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這是什麼情況?」

眾戰隊修士驚呼,但只來得大叫一聲,便已經被掠奪山戰隊的修士無情的斬殺。

他們死不瞑目,至死也不明白,為何藍靈雨的人會對他們突然下殺手。

江寂塵也看到了這一幕!

此時,飄然退開,冷眼地看著這一幕。

「好歹毒的手段!」

江寂塵長嘆一聲,已然看出了藍靈雨的打算。

她不僅把江寂塵當成了誘餌,讓眾戰隊修士都對他出手。

然後,讓他們拼個兩敗俱傷,再讓掠奪山戰隊的修士出手。

如此,他們可以一打盡,輕鬆收穫驚人的積分。

原來,從一開始,她不僅算計了江寂塵,更算計所有的戰隊修士。

而所余不多的戰隊修士,也終於省悟了過來。

「藍靈雨,你這個賤人,竟然算計我等!」

「藍靈雨,我要殺了你。」

餘下的戰隊修士大怒,同時不顧一切的向藍靈雨殺去。

但藍靈雨的十名二重神王後期境手下殺出。

輕鬆的屠盡這些向藍靈雨出手的戰隊修士。

「咯咯……..我現在可是掠奪山戰隊的人呀,我也需要積分的,難道你們忘了?」

「如果,你們不是被慾望驅使,又怎麼會勾呢?」

「江寂塵,你說是不是呢?」

藍靈雨的聲音嬌滴滴的響起。

一雙美眸,電力十足,媚意無窮的看著江寂塵道。

江寂塵站立一邊,樂得在一邊看好戲。

對於積分,江寂塵暫時不是很在意。

若足夠強大,要多少積分,還不是輕而易舉之事?

況且,現在殺一人,才有一個或幾個的積分,那實沒有意思。

若是等到掠奪之戰後期,活下來的人,人人都有數十、百的積分,那樣累積積分才快。

現在的這點積分,江寂塵還真看不。

此時,他看著一個個戰隊修士被斬殺,他則神色淡然,無一絲的變化。

「藍靈雨,你說是便是,不過,我也會謝謝你們幫我收集積分。」

江寂塵微微一笑應道。

藍靈雨確實是一個有魅力的女人,但對於這樣歹毒、心計過人的女人,他要麼殺掉,要麼敬而遠之。

聽到江寂塵的話,藍靈雨倒是愣了一下道:「你這是何意?」

江寂塵看著最後一個戰隊修士被掠奪山戰隊的修士斬滅掉,然後才開口道:「因為有一天,我一定會殺掠奪山,那麼,你們收集到的積分,也自然是我的了。」

江寂塵的話一落,四周靜寂了一下。

所有掠奪山戰隊的修士,都用一種白痴的眼神看著江寂塵。

「哈哈……江寂塵,你說你要殺掠奪山?」

「你確定你不是在做夢吧?」

「你可知道,掠奪山戰隊有多強?」

藍靈雨此時也笑了起來道。

江寂塵淡淡地,卻是異常認真地道:「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這與我殺掠奪山,滅掉掠奪山戰隊無關。」

此時,若是小哈斯、韓青在此,必然會對江寂塵驚天為人。

這個逼,絕對裝得滿分。

一句話,至高逼格滿滿,讓人心馳神往。

但這話落在掠奪山的這些人耳,那是另一種感覺了。

這句話,會讓他們受到恥辱,感到憤怒。

「無知,狂妄。」

「小子,你可知我掠奪山戰隊是第一戰隊,實力強絕,無人可敵,三重神王數百人,四重神王不下十人,掠奪山山主更是四重神王圓滿境,隨時都可以踏入神王五重境,實力深不測。」

「憑你一隻小小螻蟻,竟然也敢說殺掠奪山,可笑之極。」

「便是有千千萬萬個你,殺入掠奪山,便足可讓你死無全屍!」

兩名神王二重圓滿境的掠奪山修士,還有那名狼人追蹤者此時都憤然叫道。

同時,他們說話之間,已經一步步間的逼來!

當最強一人的神王三重境,則飄立一邊,隨時也要出手。

「可惜的是,不說將來,便是今天,已是你的死期!」

「所以,真不知你怎麼有說出那樣的白痴之言!」

那名神王三重初境的掠奪山修士也在那邊冷冷地開口道。

江寂塵看著這些掠奪山的修士道:「憑你們,還奈何不了我,倒是今日我必須殺一人!」

「呵呵…….在這裡,任何一人,都非你這個垃圾能敵,你說你能殺誰?」

狼人追蹤者嘲諷笑道。

「你!」

江寂塵淡淡的吐言,然後生猛的閃身突進。

記住手機版網址:畢竟是在陌生的地方。雖然只有她一個人在房間,也總覺是在公共場所一樣的拘謹,多留個心。

而在穿衣服的時候,看著身上這件衣服。心裏面卻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因為身上的這件衣服,正是何春花拿給她穿的。

那天她沒有換洗的衣服,何春花就拿了關小雲的衣服。說是借給她穿上,等到自己的衣服干

《張小花的秘密》第二百四十五章你們的榮幸 面對掠奪山戰隊這些強大的修士,江寂塵根本不敵。

也幸好他突破到了神道六重境,實力大進,若不然,此時便是突圍逃走都很難。

絕妙江山 如今,神道六重境,可以讓他面對這一群強大的神王,依舊擁有自保之力。

但他的處境依舊無比的兇險。

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就得把命交待在這裡。

可哪怕這樣,江寂塵依舊決定要斬殺掉狼人追蹤者。

因為,若有此人在,他們的行蹤隨時都會暴露。

這名狼人追蹤者,擅長追蹤等秘術,但修為卻只有神王二重初境。

算是掠奪山這些修士當中最弱的了。

「好大口氣,小子,你是不知死活。」

「狼爺我一定要生吞了你。」

狼人追蹤者狂怒的大叫。

同時跟著兩名神王二重圓滿境修士,殺向江寂塵。

還有,那名神王三重境的修士,也終於出手。

他凝出了強大可怖的攻擊,對江寂塵造成了最大的威脅。

然而,此時此刻,江寂塵的臉上露出一絲森然的笑意。

他根本無視其餘人,所有的攻擊。

他的眼中只盯住了一人,那便是狼人追蹤者。

這一刻,狼人追蹤者驀然間感到身體一顫,心中生出了不安與恐慌。

他發現,自己雖然站在眾強者之間,但卻是赤裸裸暴露在江寂塵的神念鎖定下。

彷彿,這一片天地,除他與江寂塵,再無一物存在。

「不好!」

「狼人,你快退!」

藍靈雨第一個發現了異常,嬌呼出聲道。

然而,一切都已遲了。

因為,江寂塵已經不顧一切的出手了。

他直接以身為器,踏動最快的身法。

幽影分身!

虛空無影!

兩式幽影步,江寂塵連著踏出。

幽影分身,是為了閃避眾人對他的致命絕殺。

只見,剎那之間,分影無數,殘影留空,在一眾神王的同時攻殺之下,分影碎滅。

而江寂塵的真身,從虛空中跌出,滿身裂痕。

他避開了絕大多數的攻擊,但神王三重境的修士一擊,他無法完全避開。

對方的神念很強大驚人,竟然可以把握到他一絲分影軌跡。

於是,把他的真身從虛空中轟出。

不過,江寂塵毫不在意身上可怖之傷。

換作其他的人,這樣的傷,早已死去了。

但江寂塵如同沒事人一般,神態顯得無比的冷冽。

他在幽影分身之後,緊接著就是虛空無影術。

虛空無影的玄妙,如瞬移無異。

所以,千米距離,瞬息便至,江寂塵已經出現在了狼人追蹤者的身邊。

而這時候,也正是藍靈雨聲音落下之際。

狼人追蹤者驚恐欲退,但江寂塵不顧生死的就是為了靠近他,擊殺他。

所以,又怎麼可能讓他退走?

手中三億斤沉岳,已經揮拍而下。

歸一刀訣!

萬道歸一,無形化有形,一刀斷青天。

這一刀,不僅僅是靈修刀道之力。

還有江寂塵神體六重境的肉身之力,持著三億斤沉岳,全力的一擊之力。

狼人追蹤者臉色大變。

此時此刻,他毫不猶豫的動用了自己至強的逃遁秘術。

「狼煙飄渺!」

狼人追蹤者大喝一聲,身體驀然之間,化成一縷輕煙,消散天地之間。

他曾經遇到過無數的兇險,都以此術避過生死劫難。

煙霧飄渺,去留無影。

此術可以讓他完全融入虛空,悄然消失。

而這時候,江寂塵的攻擊,也終於落下。

三億斤沉岳斬下,這一片虛空竟然如同蛛網一般的碎裂。

啪!

然後,這一片虛空轟然碎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