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艾小咪,答應我,答應我,不要離開我,永遠都不要離開我!」

豐城爵的內心掙扎無比,他渴望擺脫病魔的糾纏,同時卻也不願放開艾小咪的手。

都說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可是在豐城爵的人生字典里是從來都沒有「失敗」這兩個字的。

以豐城爵今時今日在黃金城的地位想要留住一個女人並不是什麼難事。

然而他真正想要留下的不止是艾小咪這個人,還有她的心。

最好是她心甘情願地答應留下來,永遠不離不棄地陪在豐城爵身邊。

能夠讓艾小咪做到如此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讓女孩兒無怨無悔地愛上他。

「小咪,我可以為你買下鹿城的那塊地,我可以讓你的家人從今以後都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只要你答應永遠都陪在我的身邊,以後無論你有什麼要求我都能幫你一一實現。」

天吶,豐城爵是不是病糊塗了?

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艾小咪驚訝極了,她的腦袋本來就暈暈的,現在聽了豐城爵的直率表白后變得更加暈眩了。

「豐城爵,你……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豐城爵有很多錢,只要他願意就可以想辦法搶在其他開發商之前買下鹿城的那塊地,這樣一來艾小咪從小到大的記憶都能得到保留,而養父養母也能夠安安穩穩地工作下去,一生都可以過得平安順遂。

只是接受豐城爵的幫助是有條件的,作為交換艾小咪必須犧牲自己的一生幸福永遠陪在一個得了怪病的男人身邊照顧他一輩子。

不,這不是她想要的人生,決不!

「艾小咪,我喜歡你,做我的女人好嗎?答應我,永遠都不要離開我!」

下一秒,豐城爵的話徹底將艾小咪混沌不清的意識喚醒,還沒等女孩兒來得及回神,男人的吻已落下,頃刻間填滿了她一整顆狂亂脆弱的心。

豐城爵喜歡她,這怎麼可能?

英雄無敵之冠軍王 艾小咪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做夢一樣,可是男人的甜言蜜語和耳鬢廝磨就在眼前,容不得她不信。

「小咪,答應我好嗎?我是真心的!」

「豐城爵,我……」

老天,她現在真的不是在做夢嗎? 艾小咪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在夢裡豐城爵居然向她表白了。

「艾小咪,我喜歡你,做我的女人好嗎?」

「豐城爵,你是認真的嗎?」他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小咪,我是認真的。」

「可是,可是我……」

艾小咪這一覺睡得很不踏實,她發著高燒意識模模糊糊也分不清現實還是夢境。

等到她好不容易睜開雙眼醒來的時候竟發現豐城爵正目不轉睛地坐在床邊望著自己。

「你醒了?口渴不渴?肚子餓不餓?」

豐城爵,難道他又守了自己一夜嗎?

艾小咪還記得上次她生病的時候,豐城爵也是像現在這樣一整晚都陪在自己身邊,從小到大能夠如此對待她的除了養父養母之外也就只有豐城爵了。

「豐城爵,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艾小咪才剛醒來就給一夜未眠的男人出了個大大的難題。

是啊,他為什麼會對艾小咪這麼好呢?

在此之前,豐城爵顯然從未思考過這樣的問題。

因為真心對待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不是嗎?

然而豐城爵如此關心艾小咪,是具備了充足的理由的。

因為他需要艾小咪留在自己身邊,他必須想辦法讓她愛上自己,他要確保艾小咪的心中從此以後都只有他一個人。

如果擁有,那就要完完全全地去擁有!

「因為,我愛你,你是我喜歡的女人!」

無論此時此刻豐城爵的心裡究竟在想些什麼,他的回答都是一樣的。

要讓一個女孩子對自己心動,這也是最為直接的方法。

果然,艾小咪再次聽到豐城爵的表白之後整個人都不對勁了,原來這不是夢,是真的!

有生以來的第一次,艾小咪毫無經驗,她真的不知道當一個男人向自己表白了之後該去做些什麼、說些什麼。

她的腦袋這一刻都是懵的,嗡嗡作響。

女孩兒的臉色特別難看,她的表情也極為嚴肅,彷彿是在對自己聽到的一切表示懷疑。

艾小咪的反應令到豐城爵一時很難接受,之前的那些女人只要有幸得到他的一句半句讚美都會高興地飛上了天,更不要說是面對他的親口表白了,鐵定會激動到暈死過去!

可是艾小咪卻和那些女人不同,豐城爵在她的臉上找不到任何喜悅與激動,這並不是他所期待的反應。

「怎麼?你不相信我嗎?」

為了表明堅定的立場,豐城爵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有別以往的溫柔,他伸出手輕輕撫上艾小咪蒼白憔悴的臉蛋。

真的該給他的「抱枕」好好補補了,這才過了一夜好像又瘦了一圈,看上去怪叫人心疼的。

「沒,沒有,我……我沒有不相信你。」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豐城爵通常在不發病的時候對待人事都是極為冷漠的,只是經歷了短短的一夜,他怎麼就突然轉性了?

艾小咪很不習慣男人反常的溫柔,這會讓她感到更加恐慌和不安。

女孩兒一個勁兒地往後縮,彷彿她剛才聽到的不是什麼深情表白,而是男人不懷好意的惡毒恐嚇。

「艾小咪,難道你……不喜歡我嗎?」

據豐城爵所知,艾小咪從未有過戀愛的經驗,而且調查報告中也未顯示過她有喜歡的明星或暗戀的對象。

既然艾小咪的感情世界只是一張未被渲染過的白紙,那麼豐城爵就有把握一舉將女孩兒的芳心征服。

這對他來說應該也不算是什麼難事才對啊!

這該如何回答才好?

推衍娘子:狀元相公不信邪 艾小咪頓時陷入迷茫的糾結中,要是換作旁人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回答:對不起,我不喜歡你。

可是表白的對象是豐城爵那就不同了,艾小咪一方面擔心他被自己拒絕了會受很大的刺激,另一方面也有些害怕不敢拒絕。

嗚……為什麼事情會變成了這樣?

豐城爵幹嘛吃飽飯沒事做要喜歡上她呢?

重生之庶女謀略 對此,艾小咪是怎麼想都想不明白。

傳聞黃金城主豐城爵喜歡的女人都是一些身材姣好、家事了得的明星或名媛,比如那個霍家的千金大小姐霍思伊就是其中之一。

對了,一想到霍思伊這個人,艾小咪突然想起了她拉著行李返回西山別墅的當天不就正好撞見豐城爵和一個女人在二層盡頭的客房裡干那什麼「少兒不宜」的事嗎?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女人的容貌好像和霍思伊長得還挺像的,難不成……餓!

豐城爵的私生活果然是混亂不堪,艾小咪險些就被他的真誠打動了,現在看來他這不是怪病發作,而是花心泛濫了。

「豐城爵,我不想騙你,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對不起。」

艾小咪雖然從來都沒有談過一次戀愛,但是她始終認為對待感情就像做人一樣,真誠才是首要的準則。

很可惜,豐城爵對待感情的態度並不被艾小咪看好,她認為男人根本就不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愛情,她也認定豐城爵本身就不是一個專情專一的男人。

「艾小咪,你說什麼?」

這是男人從出生以來從未受到過的打擊,他有史以來的第一次真情表白居然會被對方就這麼痛快徹底地拒絕了?

豐城爵萬萬都沒想到艾小咪竟然會用這樣的理由來拒絕自己。

她有喜歡的人了?

那個人是誰,那個人是做什麼的,那個人現在在哪裡?

「對不起,豐城爵。我,我覺得我們不合適。而且你,你也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真是見了鬼了,艾小咪現在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她平時一副唯唯諾諾、乖巧溫順的樣子難道都是裝出來的嗎?

男人遭到拒絕,感覺就像生吞了一隻蒼蠅般難受,這不但是對他人格的侮辱,更是在他從未失敗過的記錄上踩踏。

艾小咪見豐城爵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就知道自己剛才說的話有些過分了,早知如此她就應該隨便找個理由婉轉拒絕的。

「豐城爵,你……生氣了嗎?」

艾小咪一臉抱歉地望著男人震驚到麻木的神情,清澈的目光中滿是關切。

「沒有!」

豐城爵起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什麼關心照顧,什麼不離不棄,什麼眼淚擁抱……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

艾小咪就是一個騙子,一個狼心狗肺、不懂情感的白眼狼!

夜,靜得可怕!

但更可怕的,是夜幕中散發著寒氣逼人殺意的雙眸。

豐城爵倒在酒吧包房的柔軟沙發上,舉杯一杯接一杯地將自己灌醉。

可是今晚也不知是怎麼了,他喝得越多就發現自己的頭腦越清楚。

而艾小咪之前拒絕自己的話也就更清晰地一遍遍重複浮,令人痛不欲生。

夏致遠接到豐城爵的電話就馬不停蹄地趕到了現場。

料想豐城爵一定是受到了不小的打擊才會連夜打電話把他叫出來陪自己喝酒。

酒瓶東倒西歪躺了一地,豐城爵倒在沙發上不停地買醉也是如同一灘爛泥般頹廢。

「城爵,不要再喝了。」

夏致遠奪走豐城爵手中的空酒瓶,儼然一副「大家長」的威嚴氣勢十足。

「夏致遠,原來你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豐城爵苦笑,迷離的雙眼中布滿了難以言喻的憂傷。

夏致遠唯一一次見到豐城爵喝醉的樣子還是在十多年以前,記得那次是因為豐海鄴提出想把法國的外室娶進豐家,一度遭到了豐城爵的激烈反對。

「發生什麼事了?」

然而十多年後的今天,以豐城爵今時今日在社會上的地位和影響力還有什麼是他遇到而無法解決的。

「你不是懷疑艾小咪的目的不單純嗎? 黑街總裁的小小妻 你不是一直都認為她在對我使美人計嗎?我告訴你,你錯了,你大錯特錯了!」

豐城爵顯然是醉了,但是酒醉三分醒,他也只有在夏致遠的面前才會放下所有的戒備。

「城爵,你和艾小咪之間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夏致遠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豐城爵愛上艾小咪,但是他也深知感情的事不是一個人外人可以左右的。

「夏致遠,她拒絕我了!」

「什麼意思?」

「艾小咪她說,她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她說我不是她喜歡的類型。她根本就不喜歡我,她也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種女人!」

「……」

豐城爵不至於是向那個艾小咪表白了吧?

真的假的?

豐城爵是何等高傲和冷漠的一個男人,據夏致遠所知他就從來都沒有對哪個女人說過一句情話,更不要提什麼表白了,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

那個艾小咪究竟是給豐城爵下了什麼咒了?

夏致遠最為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既如此,你也不必再為一個不喜歡自己的女人大費周章了。」

能夠做到一口拒絕豐城爵的女人果然不是泛泛之輩,沒想到艾小咪的手段如此嫻熟,之前是拋磚引玉,現在又來一招欲擒故縱。

她小小年紀就把這三十六計的兵法全都爛熟於心,而且還運用的得心應手、如火純青,要是說她背後沒有高人指點,夏致遠是打死都不會信的!

也罷,無論艾小咪是真的沒有非分之想還是在故意以退為進,只要豐城爵能夠因此死了這條心,那夏致遠以後也就用不著為此擔心了。

「幫我查一查,艾小咪喜歡的人是誰?」

然而,豐城爵從來都不是一個遇到問題就輕易放棄的人,因為在他的人生中還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失敗」這兩個字。

「城爵,你有沒有想過,或許那個人根本就不存在。這只是艾小咪為了拒絕你隨便找的借口罷了。」

夏致遠是過來人,以他過來人的經驗:艾小咪就是一個滿嘴謊言的壞女人,根本就不值得豐城爵在她的身上浪費時間。

「借口?」

這麼說,艾小咪的芳心還沒有被任何一個男人佔據,那他不就還有機會嗎?

有了這樣一層的認知之後,豐城爵猛得從沙發上坐了起來,他迷離的目光轉瞬透射出鷹眸般銳利的光芒。

「城爵,不要忘了你母親臨終前對你的囑咐。」

夏致遠了解豐城爵,深知一旦是他認定的事就算是打破牙齒和血吞也會堅持到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