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看來你說的沒有錯,不過想要我不殺你,可以,你必須給我指點出去的出口。」劉笑天說道。

「大爺這個包在我手上,但我也求求大爺,能夠帶我出去。」這名散修求繞道。 看著這名散修偽裝成的死侍,劉笑天很佩服此人,在百十人的隊伍之中沒有被發現,此人的隱藏手段真的不錯。

不過,在沒有找到出口之前,劉笑天還是無法完全相信此人,畢竟這董虎的手段恐怖,萬一對方同樣是偽裝來殺他的,那他如果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

既然自己都如此遭殃,劉笑天開始為千鈺等人擔心不已。所以劉笑天不由得催促道:「快點,只要你真心找到出口,我出去安全了,我可以不殺你,否則我現在就殺了你。」

「大爺,你的手段實在是太厲害了,這裡不知道被殺過多少名強大的修者,可是你卻能夠殺光這些死侍。」此人充滿佩服的說道。

他偽裝成死侍的這些年,這裡可謂是已經死了無數的人,這些死侍的殺人手段,他比別人更熟悉。

「這些死侍就是董虎最大的底牌吧?」劉笑天不由得問道。

「算是吧!不過這董虎出生於虎嘯宗,現在虎嘯宗也已經成為了董虎的奴隸,當然,董虎的女兒也是最可怕的女人之一,不然董虎這些年也就沒有那麼大的手腕了!」此散修說道,眼眸之中閃現出一股駭然的神色。

這些年,他在這裡,可是見證了很多不服從董虎之人的慘死。

一想到那可怕的手段,絕對讓人害怕。

兩人一面走,一面聊天。

不知不覺,兩人來到了一處地下河流面前。

「大爺,你看,這裡的地下水流之中可是同樣死了很多的朝廷命官,由於董虎作惡多端,一旦被這些朝廷的清官盯上,董虎就會先下手為強。」此散修一一介紹道。

劉笑天點點頭,雙目之中閃爍著恐怖的光澤。

這次他劉笑天命大沒有死,所以只要出去,第一個解決的事情就是無論花費多大的代價,都要斬了這董虎。

你是國丈大人又如何?惹了我,我劉笑天照樣斬殺你。要是虎嘯宗不管還好,如果管,那我連你虎嘯宗都連根拔起,這是此刻劉笑天最真實的心聲。

「大爺,你看,這是元侍郎,因為想要彈劾董虎,被董虎關押在這裡,天天泡在這這暗無天日的黑暗之下,此刻早已經變成了一具白骨。可惜啊,元侍郎可是有名的朝廷命官。」此散修指著被鐵鏈綁住,已經死去不知道多久的一具屍體說道。

雖然此人已經死去不知道多長時間,但還是屍骨被泡在水中。

「看來這董虎真的是罪惡不少。」劉笑天不由得點點頭。

「葉將軍?葉將軍?」繼續走了一段路程之後,此名散修指著前方水中的一名被綁著的人問到。

可是不管此名散修怎麼問?這名被綁著的人始終不回答。

聽到此名散修喊葉將軍,劉笑天內心不由得莫名的出現一陣悸動。

因為這些天,劉笑天身邊同樣跟著一名姓葉的女子夜曉葉,夜曉葉的父親好像曾經是一名將軍。

「他已經死了!」劉笑天神識釋放出去,在感知了一下此名被稱呼為葉將軍的氣息之後說道。

「啊……天殺的董虎,葉將軍可是保護藥王國的一代名將,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是被小人害死,真是天道不公啊!前段時間葉將軍還好好的活著?我曾經和他還偷偷說過話,他說他死不足惜,唯一放不下的是自己的一名女兒。」此修者撕心裂肺的喊道。

葉將軍的死,對於此人,很明顯也很難過。

「葉將軍有一名女兒?」

「是啊!當時葉將軍被害的時候,此女兒好像也就十幾歲的樣子。」

「或許他就是夜曉葉的父親吧?不過既然死了,那也就沒有必要了,唉,他口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餘光的閃耀下,劉笑天突然說道。

整個人縱身一躍,然後講此布條拿在了手中。

「快點想辦法出去吧!」劉笑天講布條裝在了儲物戒指,然後催促道。

不知道為什麼?劉笑天總有一種很擔心的感覺,尤其是千鈺與夜曉葉。

他當初都拍胸脯保證過,他必須要保護好夜曉葉,要是這男子真的是夜曉葉的父親,那他必須幫助葉將軍恢複名譽。

對方點點頭,然後帶著劉笑天向著出口處走去。

在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下起了漂泊大雨,雨遮蔽了天幕。

董源在欣賞了一番千鈺與夜曉葉之後,終於承受不住體內的怒火,三下五除二去掉了自己的所有衣物。然後在千鈺與夜曉葉的面前露出了一個黑乎乎的短槍。

「不……」千鈺也夜曉葉都是絕望的喊到。

尤其是夜曉葉,他本身冰清玉潔,怎麼可以讓自己的身體給如此可惡的人給玷污。

「兩位美妞,我來了!」董源淫蕩無比的喊到,然後首先向著千鈺沖了過來。

因為董源也是看到了,不知道為什麼?這丫頭的呼倫貝爾大草原已經完全濕潤,如同一片汪洋大海一般。

「公子,你在哪裡?千鈺絕對不能夠讓這樣的人玷污我的身體,千鈺先離你而去了,公子你一定要為我報仇雪恨。」 後會無欺之等你共赴白首 千鈺眼角淚花閃爍。

「嘿嘿,想自殺也沒有用,你此刻就是叫破嗓子也沒有用。」董源冷笑道。

下一刻,董源直接提著短槍準備上陣。

千鈺內心絕望到了極致,不過就在這時候,砰一聲,董源的整個床板直接被掀飛出去。

然後下一刻,在床板底部,鑽出了一個看不清楚具體面目的人。

此人身上血光瀰漫,全身被鮮血染紅,披頭散髮,宛若一頭剛從地獄鑽出來的魔鬼一般。

不過一雙眼睛卻是炯炯有神,深邃無比,釋放著亮麗的光澤。

「公子……嗚嗚……」雖然此人血跡斑斑,但是千鈺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看到此人出現,董源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不由得剛才的慾望都是嚇得減弱了很多。

美女總裁的專屬特工 「你到底是人還是鬼?」董源往後倒退,眼神之中閃現出一抹畏懼。因為眼前此人的眼神太恐怖了!

被此人一看,董源頓時間覺得自己如同被一頭遠古巨獸盯上一般。 看著自己身邊的兩個女子就這樣用繩索捆住吊著。

劉笑天內心難受到了極致,自己的女人,你他媽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沾染我的女人,你真的活夠了?

不過劉笑天也是看出來了,幸虧自己出現的及時,不然這兩個冰清玉潔的姑娘就要遭這董源的毒手了!

自己這次還是低估了董虎的實力。

劉笑天目呲欲裂,身上殺氣傾瀉而出,瞬間,董源所在的整個房間溫度驟然寒冷。

董源內心驚恐到了極致,這是人還是鬼?怎麼如此可怕。

不過董源也沒有那麼容易被嚇住,感覺到情況有些異常,瞬間就準備叫喊著跑出去。

極品美女的終極兵王 看著董源想跑,劉笑天身形快到極致,宛若一道幻影一般。

董源只覺得一道血紅色的影子在自己面前一晃,然後劉笑天就到達了董源面前。

「想跑?惹了我的女人,你以為你能逃跑?」劉笑天手起刀落。毫不留情的砍了下去。

整個空氣彷彿在這一刻凝聚,伴隨著咔嚓一聲,董源那根黑乎乎的小兄弟就這樣飄蕩而出,伴著一股血線。

「啊……你……沒有死,你是…劉笑天!」

董源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個傢伙不僅沒有死,而且還活著從地下走了出來。

劉笑天在閹掉董源之後,速度快到極致,手中兩件衣服出現,然後來到千鈺與夜曉葉面前,兩件衣服瞬間遮住了千鈺與夜曉葉的隱秘部位。

兩女子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劉笑天手中雷光閃耀,燒掉了吊著千鈺與夜曉葉的繩索,然後講兩女攬在懷中。

「對不起,我來遲了!」劉笑天有些歉疚的說道。

「嗚嗚……公子你總算出現了!」千鈺嗚咽道。

她千鈺本來就發誓此生就是劉笑天的人,幸虧這董源沒有玷污她們兩個,否則以後她怎麼跟隨公子。

既然發誓,那她就一生一世,永遠是劉笑天的人。

「你們兩個中毒了!把這顆化毒丹吃了就有力氣了!」劉笑天在檢查了兩女子的身體之後,然後很快從儲物戒指中取出兩顆化毒丹說道。

兩女子點點頭,然後張口講化毒丹吞了下去。

夜曉葉本來沒有經歷過人事,被劉笑天如此抱著,臉色緋紅到了極致。

很快,兩女子都是恢復了力氣,劉笑天講衣服扔給了兩位女子,讓她們自己穿好。

董源剛剛經歷被閹割的痛苦,此刻正在痛的死去活來。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了,雙手死死的捂著自己下身,眼神之中充滿了絕望

董源真的難以置信,這個傢伙竟然還活著?這怎麼可能?

董虎與董三一面品著好茶,一面欣賞著歌舞。

「小三,這次源兒得到那兩個漂亮女子,估計此刻正享受了!」董虎笑道。董源是他這輩子唯一的愛子,所以不管董虎要什麼?他董虎都是盡量滿足自己這個兒子。

即使董源想要月亮,他董虎也會試探著摘一下,更何況區區兩個女人。

「是啊!那小子估計早已經成為死侍手中的肉塊了吧!」董三也是笑道。

兩人有說有笑,歌舞昇平,這種生活真的很有滋有味。

「啊……」突然,冥冥之中好像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飄蕩而來。

聽到這似近似遠的慘叫聲。

董虎不由得身子一抖。

女子之殤 「什麼聲音?」

「老爺不必擔心,這慘叫聲有可能是劉笑天那小子發出來的!」董三笑道。

「也是,每次有人被死侍殺死的時候都有這種慘烈至極的喊叫聲。」被董三這麼一說,董虎也是點點頭,不過董虎這次總覺得內心有些異樣,不由得對董三道:「小三,我覺得你還是下去看看,這次我總覺得有些怪怪的!我心跳的很快。」

董三答應一聲,然後向著地下室而去。

殊不知,這聲慘絕人寰的慘叫聲根本不是劉笑天臨死時候發出來的,而是他的寶貝兒子董源被劉笑天閹割時候所發出來的!

董虎雖然自信,但是聽到這慘叫聲之後,內心總覺得不太好,於是叫停了舞蹈。等歌姬全部退下去之後,董虎站起來,看著外面的漂泊大雨,內心深處有一絲不太祥和的感覺。

今天的雨莫名其妙的大。地面上很快積了一層一米深的水流,可見今天的雨此刻有多大了!

在距離董林城四五里的一處地方,這裡一眼望去,白骨累累,甚至還有剛剛死去之人的屍體。

在雨水的寖泡之下,這些即將要腐爛的屍體看起來毛骨悚然。

烏鴉在雨幕之中飛來飛去,蠶食著屍體上面的腐肉,雖然雨大到了極致,但是地面上仍然有無數的屍蟲向著一些剛剛所丟下的屍體上爬去。

這裡就是董林城最可怕的地方之一,亂墳崗。

這裡就是一處丟死人的地方,這些屍體要麼是戰亂之後被士兵清理戰場之後丟棄在這裡的,要麼就是一些無人管的人的屍體,死去之後通通被丟入這裡。

甚至這裡曾經傳說鬼可怕的鬧鬼事件,可見這裡真的不是一個好地方。

在這累累白骨的地方,此刻有一人一龜卻是很鮮明的躺在這裡。

這正是毒暈之後被人丟棄在這裡的大玄龜與樹王。

要是平時,中了奪魂香之毒,別想那麼快醒來,但是今天卻不一樣,有這漂泊大雨,竟然講大玄龜給驚醒了過來。

剛剛睜開眼睛的大玄龜,雙眼迷離,如同吃了春藥一般,整個人只覺得暈乎乎的!

「怎麼回事?我怎麼在這裡?」大玄龜望著下著大雨的天空,充滿了迷惑。

不過大玄龜左右看了一眼,不由得面色大變。

「我靠咧,這是那裡?」大玄龜本來容易失憶,所以一時之間想不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但是左右兩邊的白骨卻是讓大玄龜覺得這裡絕對不是什麼好地方。

「我中毒了!奪魂香,不過幸虧這鬼蛋蛋只是一隻妖獸,對奪魂香有抵抗作用,再加上這場大雨,否則我很難醒來,」大玄龜不由得想道。然後搜腸刮肚,終於想起了解掉奪魂香毒素的方法,很快,大玄龜的毒解掉。

「樹王,你快醒醒!」

大玄龜放眼望去,這裡只有累累白骨,不過辛好樹王還在這裡。 雨一直下,下的整個天地都變得有些黑暗了!

可以說,是這場大雨下醒了大玄龜。

「樹王……」大玄龜用爪子不停的撫弄著樹王。

周圍無數如同老鼠般大小的屍蟲在虎視眈眈,不過他們很懼怕大玄龜身上的氣息,根本不敢靠近。

在大玄龜的叫喊下,樹王終於從迷迷糊糊之中醒了過來。

剛醒來的樹王,滿眼的不解之色,他們這是在那裡?怎麼水這麼多?

不過很快,樹王便是醒悟了過來,這裡四周都是屍骨,看來是一片亂墳崗無疑。

「頭好疼,」樹王不由得抱著頭,痛苦的交叫道。

「聽我的口訣運轉真氣。你的奪魂香的毒比我的重,要心神合一。快點,我們時間不多了,我們都成這樣子了,那兩個小丫頭,還有那小子肯定也遇上極大的麻煩了!」大玄龜很著急的說道。

此刻的大玄龜,一改往前那猥瑣的神色。這樣的大玄龜,倒是讓樹王微微有些吃驚。

「天地唯心,道由眼生,氣走筋脈,萬事如意……」一句句通俗易懂的口訣從大玄龜口中發出。

樹王聽從大玄龜的話語,然後掙扎著運轉真氣。開始解起毒來。

今天的雨好像根本沒有停歇的任何預兆,越下越大。

城主府邸的庭院,已經積了一米深的水流。

董三按照董虎的吩咐,開始進入地下室查看,在董三打開地下室的入口的時候,便是傳來了一股濃郁無比的血腥味道。

董三不由得眉頭一皺,心想這場殺人遊戲註定要比他想象的殘酷無數倍,看來那小子雖然修為不高,但是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不過董三並不擔心,以往比劉笑天高處很多的修者都難逃一死,像劉笑天那樣低弱的修為,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然而越往地下室走,裡面越是安靜的可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