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誰家的閨女,這麼有福氣?」,劉玉蓮好奇地問道。

「城裡來支教的沈老師,知書達理人有漂亮!」,劉翠娥已經認準沈若琳。

「可別亂說,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李長青好笑地道。

「小沈經常到山裡小木屋去找你,孤男寡女的能做什麼?」

有道是明騷易躲、暗騷難防,李大海猛地來一句道,語驚四座。

李長青以如今的修養,竟無言以對,差點直接破功,對李大海刮目相看。

「誒,說到這,李家坳小學來位國學大師?」

吳雄波近一個月幾乎都待在省城,才回來就聽到深山裡書聲的傳說。

「國學大師?沒聽說過!」,劉翠娥搖搖頭道。

「不會吧,聽朋友說,有國學大師在李家坳誦讀儒家經典。」

「有些不孝順的人能從中感悟到孝道,有些不善於待人接物的人從中學會處世之道,甚至有些老師從中學會怎麼教育學生!」

「據說大師讀完書後,就開始賣韭菜,五十元一斤,還經常搶不到!」

「說得有模有樣的,害我還差點信了!」

吳雄波回谷陽縣后,飯局上都在討論深山裡的讀書聲。

但吳雄波沒有親眼見過,不太相信會有這麼神奇的事情。

「哈哈,你是說在李家坳讀書的人?」,劉翠娥大笑著道。

「是啊!」,吳雄波疑惑地回答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劉翠娥指著李長青道。

「青娃?你就是傳說中的國學大師?」,吳雄波驚訝地問道。

「國學大師可不敢當,只不過是領著大家讀讀書、賣韭菜而已!」

李長青拒絕去文化廣場講學,想盡量低調可卻事與願違。

「你小子真有那麼厲害?」,吳雄波看著李長青長大的懷疑道。

「他人誇大其詞罷了!」,李長青毫不在意地道。

「看來你小子真有些不同,難怪顧局長會到山裡請你三次!」

吳雄波眯著眼打量李長青道,不敢想象國學大師竟然是自己的姨侄。

而且顧存明成為常務副縣長基本已成定局,將來的道路還很廣闊。

「呵呵,只是前兩次恰好不在!」,李長青微微一笑道。

「你的韭菜五十塊一斤為什麼會有人買呢?」

「鍾南山下的韭菜能緩解大姨的病情,就不會覺得貴啦!」

「你的韭菜能緩解你大姨的病情?」,吳雄波激動地道。

「嗯!」,李長青點點頭。

脫髮的病因有許多種,中西醫闡述的角度不同。

西醫認為與遺傳因素、自身免疫、慢性中毒、內分泌功能失調、應激能力低下、微量元素缺乏、精神過度緊張等有關。

從中醫的角度來說,是心血虛弱、肝血不足,以致血虛生風,風勝生燥不能營養肌膚、毛髮,或者氣機不暢,以致氣滯血瘀,發失所養等。

具體情況很複雜,得從多方面分析。

劉玉蓮在漢江做過多項檢查,沒能查出根本原因。

可見身體的病情很複雜,並不是由一兩種原因造成的。

韭菜能健脾開胃,補腎壯氣,可以稍微改善一下劉玉蓮的身體狀況。

「青娃,要不你給大姨瞧瞧?」劉玉蓮說道。

「醫院都是用高科設備檢查,青娃現在什麼都沒有,能有什麼辦法?」

吳雄波震驚於李長青的書聲,但還是保持理智,不至於病急亂投醫。

李長青以前主攻胸外和,跟失眠多夢、脫髮沒有任何關係。

「可以試試!」,李長青點頭道。

「不需要什麼設備么?」,吳雄波疑惑地問道。

「一雙手就可以啦!」,李長青伸出自己的右手道。

「你姨的病都是身體內部的,用手怎麼看?」

「切脈!」

於《難經》第六十一難云:望而知之謂之神,聞而知之謂之聖,問而知之謂之工,切脈而知之謂之巧。何謂也?

望而知之者,望見其五色,以知其病。聞而知之者,聞其五音,以別其病。問而知之者,問其所欲五味,以知其病所起所在也。切脈而知之者,診其寸口,視其虛實,以知其病,病在何臟腑也。經言,以外知之曰聖,以內知之曰神,此之謂也。

在《難經》開篇第一到二十二難,用很大篇幅來講述脈搏。

吳雄波聽著眼睛冒出亮光,心裡生出奢望奇迹發生。

李長青開啟醫家職業后,第一次在實際中運用,凝神靜氣盡量做到最好。 寸口者,脈之大會,手太陰之脈動也。

各經脈均會集於肺,而寸口為手太陰肺經的循行部位,其上之太淵穴,是脈會之處。且脾胃為各臟腑氣血之源,各臟腑氣血之盛衰,與脾胃功能之強弱有著密切的關係,

而手太陰肺經亦起於中焦睥功能之狀況。

因此全身臟腑經絡氣血之盛衰,都可以從寸口脈上反映出來。

李長青將左手搭在劉玉蓮手腕的寸口處,保持均勻的呼吸節奏。

先用中指按在橈骨莖突內側動脈處,以中指定關。

然後用食指按在關前定寸,用無名指按在關后定尺。

兩根手指分佈疏密適當,按壓力量時輕時重,只用五十個呼吸的時間。

「青娃,這麼快就好啦?」,劉玉蓮收起手臂疑惑地問道。

「是啊!」,李長青點頭道。

「一分鐘都不到,人家老中醫都沒你快!」,劉翠娥不滿地道。

「呵呵,切脈關鍵在於心中有脈,否則花再久時間又有何用?」

李長青將《難經》里各種脈象爛熟於胸,好比庖丁解牛很自信地道。

「青娃,瞧你這意思,是找出什麼原因啦?」

吳雄波理智上認為不靠譜,畢竟中醫需要名師指點、時間積累經驗,但還是懷著一份奢望問道。

「大姨,你一個月前應該用過一款新的護膚品吧?」

李長青不答,瞧著劉玉蓮的眼睛問道。

「是啊,你怎麼知道的?」

劉玉蓮一直用的百雀羚,但月前從微商手裡購買一款精華,驚訝地問道。

「怎麼,那款精華有問題?」,吳雄波緊張地問道。

「嗯嗯,如果預料沒錯,大姨應就是從那時開始失眠多夢、脫髮的!」

李長青通過脈象追溯病源,再加上劉玉蓮的愛好推測道。

「還真是的,不過那時沒在意,精華有問題?」

劉玉蓮用過很多護膚品,沒想過問題會出在這裡。

「精華裡面應該含有某種微量毒素,用常規手段檢測不出來的。」,李長青肯定地道。

雖然驗血、驗尿、檢測頭髮可以得出大部分數據,但某些未知的元素不能顯示出來。

「青娃,你小子可以啊!市裡、省里前前後後跑過十幾家醫院,都沒查出什麼病因。」

「到你手裡居然只用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就推測出是由什麼引起的,有什麼治療方法么?」

吳雄波在李長青胸口捶一拳,深感意外興奮地問道。

「一副葯,可以排出體內的毒素,一張紙,可保證安穩入睡。」

李長青腦海中《湯頭歌》藥方眾多,瞬間就有可行方案平靜地道。

一副葯還能理解,但是一張紙用來做什麼?

「一副葯、一張紙?」,吳雄波疑惑地問道。

「毒素已經對大姨的身體造成傷害,身體里的毒素排出來后也不會立即復原。」

「需要調養一番后,睡眠才能恢復正常,紙就是用來安神的,葯是用來排毒的!」

李長青知道吳雄波的困惑,出言解釋道。

「青娃,你房裡有筆墨紙硯,我去給你拿!」

劉翠娥已經基本確信,藉機去拿出開藥方、寫字的紙筆。

「藥方里的藥材,都是市面上比較常見的,很容易買到。」

「紙的話,請稍等。」

李長青將藥方寫好,接著又極其認真地寫著『寧靜』兩字。

筆用的是自己做的狼毫,紙是普通的宣紙,但一筆一畫間透著股安靜祥和的氣息。

李長青生活在鍾南山下,對淡泊寧靜的生活體悟很深,將意境融入到書法里。

「好字!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堪稱銀鉤鐵畫!」

一手小楷端端正正,吳雄波文化程度不高,但也知道非常不凡。

「怪啦,青娃的字看著很舒服,心裡沒有那麼躁動,竟然有點想睡覺……」

劉玉蓮望著紙上『寧靜』兩字,像是在熱天進入空調房般清涼,積壓的困意湧上心頭。

豪門盛寵:總裁的蜜制新妻 「大姨,把字掛在顯眼的地方,葯抓好后煎服,估計三四天就能將毒素清除乾淨。」

李長青將寫好的藥方、字畫鋪開著,送到劉玉蓮的手中囑託道。

「好的,有點困,先去休息一下!」,劉玉蓮打哈欠道。

「哈哈,青娃這手真是神來之筆,效果這麼明顯!」

吳雄波清楚劉翠蓮遭受的苦,見狀開心地笑道。

「兒子,好樣的!」,劉翠娥自豪地道。

「還行!」,李大海也含蓄地誇讚道。

「大海啊,青娃這一手何止是還行啊?說句神醫也不為過!」

無論是國學大師,還是杏林妙手,吳雄波徹底地顛覆對李長青的認識。

「下午到山上去采幾味藥草,給大姨調理一下!」

劉玉蓮對李長青一家還不錯,李長青也很上心地道。

午飯吃完后,李長青回到鍾南山小的小木屋,背著葯簍帶著葯鋤上山。

在一片棕色森林的山坡上,李長青發現幾株手掌狀約莫六十厘米高的植物。

植物上還接著扁圓星的紅色果實,下面有稍有分支。

「人蔘!」

李長青以前也在鍾南山上挖到過人蔘,但這麼大個頭的還是第一次。

人蔘的入葯部分是根須,李長青小心翼翼地用藥鋤將人蔘連根挖起來。

連帶著濕潤的土壤,放在葯框里。

發現一株人蔘,說明此處的環境可能適合人蔘生長。

李長青在附近擴大搜查範圍,果然又找到幾株人蔘,但是年份都不及剛開始找到的那株。

沿著山坡下去,有些腐爛的葉子下面藏著蘑菇。

李長青折斷一根樹枝,扒開覆蓋在上面的爛葉,順帶撿到半筐蘑菇。

當夕陽的紅色光輝灑滿山坡時,李長青啟程回到小木屋。

將撿到的半筐蘑菇送回家裡,又陪同吳雄波、劉玉蓮吃完晚飯才回到鍾南山。

李長青書讀得越多,泥宮丸里的浩然正氣跟著增加,記憶力、思維能等也同步提升。

九宮學館里,李長青津津有味地看著數學典籍,不禁想到一個問題。

哥德巴赫猜想,數學史上一直懸而未決的問題。

世界數學的三大難題之一,號稱數學皇冠上一顆遙不可及的『明珠』。

ps:感謝陳勝醉雞、一夢了塵、小金7817等的打賞! 哥德巴赫在給好友歐拉的信中,陳訴其著名的猜想。

歐拉將其命題簡化,即任一大於二的偶數都可以寫成兩個質數之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