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5 日

「起拍價,一百五十個億!」

旗袍美女面帶笑容:「每次出價,不得低於十億,競拍,開始!」

隨著旗袍美女的話,現場陷入了短暫的安靜之中。

一百五十個億的起拍價,已經足以讓不少人望塵莫及了,再 第二天清早,陳小群推著車來到了蓮花中學門口。他擺攤的位置,放在了他之前經常吃早餐地方。

其他地方都被人佔了,只有這個地方,沒有人補上。

他有些奇怪,這個位置並不算差,或者來說還算一個比較好的位置。其他攤主卻沒有一個有過來的意思。

揭開蓋子,一股獨特的香味飄了出來,散向遠方。

魚粥,陳小群是不會做的,他只會熬白粥,而且也是不太好吃的那種。而桶裏面的粥之所以有香味,是因為加料了。

加的倒不是什麼奇怪的料,加的是白記魚粥。

被稀釋了這麼多倍,依舊這麼香,是讓他沒有想到的。

攤前的人爆了。

排隊排出了十米長。

「這節奏有點不對啊!」

看着長長的隊伍,陳小群頭皮發麻。照這個速度賣下去,要監視的人還沒出現,粥就要賣完了。

錢倒是掙了不少,可他又不是來掙錢的。

而且忙着打魚粥,都沒有空去觀察郝葉是不是已經來了。

不過,今天似乎運氣比較好。

在魚粥沒有賣完之前,郝葉就出現了。穿了一聲大紅上衣,在人群之中比較顯眼,才讓陳小群發現。

七點二十二分,陳小群默默的記下了時間。

「明天看來得把周若若拉過來,找人還是她擅長。今天要不是穿的紅色衣服,就漏過去了。還有,魚粥得少放一點,太火爆了,不好……」

……

下午,體驗館,二樓小房間。

「小周啊,和你商量一個事。」陳小群朝着周若若說道。

周若若道:「老闆,什麼事情,神神秘秘的,還特意把門關上。」

「一件你最喜歡乾的事情。」陳小群道,「明天,我還打算去賣早餐。然後呢,你幫我去數錢。」

周若若笑道:「數錢啊,那沒問題。不過,老闆,這種應該算是出差吧?有補助沒?」

「賣早餐的錢都給你。」陳小群沒好氣的道,周若若哪裏都好,就是財迷這點,怎麼都改不過來。

不過,她這麼貪財,以前沒錢發工資的時候,居然都沒有走。

他心中忽然又想起來,周若若神秘的一面。

「還有啊,你要幫我盯一個人。看看他是幾點到學校的。」陳小群把照片掏了出來,給到周若若。

周若若道:「我就知道,老闆,你不是去體驗生活的。這個傢伙,是不是就是陷害陳小飛的那個人。」

她拿着照片翻來覆去看了幾遍,又道:「不過這個照片,和之前青靈偵探所給的不一樣啊!」

「和之前的不是一回事,陳小東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陳小群道,「這是另外一件事。」

「哦!」周若若應了一聲,沒有繼續追問。

她看出來了,陳小群不想多說。

……

翌日。

陳小群依舊在昨天的地方擺攤。

去掉一碗白記魚粥后,他的魚粥雖然依舊火爆,卻沒有昨天那麼誇張的地步。

「小周啊,別光顧着數錢。記得要盯好,那個傢伙是什麼時候進學校的。」陳小群抽空對周若若說道。

排隊的人多,光是打粥就讓他忙不過來。

「七點二十一分,那個人已經進去了。」周若若頭也不抬的說道,手上數錢的動作壓根就沒有停。

「進去了?你不是一直在數錢嗎?怎麼發現的,不會是胡謅的吧?」陳小群詫異道,在眼光的余視中,周若若一直在數錢。

「找個人,用餘光就夠了。」周若若道,「老闆,你別和我說了,又數錯了。」

陳小群:「……」

……

一連三天,那個郝葉都是在七點二十左右到達學校。

直到周五。

「小周啊,今天那個傢伙還沒來嗎?」陳小群問道,「現在都已經八點了。魚粥都快要見底了。」

周若若道:「老闆,你都問了多少次了?還沒……」說到一半時,停住了,轉而說道,「來了,今天和昨天穿的是一件衣服。看他的樣子,像是沒休息好。」

「周五,七點五十九分。」陳小群看了一眼手錶,把時間記在心裏,又道,「小周啊,你是怎麼做到看得這麼清楚的?」

他們擺攤的位置,離郝葉足足有一百米遠。

能認出人來就已經不容易了,更別說細節了。

「天賦啊!」周若若搖搖頭,「你們這群庸才永遠理解不了與天才之間的差距。」

陳小群:「……後面那句不用你說我都知道,今天賣早餐的錢,扣一半。讓你鄙視我。」

「嘿嘿,你扣不到。」周若若拿着錢,笑着跑開了。在不遠處停了下來,又道,「老闆,今天我就不陪你收攤了。」

說罷,還揮舞了下手中的錢。

「這個小財迷……」陳小群輕嘆了一口氣,嘀咕道,「天賦的差距真的有這麼大嗎?我怎麼感覺這個小財迷在忽悠我……」

似乎擔心陳小群追過來,很快,周若若的身影就消失在街道盡頭。

「該收攤了。」

看着桶里快要見底的粥,陳小群準備收拾桌椅,回去。

「等等!」

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

「收攤了,要吃明天再來。」陳小群低頭道。

「我剛剛在粥裏面吃出一條蟲子。老闆,你看看怎麼辦吧?」聲音的主人站到了他面前。

陳小群抬頭一看,是個胖子,滿臉橫肉。

胖子手上拿着一碗粥,裏面有根黑色的東西在瘋狂的涌動。

「這不是我的粥。」陳小群道,「裏面不是一樣的香味。」

「不是你的。」胖子拿起粥倒入桶中,然後一腳把桶踹翻,說道,「現在是你的了吧?說吧,陪多少錢?」

陳小群眯起雙眼,胖子的所作所為已經成功激起他的憤怒。

周圍攤主和行人圍了過來,更有人在竊竊私語。

「又是一個倒霉的傢伙,我就說這個位置風水不好吧!」

「這個傢伙,前幾天才被抓走,今天又來。」

「我感覺這個裏面有黑幕。」

「別亂說,別看他混,對條例都熟的很。不給點,這個老闆,怕是要被纏上了。」

……

聽到周圍說話,陳小群眼神更冷,開口問道:「前幾天,在這裏的麵攤,是不是也是你掀的?」

「是又怎麼樣?」胖子冷笑道,「識時務的,就趕快陪點錢。不然,老子有得是時間陪你耗。」

「找死!」陳小群低呼一聲,就要招出美姨,給胖子一點教訓。就在這個時候,透過人群,他瞄到了,郝葉正看向這邊,似乎也有點好奇。

不得已,他只能壓下召喚美姨的想法,轉為開口道:「那等警察來吧!」 鄭同這一次總算體會到了跟女生購物的累。

因為要買的東西太多,所以什麼店沈洛昕都會過去看看。

「鄭同,你看看這件衣服怎麼樣?」

「還不錯。」

「別這麼敷衍好不好?你親自幫我選一套好不好?」

鄭同哪裡看的出這些衣服的好壞?

他向來都是買那些地攤貨的,有什麼款式就穿什麼款式。

至於現在流行什麼風格,他是一概不知。

所以他很怕搭出一套很難看的服裝被人嘲笑。

不過也不想表現的太過於敷衍,只好說道:「你這麼好看,我覺的你穿什麼都好看。你讓我選,我也很為難。」

「是嘛?」沈洛昕聽到鄭同的評價還是很開心的。

「要不你來搭三套衣服,我幫你三選一好了。」

「好啊!」

沈洛昕立刻答應下來,然後鑽進了人群中開始挑選出自己認為最好看的三套服裝。

畢竟難得跟鄭同來此,她還是想盡肯能的挑出讓鄭同最喜歡的衣服。

所以她決定將所有的衣服都看一遍再做決定。

絕對不能遺漏任何展示自己的機會。

一旁的鄭同卻是犯了愁,因為自己的一句話,好像沈洛昕挑衣服更加慢了。

雖然他心中多少有些抱怨,真不知道這衣服有什麼好挑的,只要穿著合身不就行了?

還要研究款式?買個衣服這麼麻煩!

不過他也不會真的跟沈洛昕抱怨,而是呆在一旁老實的等待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