:

「戚子悠,你要給我搞清楚,我才是你姐,你嫡親的姐姐!」

「你今日為了戚子晴來質問我,可又想過我剛死裡逃生?難道你真要等我死了,你才開心嗎?」

戚子悠震驚的看著戚子衿,說不出話來。

她以前不都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嗎?

以前自己怎麼說,她也只會哭哭啼啼,今天怎麼變得這麼強勢了?

居然還敢罵起自己來了?

戚子衿本就是一時憤怒,如今見戚子悠一臉呆萌的樣子,又有些不忍心,於是和緩了臉色道:

「好了,我們姐弟倆也好久沒有說過話了,我讓人準備些吃食,有什麼我們慢慢說!」

戚子悠剛想開口拒絕,就被戚子衿冰冷的視線掃過來,連忙點頭。

戚子衿心中想笑,果然還是孩子,這麼容易就被自己給唬住了。

平兒很是機靈,很快就出去端了些點心碟子進來,行了禮又下去弄飯菜去了。

戚子悠遠遠的坐著,總感覺渾身不自在,他已經好久不曾來過了,更加沒有像這樣與戚子衿相處過。

戚子衿看出他的不自在,將薄被拉了拉,想了想,還是開口道:

「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可我畢竟是你姐姐!之前的事我不想再說,只是日後你不可再這樣,不在然母親在天之靈也不會安生!」

「你還記得母親?在你眼裡不是別人更為重要嗎?」

哪知戚子衿的話音剛落,就被戚子悠憤怒的堵了回來。 戚子衿哪裡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以前的原生有些懦弱,又被薛姨娘所矇騙,做了不少糊塗事。

「這個~我們先不說這個了!我們說說以後吧!」戚子衿尷尬的道。

「哼!」戚子悠一聲冷哼,抱胸轉頭不再看她。

戚子衿有些失笑,這個小屁孩,說起話來居然還老氣沉沉的!

「我之前有些糊塗,以後不會了!不過你也不能再這樣,以後我們好好相處,讓爹跟娘都能放心,好不好!」

對於這種傲嬌的小屁孩,戚子衿也只好這麼哄著了。

戚子悠下意識的點頭,可是才點到一半,卻突然頓住,像是想起了什麼,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你先管好你自己就行!」說完戚子悠起身就走,戚子衿在身後連喚了幾聲他都不停留。

戚子衿無語,嘆氣道:「唉!真不知道你以前有多糊塗,好好的一把牌,被你打得稀爛!」

「唉!」

隨著戚子衿的嘆氣,她的身邊突然也冒出了一聲女子幽怨的輕嘆。

「誰!」

戚子衿抱著被子驚恐的睜大眼睛四處張望,房間里除了她自己,哪裡還有其餘人。

「我是戚子衿!」那個幽怨的聲音再次開口。

「你到底是誰?大白天的裝神弄鬼,也不怕被雷劈!」戚子衿強做鎮靜大聲的喝道,誰知道她的雙腿在此時已經嚇得發軟。

「我就是戚子衿,兩個時辰前,被淹死在了湖裡,你才有機會進了我的身體,難道你這麼快就不記得了嗎?」

女子的聲音在房間中,有些飄忽,像是在前又像是在後,更像是在自己的腦海里。

戚子衿這下是真的嚇到了,渾身開始忍不住的顫抖。

之前或許她還懷疑是有人裝神弄鬼,不過現在她並不會這麼想,能知道她佔用了戚子衿身體的,除了原生不會再有別人。

可是那又怎麼樣,自己也不是故意的,大不了就將這幅身體還給她,弄得不好,也許自己還能回去呢!

想到這裡,戚子衿忍住懼意,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問道:「你~,你想怎麼樣?」

「你放心,我知道自己已經死了,也並不想回去,我只是有些事放不下,想請你幫忙罷了!」

戚子衿有些吃驚,她已經做好要將身體還給原主的準備,可是人家居然不希罕!

不過想想也是,原主在世的時候,活的那麼悲慘,最後還絕望的死在了湖底,大概對這個人世都徹底失望了吧!

可是說到要幫她,戚子衿卻並不願意,她還想著找辦法回去呢,要答應了她,自己怎麼辦呀?

「其實我也不想要你的身體,要不我把身體還給你,你把我送回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