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蕭小子,我這兒還有一個消息,不知道你感不感興趣?」亡靈巫妖費立國如同幽靈似的憑空出現在書房中,以蕭寒如今修為大進,也只是感覺到空中的那意思能量波動,瞬間全身蓄勁,差點就要出手!

「什麼消息?」蕭寒冷冷地道,對費立國,蕭寒不是太喜歡,但大家彼此在一條船上,同舟相濟的道理還是懂的。

「紫金帝國三皇子成輝似乎與嘯龍帝國皇帝司馬聖傑暗中達成了一個協議,協議的內容似乎跟寧馨兒有關。」費立國一副死人面孔道,說完徑自消失了,也不給蕭寒發問的機會。 皇甫青庭說這裡有金礦,這裡就真的會有金礦嗎?

蘇沐是不會貿然相信的,儘管說他個人是很為信任的,但這樣的事情還是小心點為妙,誰知道中間有沒有著別的事情發生。再說這可是金礦,真的要是失誤的話,那後果是慘重的。

所以就在蘇沐回到縣城之後,就琢磨起來這事。金礦開採是必須的,儘管說這個礦已經被皇甫青庭給承包了,但因為這個地處殷玄縣,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別想能夠完全脫離蘇沐的掌控。

這塊蛋糕夠大的,讓誰來分著吃那?

第一個就是杜品尚。

蘇沐想到的是杜品尚的巨人集團,好像是有著做過礦產開採的項目,如果說交給巨人集團的話,是不錯的。但就在他這個念頭升起來的瞬間,蘇沐意識到一個很為嚴重的問題。

那就是這個金礦既然是在燕北省,要是交給其餘人進行開採的話,後果是什麼樣的?燕北省這邊的人會如何想?如果說這個金礦是在江南省的話還好說,但這裡畢竟是燕北省。

不行,之前自己所想到的那些事情恐怕都是有點跑題了。這麼大的一個礦產,就算是皇甫青庭交給了我,我也不能夠光是想著給李樂天他們進行開採。

要從當地尋找開採企業!

比如說這麼一個金礦,不知道葉安邦那邊有沒有興趣。 冷心首席保鏢妻 如果說這樣的一個金礦交給葉安邦的話,相信他是能夠有所為之的。但那樣做的話。會不會影響到殷玄縣的既得利益那?

「管不了那麼多了,就這麼做吧,將這事直接交給葉安邦去運作。畢竟這裡是在燕北省,就算是葉安邦那邊能夠運作下來的話,沒有我的點頭,他也絕對不會隨便亂做的。

最為重要的是,我現在壓根就沒有地礦方面的專家。要是沒有葉安邦的點頭,省內的那些物測隊,地礦專家是不可能前來這裡的。所以說現在的第一任務就是確定皇甫青庭話的真實性。」

沒錯,就這麼辦!

蘇沐很快就拿定主意。他想了想還是給皇甫青庭打過去一個電話。「庭哥,給你打電話是想要問下,你所說的金礦問題,能不能確定儲藏量有多大?面積有多廣?」

「怎麼?想要動手了?準備用哪家開礦的?你要是沒有合適的話。我給你介紹兩家。」皇甫青庭問道。

「是啊。這麼大一塊肥肉就放在嘴邊。我要是不吃進去,是真的會感覺到有些不舒服的。只不過這次我是準備先彙報給葉省長的,至於說到開礦的公司。暫時沒有著落那。」蘇沐說道。

「這樣啊…」

皇甫青庭一下就聽出來蘇沐的意思,他這是分明想要給葉安邦一次創造政績的機會,畢竟發現了一處金礦,這事是絕對不小。只不過這次恐怕真的是要讓蘇沐失望了。

「蘇沐,你沒有必要這麼緊張和誇張的,我之前就已經有過很為細緻的勘探,這裡是金礦不假。但卻不會有著太多的儲藏量,真的要是動手開採起來的話,也就是一年多的事情就能夠全都采完。

不過裡面的儲藏量,我想要是有著幾個人分的話,每個人怎麼都能夠弄上大幾千萬的。所以說你要考慮清楚了再動手,別真的認為那裡就是一處聚寶盆。」皇甫青庭緩緩道。

幾個人分!

每個幾千萬!

這麼說的話,這裡的金礦真的要是全都開採出來的話,也就是幾個億的事情嗎?當然這裡面不能夠排除皇甫青庭只是隨口這麼說說,他也是沒有辦法真正確定的嫌疑。

但既然皇甫青庭是這樣說的,那就證明裡外是差不了多少的,就算真的是金礦,也是儲藏量有限的。

「行,那我知道怎麼辦了,我會將那一半錢全都交給你的。」蘇沐笑著說道。

「不著急不打緊的,不過倒是你的魄力我真的是有點小瞧了,沒有想到你倒是真的敢那樣做。不過我在商禪市的時候,知道我聽說什麼了嗎?」皇甫青庭緩緩道。

「什麼?」蘇沐問道。

「江苛!就是你們商禪市的市委副書記,貌似對你是很有意見的。不過這個江苛在省內好像也是正處於商量的時候,還沒有有著最終的確定處理方針。怎麼樣?要不要我幫下忙那?」皇甫青庭笑道。

蘇沐心弦一顫!

皇甫青庭看似很為普通的說出這話,但裡面涉及到的情報真的是很多很多的。江苛和自己的矛盾,他都能夠知道,難道說其中別的人會不清楚嗎?商禪市內,燕北省內,相信已經是有很多人盯上了。

只不過自己何德何能啊,竟然能被人如此惦記上!

江苛因為王家巷的事情,蘇沐原本是想著,很快就會被處理掉的。但誰想到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動靜,原來根源是出在省裡面。省裡面有人給他說話了,這人是誰那?

「庭哥,這件事情我能夠處理好的。」蘇沐說道。

「那就隨你了!」皇甫青庭隨意道。

等到掛掉電話后,蘇沐就直接撥給了葉安邦。這時候的葉安邦就好像是在專門等待著這個電話似的,接通之後就主動問起來。

「你是不是想要知道江苛的事情?」

「沒有,我打這個電話是因為別的事情,不過要是能夠知道江苛的處理情況,也是可以的。」 匈奴王后 蘇沐說道。

「你呀!」

葉安邦笑著道:「江苛這個人的問題是很為嚴重的,涉及到的事情並非只有王家巷說出來的那些。而王家巷的問題涉及到一個精神問題,所以現在他所說出的話,還是不能夠定罪江苛的。

省裡面之所以到現在都沒有動手,就因為是想要顧全大局,想要將所有的證據全都拿到手之後再說。至於說到動,那是肯定會動的。還有這次你們商禪市,江苛被拿下之後,其餘的領導班子調整是勢在必行的。」

「那就不是我該關注的事情,我知道我是沒有可能進入到市委常委的。」蘇沐說道。

豪門閃婚:獨寵嬌妻 「你的野心倒是不小,還想著成為市委常委!」葉安邦說道。

「葉省長,其實我打這個電話,主要想說的是,在我們殷玄縣這邊的水槳鎮發現了一個金礦!」蘇沐緩緩道。

「等下,你說什麼?你說是金礦?」葉安邦原本很為隨意的情緒,在聽到金礦兩字之後猛然一緊。

「是的,就是金礦,只不過這個金礦的問題是有點複雜的,事情是這樣的…」

隨著蘇沐將金礦和皇甫青庭的關係說出來,那邊的葉安邦也是半天沒有說話。原本還想著這個金礦是殷玄縣的,誰想到竟然是早就承包給了皇甫青庭。

「如果說是皇甫青庭的話,那麼這件事情倒是真的可能性比較大。不過既然是他所承包,現在卻又讓你來負責開採,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說說吧,你想要讓我怎麼做?」葉安邦問道。

「不敢,我那裡敢讓您怎麼做那,我只是想著,是不是能夠請您幫下忙,從省裡面給我派遣一個考察小組過來。我想要確定下,這個金礦到底是不是真的?」蘇沐說道。

「沒問題!」葉安邦說道。

「那就行,記著聲勢越大越好,專家的名頭越響越好,我是不在乎錢的!」蘇沐說道。

「行,我來安排吧!」葉安邦道。

等到掛掉電話之後,葉安邦就知道了蘇沐為什麼會多說那句話,聲勢越大越好。這傢伙還真的是一個天生應該混官場的人物,這樣的破解之道都能夠想出來。

葉安邦現在已經知道了水槳鎮的情況,知道了那裡的領導班子是被蘇沐給直接端了的。這可是一個大事,也可以說是一個醜事。如果說不能夠將這樣的醜事給遮掩住,那對殷玄縣的形象怎麼說都是有所影響的。

而蘇沐這樣一來,將殷玄縣境內有著金礦的事情炒起來,還怕所有人的注意力不會被吸引到這個上面嗎?

金礦和一個領導班子相對比而言的話,無疑前者的話題性要強,至於後者或許是短時間內會有所議論,但只要控制得好,是絕對不會掀起多大的風波。

水槳鎮的鎮黨委書記和鎮長只要任命了,只要上任了,這樣的事情在最短的時間內就是能夠被控制住的。

「只是你這個傢伙知道不知道,一座金礦的誘惑力有多大,真的不擔心這樣公然宣揚出去的話,會有著多少人聞風而至嗎?到時候你要怎麼應付的過來那?」葉安邦搖搖頭。

「鍾泉,你進來下!」

蘇沐當然知道這件事情真的要是宣揚出去的話,會有著什麼樣的後果。但即便是這樣,他也會這麼做。因為就算是他不宣傳,難道說這事還能夠瞞住不成?

機器一響,哪裡還有什麼秘密?

既然遲早都要暴露出去,那就不去自己來主動說出去,反而還能夠佔據著主動權,避免一些不必要事情的發生。

「雲彩山,你這處金礦到底能給我招引過來什麼樣的金鳳凰,我就拭目以待了!」 從第一眼看到司馬聖傑,就知道這個人心胸狹隘,而且剛愎專橫,若非上面還有一個蕭太后壓著,他早就為所欲為的了。

不過能當上皇帝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燈,蕭太后嘔心瀝血教育出的並不是一個雄才大略的皇帝,而是一個陽奉陰違,荒淫無恥的昏君!

從司馬聖傑的身上,蕭寒看到那個歷史上著名的昏君隋煬帝楊廣的身影!

一個沉迷於聲色犬馬的昏君不可怕,可怕的是這個昏君還有著相當高的智慧,原以為這昏君因為龍五和蕭太后的關係,不再打寧馨兒的注意,想不到這個昏君並沒有放棄,反而與那成輝合謀,難怪嘯龍帝國的貴族們會風向陡變,開始排斥其寧馨兒來,原來是這個昏君在背後推波助瀾!

在上京城內,那昏君和成輝都不敢輕舉妄動,一旦歌舞團出了上京城,那可就難說了。

要報復司馬聖傑那個昏君不太容易,他躲在深宮裡,大內高手如雲,那裡還有神級的高手坐鎮,蕭寒雖然實力大進,卻也沒有把握能從那裡全身而退,要對付這個昏君,也有留著自己的性命,凡是謀定而後動,這才是制勝的關鍵。

做大事者,要拿得起,放得下,昏君的仇遲早是要報的,只是目前來說對那成輝下手比較容易。

成輝這一次來嘯龍帝國,除了是來給蕭太后祝壽之外,還有一個巨大的目的,就是與嘯龍帝國簽訂友好互助同盟條約,不過。這個目的他並沒有能達成,其他兩大帝國和光明聖教都不願意看到紫金和嘯龍的聯盟,所以竭力破壞掉了,不過紫金帝國總算是在抵抗獸人入侵地第一線,國內缺錢缺糧,在嘯龍帝國的斡旋下,湊了一批糧食和總數達一億金幣的低息貸款給紫金,以幫助紫金帝國渡過接下來的糧荒和錢荒!

雖然沒有能達成聯盟,但成功搞到了錢和糧食,成輝此行也算是獲得了巨大的成功。這一次回去必定會受到重賞重用,太子的寶座大大的靠近了一步!

躊躇滿志的成輝開始趾高氣昂了起來,照理說,辦妥了事情。他該早點回帝國才是,但是他卻沒有,反而留了下來,把主意打到寧馨兒歌舞團身上了。甚至與司馬聖傑臭味相投,約定三章!

得到寧馨兒的頭三天讓司馬聖傑享有,而最終歸他,雖說到時候是司馬聖傑拔了頭籌,可寧馨兒這樣的女人最終成為自己地禁臠,比起那短暫的三天要強了許多。

正當成輝得意洋洋地享用身下地美人兒。急不可耐地等待著計劃地最終完成之時。蕭寒蘇醒和庄偉被扣地消息突然傳來!

「怎麼回事?姓蕭地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醒過來呢?不是說。永遠都不可能蘇醒地嗎?」成輝如同一條被踩了尾巴地毒蛇。沖著屬下地情報官咆哮不已。

「殿下。那蕭寒即使蘇醒。現在也不會威脅到咱們地。」情報官道。

「哼!」成輝冷哼一聲。怒喝道。「下去!」

情報官額頭上汗水直往下滴。他是知道主子地性子地。容不得別人地意見。自己剛才已經是犯忌諱了。再說下去。怕是要掉腦袋了。哪敢再辯解。慌忙退了下去。

「沒用地廢物!」成輝暗罵了一句。

庄偉知道的事情雖然不多,但也不少,這個計劃可不僅僅是他和司馬聖傑參與地,還有一方勢力是他都惹不起的。獸人聯盟。

獸人聯盟是他的盟友。助他登上紫金帝國皇位的依仗,這一次隨行前來嘯龍帝國的。不僅僅有紫金帝國一品院四位聖階高手,多達二百人的護衛隊,還有獸人聯盟地一位長老隱身跟隨在後,所以他武力上並不怕蕭寒。

原本成輝的計劃是不動用武力就迫使寧馨兒屈服,但現在他不得不改變計劃了,不動用武力是不行了!

另外一邊歌舞團,蕭寒雖然得知了成輝等人的陰謀,卻沒有聲張,只是告訴了寧馨兒等核心幾人,按照蕭寒前世在地球上的所見所行,反派人物一般是陰謀破裂的情況下,就該上演全武行了!

其實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將消息通知給龍堂,這樣歌舞團至少在嘯龍帝國內的安全是可以保障的,但是蕭寒並沒有打算怎麼做,報復的事情他不喜歡假手他人。

蕭寒地計劃將歌舞團一分為二,並且找人偽裝成寧馨兒等人,與歌舞團大部行動,誘使成輝地人馬半道伏擊,然後寧馨兒等人也化妝尾隨其後,內外夾擊,將成輝的人馬殲滅,最好能殺死這個陰謀地主角之一。

為了保證誘餌的真實可靠,蕭寒自己將隨歌舞團大部行動,並且裝成重傷初醒,不能行動的樣子。

行動計劃經過細細推敲之後,發現沒有任何破綻之後,便定了下來。

寧馨兒隨雪影他們行動,她已經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加上身邊有個惟恐天下不亂的龍十三,上神階高手,安全無虞,加上清叔鄧肯、亡靈巫妖費立國,聚集了四大神級高手,三皇子成輝身邊要是沒有神級高手的話,恐怕當真要埋骨嘯龍了!

成輝想的很美,雖然有狐女內應,但那紫兒根本接觸不到歌舞團的核心,而庄偉更加不知道自己的老師居然還是一位神級的高手,而雪影突破神級更是他這種小人物難以知道的,如果成輝知道小小的歌舞團中聚集了四位神級高死他也不敢做出武力劫殺的命令和那雪影兩位聖階高手,蕭寒重傷不能動手,剩下的就只有雪影一人,歌舞團雖然有一支護衛隊,可沒有一個聖階高手。最多也就是兩三個大劍師,還走掉了兩個,實力比一般小商會還不如,簡直就是一群綿羊!

可以想象,一群綿羊怎麼會是一群獅子的對手?那會被獅子們撕成碎片的!

成輝狂笑著,他似乎已經看到寧馨兒臣服在自己身下的模樣,可是一想到這麼美麗地女人居然要被司馬聖傑那個昏君拔了頭籌,就如同吞了一顆蒼蠅一般難受!

不行,絕對不能讓這個昏君先得到寧馨兒,成輝心中嫉妒萬分。

對。就這麼辦!哈哈,本殿下實在是太聰明了!成輝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邪意之光,一口喝下杯中那如同鮮血一般的美酒,晶瑩剔透的酒杯應聲而裂。變成片片碎片掉落在他的腳邊,門忽然被打開,一道強烈的眼光射到碎片上面,折射出妖異的光芒!

「殿下。歌舞團的人已經啟程了。」

「從什麼門離開的?」

「南門。」

「好,很好,寧馨兒,當年你拒絕了本殿下,這一次看你還能不能從本殿下手中跑掉!」成輝放聲大笑道,進而又露出一絲猙獰,緊攥住拳頭,惡狠狠的道,「還有你。蕭寒,這一次本殿下要你生不如死,舒寧,你終歸還是要回到本殿下的懷抱地,桀桀……」

與此同時,龍堂中。龍五也接到了歌舞團啟程的消息,只不過龍五還接到一份消息,這份消息是司馬聖傑給宮中供奉堂下了一道密旨,派出了三位聖階和一位神級高手與紫金帝國的三皇子成輝匯合,並且要求他們聽命於成輝的調遣。

龍堂與大內地供奉堂一直關係不怎麼好,這個供奉堂的目的就是為了牽制龍堂的力量,不讓龍堂一支獨大,而且龍堂並不受嘯龍帝國皇帝直接控制,這就是為什麼龍堂地實力遠在其他三大帝國的秘密組織之上。卻也只能壓制他們一線。實際上就是因為供奉堂的出現。

不過供奉堂只是一群實力高強的人,供奉堂的勢力最多就是在宮中大內。供奉堂實際上就是嘯龍帝國皇帝豢養的打手組織,沒有自己的情報來源,一般只是聽命行事,很少離開大內。

人類神級高手中,最高的也就是與龍五齊平,嘯龍帝國供奉堂中也就一位中神級的高手,其餘三位都是小神級,這樣地實力也就跟葉家差不多,所以葉家才能在嘯龍帝國地位如此超然,甚至不把皇家放在眼裡。

而龍堂之中,不算龍十三,神級高手也不過六位,自己實力最強,副堂主冷月剛剛進入中神級,剩下的四人都是小神級,聖階高手就多了,龍堂之中起碼超過二十位不為人知的聖階高手,總共聖階高手有三十六個人,而供奉堂只有十二個人。

司馬聖傑調動供奉堂的人馬,龍五也沒有辦法,他非但不能阻止,還不能將消息透露給蕭寒,當然如果蕭寒持有「龍皇令」的話,龍五就可以不受龍堂祖訓的限制了,但是蕭寒拒絕了「龍皇令」,因此龍五現在有心助他一下都不行了。

不過龍五並沒有擔心,蕭寒身邊可是有四大神級高手,自己那頑皮不聽話地小妹更是與自己相差無幾的修為,就是把供奉堂所有的神級高手都派過去,也不見得能傷得到歌舞團的人!

「堂主,蕭寒重傷未愈,似乎被人攙扶著才上了馬車。」

「重傷未愈?」龍五笑了,笑的非常開心,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供奉堂這一次有難了,不知道那位神級高手還有沒有命回來?

「冷副堂主回來了嗎?」龍五沉吟了一下,問道。

「剛回來,正在冷苑休息!」

「讓她速來見我!」

「是,堂主!」

片刻,一陣冷冽的寒風吹入龍五的書房,一道白色的人影出現在龍五的面前。

「冷月見過堂主。」

「客套地話就免了,本堂現在有一個任務交給你。」龍五盯著這個陪伴了自己三百多年地女人,看著她從一個天真爛漫的小姑娘,一步一步變成現在這樣一副冷若冰山地模樣,他不是不知道冷月對他的情義,可是他不能,因為黃金巨龍一族是不允許娶外族的女子的,更別說人類了!

「嗯。」冷月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溫柔,瞬間又變為冰冷。

「我要你去救供奉堂的人,特別是那個神級高手,聖階的三個能救就救,不能救就算了。」龍五隨手丟給冷月一塊令牌道,「這是我的信物,你救人即可,切不要與供奉堂對立的人衝突,我怕你不是對手!」

並非綏年 「龍堂主這是在關心屬下嗎?」冷月冷冷的問道。

「阿月……」

「別叫我阿月,自從你不願意娶我那一天起,我就不是你的阿月了。」冷月十分反感的道。

「好吧,你小心點,對手之中一個人可能是我妹妹。」龍五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痛苦道,若非為了冷月,他也不會呆在這大陸上,當這個勞子堂主了,只有這樣,他才多處一千年的時間陪伴冷月,因為他回到龍島就要成親,然後繁衍下一代,這是黃金巨龍一族必須肩負的責任!

「哼!」冷月重重的冷哼了一聲,人已經消失在龍五的書房中!

其實龍五不說那一句有個妹妹還好,這一說冷月直接將龍十三當成了龍五未過門的妻子,而且龍族繁育能力很低,一般一對巨龍夫婦一生當中能生育一至兩個孩子,很少有超過三個的,所以龍族的人口向來增長極其緩慢的,對繁衍看的比任何種族都重。

尤其是龍族非常重視血統,尤以黃金巨龍為例,對血統的重視幾乎到了極其苛刻的地步,只能在黃金巨龍內部擇偶,所以在龍族內部,黃金巨龍的血統是最純正的,這也是龍五跟冷月有了感情,卻不敢娶冷月為妻!

龍族對感情很忠貞的,基本上從一而終,龍五很希望冷月能找一個好的歸宿,他也好結束龍堂的任務回龍島,但是事與願違,他根本難以接受冷月跟別的男人在一起,而這個世上配得上的冷月的男人又太少了,冷月又變得冷若冰山,兩個人的關係越發的微妙起來,一般龍五在龍堂的時候,冷月多在外地,縱然見面,也只是匆匆一瞥,彷佛已經形成了一種默契! 手中有礦,心中不慌。

這年頭只要你手中有礦,那就相當於握著一個聚寶盆。哪怕是暫時性的沒有辦法開採出來,總會有人惦記上的。只要你確定你的礦是真礦,而並非是所謂的假礦就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