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看來三府之間有著很大的仇怨呀,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要求呢?」

顧銘心中暗道,默默的將這事記下,等到自己遇到另外兩府的人,可以多努力一些了。

而這個時候,顧銘想好像想到了什麼,眼中閃過一絲異常的目光。

那邊的金萬仙將這件事告訴顧銘之後,無數的仙力從身體中爆發出來,目光之中,閃動著異樣的神色。

「雖然我們來自一個王府,但這是比賽,動手吧!」金萬仙開口,做好了攻擊準備。 「那就對不起了!」

顧銘聞言,微微一笑,身形一閃,直接出現在金萬仙的面前,大手死死的掐住了對方的脖子。

金萬仙明顯一怔,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強,太強了!

他完全沒想到顧銘會這麼強,自己竟然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便被對方完全壓制住了。

此時,他被顧銘的威壓死死的壓制,根本無法活動。

「還來嗎?」顧銘微微一笑,鬆開了金萬仙,身形一閃退回了原來的位置。

就好像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你贏了!」金萬仙心中有不甘,可是他不得不承認自己輸了。

他心裡十分的明白,就算是自己有動手的機會,也無法打敗顧銘。

朝著顧銘一抱拳,大聲說道:「顧銘,你這個兄弟我交了,祝你上頂!」

「謝謝!」

顧銘同樣抱拳回禮。

「顧銘兄弟,你有著如此強悍的實力,我希望你能夠幫我完成任務!」金萬仙開口,話語中隱藏著一個重要的信息。

「任務?」顧銘眼中閃過疑惑之色,抬頭向著金萬仙看去。

「沒錯,在這第二十號石柱中,有一個來自純陽仙洞的妖孽弟子,叫純陽慎,是純陽仙洞洞主純陽子的重孫,我的任何就是將他擠出這場大比!」

金萬仙說著,眼中閃過一絲冰冷,殺意散發。

「他的實力很恐怖,我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你是我們左征王府的希望。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金萬仙說完,不由的鬆了一口氣,將這個任務交出去,整個人一松,心中的石頭也落了下來。

他相信顧銘能夠一定能夠戰勝純陽慎。

聽了金萬仙的話,顧銘淡淡一笑,這個任務對於他來說,是一件非常輕鬆的事情。

「放心吧,我一定會讓他知道我們左征王府的厲害。就是不知道,這石柱之中能夠殺人?」顧銘直接說道。

金萬仙一聽,雙眼瞪的滾圓,激動的說道:「能,完全可以,就算是你把他殺了,外面的人也不會知道是誰幹的。不過,你的實力太強,如果他死在你的手裡,並不是一件好事。」

「不過,你可以將他打傷,或者是廢了他的修為,留給後面的人處理就行了!」

顧銘聽后,目光中閃過一道精光,臉上浮現出一股異樣的神色。

「金兄放心,這是一個算計破元王府的機會,所以,呵呵……」、

顧銘呵呵一笑,金萬仙聽到他的聲音,心中不由一顫,感覺做顧銘的敵人,太恐怖了。

「好,有你這句放,我就放心了!」

金萬仙臉上浮現出一股笑容出來,隨後身形一動,一道仙力直接湧出,身影瞬間消失。

看到金萬仙在面前消失,顧銘知道,他已經自動放棄了比賽。

「接下來是第三層了!」

顧銘淡淡一笑。

雖然這個石柱有著一百多人,但是顧銘相信此時已經有許多人被淘汰了。

女裝吧,妖魔鬼怪們 顧銘算了一下,等到第五層或者第六層應該是最後的決戰。

遇到那個純陽慎的可能是十分大的。

「真希望下一個人就是純陽慎!」顧銘暗道。

就在顧銘思考時,一股仙力將顧銘籠罩,慢慢的向上飛升,向著下一層飛去。

還沒等顧銘反應過來,他的對手已經出現。

不過並不是他所想的純陽慎,而一個女子,而且是個絕色美女,面容清秀。

這個女人身後背著一柄仙劍,眼睛很大,水汪汪的,很是迷人。

「還好,還好!我還以為是純陽慎呢,不是他就好!」

那個女人拍著她身上的宏偉,不由的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輕鬆之色。

顯然沒有遇到純陽慎,對她來說是一件十分慶幸的事情。

顧銘聞言,心中有些不悅,眉頭微微一皺,不過隨即微笑的看向那個女人。

沒遇見純陽慎是她的運氣,可是卻遇見了自己。

她並不知道顧銘比純陽慎更加厲害,真不知道她的運氣是好是壞。

看著她那還在顫抖的宏偉景觀,顧銘不由的咽著口水。

這個女人,是顧銘飛升仙界以來,所遇見的最為宏偉的女人,身為一個仙女,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寸尺,都要爆了。

難道她不感覺墜著嗎?

「看什麼看?沒看過仙女嗎?你再敢看一眼,我殺了你!」

就在這時,女人的聲音傳來,十分的冰冷。

「是嗎?來吧大奶牛,遇見我是你的悲哀!」顧銘微微一笑。

那個女人一聽,臉色更加冰冷,二話不說直接向著顧銘沖了過去。

啪!

「你個大奶牛,竟然敢小瞧我,我可比純陽慎還要厲害!」

顧銘直接一巴掌將女人扇飛。

並不是顧銘不懂得憐香惜玉,而是這個女人身上散發著一股邪氣,而且身上散發著一股異味。

一看就是個公車。

「你,你敢打我?」

女人被顧銘扇飛,撞到禁制后,彈了回來,從地上爬起來后,捂著臉,憤怒的瞪著顧銘。

臉上滿是不可置信,她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輕鬆將她扇飛。

顧銘一聽她的話,不由的冷笑:「這是比賽,你是我的敵人,我不對你打誰,難道我打自己嗎?」

「我跟你拼了!」

女人無比憤怒,體內的仙力瞬間全部釋放出來,一把仙劍出現在手中,直接向著顧銘斬了過去。

啪!

顧銘沒有多餘的動作,再次一巴掌扇了過去,這次顧銘可沒有留情,直接將女人扇昏了過去。

顧銘本想殺她的,可是後來想了想,最終放棄了。

「該是第四層了,不知道會遇見誰!」

顧銘淡淡一笑,一股仙力向著顧銘湧來。

第四層時顧銘遇見了一個純陽仙洞的弟子,一巴掌將其扇飛,步主了第五層。

已經是最後一層,只要獲得這一場戰鬥的勝利,顧銘便能夠到底石柱的頂端。

「終於有人來了,我可是等了很久了!」

就在顧銘到達最後一層的時候,一道聲音傳入顧銘的耳中。

那聲音十分的冰冷,沒有任何的感情色彩,聽著讓人發寒。

顧銘聞言,平淡的看了過去,看來這個人應該就是純陽慎了。 「你就是純陽慎?」

顧銘看著眼前那個冰冷又高傲的男子,直接開口詢問。

目光之中閃過一道疑惑的神色,對於眼前這個穿著道袍的傢伙,十分的好奇。

「你不認識我?所以你是左征王府的弟子了?」

那個聲音傳了過來,純陽慎慢慢的睜開眼睛,就在他睜開眼睛的那一刻,一道陰森的目光直接向著顧銘射了過來,滿是殺意。

「沒錯,我就是左征王府,我找你很久了,沒想到你竟然已經到了最後一層!」

顧銘冷笑,臉上浮現一股不屑。

純陽慎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七品仙帝境,難怪被稱為妖孽,因為他的骨齡只比顧銘大了兩百多年。

要知道顧銘可是有著時間陣法的加持,還有神格的吞噬,才有今天的成就。

就算對方也有著時間陣法的幫助,也不可能以三百多年的骨齡達到這個境界。

所以說對方就他媽的是個妖孽。

「那你去死吧!」

就在顧銘的話音剛落,那邊的純陽慎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同時,一柄仙劍直接向著顧銘射了過來。

咻!

劍光四射,一道道劍氣化成利劍,眨眼間便已經飛到顧銘身前,封死了顧銘的退路!

「不錯,你的劍還算快一點!」

顧銘淡淡一笑,臉色十分靖。

隨即伸手,一把將純陽慎的仙劍抓入手中。

轟!

一聲巨響,純陽慎的攻擊,就這麼被顧銘給破掉了。

顧銘拿著純陽慎的劍看了一眼,隨即搖了搖頭,「手法不純熟,垃圾!」

說著,只聽咔嚓一聲,純陽慎的仙劍化成無數碎片。

噗!

純陽慎直介面吐鮮血。

仙劍是他的本命仙劍,此時本命劍破碎,他也受到了重創。

純陽慎陰冷的盯著顧銘,身體在不停的顫抖著。

他想不明白顧銘是怎麼做到的。

純陽慎的本命劍,就算是八品仙帝都接不住,而對方竟然如此輕鬆。

「你毀我本命仙劍,我要殺了你!」

純陽慎咆哮著,七品仙帝的實力瞬間散發出來。

「你不殺我,我也要殺你。因為我從別人那裡接了這個任務,既然接了,那就要完成他!」

顧銘微微一笑,絲毫沒有把純陽慎放在眼中。

純陽慎那可是天之嬌子,走到哪裡都是令人仰慕的存在,什麼時候被人這麼無視過。

無論顧銘的目光還是說話的語氣,都透露著嘲諷與不屑,這讓純陽慎感覺到侮辱。

赤果果的侮辱!

「啊!拿命來!」

純陽慎大吼一聲,兩把仙劍出現在手中,身形瞬間消失,頓時整個空間內失去了純陽慎的氣息。

「隱身嗎?」

顧銘微微一怔,心中驚訝不已。

不得不說,這個純陽慎的隱身術已經煉到了如火純青的地步。

然而,純陽慎非常不幸的是遇見了顧銘。

顧銘的那雙眼睛,可是能夠看穿一切的,就算是純陽慎隱藏的再好,也無法逃脫顧銘雙眼。

「既然想玩,那就陪你玩玩!」

顧銘心中冷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隱身中的純陽慎向著顧銘快速靠近,臉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手中的雙劍同時向著顧銘斬了過去。

「哈哈哈,我看你還不死!」

雙劍斬下之時,純陽慎現出了身形,放聲狂笑起來。

然而,下一妙,他笑不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