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能用陽謀殺死康格里狄將軍的人,確實是了不得的人。」埃德加答道,「那你知道他們演這樣的一齣戲是為了什麼嗎?」

對此,方東卻不吭聲了,他向後靠在靠背上,笑而不語,言下之意卻十分明確:鬼知道他們要幹什麼啊!

……

…… 第八十八章犧牲品

埃德加·蘭伯特見此,微微呼出一口氣,道:「這件事情,還是要從德賽林之後說起。

「那一次的獻祭,連通雷姆里亞與倒映世界的門雖然重新被關上,但縫隙是存在的,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主導了德賽林鎮事件的到底是什麼人,但我可以告訴你,正是阿爾瓦·沃利斯和他背後的杜勒斯公國。」

方東聞言,露出吃驚之色來。

他是真的吃了一驚。

德賽林鎮事件背後的人事阿爾瓦·沃利斯?

在此之前,方東一直認為德賽林鎮的背後主使者是色系·格雷薩姆和她背後的諾亞公國,且這已經不是方東認為的程度是,在方東看來,這基本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在整個德賽林事件之中,瑟茜的出現本身就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雖然她一直沒有真正把自己和整個事情攪合在一起,但在獻祭開始的那個暴風雨之夜之中,殺人案的失控,卻讓那位本應該一直退居幕後的人站了出來。

最開始,她是誘導肖恩等人發現哈利的屍體,緊接著是誘導眾人斷定方東是殺人兇手,而在查理斯衝進來、神聖死寂之中一片混亂的時候,她則是想要勸方東和她一起逃跑,方東推測,當時她拽上自己的目的可能只有一個,就是抓住自己,用自己和瓦倫撒之眼作為祭品,自己獻祭上去。

只有這樣解釋,瑟茜·格雷薩姆這個人在整個德賽林事件之中所做的種種看似不合理的事情才能夠有一個合理的答案。

而這也就意味著,瑟茜·格雷薩姆必定是整個德賽林事件的幕後主使者,而她自己是不可能有這樣的人力物力的,換言之,真正做到那一切的,應當是瑟茜背後的國家——諾亞公國。

這樣一來,整個德賽林事件才能夠說通。

但現在……

這位埃德加·蘭伯特先生竟然說德賽林鎮事件的幕後之人是阿爾瓦和杜勒斯公國?

這可謂是徹底的推翻了方東之前的全部推論。

這是要鬧哪樣啊!

但方東也沒急著反駁,只是微微頷首,表示自己在聽,讓對方繼續說下去。

埃德加便道:「在德賽林事件之後,阿爾瓦便通過『門』的鬆動所留下的空隙,開始向倒映世界的我們拋出橄欖枝。

「杜勒斯公國想要與瓦倫撒人合作,他們開出了我們不容拒絕的條件,門雖然已經有了縫隙,但我們想要從那個世界抵達雷姆里亞的世界,仍然需要這邊的人的幫助,因此,我們的國王陛下將此視為瓦倫撒重返雷姆里亞的重要機會。」

方東聽到這兒,忍不住道:「等會兒,國王陛下,據我所知,你們的那位國王畢業,不是被封印了嗎?」

埃德加答道:「在英格索爾陛下被封印的期間,我們在王室之中推選出了一位新王來指引我們。」

方東點點頭,用一種聽別人講故事一樣的語氣念道:「好,明白了,你接著說。」

埃德加為方東這怪怪的預期看了他一眼,想了想,才道:「而伴隨著同盟的達成,在大概兩個月之前,我作為先鋒軍,最先來到了雷姆里亞大陸,在那之後瓦倫撒開始源源不斷的向這個世界傳輸軍隊,當然,連通兩個世界的門並沒有打開,而因此,傳輸的速度很慢,兩個月的時間,聚集而來的瓦倫撒人,也僅僅是初成規模而已。」

方東道:「你說杜勒斯公國和你們合作,他們幫助你們離開倒映之界,那你們需要做到什麼?」

「這正是我所要說的,杜勒斯公國的計劃。」埃德加道,「杜勒斯公國想要侵略冬之國。

「動手的時間就在今年的聖夜祭,我們皆是這個計劃之中的一部分。

「阿爾瓦雖然沒和我說全部的內容,但我有我自己的方式,能夠得到他大概的計劃內容。

「阿爾瓦和斯科特是同盟關係,杜勒斯公國許諾給了那位人偶師無上的財富和法術資源。

「他們想要創造一個機會,在冬之國聖夜祭的當晚,對當眾路面的冬之國國王陛下行刺,直接攪亂整個皇族,而到時候,蟄伏在希爾里斯的我們就將全軍出動,在希爾里斯全城的範圍內引起更大規模的混亂,同時,杜勒斯公國將借著這個冬之國首都混亂的機會出兵,直接挺進希爾里斯,按照他們的計劃,奇襲成功的話,大概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他們的軍隊便能夠突破冬之國外圍的防線,來到希爾里斯的城下,屆時我們裡應外合,便能夠直接打的冬之國徹底陷入絕境。」

方東微微吸了口氣,道:「聽著倒是一個不錯的計劃,但他們要怎麼保證刺殺計劃的成功?據我所知,阿爾瓦和斯科特都是外國人,現在冬之國的那位陛下可不是什麼垃圾貨色,這兩個人想要刺殺的話,恐怕連國王陛下的身都進不了……等等。」

方東說到這裡卻是微微頓住了,他微微眯起眼睛,道:「我明白了,這就是他們今天演的這場戲的目的。」

埃德加答道:「正是如此,斯科特早已獲得了冬之國聖夜祭當夜在國王陛下面前表演的機會,而借著這一次的刺殺事件,他將被冠以受害者的身份,被警惕的可能性將大大降低,至於阿爾瓦,他將是刺殺的關鍵一環。

「——阿爾瓦·沃利斯這個在這一次刺殺事件之中成為了名動希爾里斯的英雄,更是少年天才,而當今冬之國的國王陛下最喜歡年輕的人才,為彰顯這一點,在聖夜祭的當晚,如果阿爾瓦近身向國王陛下敬酒,國王陛下,絕不會拒絕。」

方東呼出一口氣,道:「那索菲亞他們呢?他們在這裡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埃德加答道:「他們是棄子,幫助他們刺殺斯科特的是杜勒斯公國的人,而斯科特在此之前就知道索菲亞的刺殺並早有準備,因此,雖然今天那個人偶師表現的很慘,但他其實早有防備,哪怕沒人管他他都不會死。

「而索菲亞他們卻根本不清楚杜勒斯公國和斯科特之間的聯繫,只是犧牲品而已。」

……

…… 第八十九章交易

方東搓著下巴沉吟片刻,緩慢地笑起來,道:「還真是有趣呢。」

緊接著,他抬起頭來,看向自己面前的這個面目猙獰的瓦倫撒人,道:「那既然你和杜勒斯公國是同盟關係,你為什麼要委託我殺掉斯科特和阿爾瓦這兩個人?這對於你、對於瓦倫撒來說,又有什麼好處?」

埃德加露出一份略顯猙獰的微笑:「我得到可靠的消息,一旦杜勒斯公國成功的攻下了希爾里斯,他們可能會違背之前的諾言,轉而向我們揮起屠刀。

「而且,這世界上本就沒有什麼穩固的關係不是嗎?」

說實話,埃德加顯得很有誠意,從頭到尾,對方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看起來,真的是十分有誠意的在向方東發布委託並道明前因後果。

那麼,他說的這所有東西,真的是真的嗎?

這對於方東來說並不重要。

他只要保證那些關鍵的信息是準確的就足夠了。

這世界上人人都有秘密,人人都在隱藏秘密,知道別人的秘密有時候是好事,有時候卻未必如此。

方東就笑了笑,道:「那麼好,我明白了,那麼,這個委託,還有其他的要求嗎?」

「有。」埃德加的這個有說的十分的準確,他道:「我要你親手殺死這兩個人,並將瓦倫撒的旗幟插在他們的屍體之上。」

方東聞言,微微愣了愣,道:「什麼玩意兒?」

埃德加道:「我要證明兩點——瓦倫撒人不可侵犯,還有,我們和柯提斯13號事務所之間保持著良好的關係。」

方東用像是在看神奇動物一樣的目光盯著埃德加看了好半天,然後他確認了一點。

都市透視醫聖 這傢伙說的是真的。

方東搓了搓下巴,道:「想要這麼干也不是不行,但這個價錢嘛……」

方東一邊拖長音,一邊瞄著那邊的埃德加。

埃德加也是聰明人,瞬間會意,他直接伸出自己的手來,從他那支腐朽的手指之上摘下一枚古樸無華的銀色戒指,擺在方東的面前,道:「這是一枚中級的魔法儲物戒指,理論上的儲物空間大概有五十多平米。」

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 儲物戒指,在雷姆里亞大陸屬於那種中高端的魔法物品,一般只有施法者和貴族才有,中級的儲物戒指已然是價值連城了。

常年接受各種魔幻小說熏陶的方東早就關注這東西了,但可惜的是,因為其特殊性,儲物戒指很少在市面上流通,一個幾平方米的戒指都能夠抄到兩三千金幣的天價。

而眼下這個,五十平米……方東的眼睛霎時間就像是燈泡一樣亮起來,和之前索菲亞那個美少女心甘情願的想要拿自己當報酬的毫無興趣的樣子形成了巨大反差。

但方東卻有些狐疑的念道:「別欺負我不識貨,我可打聽過,中級的儲物戒指最低的標準是有八十個平米的儲物空間,你這個五十多平米是什麼意思?」

「咳。」埃德加·蘭伯特聞言乾咳一聲,有些尷尬地道:「額,它確實是中級的儲物戒指,以前大概有一百多的空間,但……嗯,你也能理解,年頭太長了,魔術迴路都腐蝕了,所以,嗯,咳咳……」

方東:「它不會突然壞掉吧?直接把我存在裡面的東西全貢獻給無盡虛空了。」

「不會,絕對不會,這是瓦倫撒帝國頂級鍛造師打造的東西,是絕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了。」

方東這才呼出一口氣,不客氣的伸出手來,從對方的手心裡把這枚戒指摳了過來,一邊磨蹭,一邊露出撿到寶一樣的微笑,道:「這樣的一個東西,殺兩個人,還要囂張的插上你們瓦倫撒的國旗,我這要冒多大的風險啊。」

埃德加:「不會的,到時候杜勒斯公國的陰謀暴露,兩個國家爆發戰爭,沒有會有空閑來管這些細枝末節的事情的。」

方東:「嘖嘖,危險啊,據說阿爾瓦是三階的傢伙呢,斯科特雖然是人偶師,單體戰鬥力沒多強,但是……」

「啪嗒」一聲。

方東抬起頭來。

埃德加把自己的那根枯樹般的法杖拍到了方東的面前。

埃德加看著方東,念道:「我們能帶過來的東西不多,所以……」

他雖然沒有說完,但意思卻十分明確了,他所能夠支付給方東的,都將是他的個人物品。

方東搓了搓下巴,道:「我也能理解,不過,儲物戒指這種東西,我還能用上,但你的法杖——老子又不是施法者,要這東西幹嘛?」

埃德加搖搖頭,道:「這不是我的法杖,這是陛下賜予我作為先行軍來到雷姆里亞的寶物。

「它叫『庇佑之護』,攜帶著一個三階的固有防禦法術『涌風屏障』,它的能量來自於它頂端的魔能寶石,一顆中級寶石可以用它釋放兩次法術,你可以自己更換它,而它的魔術迴路重新啟用的時間只需要十分鐘。」

方東道:「意思就是說,只要我的寶石更得上供應,每隔十分鐘,我就能夠用著東西開啟一個三階的防禦法術?」

埃德加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方東,點點頭。

「妥了。」方東一把把那根法陣拎過來,道,「使用它需要念咒語什麼的嗎?」

「需要你和它進行血契的綁定。」

方東呼出一口氣,笑道:「那還等什麼?」

埃德加的臉上明顯的抽搐了一下,他盯著眼前的方東,用一種十分蛋疼的語氣道:「那我的委託……」

「哈哈哈哈……」這兩樣東西快要讓方東心裡樂開了花了,他打了個哈哈,道,「這是當然的。」

說著,他順勢從自己的口袋裡拎出一張名片來,卻在遞向眼前這個人的瞬間微微頓住,方東道:「還有最後一個問題,你們為什麼不自己動手?」

埃德加聞言,有些奇怪看了方東一眼,似乎覺得這種問題不是方東會問出來的,卻也是答道:「我們可以說我們存在,但我們現在的實力還太弱小,一旦真的出手,很可能會成為某些人的目標。」

……

…… 第九十章誠意

方東聽到這兒,即道:「好,我明白了。

「不過,你就這麼對我懷有信心?」

埃德加看了他一眼,答道:「在柯提斯13號事務所,只有付不起報酬的委託人,卻沒有在這裡無法被完成的委託。」

方東聽著這番話,心說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有這麼神。

但從某種CD市來說,埃德加說的也是正確的,這些委託人可能沒有注意到,在柯提斯13號事務所所進行的委託合約,只要是稍微正式一些的委託內容,一旦接受委託的店主失敗,沒能成功完成委託,那麼代價就是死亡。

這或許也是柯提斯13號事務所對委託的高完成度的原因所在。

死亡的代價,不是任何人能夠承受的。

而接下來,就是按照流程走了,方東將按照詛咒的合約的約定親手殺死阿爾瓦和斯科特,並將埃德加交給他的、瓦倫撒的旗幟插在他們的屍體之上,而同時,埃德加將支付給方東滿意的報酬。

中級的儲物戒指、帶有三階法術涌風屏障的法杖,這兩樣都是有價無市,買都買不到的東西。

在雷姆里亞大陸,三階和二階是一個力量層次上明確的劃分點,就像是老式翻蓋手機和現代智能機的區別,在雷姆里亞的世界,一階的存在遍地都是,二階的強者也不少,但達到三階和三階之上的實力的人卻不多,檔次也由此劃分了出來。

因此,三階的魔法物品也是十分珍貴的。

儲物戒指和這個法杖,皆是三階的寶物,因此真正的價值連城。

而在此之外,方東還從埃德加這裡敲詐到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比如說魔法燈、魔法馬桶抽之類的東西。

當然,這些東西埃德加是沒有的,都是在方東的要求下,現場給方東買來的東西附魔的。

埃德加一邊附魔一邊蛋疼地念道:「我當了幾千年的法師,頭一次見到有人想要給馬桶抽。」

方東一臉理所當然地答道:「活在一個魔法橫行的世界,家裡沒有幾樣附魔產品怎麼像話啊!」

「且不說你這個理論本身有沒有問題……」埃德加吐槽道,「家裡有魔法物品和你叫我給你的馬桶抽附魔有什麼關係啊,我看你家裡都沒有衛生間啊!」

方東:「有備無患,來日不愁。」

埃德加:這都哪跟哪啊!

但他沒把這句話說出來,因為就這麼一會兒的相處,他已經意識到了,這一任的柯提斯13號事務所的店主是個看似正常的癲狂之人,對這世界上的絕大多數的東西都有自己獨到的看法,和這種人談論常識,那簡直是在對牛彈琴。

就在埃德加在心中對方東瘋狂吐槽的當口兒,方東卻是掏出了一個小小的禮品盒來,擺在埃德加的面前。

方東努了努嘴,示意這是給埃德加的。

這位瓦倫撒的施法者略微猶豫了一下,才將之拿過來,打開,然而在看清楚裡面的東西的一瞬間,這個身軀都早已腐朽的活死人的身軀卻是微微一震,閃電般抬起頭來,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方東,道:「這……」

那小禮品盒裡面裝著的東西,正是埃德加所求的瓦倫撒之眼。

方東笑了笑,道:「給你了。」

「你……」埃德加看著方東臉上輕描淡寫的神情,沉默片刻,道,「你要什麼報酬?」

「哈,說實話,我這裡可是13號事務所,別的不說,這種檔次的東西,我這兒可是一抓一大把。」方東先是面不紅心不跳的扯了個蛋,然後才道,「而且,正如你所言,這東西我留著也沒什麼用,直接買出去的話,竟然連三十個金幣都賣不出去,而且我又不好直接說這是瓦倫撒之眼什麼的、就算說了也沒人信……」

埃德加聽著方東的這番話,嘴角一陣的抽搐,強行遏制著自己砍死方東的衝動,在片刻之後,他還是道:「你……想要什麼報酬?」

方東笑了笑:「說錢多俗啊——只要你們不把我當成祭品什麼的,而且,這東西放在我手裡也沒有什麼用,倒不如做一個順水人情。」

他說到這一層,就即頓住,笑起來。

埃德加卻已明白了方東的意思,他點點頭,道:「瓦倫撒將記住這一切。」

方東露出緩慢而慵懶的微笑。

正如他自己所言,這個瓦倫撒之眼留在他手中也沒有什麼用,不如當順水人情送出去,當然,他是在確定了這群瓦倫撒人屬於那種「彬彬有禮講道理」的人之後,才做出的決定。

只有這樣的人,才是可能會記住人情、還人情的人。

而在此之後,埃德加便直接是帶著他的那兩個瓦倫撒的侍衛離開了。

方東坐在櫃檯後面,看著他們離開了自己的店鋪,才緩緩呼出一口氣,露出沉吟之色。

這群瓦倫撒人想要做的事兒,恐怕沒有他們所說的那麼簡單,但他們對委託的內容應該沒有隱瞞和疑慮,他們顯然早就清楚柯提斯13號事務所的存在,更清楚在這裡委託的流程與業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