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貂蟬的價值有多少?」王允看向了位面交易網上的訂單。

這一看可真的把北堂羽給驚了不小,當初買到張寧的時候,北堂羽用的可就一本三國,不過想想三國對於戰敗后黃巾的價值,那絕對是一本預測未來的寶書,所以有很大的價值,這樣才能換來了張寧的忠心。

而這一次換的是貂蟬的忠心,換取的方向只是作為武器用的軍火,所以需要的軍火價值就非常的高了。

貂蟬=1億美金的軍火。

這樣的訂單,看得張碩是有些蛋疼,不過張碩心中已經有了想法,所以就算這筆軍火有些龐大,但張碩依舊想要繼續。

從選擇到了三國位面的一刻,張碩就已經知道三國位面的交易對象需要什麼了,亂世之中軍火、糧食這兩樣是最為重要的,除此之外也就一些奇謀了,而奇謀方面,除了那本換取了張寧的三國之外,張碩也不知道能用什麼作為交易。

和張角的3次交易就讓張碩有些費勁了手段,接下來的7次交易才能升級2級位面交易者,張碩自然想到了軍火方面,而有了太平要術作為自己的本錢,張碩自然有了膽氣。

「王司徒,這份訂單我接下了,不過需要的軍火數量太多,我需要時間來準備。」張碩對著王允說道。

「好,若是位面交易者你能夠完成這份交易,等我將天子救出來后,我會讓天子提供更好的物品與你交易的。」王允點頭說道。

同王允商議了一些細節后,張碩立即開始準備了起來,當天晚上張碩就邀請了趙紋龍出來吃飯。

天泉酒樓一間豪華包房內,趙紋龍如約而來了,對於張碩的邀請,趙紋龍很是感興趣。

從上次與張碩的初次見面,趙紋龍就知道張碩對自己的印象不怎麼好了,畢竟是自己找上門來,張碩怎麼會對自己有好印象,如果是有所圖謀的話,恐怕都要有危險。

不過這次張碩邀請自己過來,趙紋龍就知道張碩肯定是有生意要和自己談了,不然張碩不可能邀請自己,趙紋龍十分的相信張碩不會和自己有多餘的交流。

進入包房內,趙紋龍只帶了兩名保鏢進來,看到張碩和一名女子已經坐在這裡了,趙紋龍看了張寧一眼就看向了張碩笑道:「張兄弟,好些天沒見了,今天有什麼好事找老哥,老哥能做到的一定幫你。」

趙紋龍笑得有些虛偽,至少張碩是這麼覺得的,不過張碩此刻還真的需要他,敢給張碩造這麼多冷兵器,又敢找上門來結交的人,自然有不小的能量,當然趙紋龍貪的是錢,不過卻有底線,所以張碩才會找他幫助。

「趙老闆客氣了,咱們先吃飯,吃飯了在談一筆買賣,就看趙老闆你有沒有能力吃下了。」張碩微笑著對趙紋龍說道。

張碩這句話可把趙紋龍說的有些心癢,如果他都吃不下的買賣那得要多少武器鎧甲?不過轉念一想,好像還有一些是自己現在沒有觸碰的,也是在華夏最嚴禁的東西。

「張兄弟你該不會是想買槍吧?「趙紋龍靠了過去輕聲說道。

雖然說話的聲音很輕,但不管是誰都聽得到趙紋龍的話。

張碩面露誇張的驚訝看著趙紋龍說道:「趙老闆真厲害,我還沒開口呢你就知道了。」

張碩的表情實在太誇張,讓趙紋龍都有些尷尬,不過趙紋龍也是真的想不到張碩居然敢玩這樣的行當,這可不是普通人能夠玩得來的,但趙紋龍也知道,張碩也不是普通人,所以趙紋龍心中計較了一番后對著張碩問道:「不知張兄弟你想要多少?」

「不急不急,我們吃了飯之後慢慢聊。」張碩揮揮手說道。

如夢奇談 趙紋龍看到這裡,自然也不再多說,和張碩一起喝酒聊天談地,一副好兄弟的樣子。

在吃飽喝足后,張碩和趙紋龍在包間里喝著茶,張寧和趙紋龍的保鏢都已經在包間外面等著了。

「張兄弟,不知道你這次是想做筆什麼樣的買賣?」趙紋龍品了一下茶后問道。

「呵呵,這次可是大買賣,1個億的美金,我需要美軍的裝備,武裝500人的,包括衝鋒槍、狙擊槍、火箭彈等等。」張碩輕描淡寫的說道。

而張碩的輕描淡寫,聽得趙紋龍是有些眼睛都瞪圓了。

1個億的美金,只為了武裝500人的軍火,除開那些槍械之外,彈藥得要多少?就算留下一些預備用的槍械,那些彈藥都足以打一場小國推平的大戰了吧。

「好,既然張兄弟都這麼說了,那麼我也不矯情了。「趙紋龍沉默的看了張碩好幾秒之後說道。

趙紋龍的身份確實不簡單,雖然說趙紋龍現在只是一名普通的個體戶老闆,有著自己的工廠,有著不小的穩定貨源,甚至還有著一些灰色收入,但隨著生意越來越不景氣,趙紋龍自然想要多找條路子。

而張碩居然玩得比上次還要大,大到了趙紋龍都不敢接,也沒有能力接的地步,自然只能為張碩提供一條路子,同時讓張碩欠下他的一個人情。

趙紋龍年輕時候是海外洪門的人,雖然回到華夏發展,但海外洪門中還是有認識的,而趙紋龍給張碩介紹的,是趙紋龍曾經跟過的一位老大。

這位老大在美國現在已經是一名富商華僑了,不過趙紋龍知道他老大手中還握著不少的路子,所以弄1億美金的軍火還是沒有問題的。

張碩拿著趙紋龍給的信物之後,在趙紋龍通話交流后就已經弄好了護照,帶著張寧登上了前往美國的航班。

一路十分的順利,沒有遇上什麼麻煩,張碩帶著張寧坐著一輛黑人的士來到了舊金山的一處別墅區。 這裡的別墅區住著的都是達官貴人,張碩哪怕已經有了信物,更是有了預約,但依舊還是要在門口等待通傳。

而在門口這裡,張碩就發現了不少的安保人員,而且一個個都十分的彪悍,同時身上帶著一股十分凌厲的氣息。

從修鍊太平要術之後,張碩的精神力就提升了不少,至少比起常人來說要高出了很大一截,哪怕沒能當成念力使用,但卻是足以抵抗很多精神上的折磨了。

而這樣的精神力也可以讓張碩感知到一些普通人感知不到的氣息,就好像這裡的安保人員,一個個都不是普通的貨色一樣。

在得到了確認后,安保人員將張碩兩人送到了第7號別墅區,同第7號別墅區的保鏢進行交接之後,張碩兩人才能進入到別墅的客廳內。

張寧對這樣的接待真的有些不耐煩,不過有張碩在叮囑,所以張寧才沒有表現出來。

而在客廳內坐著,張碩慢條斯理的喝著咖啡,等待著別墅主人的出現,沒幾分鐘,別墅主人從樓上下來了。

「陳先生你好。我是張碩。」張碩起身對著陳正生微笑道。

陳正生也很是對張碩好奇,這麼年輕的一個人,居然會找他做一筆價值一億美金的軍火買賣,這樣的買賣可不是普通人能做的,如果不是有趙紋龍的介紹,恐怕陳正生也不會理會。

而這樣的一筆買賣很大,所以陳正生自然讓趙紋龍去查張碩的底細,只不過查到的只是普通的信息而已,這樣的信息讓趙紋龍完全無法理解張碩怎麼有能力做這樣的買賣?

「張先生請坐。「陳正生點點頭,坐在了張碩對面的沙發上。

「張先生這次來美國的目的我已經清楚了,看小趙的面子,我可以給你準備這批軍火,不過你得先付賬,而後我才讓人給你準備。「陳正生開門見山的說道。

雙方是第一次見面,而且也只是買方和賣方,所以也沒有什麼交情可談。

「可以。」張碩點頭說道。

看著張碩如此簡單利落的答應了下來,陳正生也是有些意外,難道他就不怕自己賴賬嗎?在這裡可是自己的地盤,如果自己想賴賬的話,張碩恐怕也拿自己沒有辦法吧?

「不過我要用其他東西來進行交易。」張碩一臉微笑的從懷中拿出了兩張天醫符放在了茶几上。

陳正生皺眉,對張碩放在桌子上的兩道天醫符有些莫名其妙,難道這小子想用這兩張鬼畫符來和自己交易價值一億的軍火?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陳正生要好好的教訓教訓著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天高地厚的小子了。

而這時陳正生的電話突然響起,陳正生忍住了要發火的衝動,接起了電話問道:「喂?「

「陳先生,不好了,大小姐剛剛出學校被人綁走了。」

一道急促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驚得陳正生都站了起來,陳正生剛剛看到電話是保護自己女兒的保鏢隊長的號碼,但絕對想不到居然是這麼一個情況。

而他也立即反應了過來說道:「知道是誰幹的嗎?」

陳正生怎麼說也是洪門中的一位大佬,遇上這樣的事情自然是怒不可揭,要讓他知道到底是誰做的,那麼他絕對不會放過敢對他女兒出手的傢伙。

張碩沒有那麼好的耳力聽到電話里的內容,不過從陳正生的樣子可以看出陳正生遇上麻煩了,這讓張碩也微微皺起了眉頭。

好好的交易出現麻煩,如果耽擱了王允的時間,不知道還能不能趕上,要是讓王允急了,把貂蟬用在了美人計上,那自己的生意豈不是要黃了?

陳正生很快就交代好了事情,十分憤怒的坐了下來,此刻他哪裡還有和張碩做買賣的心思,就算張碩來搗亂了他也沒有精力理會了。

「張先生請回吧,陳某現在還有事情要處理,就不招待了。」陳正生對著張碩說道,意思很明顯,不想和張碩做交易了。

「陳先生,我想我可以幫得上你的忙,不過前提是你能夠找到一根你女兒的頭髮,我想如果你女兒的房間今天還沒有整理的話,應該能夠找到。」張碩對著陳正生說道。

「張先生,你什麼意思?我現在沒有時間和你胡鬧,來人,送客。」陳正生陰沉著臉說道,而門外已經走進來幾名保鏢準備將張碩兩人請出去。

張寧要動手了,看著陳正生對張碩不客氣的樣子,張寧就已經有些忍無可忍了,不過張碩可沒有讓張寧動手的想法。

在沒有武器的情況下,張寧打十個是沒有問題的,哪怕這些人都是身經百戰的保鏢,但在對方有槍而張寧沒有盾牌的情況下,張寧還是很危險的,至少會被集火幹掉。

「畫地為牢!」

張碩第一次對人使出了太平要術中的旁門左道,雖然說旁門左道在軍陣上完全沒有什麼作用,但在對付幾個人的情況下還是沒有問題的。

一道光圈出現在了這兩名進入客廳的保鏢腳下,瞬間將他們封鎖在了牢籠中,任由他們如何撞擊、捶打都無法從這道只有一米的牢籠內出來。

陳正生被驚到了,這是真的被驚了不小,看著那地上閃爍著光芒的圓圈,那兩名被困住圓圈內的保鏢,陳正生突然有種世界觀被摧毀的想法。

呆萌辣妻:boss不好騙 「陳先生,可有聽說過諸子百家中的陰陽家方士?「張碩一臉微笑的對著陳正生說道。

「你……你是方士?」

眼見為實,陳正生此時知道,眼前的張碩可不是普通人,而是懂得術法的陰陽家方士。

雖然說RB的陰陽師很出名,但中國正統的陰陽家方士也是有一定流傳的,哪怕名聲不顯,但作為海外華僑富商,陳正生如何會不知道?

「正是,陳先生,現在可以給我一根你女兒的頭髮了吧?如果有你女兒的一根頭髮,哪怕她被送到天涯海角,我都可以幫你找出來。」張碩點頭說道。

既然要玩大的,那麼就放開玩吧,都敢來買上億軍火了,還怕一個方士的身份嗎?所以張碩在這一刻也不打算隱瞞自己的能力了。 陳正生深呼了一口氣,而後客氣的對著張碩說道:「張先生請稍等,我馬上就去找我女兒的頭髮。「

陳正生急忙跑向了女兒的房間,在房間中一陣翻找,還真的讓他找到了女兒的幾根頭髮。

拿到了陳正生女兒陳小溪的頭髮,張碩又拿出了一張紙包裹著頭髮折成了一隻紙鶴,而後開始在上面施加法力。

「仙人指路!!!」

紙鶴在法術施展后從張碩的手心中飛了起來,在空中旋轉著,最後鎖定了一個方向飛了過去。

看著那飛走的紙鶴,不管是陳正生還是那已經被張碩從畫地為牢中放出來的保鏢都眼睛發直了,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紙鶴是從張碩的手上折出來的,他們都不相信紙鶴居然還能飛起來了。

「陳先生,我們走吧,這隻紙鶴會帶我們尋找到你女兒的位置。」張碩起身說道。

絕世狂妃,冷情王爺請接招 「好好,我們馬上走,快把車子都開出來。」陳正生反應了過來,馬上招呼保鏢行動起來,雖然看到張碩施展法術有些神奇,但想到女兒的安危,也顧不上什麼神奇的法術了,當即帶著人迅速上了車子。

張碩和張寧坐在陳正生的車子上,有張碩的指引下快速的朝著紙鶴的地方追去。

紙鶴飛在高空上,因為目標太小,也沒有被人發現一隻飛在天空上的紙鶴,而隨著紙鶴的追擊,很快就落在了一處公寓樓內。

這棟公寓樓屬於高檔公寓樓,一般人還真的想不到綁匪居然把人綁到這麼一個地方來,而陳正生在知道了女兒就在這棟公寓樓中后,馬上帶著人殺了上去。

張碩親自帶路,來到了公寓樓最頂上一層,看著厚厚的防盜門,張碩對著張寧說道:「寧兒,破門。」

女僕的美好時光 「嗯。「張寧點點頭,一步上前就是一拳。

轟!!!

厚重的安全防盜門被張寧一拳打穿了門鎖位置,張碩輕鬆的拉開了門走了進去。

「什麼人!!」

裡面的兩名壯漢被大門發生的巨響嚇了一大跳,才拔出槍來就看到了張碩走了進來。

「電來!!「

張碩一抬手,兩道閃電憑空乍現,電得兩名壯漢渾身不斷抽搐著倒下,連眼睛都被電得發白了。

陳正生正好看到張碩揮手兩道閃電的一幕,這一幕比起剛剛張寧一拳打爆了安全防盜門都要吸引眼球。

看著兩名守在這裡的傢伙被放倒后,張碩也不管了,一切交給陳正生來處理。

陳正生在房間內找到了被綁的女兒,心中的石頭也落了下來,而後讓人帶走著兩個被電得抽搐到昏迷的倒霉蛋,這才帶著眾人返回到了家中。

這一次陳正生對張碩的態度可就好太多了,張碩這樣的奇人可不是想見就能見到的,而這一次更是幫了陳正生一個大忙,如果女兒真的出事了,那麼他就算是洪門大佬也都要在痛苦中度過餘生了。

「張先生,謝謝你救了我。」陳小溪恭恭敬敬的對著張碩感謝道,雖然回來的時候陳正生已經同陳小溪說過了張碩的身份,但在沒有親眼見過的情況下,陳小溪還是感覺很驚奇的,不過陳正生的話,陳小溪還是不敢有反駁的,至少陳小溪也是很好奇方士的法術到底是什麼樣的。

「陳小姐客氣了。」張碩擺擺手說道,而後看向了陳正生說道:「陳先生,我們的交易可以繼續了吧?我趕時間,所以請你儘快的幫我準備我需要的東西,而這兩張天醫符就是用來交易的物品。」

「好的,張先生放心,我會用最快的速度為你安排的。」陳正生先是對著張碩保證道,而後看向了茶几上的兩張天醫符。

之前看到兩張天醫符,陳正生第一感覺就是兩張鬼畫符,可現在知道了張碩的身份后,陳正生自然不會把這兩張天醫符小看了。

「張先生,這天醫符……「陳正生虛心問道。

「天醫符遇水則化,喝下符水可以洗滌自身所有疾病,哪怕是癌症都可以清除。」張碩慢條斯理道。

而這句話落在陳正生等人的耳朵里,登時讓他們都瞪大了眼睛,這天醫符這麼牛逼?連癌症這樣的絕症都能治?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天醫符可老值錢了,一張5千萬美金值不值?

在陳正生的心中是值得的,他不缺錢,所以5千萬美金看起來是很多,但能夠和健康相比?如果以後有個什麼意外,天醫符就是最大的保障。

「天醫符遇水而化,一碗水就夠了,多了效果就不行了,兩張符不能一起用,用了也白用,頂多就是一張符的效果,還有好好保存,不要遇水了,化成符水后一天不用,那你用的是自來水就是自來水,用的是礦泉水就是礦泉水。」張碩對著陳正生說道。

「還有最後一點,那就是天醫符只能清理疾病,對外傷沒用,哪怕只是一道小小的口子都沒有一點用。」張碩敲了敲桌子說道。

把這些相關的注意都說了一遍,剩下的張碩也就不管了。

「好的,這些我會注意的,麻煩張先生了。」陳正生點頭道,馬上找來了一個木盒將兩張天醫符珍重的放了進去,而後存在了自己的保險箱內。

雖然沒有用過天醫符,但見過了張碩施展法術的一面后,陳正生哪裡會懷疑張碩的話,當即是珍重的保存了起來。

而天醫符對外傷沒有一點效果,陳正生也沒有遺憾,至少只要不是被人搞,那麼外傷方面不是問題,而像是疾病這種情況,就算是有錢人都躲不掉,該來的你想跑都跑不了,所以天醫符的價值還是很高的,至少現在的價錢,陳正生就覺得值了。

而後的時間裡,陳小溪一直待在家裡,因為還沒有把綁架的幕後處理乾淨,陳正生也不敢讓她出門上學了,再加上大學的課程很寬鬆,陳小溪也沒有影響到學業,可惜她被禁在家裡,想同張碩接觸都接觸不到。

張碩則是帶著張寧入住了一間陳正生安排好的總統套房內,沒事就在大街上閑逛,等待了3天的時間,陳正生終於將張碩所要的軍火都準備好了,開車載著張碩兩人前往倉庫的地方。 車子上,陳正生無奈的看著女兒不斷的同張碩說話,特別是在法術上,陳小溪可是十分好奇的。

被老爹禁足在家好幾天,陳小溪自然是無聊透頂了,再加上通過陳正生描述過張碩懂得法術的情況,更是讓陳小溪好奇得不得了。

張碩也是面帶微笑的同陳小溪聊著,車子很快也來到了郊區之外。

本來這次的生意,陳正生是不會讓陳小溪參與的,奈何陳小溪耍起了小性子,再加上陳正生也覺得有張碩在場,安全問題上應該沒有問題,讓陳小溪接觸接觸張碩這樣的奇人應該也有點好處。

到了郊區外,車子來到了一處隱秘的倉庫附近,這裡算得上是陳正生一處十分隱秘的藏東西地方。

一億的軍火,數量自然不可能會少,再加上因為張碩的幫助,陳正生自然對張碩十分優惠,所以多給了不少彈藥。

車子開入倉庫,張碩看著那擺放在倉庫中一排排的木箱,就知道這次交易的軍火數量不少,如果沒有位面交易網提供的貨物倉庫,恐怕張碩還真的沒有辦法將它們帶走。

「張先生,你看,這些應該滿足您的要求了吧?如果不滿足的話,我可以幫你更換一些過來。」陳正生讓人打開了幾個木箱,看著裡面擺放的衝鋒槍、狙擊槍、甚至重機槍等等,還有手雷以及一箱箱的彈藥。

「夠了。就這些吧。」張碩點頭道,而微微抬起了手。

擺放了大半倉庫,幾乎都要堆到倉庫頂端的眾多箱子全部都朝著張碩扭曲了過來,短短一秒鐘的時間,整個倉庫已經空空如也了。

不管看到多少次,總是能夠讓陳正生驚嘆不已,方士的法術實在是太神奇了,神奇到了讓他都難以置信,這麼多的東西都被收到哪裡去了?這讓他都好奇不已。

「天啊,這不是在做夢吧?剛剛那些東西呢?」陳小溪驚呼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