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若是用尋常辦法,以一個外門弟子混入萬獸宗,根本接觸不到真正的萬獸宗核心區域,何談使用其巨型傳送陣。」

林寒騎馬疾馳在遼闊的南蠻荒野之上,眉頭微微皺起,他在思考如何快速混入萬獸宗,並且,讓人不會懷疑。

他的身份,不能暴露。

不然,說不定會引來懸空山強者的出手鎮壓。

「對了,葉無淵!」

突然,林寒想到了什麼,他眉頭舒展開來,嘴角突然劃過笑意,「葉無淵此人,乃是天狼堡中的第一天驕,體蘊至尊血,我偽裝成他的身份,就算展露一些驚人天賦,也不會引來什麼懷疑,而且,通過天狼堡,也可以很快混入萬獸宗!」

林寒心中暗暗想著,覺得這個辦法,現在是他最好的選擇。

林寒騎在戰馬之上,神念一動,他整個人的氣勢,包括形態,都是立馬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他整個人本是青衫銹劍、面容俊秀、氣息溫和。

但就在下一刻,林寒青衫化為白衣,俊秀臉龐,也是化為一張如刀削般的冷傲臉龐。

至於本是略顯瘦削的身軀,這一瞬間變得高大英偉,溫和的氣息,更是變成一種高高在上、俯瞰蒼生般的傲意。

林寒這一刻,徹底「成為了」葉無淵。

這種從內到外,將形態、氣息,甚至是本源力量,都是改造得完全不一樣的變幻秘術,是早年林寒還是一個小小武者的時候,從小白手中學習到的變幻之術。

沒想到,今日卻是再次派上了用場。

「葉無淵身旁,還跟著不少師兄弟姐妹,看來抵達天狼堡后,還需要編造一個故事。」

林寒心中想著,隨即不再猶豫,快速駕馬南行。

和東荒大地上的破敗荒涼不同,南蠻大地之上,大荒莽林,深水大澤,參天古木,穿雲入霄的群山大岳……數不勝數。

林寒途經一片大荒莽林的時候,捕捉了一頭黃金飛天雄獅。

葉無淵的寵獸,似乎就是一頭飛天雄獅。

有著天妖之眸,林寒在大荒蠻獸的靈魂深處,就是妖帝般的存在。

那頭被林寒捕捉的黃金飛天雄獅,非但沒有反抗,反而對自己能夠成為林寒的坐騎,感到無比的光榮。

「妖帝大人,沒想到,你竟然會無聊到偽裝成一個人類,進入人類宗門中歷練。」這頭飛天雄獅無比的壯碩,黃金色的身軀,看上去充滿威嚴和尊貴,但它在林寒面前,卻是無比的恭敬。

原因很簡單。

林寒釋放天妖之眸中的妖帝威嚴,讓這頭飛天雄獅十分篤定,林寒是那種高高在上的妖帝,只是為了在人類世界中歷練心境,這才偽裝成一個人類。

林寒也沒有解釋什麼,他只是順著飛天雄獅的思路,忽悠道:「你安心替我代步,等到本帝在人類宗門中歷練結束,會提攜你成為蠻天山脈中的妖王。」

蠻天山脈,正是這頭飛天雄獅所生存的地域。

「多謝妖帝大人,小獅一定盡心儘力,為妖帝大人辦事。」飛天雄獅無比的興奮,猙獰的獸口張開,嗷嗷大叫道。

「本帝在人類宗門中,偽裝的乃是一位宗門天驕,在眾人前,你稱呼我為主人吧,不要總是叫我妖帝,免得暴露身份。」林寒腳踩飛天雄獅,淡淡出聲,配合著天妖之眸中的妖帝氣息,以及他身上自然而然散發的龍帝威嚴,讓飛天雄獅深信不疑。

「妖帝大……不,主人!小獅一定不會給您丟臉!」飛天雄獅興緻無比高昂,黃金色的大爪子拍了拍健壯的胸膛道。

「很好。」

林寒點點頭,他眼神看向大地盡頭一片連綿的古建築群,眼神微微一動,「天狼堡,終於快到了么……」

……

天狼堡,古老巍峨。

當林寒踏步飛天雄獅,降臨天狼堡前的時候,整個天狼堡頓時沸騰了。

「快看,是葉無淵大師兄!」

「大師兄回來了!大師兄此次前去青石鎮,想必是風華絕代,鎮壓一切!」

傲月天章 ……

一眾天狼堡弟子紛紛從周圍無數建築中魚貫而出,無論男女,都是用崇拜、敬畏的目光,看著林寒。

林寒看到那一道道投射過來的敬畏目光,眼神深處不留痕迹閃過一絲詫異。

他沒想到,葉無淵在天狼堡竟然這麼受歡迎。

「無淵。」

驀地,一個氣息深不可測的青衣老者踏步而來。

他雖然蒼老,但精神矍鑠,背負一柄紫色的七星長劍,龍行虎步走來,笑著道:「無淵,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回來了。」

此人,正是葉無淵在天狼堡中的師尊,七星真人。

林寒從這青衣老者的神色和言語已經大致能夠判斷出,這老者,應該就是葉無淵在宗門中的師尊了。

「師尊。」

林寒抱了抱拳,但眼眸之中,卻帶著一種傲意,似乎並不怎麼尊敬這位師尊。

葉無淵,本就是一個自大自傲的絕世天驕,因此,林寒此時需要將自己的言行、神態和氣質,都要完全吻合葉無淵。

果然,看到林寒眼神中那種蔑視天下的傲意,七星真人根本沒有任何懷疑,而是習以為常,甚至是神態帶著一份討好,道:「無淵,此次前去青石鎮,有所收穫嗎?」

「葉家獨尊。」

林寒只是淡淡吐出四個字。

「不錯,處理好了家族的事情,你也應該能安心留在宗門中修行了。」

七星真人神色滿意地點了點頭,但隨即,他看著林寒周圍空蕩蕩的一片,突然神色有些疑惑,道:「你的師兄師姐們呢?」

「死了。」

林寒繼續出聲,語氣毫無波動。

「什麼?死了?」

林寒話音落下的瞬間,不僅是七星真人,就是周圍的無數天狼堡弟子都是紛紛面色大變。

要知道,半個月前和葉無淵同去青石鎮的師兄師姐們,可都是天狼堡中的頂尖天驕啊。

但現在,卻是只有「葉無淵」一人歸來。

「到底怎麼回事?」

七星真人眼神一瞬間陰沉下來,看向葉無淵道:「無淵,你們是不是遇到了其他大勢力的截殺?」

在南蠻大地上,各大霸主勢力之間,都是存在著明爭暗鬥。

互相派遣高手,獵殺敵對宗門中的天驕,將其扼殺在搖籃之中,這種事情,屢見不鮮。

「不是。」

林寒背負雙手,真正如同葉無淵那種漠視天下的孤冷,淡淡道:「師兄師姐們,都是為我而死。」

「為無淵你而死?」

七星真人神色露出一絲詫異。

周圍一眾天狼堡弟子,也都是神色露出深深的疑惑之色。

大師兄,到底是什麼意思?

「沒錯,就是為我而死。」

林寒感慨一嘆,道:「我們從青石鎮離開后,途經一片大荒莽林,突然看到莽林深處衝出一道九彩光柱,貫穿霄漢。」

「九彩光柱,貫穿霄漢?」

七星真人和一眾天狼堡弟子聽此,都是神色大動,眼神露出驚異之色。

「人類果然都是愚蠢至極,妖帝大人這麼忽悠都相信了。」趴伏在林寒腳邊的黃金飛天雄獅暗自嘀咕了一聲,咧著大嘴,搖了搖獅子頭。

「異象現世,必有神寶出沒。」

林寒眼神不動,繼續演戲,出聲道:「我們自然不會錯過這種機緣造化,我們十四人,一起深入大荒,結果卻是遇到無數兇險,師兄師姐們知曉我是宗門的未來,不惜犧牲自己,為我抵擋無數次殺劫。」

「無淵,那最後得到那寶物了嗎?」

七星真人一雙蒼老的眸子中精光四射,他這個時候,似乎只關心林寒的收穫。

「皇天不負苦心人,那寶物,我得到了。」

林寒點點頭,道:「那竟然是一株『九彩通天蓮』,媲美九品聖丹的絕世靈藥,我將其吞下煉化后,修為大增。」

「轟!「

幾乎就在林寒話音落下的瞬間,一股龐大的氣勢,頓時從林寒身軀中轟然爆發。

「涅槃聖境!」

七星真人蒼老的瞳孔猛地一縮。

「大師兄半個月前離去前,不過才造化聖境修為吧?」

「短短的半個月,就突破到了涅槃聖境!」

「嘶!可怕!太可怕了!」

……

一眾天狼堡弟子都是紛紛驚呼道,眼神滿是驚駭。

葉無淵在天狼堡中的威嚴無比深厚,自然沒有任何一個人懷疑他所說的話。

就連七星真人都是信以為真,他感應著林寒身上的強大氣勢,眼神滿是興奮,道:「好,好,好!涅槃聖境,涅槃聖境啊!」

七星真人無比的激動,他看著林寒,有些語無倫次道:「本以為半個月後的萬獸大比我天狼堡無望參加,但現在,無淵你得到如此機緣造化,實力大增,一定要去參加萬獸大比,為我天狼堡揚名!」 「萬獸大比?」

林寒眼神露出一絲疑惑,看向七星真人。

七星真人神色帶著一份嚮往,出聲解釋道:「萬獸大比,主要面對的是我們天狼堡、天鷹堡、烈獅門等萬獸宗的眾多分部,從其中挑選出最具潛力的天才弟子,進入萬獸宗總部中,相當於為萬獸宗輸送新鮮血液。」

「我明白了。」

林寒點點頭,眼神帶著一絲葉無淵般的孤傲,道:「我此次吞服了一株九彩通天蓮,修為大增,萬獸大比於我而言,不過只是一個踏腳石,我的目標,是萬獸宗。」

「很好!」

七星真人蒼老的面孔上滿是欣慰之色,道:「若是你能夠在萬獸大比中脫穎而出,我們天狼堡在萬獸宗中的地位,將會提升無數倍,而且,還能得到諸多賞賜。」

「我要閉關。」

林寒點點頭,隨即淡漠吐出一句,「我原來那個修行之地太過荒敗,我需要天狼堡中最好的修行場所。」

林寒說的無比的冷傲,語氣不帶任何妥協的霸道之意。

其實,他是不知道葉無淵平日里修行之地到底在什麼地方,因此,此時只能如此說。

不過,林寒的這番措辭,在所有人看來,甚至是七星真人看來,都是理所應當。

因為,他有這個資格。

「詩瑤,帶著你無淵師兄去堡主的修行之地,我已經傳音給堡主,讓他暫時讓出他的修行之地。」

七星真人對身旁一個絕美女子說道,面容滿是威嚴。

隨即,他轉身看向另一邊站著的林寒,威嚴的面容頓時帶上了一份溫和笑容,道:「無淵,你這些時日,就好好修行,不用管任何事情,若是需要什麼,儘管提出來。」

壕,別和我做朋友 說到這裡,七星真人再次看向詩瑤,眼神中的笑意消失,帶著一份冷漠的霸道,道:「若是無淵師兄需要什麼,一切都要滿足他。」

「詩瑤,這是你的一個機會,葉無淵此子,體蘊至尊血,如今更是吞下一株九彩通天蓮,未來成就不可估量。」七星真人神色不動,傳音給他身旁站著的絕美女子詩瑤。

詩瑤身姿婀娜,氣質清冷,一雙冷傲的靈動美眸中,帶著一份勾魂之態,她暗暗傳音給七星真人,道:「爺爺,我知道了,有機會,我一定會讓此子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為我所用。」

「很好,不枉爺爺從小將你送入媚天宮中修行,葉無淵如今是一位還沒成長起來的幼龍,你雖然武道資質普通,但在媚術之上,卻有著無與倫比的天賦,爺爺希望你能夠好好『馴服』葉無淵這頭幼龍。」七星真人暗中傳音。

不過,七星真人和詩瑤不知道的,他們身旁的葉無淵,早就不是原來那個葉無淵了,而是一位三十三階魂皇的存在。

他們暗中的傳音,全部被林寒以龐大的魂力收聽到了。

對此,林寒心中並無波瀾。

他看了一眼另一邊的詩瑤,相貌嬌美,膚色白膩,容色晶瑩如玉,氣度高雅,一雙清冷孤傲的眸子中,卻又帶著一種魅意盈盈之色,讓人一眼望去,便是被其深深吸引。

「無淵師兄。」

詩瑤看到林寒望向她,立馬盈盈一笑,對著林寒微微一禮。

周圍,不少天狼堡的男弟子見此,都是眼神露出羨慕之色。

但是,他們不敢有絲毫的嫉妒之心。

葉無淵在他們心中,有著無匹的威嚴和地位。

「恐怕,也只有無淵大師兄,才有資格,配上詩瑤師姐這種絕世佳人了吧。」有男弟子心中暗嘆。

「走吧。」

林寒面容無波,冷淡看了詩瑤一眼。

詩瑤看著林寒那深邃的漆黑眸子,不知為何,她竟然有一種心中想法全部被洞悉的恐懼之感。

「葉無淵此次歸來,總覺得有些變化……看來,吞服了那九彩通天蓮,葉無淵此人,變得愈加深不可測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