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算對了,又沒獎勵。」

「要多少錢?」

不為凡人 靈願比劃了一個右手食指。讓他猜。

「1元?」

靈願搖頭。

「10元?」

靈願還是搖頭。

「100元?」

靈願依然搖頭。

一般的人猜了三遍,還沒猜到,都不去猜了,鍾隊也不例外。

直接問:「這是多少?」

「1000元。」

鍾隊作為隊長,聽到那麼大一個數字,心想:林願、林願,你居然敲詐到我頭上了。要不是看在你安撫了幾次民心,我還真把你轟走了。

靈願看他不太樂意,也沒勉強。直接走了。

鍾隊踟躕了一會,又跟了上去:「我想問下你為什麼收那麼多錢?」

「雖然你斷案還行,但是你對於孩子的心思,你未必比我懂。因為你除了周末,其餘的時間幾乎不在孩子的身邊。」

「可你都沒見過我孩子。」

「沒見過,未必比你了解的少。俗話說旁觀者清。」

「可不知道你說的是否正確。」

「正不正確。你回去徵求你孩子的意見不就知道了。」

「要不你陪我去孩子的學校。我先聽聽他的想法。然後再做決定。」

左教授,吃藥啦 「現在太陽下山了。我走路回去都快深夜了。」

「我等下送你回去。」

「好吧。」

靈願坐上了警車,陪同鍾隊朝著縣城的重點中學開去。

到了縣城,天色有些暗淡,把車停在學校的附近,鍾隊帶著靈願來到了中學門口。

和守門人員打了一聲招呼,然後來到了鍾隊班門口。

鍾隊和一個同學打了一聲招呼,把他的兒子喊了出來。他的兒子有1.75米左右,人長得白白嫩嫩的,不胖不瘦,就是髮型沒理好,看起來像是一個西瓜頭。更顯獃子氣濃烈。

「快叫姐姐!」鍾隊吩咐孩子。

「姐姐!」鍾隊的兒子不敢看靈願,有些羞澀。

「這是我孩子,叫馗華」鍾隊向靈願介紹道,接著對孩子說:「你和我們到操場聊幾分鐘,有點事問你。」

靈願笑了笑,不好多說。畢竟鍾馗華和原主的年紀相差不了多少,聊多了擔心他分心。

三個人來到了操場,鍾隊長問:「馬上要高考了。你準備的怎麼樣?」

「考大學,應該沒什麼困難。但是考上心中的理想大學,還缺點信心。」

鍾隊一聽,神了:該怎麼辦? 「這種火炮你有多少門?」當看到博格眼中的敬畏時,鄭飛心裡有了底。【ㄨ】

「十門,外加兩千發炮彈。」

「我出兩百枚銀幣,全要了。」

聞言,博格怔了一下,看傻子似的看著他,嗤笑道:「你是在做夢么?低於一千銀幣免談!」

鄭飛摸了下鼻樑,曉得這樣壓價確實過分,人家冒著掉腦袋的危險從西亞跑過來販賣軍火,可不是為了賺點蠅頭小利,況且即便自己不買,也會有大把大把的航海家來買的,完全不缺買主。

可是,他兜里只有三百多枚銀幣了。

怎麼才能把這批威力強大的火炮搞到手武裝船隊呢?要挾手段是不能再用了,惹急了博格這種狠角色,沒準連門都出不了。

在商業談判中,想達到目的有兩種途徑,一種是要挾,另一種則是——利益,只要給對方足夠的利益,沒有什麼是解決不了的。

面對渴望前去東亞的博格,鄭飛有個很大的優勢——長著一張東亞人的臉,於是,他決定發揮自己的優勢。

「你知道我這一趟出海要去哪嗎?」他自信微笑,指了指東方,說:「我要去東亞的天.朝大國,如果你肯把那批火炮低價給我,我可以算你入股,回來時給你帶一批香料和絲綢。」

誰成想,博格不屑道:「你們這群航海家,近百年來無數次想要開闢通往東亞的航路,有一個成功的么?」

這早在鄭飛的意料之中,他回復道:「我跟他們不同!他們不知道怎麼去東亞,而我就是東亞人,幾年前跟著船隊漂洋過海來到了這裡!」

這句話讓博格打了個激靈,也讓其騰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急切問道:「你真是東亞人?!」

鄭飛有一百種方法證明自己是東亞人。

他不緊不慢地拿起支鵝毛筆蘸上墨水,在羊皮紙上寫下一行漢字「現在的網路小說風格越來越浮躁了,清一色主角裝逼配角腦殘。」

額,好吧,瞎調侃賣個萌噠~O(∩_∩)O~~其實他寫的是——「幾百年以後,人們仍會牢記我的名字,鄭飛。」

博格雖然不認識漢字,但他見過中國的字畫,規規整整的字體很有識別度。

鄭飛將羊皮紙展開在他面前,笑道:「信了么?」

「也許你真的是東亞人,但你確定自己記得回國的航路?要知道在茫茫大海上什麼參照物都沒有!」博格的神態極為迫切,源於對傳說中天.朝大國的渴望。

「海圖和航路早已被我記在了心裡。」

「說出來我才肯信你!」

鄭飛瞥著他,情不自禁地想笑,在心底暗暗說了句:「小樣兒,說出來又怎樣,好像你聽得懂似的!」

他清清嗓,憑著對世界地圖的牢固記憶,說道:「從熱.那亞出發往西,先到巴塞羅那港,接著繼續航行穿過直布羅陀海峽進入大西洋,調轉方向往南抵達卡薩布蘭卡,沿著海岸線一直走,先後經過努瓦克肖特羅安達,直到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接著往北穿過莫三比克海峽直達阿拉伯海,往東穿過孟加拉灣、馬六甲海峽,最後一路向北直達天.朝!」

說完,他深深呼出一口氣,閉著眼睛,清晰的世界地圖彷彿歷歷在目。

一連串的地理位置,聽得喬治博克霍布斯一愣一愣,他們聽不懂,所以他們都在想,這傢伙腦子是什麼做的?

婚天嘿地,總裁獵愛 「現在相信我了么?」鄭飛露出勝利式的微笑。

「可是,萬一你不回來了怎麼辦?」博格仍有顧慮。

「沒錯我完全不必回來,但我的大副和水手們家都在這裡,我得把他們送回來!如果你相信我,損失的最多只是些火炮而已,而如果你不相信我,損失的將會是一筆無法估量的利潤!」

博格揉揉眉心,坐到搖椅上點著煙斗,狠狠吸了一口,認真考慮。

兩分鐘后,在鄭飛的期待中,他終於說道:「那批火炮不能給你。」

在這一刻,鄭飛懷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確認性地問:「你說什麼?」

「別著急我的朋友,你理解錯了!」博格笑著說:「我的意思是,我要給你配置最好的武器,那些火炮不是最好的。」

鄭飛微微頷首,靜待下文。

「我有個英格蘭朋友,手裡有一批全歐洲最好的艦載火炮,不知道你的船能不能容下它們?」

「真巧,我的船是亞特蘭大城最好的!不過我必須告訴你,我只有幾百枚銀幣了。」

「哈~放心,我會說服他白送給你的,晚上就能提貨。」

「白送?」鄭飛驚訝地注視著他,真誠道:「就沖著你的信任,我都不會違反約定的!」

博格和他握了個手,同樣真誠道:「我相信你夥計,希望你能早點帶著絲綢香料歸來!」

「歸來!」鄭飛點頭。

他在想:也許這一趟我帶不回絲綢香料,但我會帶回價值數十倍數百倍甚至數萬倍的美洲寶藏——成堆成堆的黃金寶石!

在他的感覺中,如果有什麼事比沒人相信自己更難受,那就是欺騙相信自己的人。

【正如,在球迷們的感覺中,如果有什麼是比看不了NBA更難受的,那就是看科比·布萊恩特退役。曾經凌晨四點的洛杉磯,曾經那個懷揣夢想的熱血少年,帶著無數回憶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之中。

我不是科比的球迷,但我喜歡他,謹以這段話緬懷逝去的青春,也許還會有第二個科比,但我們不會有第二個青春去追隨。】

經過一下午的忙碌,十五門歐洲大炮裝船完畢,所有物資都準備齊全,現在只剩下水手了。

在聖地亞哥滿面春風地從妓女那裡出來后,他們啟程去了亞特蘭大碼頭,那裡有許許多多待業的水手。

鄭飛知道,招水手千萬不能什麼人都要。

在聖休倫斯號當船長時曾在公海遇到海盜劫持,幸好艦隊及時趕來沒有人員傷亡,後來查明原因正是船上有個水手跟海盜聯繫,通報船隊航路,險些釀成大禍。

雖然中世紀沒有無線電設備,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但誰能確保那群性格粗暴的水手到了海上不會拉幫結夥?弄不好能把自己這個船長丟下海去! 鍾隊望子成龍的念頭在催動著他的心弦,眼看高考在即,孩子有點信心不足。

有些憂慮,這該怎麼辦?

靈願看到他的神色,知道他在擔心,說:「鍾隊,要不我和他聊幾句,你先迴避下。」

鍾隊也沒有辦法,此刻「死馬當活馬醫」,轉身離開,在不遠處站著,拿了一根煙,抽了起來。

鍾馗華知道鍾隊很少抽煙,倘若抽煙,肯定是遇到了什麼難題。

或許也是因為剛才說的話,讓他感到焦慮。

「姐姐,你念得什麼大學?」

「我沒念大學,都是自學的,我偏科厲害,語文好一點。」靈願如實的回答。

鍾馗華眼睛一怔:「那你能教我什麼?」

「也不算教。應該說是討論。你現在擔心什麼?」

「是這樣。本來我想考個名牌中醫大學,但是看到之前的報考的分數線那麼高,我有點擔心過不了。」

靈願問:「假如按照之前高考分數線,你預估下,差多少分?」

「按照會考的成績,還差五六十分。」

「強項和弱項呢?」

「文偏弱,語文才考了89分,英語才85分……」

「語文可以提高到25分左右,英語也可以提高,我的建議是……」

靈願知道他寫作能力偏差,於是給他稍微講解了下該怎麼寫好一片作文。

她在三千世界,活了那麼久,遇到了很多大文豪,見證他們寫了詩經、唐詩宋詞等,都有深刻的了解。

鍾馗華聽了她的即興創作,對她刮目相看,五感極美,彷佛就是神仙般的生活寫照。

聽得一愣愣的,這樣的境界,有誰可以媲美呢!

靈願看到她意猶未盡的樣子,問:「如何?小弟。」

俘獲冷情小嬌妻 「美、實在太美!」鍾馗華讚歎道,傻子一樣的表情望著她。

「剛才我和你說的,都記住了沒?」

「記住了。」他點頭,臉上還有一絲紅潤的跡象。

「剛才我和你說的呢!不要對任何人講。包括你父親。」

「我不會亂說。」

「好。接下來呢!剋制好年少的衝動,吃好,休息好。認真複習。努力實現你的理想。高中了,記得請我喝酒哦。」

「一定,一定。」

「讓你父親過來吧。」

鍾馗華向著不遠處的鐘隊喊了一聲:「爸爸。過來!」

鍾隊小跑著過來,看到孩子臉上的喜悅,問:「什麼事情,這麼高興?」

「姐姐給我講了一個故事,我笑了。」

「故事。什麼故事那麼開心?」鍾隊非要問個清楚。

「孫悟空三打白骨精。」靈願逗他。

「哈哈!」鍾隊信了,而後問鍾馗華:「你剛才說考什麼大學來著?」

「爸爸,到時候給你一個驚喜哈。」鍾馗華比剛才更有信心了。

鍾隊看到孩子信心滿滿,心中的憂慮少了許多,不管孩子能否考上,起碼他有了這個信心。

「加油!」

「加油!」鍾馗華眼看天要黑了,打了招呼:「沒什麼事,我就先進教室複習了。」

「好的。等下我買點學生營養品給你。記得到門衛室提走。」鍾隊看著他朝著教室走去。

「好嘞!」鍾馗華匆匆的離開了。

鍾隊回過眼神,看著跟前的靈願,問:「你是怎麼讓他充滿信心的?」

「告訴你也行。不過你不要和孩子講,也不要跟他人講,要不然我違背了孩子的意願。」靈願一副認真的眼神看著跟前的鐘隊。

鍾隊答應了,她那麼較真,怎麼能不答應:「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