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7 日

「讓外人看了,也會誤會你沒有靠山了,若欺辱上門你該如何是好。」

一語落下,紫薇帝君目光陰沉,玉帝王母更是心中一跳。

論起理來,太陰神君神位尊貴,比起天庭四御不差分毫,但現在的太陰星,卻封星萬年,宛如關了禁閉一樣。

但玉帝心裏苦,他可完全沒有欺負太陰神君的意思,只是對方不出門,他也無可奈何。

看着這個幼時隨師尊時常拜訪的大仙,太陰神君心裏柔和,她知道這是真正為她好的大仙。

她對鎮元子執師禮,「師伯無需擔心,小女在天庭過得很好,沒人敢欺負我的。」

聽到如此稱呼,鎮元子撫須欣慰一笑,「無人欺負就好,往後天庭呆悶了,多往五庄觀走走,別太生分了。」

太陰神君恭聲應下,才坐回席位,只是這麼一來,無論是眾位大羅,還是有所關注的眾仙,看太陰神君的目光都充滿了異樣。

鎮元子可不是一般人,地仙之祖的名號更是十分沉重,比不上諸位聖人,但比起他們,卻也是天地之別。

玉帝也終於知曉,為何此次這位大仙會親身來赴蟠桃宴,只怕正是為了這太陰神君而來。

宴會在繼續,仙娥一曲舞罷,開始輪番敬酒,而嫦娥卻被鎮元子給直接招了過去,噓寒問暖。

這讓等待敬酒的群仙都是遺憾,尤其讓王牧重點關注的天蓬元帥,一雙眸子痴痴的盯着嫦娥背影,只差撲上去了。

想必若真是嫦娥敬酒,天蓬元帥還真有可能做出原著戲嫦娥一事。

王牧始終帶着看熱鬧的心裏,如今沙和尚已經出現,這八戒也露出了苗頭。

他們不像孫猴子那般奇遇連連,只怕逃不過那原定天命。 普天下,居然還有人敢對他提起這種要求?記得他三十多年前,也曾為一個人下廚。

直到後來宮家那場大火,她消失了后,他就再也沒有做過飯,甚至都沒有再進過廚房。

而那以後,他更是殺人如麻,沒人敢再靠近他半步。

現在卻有一個小孩子,抱着他撒嬌,要求他做飯?宮老心往下沉,伸手朝她的脖頸摸去。

「老爺。」管家見狀,也嚇了一跳。

小孩子的脖頸很脆弱,只需用力一扭,必定會被掐斷,他不知怎麼回事,突然想阻止。

卻看到宮老的手定格在晚晚的脖頸上,輕輕摸了下,隨手一把將她抱起來,朝宮宅內走去。

「把羅盤拿進來。」宮老說道。

管家見狀,連忙撿起羅盤拿着朝裏面走去,保鏢們也愣住,都感覺今天經歷了很夢幻般的事情一樣。

「老爺居然抱她了?」

「今天老爺居然沒有殺人?」

「會不會是抱回去,在廚房殺掉?看來我們要準備一下,一會替她收屍。」

保鏢們低聲說道,一邊去準備,等下替她收屍,一邊感覺到有些婉惜,畢竟還是個孩子。

「去找找哪有狗洞。」管家走了幾步,突然回頭對保鏢說道。

保鏢們應聲,快步離去。

瞬間,整個宮宅內,保鏢們全部現身,都去找狗洞,那死氣沉沉的宮宅因為一個狗洞,突然熱鬧了起來。

「嘻嘻。」宮宅內,傳出晚晚歡樂的笑聲。

她在客廳內小跑着,突然擼起衣袖,衝進廚房,「砰」一聲,把廚房的門關上。

看到宮老在磨刀,晚晚跑了過去,她搬來張小巧的椅子,站了上去。

「晚晚會哦。」晚晚低聲說道。

她指著一旁的油,拿着只雞蛋往頭上一敲,朝鍋里擠去,突然熱油倒進去,火「轟」一聲往上沖。

晚晚嚇得,朝宮老的懷裏鑽去。

「哐啷」一聲,刀掉落在地上,劃破了宮老的手,鮮血從他的指尖上滲出來。

晚晚見狀,她嚇得兩眼泛淚,連忙捂住他的手。

「哇,流血了。」晚晚嚇得不知所措,低頭湊過去,小嘴對着他流血的地方,輕輕吹了吹。

「老爺。」管家聽到刀落地的聲音。

以為晚晚死了,沒料到發現宮老的手出血了,他嚇得連忙拿過藥箱,宮老單手抱着晚晚往外走。

管家替他處理著傷口,宮老那犀利的眼神盯着晚晚。

看到她不斷哽咽,抽泣著彷彿很害怕似的,一邊對着他的手吹着,說:「別怕,晚晚吹吹就不疼了。」

「…….」宮老看着她小心翼翼吹着自己手上的姿態。

他整個人有點恍惚,他是個殺人如麻的混混,殺了多少人,才換來了現在的地位和穩住了宮家的權勢。

哪怕在刀山火海爬出來,都快死了都不覺得痛。

但被晚晚吹着被劃破的指尖,他突然隱約感覺那道小傷,似乎隱約有點疼痛。

「還疼嗎?」晚晚關心問道。

宮老心亂如麻,他坐在那說:「不疼了。」

晚晚見狀,連忙搖頭,她低聲說:「晚晚不餓了,不想吃東西了,你別難過,晚晚喝水就好。「

她說話的時候,肚子不爭氣發出咕咕的叫聲。

管家見狀,他看了眼宮老,沒料到宮老卻說:「去把廚子叫起來,給她做點吃的。」

「啊?是。」管家嚇了一跳。

畢竟整個宮宅的人,哪怕是宮媚秋,都沒有資格讓廚子給她做吃的,因為整個宮宅,只有宮老一人配享受這種待遇。

沒料到他居然半夜,讓廚子過來給一個小丫頭做吃的?

晚晚坐在沙發上,一邊喝着牛奶,一邊吃着廚子做的美食,一臉興奮又滿足。

「要是能給哥哥打包就好了。」晚晚暗想。

不由嘆了口氣,早知道有好吃的,就讓哥哥過來了。

她的眼神往上瞟,感覺四周除了男人外,沒有一個女的,連唐南綰的身影都沒有看到。

「難道媽咪沒有來?「晚晚咬着蛋糕,低聲說道。

宮老看着她的表情變化,他伸手抱起她,讓她坐在腿上,摸着她的頭說:「既然吃得差不多了,你就該告訴我,今晚過來是想做什麼?」

「是誰讓你來的?」宮老沉聲說道。

他那蒼老的聲音,如同他本人一樣,令人壓抑無比,不敢正視他半秒,深怕看一眼就沒好下場。

晚晚吃着蛋糕,她有點口齒不清的說:「真要說嗎?」

「說。」宮老說着,但他眼底的笑意漸斂去,渾身散發着殺意,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這種氣勢,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宮老人殺人了。

他的手輕摸著晚晚的後背,但彷彿下秒就能讓她粉身碎骨一樣。

「晚晚昨晚做了個夢哦,夢到要過來這裏有好吃的。」晚晚說着,突然情緒有點低落一樣。

轉身就撲進宮老的懷裏,小手抱住他。

「爺爺,你是不是不要晚晚了?」晚晚低聲哽咽,有點自來熟,好象和宮老很熟悉一樣。

宮老被她抱住,看着她嘴上的蛋糕在身上磨蹭著,衣服都被弄得髒兮兮了,他眼神微沉。

「別趕晚晚走,好不好?晚晚明天不吃了。」晚晚不斷搖著頭。

她一口一聲的叫着爺爺,宮老卻心裏有些異樣,也不知是怎麼回事,但下秒他眼底閃過了怒意。

「我差點就着你的道了。」宮老冷聲說道。

心軟就是死亡的下場,他是一個殺人如麻的人,就因從來不心軟,才有了現在的地位。

「處理了。」宮老說着,抱起晚晚朝管家懷裏拋去,冷聲說道。

管家愣住,連忙抱住晚晚,有些不敢相信的問了句:「老爺的意思是殺了嗎?」

宮老起身正要上樓,聽到管家疑惑的問話,他突然冷視着管家,沉聲說:「看來你是越來越不懂宮家的規矩了?是我太久沒回來,你們都忘了自己是幹嘛的了?」

「不,不敢。」管家嚇了一跳。

其他保鏢也連忙低頭,大氣不敢喘。

「什麼是處理掉呀?」晚晚有點害怕,但她依舊好奇的問著,看到一旁的保鏢拿着槍,朝她指來。

。我和陳勇浩二人都愣了,只有白面人表現的還算是淡定一些,淡然的開口:「先回去。」

我們三人又再次返回辦公室,靜靜等待着時機。

可這次,老天爺似乎沒有眷戀我們。

幾乎是瞬間,門嘩啦一聲就被推開了,這一刻我才知道陳乾勇沒騙我……

《陰屍帝命》188章虎口脫險(四更)感謝我好餓餓啊兄弟的打賞 砰砰砰!

敲門的聲音再次響起,華曉萌皺眉,看了一眼桌子的菜,問向鄭錫陽:「菜上齊了,你還要了什麼嘛。」

鄭錫陽搖頭,「沒有,會不會是走錯了,我去看看!」

他說着起身上前,包間的門打開。

看到是之前上菜的服務員,親切的道:「怎麼了?」

服務員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長得還是不錯的,見到鄭錫陽,她嘴角帶起一抹笑,擦擦自己汗濕的手掌,不安的道:「我來送酒!」

鄭錫陽皺眉,因為帶着孩子的原因,不管是他還是華曉萌,都沒有點酒的意思,當即道:「抱歉,你是不是送錯了,我們沒有點!」

「啊?」女人愣住,臉上帶了局促,「沒有點嗎,那,那可能是我記錯了!」

她有些窘迫的後退一步,隨即想到自己和鄭錫陽近距離相處的機會,可能就只有這一次,錯過就沒有了,又鼓起勇氣,將藏着的手機拿出來。

「那個,我能不能和你拍張合影?」

鄭錫陽微微擰眉,他明明早就交代過,不讓任何人過來打擾。

想到屋子裏面的母子兩人,為了避免事情鬧大,他遲疑片刻點頭答應,「可以,不過……」

鄭錫陽話音一轉,手指壓在自己的嘴唇上,笑容綻開,將女人的魂兒都勾了去。

「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不能將我在這裏的消息暴露出去哦!」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女人激動的點頭,「恩恩,不會的,我絕對不會出去說!」

「好姑娘!」鄭錫陽不留痕迹的將房門關緊,快速和女人拍完合影之後,閃進了房間。

華曉萌正在給兒子剝蝦,見狀,拿過紙巾擦手,歪頭疑惑的問:「怎麼了?」

「沒事,服務員送錯了,我們吃我們的,不用在意!」鄭錫陽將話題略過去。

「原來是這樣!」華曉萌點頭,隨後調笑一句,「我還以為是你的粉絲髮現你了呢!」

「怎麼可能!」鄭錫陽失笑,為了這一刻,他可是做了不少的準備工作啊。

然,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千算萬算,還是算漏了人喜歡炫耀的心思。

服務員拿到合照之後,雖然遵從著鄭錫陽的提醒,沒有大肆將照片宣傳出去,但還是興奮的發給了自己的好閨蜜。

而她的好閨蜜呢,對粉絲瘋狂在找鄭錫陽的事情清楚的很,想要蹭熱度,不禁轉載了照片,還放到了社交網站,並且標註了鄭錫陽在哪個餐廳。

果然,她的消息一放出來,在幾分鐘的時間裏就獲得了幾十萬的播放量,恐怖如斯。

鄭錫陽的工作室第一時間看到網上的消息,想要聯繫正主的時候,卻怎麼都找不到人,人人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祖宗唉,這都什麼時候了,你怎麼還敢和粉絲合照,這要是被圍堵了可怎麼辦啊!

沒辦法,這下不僅是工作室,就連公司那邊都緊急派人往餐廳趕,避免出現意外。

當然了,最先得到消息的不是他們,而是蕭謹言。

沈翔看到照片的一瞬間,就告知了自家老闆:「找到人了!」

蕭謹言眸光裏帶了些許的戲謔,鋒利的臉上帶了譏諷不屑,道:「走吧,別忘了給鄭錫陽加點兒料。」

「明白!」沈翔回答完,默默的在心裏給鄭錫陽點了一排蠟,阿門!

走廊外逐漸嘈雜起來,華曉萌眉心擰起,恰好奶糰子說:「媽媽,我想去廁所!」

華曉萌牽着他站起來,「走,媽媽帶你去!」她心裏有些不好的預感,剛好可以藉機出去看看。

結果剛出門,她就注意到有不少人的人在偷偷摸摸的往各個包廂里看,雖然餐廳的工作人員已經在阻止了,可這些人裏面不乏有背景的人,工作人員也不敢攔。

華曉萌直覺這件事怕是和鄭錫陽有關係,她拉着兒子離剛剛出來的包廂遠了些,緊接着,果然看到餐廳經理行色匆匆的進了包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