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若是一般的王者可能直接就被你這一招重創了!」

「你竟然只受了輕傷,看來我還是低估你了!」

「你剛才已經出過手,現在該我出手了!」

「轟」

李沐白的身軀瞬間衝出就到了安倍清空面前,一拳向他面門直接轟出,這一拳李沐白毫無保留全力出手,恐怖的拳罡滔天!

此時在安倍晴空身外一張符咒瞬間破碎言靈·守瞬間撐起一個透明的光罩!

「轟」

李沐白的拳頭打在安倍晴空的護罩上又是發出一聲震天轟響,那護罩波紋急顫,一道人影猶如炮彈一般倒飛而出轟然砸在後面眾多陰陽師形成的陣勢光壁上。

猛烈的力量讓那陣勢都是差點破碎,那陰陽魚中一片陰陽師被能量震翻在地,隨後又快速爬起!

受到這麼猛烈的攻擊那安倍晴空身外的言靈·守護罩竟然還沒有破碎,讓李沐白有些意外之時,心中對這個大陰陽師也是重視了許多!

「既然一拳不行,那就再來一百拳!」

見識到李沐白恐怖的爆發力和移動速度,安倍晴空瞬間畫出一張符咒加持在自己身上。

一個五角星圖案出現在他腳下,讓他的速度直線上升,甚至在短時間內突破了音速!

而且在他身周飛旋的那些符咒全部被他打向李沐白!

李沐白身周無數拳印出現,將安倍晴空打來的無數符咒全部打碎,甚至符咒爆炸那恐怖的衝擊波都是被李沐白打的湮滅!

同時一道巨大的雷電從李沐白龍角上發出擊中了安倍晴空,雖然他有強大護罩防身,但是身軀也是一顫!

李沐白抓住這個機會衝破音速撞在他身上,同時恐怖的拳印出現,直接將安倍晴空砸入了大地中出現一個巨坑,讓整個半山腰都彷彿是震動了一下! 一拳將安倍晴空轟入大地中后,李沐白的攻擊沒有停止,一拳拳轟擊在那個巨坑上,讓那個巨坑越來越大!

「轟轟轟轟轟!」

一連轟出十幾拳,李沐白從深坑中彈跳而起,隨後在空中一掌拍下。

一道巨大的金色掌印轟然落下攻擊在巨坑深處,打的那巨坑周圍的大地都是一陣翻滾土浪飛濺!

一個幽深無比的百米巨坑出現在富士山的半山腰處,的八岐大神宮門前,若不是這名山能量濃郁土石堅硬,這巨坑還會更恐怖!

而這個巨坑就在八岐大神宮外面,遠遠看去就像是通向神宮的道路被砸斷一般!

李沐白落在遠處,他的目光盯著那巨坑深處,他知道那安倍晴空沒有死。

而此時在半山腰所有的進化者都是盯著那巨坑,不止如此,李沐白還察覺極遠處有幾道凌厲的目光也是在窺探此處。

突然從那個巨坑深處傳來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快速生長一般。

很快一模綠意爬出深坑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那是一株綠色的藤蔓,它吸收地底的能量正在快速生長,幾個呼吸間竟然長到了水桶粗細,爬出坑外幾十米。

此時安倍晴空身軀從巨坑中升起,他此刻披頭散髮,一身陰陽袍都是破裂,就算有那強大的護罩抵擋,也是被打的一身烏青,甚至可以說是鼻青臉腫!

自從進入神宮成為陰陽師之後,安倍晴空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狼狽過,被人暴打入地下。

這對他尊貴的大陰陽師來說簡直就是恥辱!

這設定崩了 一聲咳嗽,安倍晴空吐出一口鮮血,他盯著李沐白簡直像要吃了他一般!

但是此時他嘴巴一張,對著那巨大的藤蔓吸了一口氣,一道巨大的綠色能量就從藤蔓中被吸出流入安倍晴空的口中。

一個呼吸之後從深坑中長出生命力旺盛無比的綠色藤蔓就直接乾枯成為了死藤。

而吸收那道綠色的能量后,安倍晴空身上的烏青全部消失,傷勢快速恢復,他的氣息竟然直接回復到了巔峰!

「這也是他的符咒?」

「如此詭異!」

說實話看的李沐白心中都有那麼一絲髮毛!

「沒想到你這條蛟龍剛突破五階就能這麼強,是我大意了。」

「下面你將會真正面對我大陰陽師的恐怖!」

突然在安倍晴空手中出現了一枚斷裂的綠色勾玉,他一張符咒打入勾玉中,那勾玉立刻散發出了綠瑩瑩的光芒!

在這光芒中安倍晴空雙目神光閃爍吐出一口血,在一瞬間就用這口血畫出了一張複雜無比的符咒!

而且這符咒一出現就開始吸收那勾玉散發出的綠光變成了紅綠相間!

一股詭異而恐怖的氣息從那張符咒中散發而出!

此時安倍晴空冷漠的眼光看了眼李沐白道:「你能死在這八尺瓊勾玉下,是你的榮幸,我會將你的靈魂封印,變成我八岐大神宮的守護神獸!」

「去,言靈·大咒滅之術!」

聽到安倍晴空的話李沐白心中一陣火大剛想開罵,那張詭異而恐怖的符咒就被他打出。

面對這詭異的東西李沐白不敢大意,能量流轉身後立刻出現一輪大日,一道金色的掌印排空絕氣一般飛出直接轟中那張紅綠相間的符咒,在空中發生了大爆炸!

那恐怖的大爆炸簡直像是天崩地裂,天河倒灌一般!

李沐白和安倍晴空都是後退而出,躲過那爆炸餘波,安倍晴空更是打出一張能量符咒幫神宮中的陰陽師們加固法陣!

眨眼間在這富士山半山腰處又再度被可怕的能量風暴席捲了一遍,十幾里內全部變成了廢墟!

就連幾座有陣勢守護的神宮都是被衝垮,只剩下中央被無數陰陽師法陣守護的那座宮殿!

李沐白毀滅那張符咒,躲開了餘波風暴,可是他心中的危機感並沒有我消散,反而有種越來越強烈的感覺!

突然他發現在自己的手掌上竟然出現了一絲黑線開始向他的手臂上蔓延。

李沐白立刻調動體內磅礴的能量去湮滅阻擋,可是那黑線竟然是一股極度詭異的能量,竟然能吞噬他的能量不斷壯大!

此時在遠處的安倍晴空臉色似乎蒼老了一些,他嘴角閃過一絲奇異的微笑道:「你不用掙扎了,我的大咒滅術用八尺瓊勾玉加持以壽元為代價,召喚出的詛咒之力不是用能量就能湮滅的!」

「你會被詛咒腐蝕靈魂永遠被束縛!」

而隨著那黑線不斷蔓延,在李沐白的整條手臂上都冒出了一縷縷黑氣,那是他的能量被腐蝕而冒出的!

「安倍晴空,今天我不會放過你!」

「喝!」

李沐白一聲暴喝,全身無窮雷電出現,噼里啪啦之聲不絕於耳,而在李沐白帶有雷劫氣息的恐怖雷電之下,那詛咒之力直接被遏制!

同時還在被一縷縷湮滅,李沐白整隻已經變得漆黑被恐怖銘文覆蓋的右臂開始蒸騰起大量黑氣。

同時手臂上的黑色銘文從臂膀處開始快速退去。

這一幕看的遠處的安倍晴空眼睛都是要瞪出來了,他怎麼可能解除的了大咒滅術的詛咒之力!

「這可是他們陰陽師的禁忌秘術!」

幾個呼吸之後,李沐白的手臂恢復原樣,他眼中對安倍晴空殺機空前暴漲!

一桿全身漆黑的方天畫戟直接出現在李沐白身前插入大地中,而這大地似乎都承受不住方天畫戟的重量一道道裂縫蔓延而出!

李沐白一把握住將它拔起,同時能量流轉,在方天畫戟上方的圓孔中直接出現一顆能量球不斷顫鳴,恐怖的罡氣在它鋒刃上散發而出!

握住這桿方天畫戟李沐白心中豪氣干雲,身上殺死滔天!

「我說過,今天要你死!」

話落李沐白直接暴起飛奔,大片土地被他踏的深陷,他每一步落下都會踏出一個坑洞同時半桿方天畫戟拖在地上,隨著他前行犁出一條可怕的溝壑!

李沐白奔跑起來簡直猶如地動山搖一般,可怕的狂猛氣息直衝雲霄!

李沐白手中出現的可怕兵器和他狂沖而來的氣勢讓安倍晴空看的大驚失色!

他全力催發手中的八尺瓊勾玉放出言靈·守護罩,同時言靈·滅瞬間發出!

吸收八尺瓊勾玉的詭異力量後言靈·滅變成了一條綠色全部由符咒形成的恐怖獨角巨蟒衝天而上!

而此時李沐白全身能量光焰燃燒一躍而起跳上高天,雙手握住方天畫戟力劈而下!

「轟!」

戟過之處虛空震顫,風雲激蕩! 在剛才那邊大戰之後,小刀幾人早就退到了遠處。

此刻看著這一幕他們覺得還不夠安全,繼續遠退!

符咒巨蟒升空,方天畫戟劈天而下!

看到這一幕的人無不震撼,就算是五階王者也是如此!

劈天一戟氣勢摧雲貫日!

「轟!」

李沐白劈下的方天畫戟和張開巨口彷彿要吞天噬地的符文巨蟒相撞!

一道驚天鋒芒出現,眾人本以為的驚天爆炸並沒有發生,因為那條巨蟒在一瞬間被被方天畫戟劈成了兩半!

所有符咒都在一瞬間被摧毀!

同時李沐白的攻勢不減,對著安倍晴空當頭劈下!

見符文巨蟒被李沐白劈開崩散在空中,安倍晴空眼中閃爍出了恐懼之色,立刻將手中的八尺瓊勾玉舉過頭頂,散發出碧綠色光芒加持言靈·守!

「轟」

「吭!」

在安倍晴空所在之地大地開裂出現了一條大裂縫蔓延出幾百米外!

在一瞬間他的護罩就被方天畫戟劈碎,隨後被那塊八尺瓊勾玉擋了一下使得方天畫戟有所偏離,那恐怖的鋒刃只劈下了安倍晴空一條手臂!

同時他整個人和那八尺瓊勾玉都被恐怖的力量劈入了裂縫中!

李沐白天眼立刻開啟搜尋裂縫中安倍晴空的下落。

此時在極遠處,安倍晴空破地而出。

他的臉色變得極度蒼白,一條手臂被李沐白劈下,染的整個身軀都是鮮血,雖然鮮血已經被他的能量封住,但是他在忍受著強烈的痛楚!

他沒想到李沐白拿出那柄兵器後會變得這麼恐怖,只是一戟就斬滅了他用陰陽師傳承寶物八尺瓊勾玉加持的言靈·滅和言靈·守。

甚至就連八尺瓊勾玉都是擋不住那長戟,這讓他心中驚懼無比。

忍著劇痛立刻退回神宮內,進入法陣之中,見到安倍晴空竟然落敗被劈下了一條手臂,所有陰陽師都是大驚失色!

在他們心中安倍晴空就是他們的精神支柱,現在一股大難臨頭的情緒在所有陰陽師心中蔓延。

他們維持的法陣瞬間就不穩出現動蕩,被安倍晴空強力壓下!

此時在安倍晴空臉上閃現出一絲不忍隨後就變成了決絕之色,「風鳴,開啟封印!」

「師尊,真的已經到這個時候了嗎?」

「我們已經跟其他兩大勢力發了求救信號!」

「火影前輩和伊賀家主很快就會趕到!」

「風鳴,你還太年輕!」

萌娃來襲:拐個影后當媽咪 「那兩個老傢伙不會這麼快到的,現在本門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立刻開啟封印!」

「是,師尊!」說完這話風鳴陰陽師的神色變得極度痛苦,甚至雙手掌心都被他掐出了血跡!

「開陣!」

此時一個個陰陽師遵從命令立刻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身前畫了一個符文。

隨後這些符文在風鳴和另一個四階陰陽師的控制下全部飛起直接在他們頭頂形成了一副血色逆時針旋轉的陰陽圖。

通天神帝 這血色陰陽圖出現后,直接被安倍晴空剩下的一隻左手抓到了掌心,向著神宮中唯一一座存留的殿宇內打去。

在那殿宇**奉著一尊凶神惡煞頭頂左側有一根彎曲獨角的惡鬼,最奇特的是這惡鬼只有一隻手臂!

那血色陰陽圖被安倍晴空打出直接印在了這尊雕像惡鬼的眉心!

「陰陽逆轉,次木童子出現!」

這時那雕像眉心的血色陰陽圖逆轉整座雕像直接炸裂!

一個漆黑的洞口出現在原先雕像所在之處。

一道道漆黑的鬼氣從那洞口中升起,突然在殿宇外剛才用血畫符的幾十個陰陽師竟然倒飛而起。

他們的脖子像是被什麼東西掐住一樣,在他們的掙扎中一道道鮮血從他們身軀上飛出全部飛向那座他們身後的殿宇中。

當他們掉落時已經身軀幹癟全部死亡。

這一幕讓所有陰陽師都是大驚,怎麼會出現如此恐怖的一幕!

「那殿宇中到底有什麼妖怪!」

其他剩下的陰陽師一個個手上符咒閃爍就要衝進那座殿宇中,但是被安倍晴空出手阻止!

此時那些鮮血全部進入了那個漆黑的洞口中像是被什麼東西吞噬一般,隨後一股衝破殿宇的鬼氣出現。

「轟」一聲。

殿宇的屋頂被衝破一道身影直接從殿宇中跳躍而出輕巧的降落在那些陰陽師身前。

這是一個身穿著日國古代服侍的英俊男子,他有著一頭血紅色的長發左額頭上長著一根猩紅的獨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