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2 月 5 日

「老大,他們就是假扮的情侶吧,我看用不着找他們的麻煩了。」

羅榮卻不太想要放棄。

他知道,沈益這個人最近風頭正旺,據說他做了一款電腦軟件,被信息系的老師大為推崇。

那些信息系的老師在得知沈益並非信息系的學生后,倒是沒有什麼惋惜和對自己學生的恨鐵不成鋼。

他們認為,僅憑沈益一個業餘的傢伙,是沒有辦法做出這款軟件的。

因此除了信息系的老師,其他系的老師幾乎把沈益給神化了。

所以羅榮很快就能打探到沈益的信息。

知道是這樣的人之後,他倒是有些不服。

憑什麼這個比他小一屆的傢伙就能接近關窈。

對有的人來說,承認別人的優秀是很難的。

他就是不服氣。

於是,他打算哪一天拉沈益來進行一場「友好」的交流。 我呆做在沙發上,一個人靜靜地看着天花板,在我身後還殘留着投放法陣的圖案。

就在剛剛,我在海外聯盟所在地選了一處不起眼的小鎮,將恐懼物種投放了出去。所以,我又無所事事起來!

說實話,我真的很想參與其中。哪怕這個過程會比較血腥,恐怖,但總好過我一個人在家空想要好。

我現在就彷彿一位隨時接受審判的犯人一樣,緊張,孤獨,而又無助,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最終結果的公佈。

我實在不想就這樣乾等著,把自己的命交給虛無縹緲的命運。我想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但是在內地,我卻做不到這點,我僅有的良知實在不允許我對身邊的同胞下手,所以,我突然萌生出一種遠赴海外的念頭。

不過,作為一名十分尊重本土語言的內地人,我的外語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所以~,我貌似也只能在家裏獨自惆悵。

「唉,我絕對是這個世界上最軟弱無能的魔王了!」

「噹噹當」

突然,一陣敲門聲將我從自嘲中喚醒,看了眼身後還沒有撤掉的血陣,我的心立刻就是一激靈。

因為我的宅男屬性,所以一般來說不會有人找我,那麼也就是說……

我急忙將一旁沒用完的雞血倒掉,扯下一張床單將陣圖擋住,緊張的打開了房門,果然就見住持一臉微笑的看着我。

「阿彌陀佛,多日不見,施主是否一切安好?」

身子悄悄的往前挪了挪,避免住持再像以前硬闖進來,然後靈機一動,假裝很生氣的說道:「大師,咱有一說一,您對我的關心我領了,但是你不能三天兩頭的就往我這跑吧?

我是一個大小伙,我也是有自己的私生活。您說您沒事天天往我這跑,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要出家了。您說這要是耽誤我未來娶媳婦,這個責任怪誰?

您也別怪我說的難聽,您好好想一想吧!」

說完我也不管住持是什麼表情,果斷的將房門關上。

但是我卻沒有離開房門,而是順着貓眼悄悄的觀察著門外的動靜。

就見吃了我閉門羹的住持,有些手足無措的站在門口,好似是頭一次碰到這樣的事情。

本來一臉慈祥的笑容,此刻突然變得僵硬起來。

「阿彌陀佛,看來是貧僧多事了。既然施主有私事要解決,那麼貧僧過些日子再來找你!」

看着住持離去的背影,我頓時鬆了口氣。

「呼~,好險好險,差點就要出大事了!」

起身將「殘局」收拾好,我知道自己絕對不能繼續住在這裏了,不然事情遲早有一天會暴露。

但是離開這裏也需要謀劃一下,畢竟好好的一個人突然離家出走,這個行為也會十分惹人懷疑。尤其是我現在還身負「中邪」這個說法!

「中邪!」

突然,我知道自己該如何離開這裏,而又不會引起住持懷疑了。

結語:作為一位連本土語言都沒完全搞明白的我,外語確實渣到爆炸!

。 「謝謝你救我,謝謝你的馬,我日後會來報答你的」很明顯,小林夕並不是真得要出來騎馬,她是找個時機逃走。

看著小林夕騎乘背影越來越遙遠,葉弘終於勒住韁繩,無奈嘆息一聲,「看來這一世,我依舊被你壓住了男人氣概啊」。

感覺到一抹莫名失落感,葉弘轉身,也沒有加速,只是任由著官馬悠閑拖著他在草叢間閑逛。

不知不覺中,他竟然跨越河界,那面可是羌族人地盤。就在葉弘意識到自己跨界那一刻,兩道木箭已經透射過來,幾乎都是貼著葉弘臉頰落下去。嚇得他渾身打了一個激靈,立刻撥轉馬頭,策馬回奔。然而他的速度還是慢了,身後幾個羌族人搖晃著戰刀追逐上來,他們嘴裡發出各種瘋狂呼叫,就像是在狩獵一般。

和羌族人比馬術,葉弘有自知之明,葉弘內心無比悲涼,在這裡,他這個縣尉根本沒有任何權勢,只能被他們當做活羊給宰了,財務打劫一空。

葉弘心中這個懊惱,暗罵自己為何會如此失態,竟然粗心大意到如此地步。這不像是平時自己啊。

葉弘終於意識到一個嚴重問題,那就是自己遭遇了小林夕之後,似乎就變得六神無主了。

她似乎就是自己夢魘,只要她一出現,葉弘心就變得不自信了,盲目了。

得得得!身後馬蹄聲越來越緊蹙,留給葉弘思考時間也越來越少,難道自己經歷一次死而重生,難道又要重新經歷一次。

葉弘不甘心,可惜他的馬術實在太蹩腳,甭說和古代這些生活在馬背上民族相比,就算是和前世那些熟練馬術教練也相差很遠。

葉弘逐漸地被逼到絕路,身後羌族人刀鋒已經高高舉起,葉弘似乎都感受到脖頸似乎有道寒風在冒出來。

也就自此時,一道道箭矢自左側射向葉弘身後,不到眨眼間功夫,便有幾個羌族人戰馬被射中眼睛,其中幾匹便側卧倒地。接著又是一陣激射,使得那些緊追葉弘戰馬紛紛受阻。

葉弘也趁勢沖了出去,逐漸地和羌族人拉開了距離,當他進入足夠安全範圍內時,才策馬轉身凝望過去,遙遠地平線上,一個弱小身影正在縱馬飛馳,在她身後還尾隨著幾個羌族人。

是她,小林夕。

葉弘一眼便辨識出來了,可是他卻無力去追逐他們,因為自己騎術,根本沒有可能追蹤上他們。

葉弘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為小林夕祝福,希望她可以躲過那些羌族人追殺。

葉弘騎馬返回安邑縣城時,天色早已昏暗,城門前,捕役正在彙集,似乎有什麼事情發生。

葉弘立刻湊上去追問,其中一個捕役解釋說,「是羌族人犯界了,我們必須要做出警惕,以免他們進程擄掠」。

羌族人犯界,葉弘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似乎這不是偶然事件。

「崔捕頭呢?」葉弘橫掃一眼,又盯著那個捕役問。

「崔捕頭被縣令大人徵調去東郊做事了」捕役回道。

「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葉弘立刻打發了捕役,便騎乘著馬返回衙門。

此時恰好迎面碰到崔捕頭,葉弘立刻將他拽到角落吩咐說,「快帶著兄弟們去羌族人邊界尋看,若是見到一個受傷小女孩,立刻把她帶來給我」。

崔捕頭還是第一次見到葉弘這麼緊張表情,立刻也意識到事情嚴重性,便急匆匆帶著手下出城去了。

葉弘則是走入官衙內孰,找了一處地方暫時休憩。他沒有徹底落定小林夕安全之前,他是絕不會安心回家入睡的。

大致等待子夜十分,崔捕頭返回,帶著一身疲憊,沖著葉弘躬身行禮道:『縣尉大人,我們兄弟把界河都搜遍了,也不見那個小女孩半分影子,我們也託人去羌族打探了,他們也並未抓到任何人』。

聞聽此言,葉弘一顆懸著心總算落了地。

看來她還是在羌族人追蹤下逃脫了,想起小女孩那高超騎術,葉弘便覺著,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之後葉弘便拽著崔捕頭一起小酌幾杯,然後醉醺醺二人倒在官署湊合一夜,第二日葉弘便又親自帶著捕役去繞了界河一圈,才安心回到家中。可是剛一進門,他就傻眼了,因為他看到一張熟悉小臉,小林夕不知何時又自己跑回來了。

「你不是走了嗎?」葉弘十分複雜表情盯著她那張小臉。

「怎麼人家反悔不行嗎?我要在這裡在玩耍幾日」小林夕翹起小嘴,十分傲慢瞪了葉弘一眼。

這一次,葉弘明顯感覺出她態度有些傲慢無禮了。

這似乎和前幾日發生很大轉變啊。

就在葉弘愣神中,小林夕湊到他耳畔說,「我們已經扯平了,你救我一命,我也救你一命,大家誰也不欠誰的」。

「好有底氣啊,不愧為是小林夕」葉弘無奈嘆息一聲,便邁步走入廚房,看著那身著綠衣小翠,努努嘴巴說,「還是俺家小翠知道疼人,一清早就給我熬粥,做小點心吃」。

聞言小翠小臉羞臊發紅,可是小林夕卻一臉不屑表情說,「別自作多情,人家翠兒姐姐是給我做的點心,你又沒說過要回家吃飯,人家都以為你在官署吃了呢」。

小林夕聳動鼻尖,一臉傲氣。看得葉弘鼻子都氣歪了。這小東西還真把自己當成林夕了?

不過….葉弘又吞咽一下唾沫,這感覺還不錯。

葉弘摸了摸鼻尖,就轉身走回屋內。

心中卻莫名有種踏實感。

「今日是十五,給你老爹上一炷香」葉弘剛走入屋內,便見到正在老爹靈台前跪拜老娘。

聞言,葉弘這才小心翼翼湊上去,拿起一根香燭小心翼翼插上。

接著便聽到老娘向老爹牌位傾訴說,「老東西,你死的早,千萬要抱有弘兒平平安安,還有趕緊為葉家開枝散葉」。

數道這,老娘目光驀然轉向自己,那眼神中帶著一股肅殺之氣。

看得葉弘內心發毛,他情不自禁退了一步。 清風觀後山,聚雲峰頂。

雲海繚繞之地。

一座天機玄陣如天降般出現,天機玄陣內,楚塵盤膝而坐,呼吸觸動星辰,雙目輕閉,進入了一種玄妙的狀態之中。

一大早醒來,楚塵有種體內枷鎖要被打破的感覺,他意識到是一個突破的機會,當即選擇第一時間登上聚雲峰,在這片靈氣充裕之地,布置天機玄陣,創造洞天福地,以最好的狀態,衝擊氣息境。

朝霞萬千,氤氳的靈氣如同天地間跳躍的精靈,迅速地匯聚於洞天福地內。

洞天福地最大的特徵,就是聚靈。

楚塵的雙眸緊閉著,呼吸保持著與星辰呼應的頻率,錘鍊星辰吐納術,身邊時而有靈符縈繞,化為一道光消失,那是楚塵在參悟九玄秘法,除此之外,楚塵的腦海中還時不時掠過了道門攝生功的畫面。

三大功法,齊齊聯動,衝擊氣息境。

清風觀,廣場。

清風觀弟子一如既往地隨著太陽的升起而晨練,一拳一擊,一招一式,行雲流水,賞心悅目。

清風道長抬起頭來,望著上方,他隱隱感覺,今日的聚雲峰,似乎與往常有些不同。

朝陽萬丈鋪灑而落,可照射在身上的時候,清風道長總感覺今天的陽光缺少了點朝氣。

燦燦的陽光,看似有些心不在焉。

清風道長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錯覺,可他確定今日的聚雲峰確實與往常不同。

清風道長下意識地往聚雲峰上面走去。

越往上走,清風道長愈發肯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