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言總,你也要賠償人家!人家等了你這麼久!」張小姐一進門就對著言辰風撒嬌的說道。

沈凌菲一臉黑線,這個女人竟然如此光明正大的勾引自己的男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張小姐覺得我應該怎麼補償呢?」言辰風淡淡一笑,張小姐只覺得眼前陽光明媚心花怒放。

「言總好討厭,一點誠意都沒有,這種事情人家怎麼好決定啊!」張小姐看著今天的言辰風,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言總今日對她很有意思!

一想到沈凌菲前段時間雖然解除了嫌疑,可到底還是被公司里的人傳出了不好的流言,言辰風也是很在意這個的吧!

張小姐越想越覺得自己讓沈凌芸來給沈凌菲使絆子這個決定真的是太對了!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言辰風瞥了一眼身後的休息室,淡淡的笑容在嘴角釋放。

張小姐自然也看到了言辰風的笑容,自以為自己的堅持終於有了結果,立刻走到了言辰風的身邊。

言辰風好似在想什麼事情,察覺到有人靠近,微微皺眉說道「張小姐,你離我這麼近做什麼?」

?!!沈凌菲太陽穴突突的跳,剛才慵懶的疲憊一掃而光,起身快速的將衣服整理妥當!

「哎呀,言總,你好壞,你明知道……」張小姐剛要伸手,就聽到身後傳來吧嗒一聲的開門聲。

心中怒火瞬間爆發,剛要呵斥卻見到沈凌菲從言辰風的休息室走了出來。

休息室?看著沈凌菲脖子上的紅痕,張小姐臉色一變,再看看自己身邊的言辰風,怪不得他今天性感的不像樣!

「沈總監?你怎麼在言總的休息室里?你……難怪他們都說你是靠著身體上位的!」張小姐剛說完,言辰風立刻臉色一拉,很不高興的起身拉過了站在一邊不吭一聲的沈凌菲。

「張小姐,這位是我的前妻!」言辰風看著沈凌菲一臉寵溺,隨即繼續說道「我現在正在追求她,想和她復婚!」

黑客法則 張小姐一聽,當即臉頰紅透了,想到剛才自己的所作所為,不禁惱羞成怒「言總,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言辰風淡淡一笑「我言辰風追求誰,需要給你說明嗎?」

張小姐一頓,氣憤的捏緊拳頭「言總,你這樣說難道一點都不顧及我們之間的合作了嗎?」

言辰風拉著沈凌菲坐在自己的身邊,隨即才眼神銳利的說道「言氏和誰合作,這點我說了算,言氏和張氏的合作是我和你父親之間的事情、你真的以為是你的原因我才會和張氏合作嗎?」

張小姐自出生從來都沒有被人這樣說過,何況今天還是在她喜歡的男人和情敵面前,自己被如此的羞辱怎麼能讓她消氣!

「言總,我可是我爸爸唯一的女兒,我們兩家合作將來對言氏也是有好處的!請問沈小姐有什麼?」 豪門契約妻:BOSS寵入懷 張小姐不甘的問道。

「菲兒有才華,有我對她的愛,還有我們的女兒!最重要的,她人品可靠不會耍陰謀陷害人!」言辰風說完后看著張小姐目光深邃。

「言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覺得我是那種會陷害別人的人嗎?」張小姐心虛的看著言辰風問道。

「沈凌芸進了監獄,你以為當真是她對你忠心不將你供出嗎?是你父親和我的關係才將你保了下來!所以,不要再演戲了!希望你回去也給你父親一個滿意的解釋!」言辰風說完后,成功看到張小姐變了的臉色。

「對了,忘記告訴你了,其實你根本就不是你父親唯一的孩子!」言辰風惡趣味的看著張小姐說道。

「怎麼可能!你的意思是我父親在外面有小三?還生了孩子?」張小姐震驚的瞪著言辰風,從來沒有想到這樣的事情會在自己的身上發生!

「不,你錯了,真正的小三是你的母親!你母親仗著自己家庭背景威逼你的父親離婚和自己再婚,而當時你父親的原配已經有了孩子!所以,你就是那個小三的孩子!」言辰風言語惡毒的對著張小姐說道。

「不,不可能,我父親很愛我母親,我的家庭更幸福!你說謊!」張小姐哭著跑了出去!

「哇,你原來也可以這麼毒蛇啊!」沈凌菲原本還想自己斗一斗這個一邊最討厭小三,一邊陷害自己的小三!

誰知言辰風已經將事情做到了這一步,她完全沒有出場的機會!

「誰讓她不自量力竟然和你比!要不是看張總的面子,我早就不忍了!」言辰風不滿的將沈凌菲摟進懷中、自己的老婆現在可金貴呢,誰都不準欺負她!

沈凌菲靠在言辰風的懷中,一臉眷戀的說道「我感覺現在都快被你寵壞了!」

言辰風得意一笑,低頭就吻上了沈凌菲。

「總裁,張氏的珠寶款到賬……額,對不起!你們繼續、繼續!」王秘書一臉尷尬的退了出來,門口的小秘書笑的得意的看著他。

紅燭淚 「哎,王秘書,你幹什麼去?」小秘書還以為他出來後會帶著什麼勁爆的消息那,沒有想到他慌忙退出來后就去工作了!

「我去加班懲罰自己!」王秘書大聲的說道。

「噗嗤!」沈凌菲被王秘書的話語逗笑了!

看著言辰風黑著的臉,輕輕晃動言辰風的手臂「不要欺負他了,你瞧你把人嚇的!」

偏執大佬的小可愛超甜噠 言辰風委屈的看著沈凌菲「老婆,你太偏心了!你這樣,我更想單獨找他談談了!」

沈凌菲哈哈一笑,靠在言辰風的懷中享受這難得的溫情時刻。

「對了,你當初說好的,珠寶設計后我有百分之五十的提成!」沈凌菲小算盤立刻打了起來,拿出手機不停的算著自己的獎金!

言辰風看著沈凌菲精明的模樣,笑著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張卡「這卡上有五十萬,是你這次的獎金!」

沈凌菲挑眉,笑著將卡片裝進了自己的口袋「那總裁,我就不打擾你上班了!」 沈凌菲在家中監督著球球改自己被言辰風慣出來的毛病,好幾天才抄了一遍書本。

沈凌菲也知道球球不願意抄書,可是礙於自己一直在一邊督促,她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抄!

言辰風回到家就看到球球抱著作業寫的很是專心,上前揉揉她的腦袋,笑著說道「作業難嗎?」

「不難,作業要比抄書好多了!」球球委屈的看著言辰風,希望他能幫自己求情!

言辰風哪裡能不知道這個小傢伙的心思,只得笑著寬慰她說道「好了,我去看看你媽媽,不知道她會不會聽我的!」

「會聽的,媽媽在墨西哥的時候從來不會說你的壞話!」球球看著言辰風笑著說到。

「哦?是嗎?看來你媽媽還是愛我的!」言辰風以為球球是為了哄自己才會這樣說,沒有想到球球竟然著急了!

「你不相信我說的話?當初姥姥見媽媽獨自生產氣的在那裡罵你,媽媽都不讓姥姥說你!後來爸爸向媽媽求婚,姥姥極力促成,媽媽卻還是拒絕了,回來后抱著一串項鏈哭的很傷心!」

言辰風沒有想到沈凌菲對自己竟然有這麼深的感情,心中越發的愧疚,看著球球紅紅的眼眶伸手揉揉球球的小腦袋轉身上了樓!

球球看到言辰風離開了,這才鬆口氣的繼續抄書!

沈凌菲在卧室中剛換好了衣服,就見言辰風走了過來,看著沈凌菲越看越覺得自己虧欠了她。

「你今天怎麼了?是不是球球還是只抄了一點?」沈凌菲算算日子,馬上就是老爺子的八十大壽了.

「不是,二十遍,她要抄寫很久,我看著就行!主要是讓她知道撒謊的後果!」沈凌菲看著言辰風微微一笑說道。

「老婆,我今天聽球球說了一些你們以前的事情,知道就算我對不起你,你也還是心裡有我的!」言辰風看著沈凌菲很有感觸的說完后將她摟進懷中!

「哎?你這個人,這是怎麼了?以前的事情不是說好不提了嗎?球球給你說了什麼?」沈凌菲眼中精光一閃,好笑的問道。

「就是你以往對我多深情,還有那個項鏈!」言辰風抱著沈凌菲,將下巴搭在沈凌菲的肩膀上。

「好了,矯情個沒有完了!」沈凌菲知道球球說了什麼、自己的女兒她還是很了解的!

「球球犯錯是必須要懲罰的,你同意嗎?」沈凌菲看著言辰風說道。

「嗯!」

「那就行了,我們來商量下老爺子的壽辰怎麼過?」沈凌菲看著言辰風問道。

「這個,每年這個時候都是在家裡舉辦聚會!所有的親戚朋友和合作夥伴都會來這裡祝賀!」言辰風說道。

「每年都是?」沈凌菲可真是開眼界了,這累死人啊!

以往爸媽也就是逢五逢十才會慶賀一下,平日里都是自己家中的小聚會、想起他們一家人聚在一起其樂融融的景象,沈凌菲皺眉心情莫名就不好了!

「這些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管家會搭理妥當的,我們按時出席就好了!反正你不是還有王牌嗎?」言辰風好笑的說道。

「王牌,我哪裡有什麼王牌啊!」沈凌菲頭痛的想到,自己被言老爺子嫌棄,關係還處在緊張的階段!

「咱們的寶貝女兒啊,到時候喊一聲太爺爺,保證你送什麼禮物都比不上這個!」言辰風說完后沈凌菲也笑了,還是言辰風了解言老爺子!

「那麼我們一起送一份禮物吧!」沈凌菲前幾天在錶店看中了一款手錶,鑽石打造,價值不菲!

「你忘記了老爺子是軍人出身了!」言辰風好笑的搖頭!

「那就普通一點的手錶好了!」沈凌菲說完后打了一個電話,小秘書第二天就將手錶打包好放在了沈凌菲的辦公室的桌子上。

三天後的早上,沈凌菲和言辰風帶著球球早早的就回去了嚴家老宅!

一進門,沈凌菲就不自然的想起了以往的一切,自己在這裡住著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言哥哥,沈總監,你們來了,快請進!」柳文倩一副女主人的模樣接待者每一位到來的賓客。

「行了,我的家我回來還不用你在這裡……」言辰風還沒有說完就被沈凌菲拉住了手臂。

「我們先去給老爺子問好吧!」

言辰風看著柳文倩委屈的紅著眼,轉身將沈凌菲留住,原本兩人都走了一會了,一道聲音低低的傳了過來!

「狐狸精啊!小三!」柳文倩臉色一變,看著發生處,那裡一個人都沒有。

「爺爺生日快樂!」

「言總,生日快樂!」沈凌菲和言辰風一同說道。

「好你個臭小子,終於捨得來了!」言老爺子今天好似心情特別好,看著他們身邊的球球眼神和藹可親。、

「球球,該你了!」沈凌菲看著球球鼓勵的說道。

「太爺爺生辰快樂!」球球在家裡時就將四個字的成語背的很熟了,所以在這個場合她一點也沒有怯場。

言老爺子滿意的看著自己的重孫女,招手說道「來,過來!爺爺有東西給你!」

球球看了一眼沈凌菲,後者點點頭,球球就歡天喜地的跟著眼言老爺子去了書房。

原本言老爺子年紀大了,這個慶祝八十大壽的地方也是其他人為了拉攏言辰風而跑來的!

言老爺子也很明白這點,所以帶著球球就去了書房給球球取他準備好的禮物了!

「言總,上次的事情實在是不好意思,小女已經被我禁足了,希望小女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合作!」張總看著言辰風有些不好意思的揚揚手中的酒杯說道。

「這個自然,如果我真的生她的氣,就將她關起來了!再說,我們合作、我言辰風看重的是張總你的為人!

「哈哈,我就知道言總是個爽快的人,真是慚愧啊!來,我先干為敬!」

有了張總的開頭,很多人都端著酒杯向言辰風走了過去! 這樣的宴會,原本就是男人們的戰場,女人們攀附金龜婿的戰場!

沈凌菲早就已經習慣了在這樣的場合單獨一人看著宴會的繁華,自己的性格也和這裡格格不入。

「雲倩,你瞧你,你的言哥哥走到那裡,你的眼睛就盯在哪裡,真是深情啊!」不遠處,一個女子拉著柳文倩一臉諂媚的笑著說道。

「你……別取笑我了,今天爺爺大壽,我要時刻看著點這裡的狀況!」柳文倩表現的十分賢惠,惹的一眾女子紛紛露出羨慕的眼神。

沈凌菲遙遙看著柳文倩那得意炫耀的模樣,心中不屑的剛要轉頭,可有些人就是不放過她!

「沈總監!」劉雲清帶著她一幫的追隨者走了過來,每人手中都拿著一杯香檳。

「原來是柳小姐,請問有什麼事情?」沈凌菲面帶淡淡的笑容,不卑不亢的說道。

「哦,是這樣的,我瞧你剛從墨西哥回來,對這裡的人都不熟悉吧!哎呀我忘記了,你以前也是在這兩個房子里住過的!不過現在想想都過去六年了啊!」柳文倩一副感嘆的模樣。

劉雲清身邊立刻就有人好奇的問道「沈總監是誰?」

「哎呀,這你都不知道,沈凌菲啊!沈家大小姐!」其中一個和柳文倩關係比較近的女孩笑著擠眉弄眼的說道。

「沈家?……沈家!!?」女子想了好久才好似突然想起什麼,看著沈凌菲的眼神很是不屑!

果然如此,這個女人就是學不會乖乖的!

沈凌非當然知道,豪門之間的友誼都是被利益維繫著,你如果沒有了錢,很快就被眾人嫌棄,選擇性的遺忘!

而沈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大概她們現在還能這麼快的記起沈家,和沈凌芸有很大的關係吧!

「那沈凌芸和你是什麼關係?」其中一個額骨高起、一副克夫相的女子看著沈凌菲問道。

「哎呀,你們真的是,沈總監是我言哥哥從墨西哥請回來的知名設計師!和沈凌芸怎麼能相提並論!雖然她們是姐妹的關係!」柳文倩淡淡一笑,嗔怪的看著身邊的人說道。

在這個圈子裡混,誰不是察言觀色的好手,柳文倩帶著她們浩浩蕩蕩的出現在沈凌菲的面前時,這些人心中就有了底!

如今聽柳文倩這樣說,更是明白了!

當初沈凌菲和邱雲清的婚事在這裡可是最有名的八卦了!

如今她們總算是見到了主角,哪裡能這麼輕易的就放過沈凌菲啊!

「哎,你們知道嗎?我聽說沈凌芸被抓進監獄了!沈總監是不是心裡很開心啊?也算報了你當日之辱了!」一個女子笑著說道。

「哈哈,這就叫風水輪流轉啊,當時沈總監多麼狼狽啊!」站在柳文倩身邊的女子捂著嘴偷偷的笑著說道。

「別鬧了,好歹沈總監也算是我半個言家人!」柳文倩一跺腳,一副再說我就要生氣的樣子。

「哎呀,雲倩就你心善,你瞧瞧,她怎麼就是言家人了?都和言總離婚這麼多年了,還好意思出現啊!」

「是啊是啊,不過你們知道嗎,言總居然好心讓她當言氏的設計總監啊!」

「那是人家有本事啊,離婚了居然有了孩子!那言總不能看著自己的孩子風餐露宿啊!」

沈凌菲冷眼看著這幾個女人自導自演的說著譏諷自己的話語,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天哪,沈小姐,我真的佩服你的手段!都離婚了,能讓言總還相信這個孩子是他的!」女子說完後上下打量了一番沈凌菲后哈哈一笑,滿意的說道。

「雲倩,你瞧瞧人家,你再看看你,總是這麼委屈自己一直乾等著,等到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女人站在柳雲倩的身邊笑著說道。

「夠了!你們戲演完了?」沈凌菲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將言辰風和柳雲倩聯繫在一起!

「呦,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設計師居然還有脾氣了?你以為你自己還是當年的沈家大小姐呢?就算是沈家大小姐,你還真的以為自己有地位?沈凌芸早就說過了,她們沈家只有一個女兒,一個大小姐!」

「你說的沒錯!沈家確實只有一個大小姐!正牌的女兒也只有我一個,一個小三的孩子怎麼能算是沈家的孩子?」沈凌菲說完后看著剛才說話的女人一愣,沒有想到會被沈凌菲抓住這樣的話柄。

「你們剛才說的都不錯,可是說錯了一點!言總身邊從來都不缺女人,就連這個柳雲倩都曾經脫光了自己爬上他的床,可是最後呢?被下了葯的言總卻愣是對你沒有興趣!」

沈凌菲說道這裡故意停頓了一下,讓人有了遐想的空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