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若今日換做別人,說不定我還不會趕盡殺絕,而你不同,你是西洲祖朝,乃至西洲神域、至高祖界最有潛力的妖孽!」

「若今日不殺你,將來我東洲神宗稱霸至高祖界,你必是絆腳石,故而,你今日必須死!」

隨著程坤一聲聲殺意之音,立時,朝譚雲俯衝而下的他,手中神槍內,轟然爆發出了一道刺目的金光!

「轟隆、轟隆隆——」

立時,那耀眼的金光,自漆黑的空間巨洞中化成了一道長達百萬丈的摩天金色槍影,震碎了虛空。

那摩天金色槍影,如同實質一般,帶著令譚雲窒息的恐怖氣息,朝他碾壓而下!

感受著如此恐怖的氣息,譚雲甚至懷疑,即便自己將不朽神矛訣中的三大神通,全部施展了也難以抵擋!

想到這裡,譚雲眼神中精芒閃爍,決定先消弱摩天槍芒的威力,然後,再將其重創!

「鴻蒙霸體!」

被金芒照亮的漆黑空間巨洞中,譚雲體型瘋狂暴漲到了十二萬丈。

沒錯,隨著譚雲將鴻蒙霸體道人階大成階段修鍊完成,他體型暴漲到了十二萬丈。

幾乎同時,譚雲又凝聚出了鴻蒙道甲,力量瘋狂暴漲,可一拳摧毀極品道王器。

愈掙扎,愈眠纏 「鴻蒙神步!」

譚雲凌空閃爍後退之際,鴻蒙弒神劍飛出眉心落入手中,施展了鴻蒙弒神劍訣。

立時,譚雲氣息瘋狂暴漲,從道人境九重,驟然飈射到了道王境六重。

「嗚嗚——」

鬼哭狼嚎之際,譚雲體內轟然爆發出一團,蘊含著五行、風雷、時間、空間道人之力的光環。

將譚雲圍攏其中的光環內,充斥著磅礴的九種道人之力。

九種道人之力閃電般湧入,長達十萬丈的鴻蒙弒神劍內的剎那,譚雲施展了鴻蒙弒神劍訣中,第二大神通:空門無生!

「空門!」

譚雲心念間,包圍他的九種屬性道人之力的光環,驟然化成了二十四座高達百萬丈的巨門。

二十四座百萬丈的巨門,極速在譚雲身前,排成一條直線,宛如二十四座山嶽擋住了譚雲。

「無生!」

譚雲手持鴻蒙弒神劍,自虛空中舞動出一道道玄奧的軌跡后,一劍猛然揮出。

「咻咻咻!」

立時,二十四座巨門內,各射出了十道蘊含著九種道人之力的劍芒,朝摩天金色槍芒接踵而至!

「砰砰砰——」

下一瞬,在譚雲震驚的目光中,金色的摩天槍芒,勢不可擋的將二百四十道劍芒全部泯滅后,氣息稍有削弱朝自己而來! 譚雲大驚失色,一邊凌空倒退,一邊施展了鴻蒙屠神劍陣內最為強大的神通:破魔鎮魂鞭!

「嗚嗚——」

虛空劇烈顫慄之際,浩瀚而烏黑的死亡之力,自譚雲四周虛空中湧出,在他巨掌中幻化成一道長達三十萬丈的烏黑巨鞭。

「戰!」

譚雲右手一揚,那宛如烏黑巨龍般的破魔鎮魂鞭,脫離了手掌。

譚雲左手掐起法訣,右手隔空操控破魔鎮魂鞭,朝金色摩天槍芒抽去!

「轟隆隆——砰!」

剛恢復的鴻蒙虛空,紛紛崩塌中,隨著一道驚天巨響,破魔鎮魂鞭抽在了摩天槍芒上。

頓時,猶如烏黑巨龍般的破魔鎮魂鞭,浮現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縫,而摩天槍芒僅僅只是自虛空微微一頓,便狂暴刺斷了破魔鎮魂鞭。

破魔鎮魂鞭潰散於空后,繼續朝譚雲強勢碾壓而來!

這一刻,譚雲清楚,自己根本沒有太多的時間,再施展其他神通了。

「老子和你拼了!」譚雲將鴻蒙弒神劍收入腦海后,大喝,「不朽!」

立時,一道七彩霞光從眉心鑽出,自譚雲右手中化成了一桿七彩神矛。

這一刻,擔心妻子安危的程坤,根本無暇細看,譚雲手中的七彩神矛,他只想趕緊殺了譚雲,去支援妻子。

他踏空而立,體內源源不斷的將雷之道王之力,隔空注入到了摩天槍芒之內。

「咻咻咻——」

高達十二萬丈的譚雲,手持十五萬丈的七彩神矛,自虛空中極速後退的同時,舞出了一道道玄奧莫測的軌跡。

一時之間,鴻蒙虛空被一道道絢麗而唯美的七彩霞光籠罩。

不朽神矛訣共有三大頂級神通:三十六式矛絕殺、七十二式無痕絕殺、一百零八式無相魂矛絕殺!

由於時間關係,譚雲根本來不及,只能施展其中的一種頂級神通。

譚雲當然選擇了,最為強大的一百零八式無相魂矛絕殺!

譚雲十數萬年前,在滅殺戚空時,只施展了三十六式矛絕殺,至今還未施展過七十二式無痕絕殺,和一百零八式無相魂矛絕殺。

他只知道,七十二式無痕絕殺、一百零八式無相魂矛絕殺威力很強,至於有多強,坦白講,他也不清楚!

此時此刻,對方摩天槍芒殺來,已容不得譚雲所想,唯有放手一搏!

譚雲目光堅定,幾乎同一時間,像是一百零八個譚雲,以不同的矛式,出現在了鴻蒙虛空中一般。

「殺!」

隨著譚雲一道厲吼,他的真身踏空而立,剩下的一百零七個譚雲殘影,則消失了。

雖然一百零七個殘影消失不見,但是,散發著恐怖氣息的一百零七道矛影卻定格於空。

譚雲神色肅穆,驟然將七彩神矛丟出的剎那,一百零七道矛影竟然自鴻蒙虛空消失了。

真的消失了嗎?當然沒有,而是無聲無息又無相的潛伏起來了!

「啊!」

忽然一道難以遏制的痛苦之音響起,卻是,譚雲七竅溢血,一道旋繞著鴻蒙之力的身影,從譚雲腦海飛出,鑽入了七彩神矛內。

那鑽入七彩神矛中的身影,不是其他,正是譚雲唯一的鴻蒙道人魂!

譚雲忍痛祭出鴻蒙道人魂,他神色獃滯、忘記痛苦的踏空而立,任由七竅內血液潺潺流出。

所謂一百零八式無相魂矛絕殺,便是其中一百零七式隱藏於空,伺機而動,給對手致命攻擊的同時,譚雲本人便會祭出鴻蒙道人魂進入七彩神矛,使得七彩神矛威力暴增傷害敵人身體、魂魄!

同時一百零八式無相魂矛絕殺,也是一往無前,給自己斷掉去路的攻擊。

因為一旦施展后,譚雲會在短暫的時間內,鴻蒙道人魂遭到強烈反噬,戰力驟降。

若施展過後,未將敵人擊殺或者重創,那後果不堪設想!

「嗡嗡——」

此刻,隨著鴻蒙道人魂進入七彩神矛,七彩神矛內散發出了極其恐怖的氣息,驟然暴漲到了百萬丈,帶著轟然粉碎的虛空,朝摩天金色槍芒凌空暴刺而去!

「砰!」

當七彩神矛和那實質般的摩天槍芒,自鴻蒙虛空中針尖對麥芒撞擊的剎那,響起了一道振聾發聵的巨響,一團彷彿能橫掃一切的能量風暴,朝四面八方極速席捲而去。

一時之間,整個劍陣內的鴻蒙虛空淪陷,劍陣的陣幕竟然無法承受而破碎開來!

劍陣消失后,那恐怖的能量風暴餘威,吞噬了方圓數萬仙里的蒼穹,使得下方魔之海域中淡灰色的海水衝天而起,宛如一座座海平面上崛起的山嶽一般,極為壯觀而撼人心魄。

此刻,遠遠望去魔之海域上空,出現了一個摩天窟窿,彷彿一隻摩天巨獸張開了吞噬萬物的巨口一般恐怖。

漆黑的空間巨洞中,七彩霞光驟然暗淡下來,卻是七彩神矛被摩天槍芒擊飛,帶著一股股水花墜入大海。

而摩天槍芒則自漆黑的空間巨洞中潰散開來,化為虛無。

「不可能!」手持金色神槍,踏空而立的程坤,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忍不住尖叫道:「蕭章,不管怎麼說,你只是道人境九重,你越級的實力,怎麼會這麼強?」

尖叫過後,程坤發現譚雲七竅流血,神色木訥踏空而立,便狂笑道:「我明白了,你現在的道人魂還在那神矛內,哈哈哈哈,現在就是你的死期。」

「否則,再過數萬年,我恐怕還會被你給弄死呢!」

程坤面帶獰笑,手持神槍,朝譚雲凌空殺去。

隨著程坤方才施展最強一擊后,此時的他無論是速度,亦是威力,都比之前要弱小很多。

可是這並不重要,在他心中重要的是,譚雲死定了,待殺了譚雲,自己稍加歇息,便可恢復!

「嘩啦啦!」

這時,駭浪從海面蒸騰而起,七彩神矛青雲而上,與此同時,譚雲的鴻蒙道人魂自神矛內率先飛出,鑽入了腦海中。

霎時,譚雲獃滯的血眸恢復了生氣,高達十二萬丈的譚雲,招手間,將七彩神矛握在手中。

隨著譚雲施展一百零八式無相魂矛絕殺,他鴻蒙道人魂遭到了反噬,口噴鮮血。

儘管如此,他一雙流血的巨瞳中,卻流露出了掌控全局的笑意,「你方才說,再過數萬年恐怕會被我弄死,其實你錯了。」

「因為……」譚雲話音一頓,突然爆喝道:「因為現在我照樣可以弄死你!」

「給我殺!」

隨著譚雲那蘊含著無盡殺意之音,令正在朝譚雲殺去的程坤徹底驚悚的一幕發生了! 「咻咻咻——」

「轟隆、轟隆隆——」

隨著急促而刺耳的利器劃破空氣聲,一百零七道七彩矛芒自浩瀚的虛空中浮現而出,帶著一方方崩塌的虛空,封鎖了程坤的四面八方。

有的七彩矛芒,朝程坤以不同方式刺去,有的如同七彩棍棒,朝其狠狠地隔空抽去!

驚恐!

https://tw.95zongcai.com/zc/33180/ 程坤萬分驚恐!

一股死亡的氣息籠罩著心頭,他怎麼也想不通,這些七彩矛芒是如何隱藏,又出現的。

此刻,他顧不上多想,體內雷之道王之力拚命的釋放而出,自他周身形成一個直徑三十萬丈的雷之光球。

「都給我滾!」

程坤怒吼間,雷之光球轟然爆碎開來,立時,一股股璀璨而恐怖的雷龍,朝一道道七彩矛芒衝去。

「砰砰砰——」

可惜他凝聚出的雷龍,在所有七彩矛芒的攻擊下,形同虛設,又像是飛蛾撲火,紛紛潰散,化為一道道電流消散於空。

「啊!」

程坤發出了一道慘叫,竟被逼的自焚了道王魂,他七竅流血,儘管實力提高了三成,可也沒有恢復到巔峰狀態。

「嗖嗖嗖——」

程坤手持神槍,自虛空中倉皇躲閃之際,體表浮現出一套上品道王器的鎧甲,他躲閃的速度雖快,可七彩矛芒著實太多了。

「砰!」

躲閃中程坤胸膛被一道七彩矛芒抽中,立時,鎧甲塌陷,肋骨折斷。

再見及再愛 程坤連噴三口血液,宛如隕石墜落虛空。

高達十二萬丈的譚雲,身體驟縮恢復正常身高后,一念之間,蒼穹中剩下的七彩矛影便徹底消散了。

而這時,程坤止住了下墜的身體,搖搖欲墜的朝遠方天際逃去,可他逃的速度著實太慢了!

「媛兒,救我啊……」程坤臉色蒼白,虛弱的呼喊著。

這時,遠在數百萬仙里之外的方媛,已被周曆任打得險象環生,她根本未聽到程坤的呼救聲,也顧不上釋放神識查看。

在她看來,根本無需查看,她堅信程坤可以滅殺譚雲。

「你這個變態的臭娘們,今日老夫要你死!」周曆任手持神棍,靈活的像是一隻猴子,不停地朝方媛攻擊著。

方媛氣喘吁吁,一邊拚死抵抗,一邊言語惡毒道:「老東西,你等著,待會兒我夫君解決了神武侯,然後,我和我夫君必將你抽筋拔骨,碎屍萬段!」

「呵呵,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在做夢?」周曆任恥笑過後,渾濁的眼神中流露出崇拜之色,「你以為我西洲祖朝神武侯是什麼人?」

「是你夫君隨意揉捏的柿子?老夫告訴你,十幾萬年前,神武侯以祖聖境一重,便已是我西洲祖朝道神境以下第一人!」

「而現在神武候已是道人境九重,他若拼起命來,估計就算是一般的道王境大圓滿強者都夠嗆!」

方媛一邊躲閃一邊冷笑道:「我呸,你少吹牛,嚇唬誰呢?」

「嚇唬你?呵呵!」周曆任譏笑道:「你也不釋放神識看看,你那夫君都成什麼樣子了,你還在這裡吹噓,真是可笑。」

被周曆任這樣一說,方媛這才小心翼翼的防備著周曆任的同時,釋放出神識,朝後方海域上空探去。

當她通過神識,看到發生在程坤身上的一幕幕時,她並不是哀嚎痛哭,也不是傷心欲絕,而是驚慌失措的逃命!

她通過神識發現,譚雲自蒼穹中極速俯衝而下,追上了程坤,一拳朝其胸膛搗去。

「砰!」

「嘩啦啦!」

在她驚恐萬狀的目光中,但見程坤那上品道王器的鎧甲,在譚雲一拳之下,竟像是陶瓷般炸裂。

「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