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蘇沐,你這真的是不夠意思,怎麼前來皇秦島市也不給我說下,是不是看不起我那?」楊寧億責怪著道。

楊寧億是誰?他就是皇秦島市的常務副市長,是當初皇秦島市派去商禪市,進行招商引資的負責人。要不說現在整個燕北省,只要是蘇沐去的地級市,就沒有說找不到認識的人。那些常務副市長市長全都要念著蘇沐給他們的人情。雖然說那次招商引資沒有誰能夠成功,但別忘記在官場中做事,你不能一下作死不是?

誰說這次沒有辦法成功,下次就沒有機會?殷玄縣有那麼多企業,只要稍微照顧點他們,就能夠讓他們多出一大政績。再說像是蘇沐這種年輕有為的官員,誰都知道前途無量。能夠和蘇沐搞好關係的前提下,有誰願意惡化?得罪蘇沐,可就是要意味著他們在短時間內是沒有可能獲取什麼好處,未來還有可能被阻擋住進步道路。

「楊市長,話不能這麼說,我這次過來就沒有想著打擾你,我原本也是想著住一晚上就走的。真的要是再去你那邊驚擾,就有點對不住你,我是實在不想給你添麻煩那。」蘇沐笑道。

「添什麼麻煩,你那邊有什麼麻煩給我添的,就算是有,那這個麻煩也是我心甘情願要有的。所以說你什麼話都不必說,咱們現在就動身吧。」楊寧億說道。

「動身?動什麼身?」蘇沐問道。

「見面啊,你既然過來,我知道你那邊又發生點事情,我要是再不出面的話,以後前去省會絕對是會被人指著脊梁骨罵的。我可不敢讓你老弟在我地面上出事,你放心,你昨天受到的委屈,我全都給你討要回來。」楊寧億笑道。

這消息傳的倒是夠快,就是不知道楊寧億是怎麼做事的。說起來蘇沐對楊寧億還是有點認知的,知道他儘管是常務副市長,卻實在和市長不是一條心。而楊寧億在皇秦島市的後台,其實就是市專職黨群副書記,也就是梁極老爹梁長安。

所以楊寧億這時候打過來這個電話,你不得不讓蘇沐有別的想法。

不過無所謂,屬楊寧億有別的想法才好,那樣蘇沐才不用捅破這層窗戶紙。不過說起來蘇沐和楊寧億的關係也還沒有多好,所以說他是沒有必要真正有所顧忌什麼。

梁平安,楊寧億,皇秦島,蘇沐雙眼眯縫起來。

原本只是過客,誰想卻要駐足。 第四百四十二章:我懷了你的孩子(二)蔚姿婷也越想越不對勁。蕭寒今晚的話語中漏洞百出,太多的疑問縈繞在她的心頭,始終揮之不去。

望了一看還在昏睡中的寧馨兒,蔚姿婷起身披了一件長袍,關上房門,走了出去。

在蕭寒房門前徘徊了一會兒,蔚姿婷終於忍不住敲響了房門,這時候離天亮不到一個小時了。

蕭寒根本沒有睡,即使睡著了,如此清晰的敲門聲也會在第一時間令他蘇醒過來。

雖然隔著一層門板,蕭寒已經知道站在門外的是蔚姿婷了,只是剛才他想的有些入神了,因此才沒有注意到蔚姿婷已經在他門口轉了好幾個來回了。

神仙也有打盹的時候,蕭寒也不能無時無刻的監視著自己周圍的情況,那會累死的,假如神靈能夠無時無刻的監視蒼茫大陸的人類,那還有那麼多的紛爭嗎?

「進來吧,門沒有上鎖。」蕭寒輕聲道。

「吱嘎」一聲,蔚姿婷推開房門,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發現蕭寒並沒有躺下。而是坐在床上,依靠著靠背,似乎在思考什麼問題。

「小寒,你沒睡?」蔚姿婷微微一驚,伸手打開了牆上的魔法燈開關,柔和的魔法燈開啟,房間內一片光亮。

「你不也沒睡嗎?」蕭寒抬頭一笑道。

蔚姿婷隨手脫去披在肩上的裘袍,然後上床鑽進了蕭寒的被窩,依偎著蕭寒坐著,問道:「你有心事?」

「嗯。」蕭寒點了點頭。

「能對我說嗎?」蔚姿婷略微抬了一下眼道。

愛算計:席少的捕心計劃 「哎,我不知道怎麼對你說,這件事是我根本沒有想到過的。」蕭寒嘆了一口氣,雖然他很想將今晚發生的事情隱瞞下去,但是隱瞞肯定是不能解決問題的,而現在蔚姿婷已經發現自己身上不對勁了,再隱瞞下去,那對自己來說可就沒有任何好處了。

「是今晚發生的事情嗎?」蔚姿婷看蕭寒面色,就猜到了肯定跟今晚寧馨兒去樓蘭王宮見樓蘭女王有關。

「嗯,其實我也中了迷神倒,只不過後來被人餵食了解藥。」蕭寒道,如果不是吃了解藥的話,他是不會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蘇醒過來的,而且他吃下去的分量幾乎是寧馨兒的一倍。

「對你們下藥的人是樓蘭女王?」蔚姿婷吃驚的道。

「是,我被餵食了解藥,醒來的時候全身一絲不掛的被人用玄鐵鎖鏈鎖在一張華麗無比的大床之上!」蕭寒臉色很不自然的說道。

「啊!」蔚姿婷驚呼一聲,連忙掩住了嘴巴。

「然後呢?」

「然後,樓蘭女王就出現了。我被藥力暫時封住了功力,於是就被……」蕭寒實在難以啟齒了,下面的事情不用描述,猜都才的出來呢?

「你就這樣給樓蘭女王當了一回面首?」蔚姿婷氣惱的不行,天底下居然還有如此不要臉的女人,還是一國之君主,居然把主意打到自己最好姐妹身上!

「小寒,不行,我要殺了這個樓蘭女王!」蔚姿婷氣的臉色發青,這不僅僅是蕭寒的恥辱,可傳出去,她蔚姿婷焉有面子在?

「婷婷,不要!」蕭寒嚇了一跳,蔚姿婷當真要殺樓蘭女王的話,估計樓蘭女王絕對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蔚姿婷怒聲道:「怎麼,做了一夜的夫妻,你是不是看上她了,捨不得她死了?」

「你要殺他,我不反對,可她一死,樓蘭國怎麼辦。恐怕將會掀起一起權力鬥爭的腥風血雨,會死多少人,你想過沒有?」蕭寒問道。

「那你說怎麼辦,你就這樣放過了她?」蔚姿婷一愣,這些她倒是沒有想過,只是剛才他一怒之下,就想先殺了這個可恥的樓蘭女王再說,卻沒有想過樓蘭女王一死,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

「我也差點就要了她的命,不過是不是你想象的那種方法。」蕭寒尷尬的說道。

「什麼方法?」蔚姿婷追問道。

「就是……」蕭寒湊到蔚姿婷耳朵邊上小聲的說道。

「你這人,怎麼能這樣呢!」蔚姿婷那張微怒的俏臉刷的一下子就燒的通紅,大嗔道。

「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了,反正有一點不受控制的感覺,但我的頭腦非常清楚,到現在當時的情景還印在我的腦海里。」蕭寒也覺得有些怪異的說道。

「會不會是這樓蘭女王在你昏迷的當中又給你吃了什麼葯了,比如那些吃了可以令男人亢奮,卻非常清醒的藥物,據我所知,有些鍊金術專門配置這一類的藥物高價賣給有錢的貴族。」蔚姿婷道。

「你是說樓蘭女王給我吃了迷神倒的解藥之後,又給我吃了*葯?」蕭寒道。

「她既然能做出這等無恥下濺的事情,給你吃*葯又有什麼不可能呢?只是她沒有想到就算你沒有吃藥的情況下,就已經那麼厲害了,吃了葯還不要了他的命,開來還是你懸崖勒馬救了她一命,不然很有可能她已經死在你的身下了。」蔚姿婷怪怪的目光看著蕭寒說道。

「婷婷,這件事你可千萬不能告訴馨兒,我怕她接受不了。」蕭寒道。

「紙是包不住火的,她總有一天會知道的。」蔚姿婷道。

「我們明天就離開樓蘭王國,我們找個借口。就說你發現我們去了那麼久沒回來,就去樓蘭王宮找我們了,正好看到我們被樓蘭女王迷暈的過程,就把我們就回來了。」蕭寒想了一下,說道。

「你覺得以馨兒的性格還有她的智慧,她會相信嗎?」蔚姿婷問道。

「我當然知道她不會相信,但只要我們離開樓蘭帝國,到時候我們再把真相告訴她不就可以了。」蕭寒道。

「你是害怕馨兒知道這件事,不顧一切的衝進樓蘭王宮質問樓蘭女王,是不是?」蔚姿婷看穿了蕭寒的心思道。

「我確實是怎麼想的,再說萬一鬧將起來,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到達嘯龍帝國,還要出海?」蕭寒也是從實際情況考慮,他們本來出發的就晚,一路上又耽擱了不少日子,這再不加緊時間趕路,耽誤了去龍島參加龍五的婚禮,這個責任誰負?

龍五大婚,這可是龍族一件大事,可瞅見龍族邀請其他人沒有,這份殊榮可是獨一份的,蕭寒要不能及時趕到,這可就是落了龍族天大的面子。

「你說的有些道理!」蔚姿婷點點頭。「我們確實不應該在樓蘭王城耽擱了,必須馬上趕路,要不,咱們不等馨兒醒過來,明早直接啟程吧?」

「這個主意好,明天一早,我們啟程!」蕭寒點頭同意了蔚姿婷的建議道。

蕭寒朝窗外望了一下,說道:「差不多快要天亮了,婷婷,咱們閉上眼睛再眯一會兒吧。」

「嗯!」蔚姿婷將身子朝蕭寒懷裡靠了靠,閉上眼睛。便沒有了聲息。

半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蕭寒率先睜開眼睛,隨後蔚姿婷也睜開了雙眼,然後就是梳洗穿衣、吃早飯。

雇了兩輛馬車,一行人麻利的出了城。

「吁吁……」

「怎麼回事,怎麼停車了?」蕭寒跟馬車車夫說好了,趕出城三十里停下的。

「尊敬的客人,前面是我們樓蘭國的王駕!」趕車的車夫以異常尊敬的語氣說道。

「王駕,難道是?」蕭寒心中一驚,不會是樓蘭女王追上來了,她怎麼會知道自己等人的行蹤的呢?

「不管是什麼人,你徑自走趕車向前就是了!」蕭寒道。

「不行的,王駕就在車道的中央,把路都堵住了,過不去!」

「這大沙漠,無邊無垠的,隨便改個道,再折過去不久完了嗎?」蕭寒大為不解道。

「客人不知道,出了大月國向東,有一片流沙域,這是我們樓蘭國王城東部的屏障,只有一條路,如果繞道的要趕幾百里路。」車夫解釋道。

蕭寒算是明白了,樓蘭女王這是早就算準了在這條道上來堵自己了。

「小寒,要不咱們繞道吧?」蔚姿婷建議道,車廂里多了一個昏睡不醒的寧馨兒,雖然蕭寒和蔚姿婷解釋了,中了迷神倒,沒什麼大礙,昏睡一天就會醒過來,可是冰雲和冰鳳卻似乎瞧出一點苗頭來了。

只不過冰雲的性子比較淡,蕭寒說寧馨兒沒事,就肯定沒事,倒是冰鳳眼睛不時的朝蕭寒臉上瞄來瞄去的,希望能從他的臉上發現一點什麼來。

「咱們的行蹤已經發現,除非我們直接升空離開,她還是會緊緊的跟上的!」蕭寒悄悄對蔚姿婷說道。

「這條路車馬比較多。咱們不如改道,她要是跟上再說,不跟的話咱直接找個僻靜的地方升空好了。」蔚姿婷建議道。

「這個辦法好!」蕭寒點了點頭衝車廂外喊道,「勞駕,老哥,咱們改道向南,怎麼樣,還是三十里,車錢一分不少?」

「行,你是客人聽你的!」車馬是一揚馬鞭,嫻熟的指揮自己的車馬掉轉過來,先往回走了幾里路,然後折向南方而去!

當然,蕭寒這兩輛馬車一動,樓蘭國的王駕也動了,尾隨其後,前後相距只有不到兩百米的距離。

「客人,怎麼王駕跟了上來了?」車夫扭頭一看,王駕居然跟在自己這輛小馬車後面,不緊不慢的跟著。

「沒關係,讓他們跟著,我們繼續趕路!」蕭寒吩咐道。

「客人,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呀,王駕這麼多年還沒有出過樓蘭王城呢,怎麼今兒個會跟在我們後面?」車夫緊張的道。

「放心吧,沒事,你再趕上幾里路,找個沒什麼人人煙的地方停下!」蕭寒吩咐道,看來這尾巴是甩不掉了,除非現在就升空離開,可是這樣一來未免有些驚世駭俗了。這低調可是蕭寒一直做人的原則。

「好的,客人,前面不遠處有一處荒廢的兵營,基本上沒什麼人到哪裡,我們就在那兒停下,可以嗎?」

「可以,就在那兒吧!」

華麗的馬車之上,樓蘭女王側躺在華貴的魔獸皮毛之上,只見她臉色還有些蒼白,不過氣色不錯,彷彿年輕了好幾歲,眼神目視前方,有些迷離。

「陛下,他們改道了,好像失去那個廢棄的軍營!」

「那就跟上。」樓蘭女王慵懶的聲音說道。

「是,陛下!」大將軍雲舞道

這個雲舞,其實就是雲飄飄的母親,雲飄飄繼承了母親的容貌和父親的氣質,所以外人只要將她們母女並列一看,肯定就會說她們兩個不是姐妹就是母女。

廢棄的軍營,早已是是一片殘垣了,蕭寒命車夫停了下來,並且將車頭掉轉過去,正對著迎面而來的樓蘭女王的王駕!

「陛下,他們停下來了,正對著我們,兩輛馬車。」雲舞策馬走到樓蘭女王那華麗的王駕一側,稟告道。

「雲舞,你去將蕭寒請到我的車上,就說我有話要對她說。」樓蘭女王吩咐道。

「陛下,這怎麼可以,這個蕭寒究竟什麼人,您為什麼要追出王城也要見他一面?」雲舞問道。

「雲舞,這是我的私事,難道你也要管嗎?」樓蘭女王嚴厲的問道。

「臣下不敢,臣下只是關係陛下的安全,還有這個蕭寒來歷不明,突然出現在樓蘭王城,是不是有什麼企圖,臣下尚還不知道,為了陛下的安全和清譽,還是讓他在車外覲見吧?」雲舞堅持道。

「放肆,雲舞,我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來管了?」樓蘭女王真的有些生氣了。

「陛下,為了您的安全……」

「不要再說了,你要是不去,我親自下車過去!」樓蘭女王憤怒的聲音傳來出來,就連隔著數十米外的蕭寒等人在車廂之中也依稀可聞。

「小寒,這樓蘭女王是不是對你動情了?」蔚姿婷小聲傳訊道。

「這恐怕不太可能吧,我跟他不過是逢場作戲,一段露水情緣而已,她怎麼會對我動情呢?」蕭寒駁斥道。

雲舞被迫無法,只好下了馬車,朝蕭寒乘坐的馬車走了過來。

「車上可有一位叫蕭寒的人?」雲舞在馬車前站定,離馬車的距離起碼還有三米遠,就沖著馬車大喊一聲。

「這個大將軍未免也太過倨傲了,哪有這樣子請人的?」冰雲不滿的嘀咕一聲。

「人家是大將軍,咱們可是平頭百姓,當然比不上了。」冰鳳也輕蔑的一笑。

這兩聲雖然聲音不大,可都穿透力不小,清晰的傳到那個雲舞的耳朵之中。

雲舞冷傲的臉色微微一變,可以想起女王陛下一再的憤怒,她思量了一下,硬著頭皮再一次挪動腳步,走到馬車跟前,這回她頭微微的低了一下,但任然神態倨傲:「請問車上有一位叫蕭寒的先生嗎?」

蕭寒也不願意過分的為難這位樓蘭國的大將軍,當即回了一聲:「有,請問尊駕是何人,找我何事?」

「樓蘭國武威大將軍雲舞奉女王陛下之命,前來請蕭先生到王駕上一徐!」雲舞大聲說道。

「好!」蕭寒掀開車帘子走了下來。

雲舞一位蕭寒是一個生極為英俊的年輕小生呢,沒想到是個長相十分普通,穿著也不怎麼樣的男人,除了氣度還算不凡,其他幾乎是一無是處,尤其這麼一個普通的男人身上居然感覺不到一點魔法和鬥氣的波動。

女王陛下怎麼會這樣一個男人如此鍾情呢?

「你就是蕭寒?」雲舞一時間根本沒有將眼前這個蕭寒與那個名揚天下的風魔蕭寒聯繫到一起,最多也就是兩個同名同姓的人而已,自從蕭寒成名之後,這天下間叫蕭寒的人就多了起來,騙子更多多如過江之鯽。

「我就是。」蕭寒對雲舞對他的輕視絲毫不在意,美女,加上修為不錯,還是威武大將軍,自然有值得她驕傲的地方。

「跟我來吧,女王陛下就在車上。」雲舞看了蕭寒一眼之後,就沒有打算再看第二眼了,徑自走在前面引路道。

「大將軍請!」蕭寒倒是表現的非常客氣,沒有將雲舞對他的態度放在心上。

「陛下,他來了!」

「請他上車!」

「蕭先生,請吧!」雲舞對蕭寒說話的時候,頭微微的別過一邊。

蕭寒微微一笑,不理會雲舞對他的冷淡和蔑視,踏上華麗的馬車,掀開那厚重的帘子,走了進去。

「咔嚓」一聲,車廂的門窗都在樓蘭女王操控的機關按鈕下關了起來,外面的人再也聽不見車廂內的任何聲音,這是為樓蘭女王特意打造的車廂,隔音效果是最完美的。

車廂內很溫暖,風情萬種的樓蘭女王臉上的還殘留這一絲春情,一雙會說話大大眼睛內全部都是幽怨。

「你就想這樣一走了之嗎?」樓蘭女王微微的直起身子,仰著頭,湊近了蕭寒問道。

「我不走,難道你還想留下我做你的王夫不成?」

「如果可以,其實我想跟你走!」樓蘭女王沉默了一下,突然說道。

「哦,是嗎?」

「我知道我是一個不純潔的女人,不配做你的女人,但是我可以留下你的種子,他會陪伴我的。」樓蘭女王撫摸著自己的小肚子,露出一絲幸福的微笑,「而且我以後不會讓任何男人再碰我了,除了你!」

蕭寒驚傻了:「你這是什麼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