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這店果然邪性!」

火姐派三個柳丫頭替換洗碗的四色荷花,她和水月一個收錢一個維持秩序。

「呦,四色荷花三面柳都來了,火姐跟這老闆的關係匪淺啊!」昨天群里的一個女老闆說道。

「吃的不錯吧,白老闆的幸福套餐可是難得的好東西啊。」火姐沒有接話,接著反問道。

「確實不錯,吃的我簡直心花怒放,好久沒這麼輕鬆了。」

兩人寒暄一番,火姐始終不肯透出真正的意圖,那人一看套不出什麼話就悻悻的離去了。

過了一會兒,朱大有也領著幾個人過來了,一看這架勢,他也有點頭大,關鍵是隊伍中的有些人實力比他們分毫不差,雖然自信在實戰中勝過他們,但也架不住人多啊。

幸好這些人被茉茉安撫的很平靜,現在看來,他們的實力真不足以撐起加盟店,朱大有有點鬱悶,這些實力高者恐怕是李珊珊的人脈了。

肥貓閑著有點無聊,茉茉抱了它一會就讓它自己玩耍了,於是它認真研究起各種各樣的雌性來。

「這個穿的少!」

「這個衣服不錯!」

「喔!喔!這個咪咪好大!黑鷹王者應該喜歡這樣的,可是,本喵怎麼才能長起來呢?」

這個問題讓它很費解,聽說南方有些州產的木瓜有些作用,可齊州沒有啊。

很多李珊珊的粉絲慕名來到這裡,每出來一個,他們就詢問一下,到了後來乾脆都不問了,這不都明擺著的事嘛!出來一個就擦眼淚,擦完之後就像飛升仙界一樣,每個人體會都不一樣,起碼幸福的表情是騙不了人的。

火姐有時不得不打斷食客的感慨,非常歉意的請吃完的出門再感慨,她知道這種一身輕鬆的感覺,所以才感覺不好意思,幸好茉茉不時地過來喊幾句:「吃完的哥哥姐姐們,可以先出來嗎?」這些食客才沒有發火。

茉茉就像個流動的小喇叭,跑完大廳再跑到街上,火姐忽然意識到不同尋常的地方,一個小姑娘就是再可愛也不可能讓人們都平靜下來吧。

心裡對這對父女倆的敬畏也越來越深。

這時,又有幾個吃完的從門口走了出來,一邊感慨一邊說:「你說肖揚那傢伙運氣怎麼這麼好,放了個屁就突破了,我還特意多吃了幾塊把子肉,心情倒是很舒爽,可怎麼就沒突破呢?」

「得了吧,那傢伙就是炫耀,你沒看珊珊大姐頭給他留的言,他就是一腳踩出個屁來——趕巧了。」

「不過這傢伙算是火了。」

「靠一個屁火了也算本事,你沒見這傢伙的粉絲已經突破5萬了嗎?」

「他火就火吧,這就是命。不過,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恩,他才一級,我們都已經二級了,我的目標可是要考上聯邦學院的總校。」

「那可是要到玄級,真要有那實力我就混吃等死了,一日三餐都吃在王者飯店。」

「呵呵,這理想不錯。」

李珊珊還沒有來,她和肖揚正在忙活放屁的視頻,昨天肖揚將視頻發在了朋友圈,李珊珊手滑了一下,點成了分享了,沒想到竟然火了。

各大視頻網站、魂網直播間紛紛聯繫這個放屁晉陞的攝像,兩人今天在台里請了假,一上午的時間都在簽合同,估計等到中午,視頻的作用就能發酵了。

這時,空中飛來了一輛運輸車,白羽坐在車上指揮車停在後院中。

朱大有帶著兩人趕忙跑了過去,幫著白羽將車上的肉和大米搬了下來,順便運到廚房的冷庫。

此時,火姐也跑了過來,對白羽說道:「白老闆食物不多了,你趕緊再做點吧。」

白羽看了眼門口的長隊,還有跑來跑去的茉茉,心中卻是心疼的不得了,不得不強制讓茉茉休息一會兒。

「不是讓你去玩嗎?你一個三歲的小丫頭別在這摻和了。」

「我這樣很開心啊,茉茉覺得很好玩的,哥哥姐姐都很聽話的。」

「可是你要是累著了,爸爸會心疼的啊!」

「那,那我就坐一會,好嗎?」

「乖」

白羽趕緊進入廚房,收拾各種原材料,本以為昨天準備的很充分的,誰知道今天會這麼火爆。

這次他訂購了以往十天的量,現在看來今天就會消耗完畢。

滴!滴!

白羽的魂表又來消息了:「白老闆,請做好各項準備,肖揚的視頻在網上已經火了。」

「肖揚?誰啊!」白羽自言自語道。

「就是昨晚的攝像。」朱大有接了一句。

又看了眼魂訊說道:「李記者說他也不知道要來多少人,反正肖揚的粉絲破十萬了。」

白羽:「十萬……」 石子與臉頰相碰,管家的臉上瞬間劃出一道不深的血口子。

管家伸出拇指往傷口上抹了下,並未說話,只是朝旁邊的看了一眼。

收到消息的保鏢接連上前。

他們人數很多,而歐洛微只有她跟鍾圳兩個,怎麼說都是她們佔了下頭。

即使是這樣,歐洛微也沒有讓自己受一點傷,只是隨著人數越來越多的情況下,力氣漸漸變小了許多。

有句話說的不錯,不吃飽,哪來的力氣?

雖然她有吃,但是吃一餐又不吃兩餐的樣子,力氣有是有,但也會消耗的很快。

堅持了十來分鐘,歐洛微就有些吃不消了。

突然,就在自己沒有調整好的時候,一個保鏢突然朝她踢了過來,自己就這麼硬生生的挨了一腳。

「嘶!」歐洛微捂著被保鏢踢到的地方,疼痛的叫了一聲。

聽到聲音的鐘圳立馬回過頭看了眼,當即就鬆開了手中的一個保鏢,走到歐洛微身旁說道:「你怎麼了?還能堅持么?」

歐洛微輕扯了下嘴角,沖他一笑:「放心,還沒出去呢,我是不可能堅持不住的。」

見她這樣,鍾圳有些擔心,一邊要防禦,一邊又要保護歐洛微,有些吃力。

「那,我們直接衝出去吧,要是在這樣下去,你我都會吃不消的。」鍾圳正一腳踢翻一人,拉起了歐洛微。

歐洛微按了按疼的地方,銳利的眸子一一的掃向那些想衝上來又不敢沖的人,不屑的冷笑一聲。

管家眯了眯眸,突然開口說道:「大家一起上,她白昇沒什麼力氣了,今天誰要是能抓住她們兩個,階位升兩級!」

眾保鏢一聽,眼睛刷刷的亮了起來。

兩級!那可是兩級!

在左雲門做事,誰的階位大,誰的權利就越大,同時那些階位低的,卻是一點也不能反抗。

現在居然能升兩級,就是傻子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更何況是他們。

眾人見狀,也顧不得怕不怕了,一個兩個的都沖了上去。

歐洛微的瞳孔微微一縮,正要迎上去的時候,旁邊突然一個大力把她拉住,隨後就是拚命的跑了起來。

不解的看去:「鍾圳,你在幹嘛?不打嗎?」

鍾圳:「要是再不走,他們就要連升兩級了,他們人那麼多,我們要是再不跑,會被活剝的!」

歐洛微看了下後面,不少的保鏢都追了上來:「這要怎麼逃?都是他們的人。」

「我知道有個地方可以走。」鍾圳神秘一笑,隨即就帶著歐洛微拐了一個彎,進了一處假山裡。

「嗯?人呢?是不是跑那邊去了?」

「會不會是在這裡?」

「大家分頭找一下,絕對不能讓她們跑遠。」

眾保鏢應了聲,便分成好幾隊尋找。

突然,有人大叫一聲:「看到了,在這裡!」

聽到聲音的保鏢立馬追了過去,可是看到的,卻是歐洛微的背影。

「追!」

……

不知跑了多久,更或者是被人帶著不知道跑哪,歐洛微整個大腦都有些發懵。

被保鏢踢到的地方更是隱隱作痛。

「停,停一下。」說完,歐洛微直接暈了過去。 朱大有又看了眼魂訊:「我給她說接待不過來了,她說已經給粉絲們說了,人可能會少點。」

「多少?」

「幾百個總是有的。」

「那還好!」

忙碌一直在繼續,有些等待不了的乾脆就走了,想著下次再來。

白羽一看這樣不是辦法,來的客人多固然是好,但多到一定地步就有點頭疼了。

他想著應付完這兩天,再定個營業的時間表。

另外還得雇點人,雖說是讓食客自己洗碗,但洗碗的地方就那麼大,人多了也洗不開,這要不是火姐她們幫忙,洗碗也得排出一百米去。

三個柳丫頭也累的不行了,畢竟是手指不沾陽春水的人,幹了一會兒手就紅了,蹲在那裡腰酸的不得了。

四面荷花又換過班來,接替了她們的工作,白老闆準備的餐具委實是少了點,不快點洗的話後面就沒餐具用了。

白羽畢竟在前世見識過這種陣仗,倒是沒有發憷,趕緊在魂網上又訂了批餐具過來。

已經臨近中午了,看了一上午熱鬧的附近的人也開始了行動,這家店是邪點,可是那麼多人都中邪了,也不妨他們也來湊熱鬧。

普通的市民就是愛湊熱鬧的心態,看完了笑話,總得自己體驗一下,要不然和別人吹不起牛來。

據說有個吃了幸福套餐的人竟然晉級了,連帶著這家飯店也火了,許多人本來是看放屁的熱鬧的,沒想到後來變成了吃了幸福套餐就能晉級,網路的世界傳遞消息總是很快的,但消息到底能傳成什麼樣,也誰都不可預料。

李珊珊和肖揚不時著刷著視頻評論,許多吃完回去的更是把幸福套餐奉為神物,直到這時她倆才慌了神,好像有點過火了,不知道誰把放屁的重點轉移到晉級上去了。

輿論已經鋪開了,再想收回來已經晚了。

「希望白老闆能應付過去吧。」李珊珊心中念道。

中午時分,太陽頂的老高,散發出刺眼的光芒,幸好是夏末,有時候總會吹起幾股飽含秋意的涼風。

可站在太陽底下久了誰都受不了,除非你是向日葵。

白羽又做了好幾鍋把子肉,實在來不及慢慢燉煮,就用高壓鍋壓制,甜沫也是如此。

作為多年的培訓師和《三源經》的擁有者,他有把握做的口味分毫不差。

許多在店裡坐不下的人,直接跑到門口端著碗吃,不時地再喝口甜沫。

有哭的、有笑的、有唱的、有跳的。

好歹忘不了臨走去結個賬。

這時,天空飛來了一個車隊,是頂級的黃級飛車,在華山區的普通圈子中算是頂級的了。

守在一旁的執法隊嘴角一抽:「媽的,又來了一批王八蛋,這飯店今天是怎麼搞的?怎麼這麼能惹事,這大太陽的就不讓人消停一下。」

朱大有和執法隊的還算比較熟,過去寬慰了幾句,執法隊的人暫時按下心中的怨氣。

茉茉看了一眼,跑到屋裡打了幾碗甜沫盛在杯子里拿了出來。

「叔叔辛苦了,喝點甜沫吧!」

可愛的笑容,讓執法隊的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昨天怎麼沒覺得這個小丫頭這麼可愛呢?」

「謝謝茉茉,叔叔不累。」

「快點喝,車隊的人下車了,盯著他們點,小心別讓他們傷著茉茉。」

「放心吧頭兒!」

車上下來了五六個人,個個穿著誇張。

為首的一人面色輕浮,穿著最新式的冒險者套裝,套裝皆為三級的妖獸皮製造而成,身上還配帶著妖晶連發手槍。

皮子光澤內斂,一看防禦力就很驚人,比在通訊城看見的妖裘夫婦的穿著要實用的多。

後面幾人雖沒攜帶武器,但身上紋著各種畫像兇狠的妖獸圖案。

幾人大搖大擺走了過來,一部分排隊的人趕緊讓開位置。

朱大有如臨大敵,謹慎的守在一邊。

執法隊也提起精神觀察幾人的一舉一動。

「是毒蛇!」

「毒蛇?華山區黑勢力老大——毒龍的二兒子。」

「竟是他,他怎麼來了,難道還想搶了這個飯店?」

「誰知道呢?這傢伙喜怒無常,先不要動,不要把這傢伙惹毛了。」

執法隊隊長表態了,這人不是他們能惹得人,換成他們的局長還差不多,於是決定先觀望一下,視情況而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