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這項獎勵是看在你考核中的表現以及你的賦,這完全是為你開了一個特權,但是特權並不是能一直持續下去,」震宮宮主沉聲道,

「享受權利,那就必須要盡些義務,如果你能在半年之後的內門大比中進入前三名,那麼你的這項特權可以繼續,如果你能奪得魁首,那麼你的特權可以提升到宙階低級功法戰技,」

「內門大比一年之後就是核心弟子一百年一次的宗門大比,本座要你在參加完內門弟子大比之後,就突破到合道期,成為核心弟子,」

「你如果能在核心弟子大比中衝進前十,那麼你的特權可以在原來的基礎上提升一級,如果你能提升衝進前三,那麼你的特權將在原來的基礎上提升兩級,如果你能奪得第一名,那麼特權將在原來的基礎上提升三級,」

震宮宮主的話雖然的很輕,也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但是站在下邊的四人卻是聽心中波濤洶湧,

除了周雲峰眼中露出狂喜之色外,其他三人眼中都充斥著難以置信的光芒,這樣的特權顯然已經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如果周雲峰能在內門弟子大比中獲得第一,那麼就算周雲峰不突破達到合道期,那麼他都能隨意閱覽宙階低級功法戰技,

然而他一旦突破到合道期,並且參加核心弟子宗門大比,就算達到震宮宮主的最低要求,進入前十,他都可以隨意閱覽宙階中級功法戰技,

要知道,在戰宗內,核心弟子所修鍊的功法戰技主要是宙階低級和宙階中級,至於宙階高級功法戰技那是精英弟子才有資格修鍊,雖然核心弟子中也有極少人修鍊了宙階高級功法戰技,但是這樣的存在無不是賦極強之輩,

而一旦周雲峰在核心弟子大比中進入了前三,那麼他就可以隨意瀏覽宙階高級功法戰技,至於第一,那就是更加恐怖了,可以隨意閱覽宙階頂級功法戰技,

想到這樣的獎勵,向無極甚至都有些感覺呼吸困難,他早年在戰宗也修鍊了不少歲月,震宮宮主給出的東西都是他可望而不可求的,哪怕是他現在已經突破到了永生期,他也未必能得到宙階頂級功法戰技,

然而,周雲峰一旦奪取了核心弟子大比的第一名,那麼他就可以隨意閱覽宙階頂級功法戰技,可望而不可求和隨意閱覽,這是一個多大的差距,

獎勵雖高,但是想到要得到這些獎勵的前提,他們心中也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他們知道周雲峰早就具有了斬殺合道後期武者的實力,所以在他們看來,周雲峰要獲得內門弟子大比第一名,應該不是難事,但是那核心弟子的前十、前三甚至是第一,那就是太難了,

周雲峰當初斬殺的藍青耀雖然是貨真價值的合道後期成強者,但是他所修鍊的功法和戰技也僅僅是洪階高級,所以他也只能算是合道後期成武者中墊底的貨色,

在戰宗內,就算只是內門弟子前一百位,都擁有不弱的越階戰鬥能力,甚至都有堪比合道前者的實力,

至於核心弟子的前一百名,同樣也是如此,他們之中甚至有斬殺過永生強者的存在,

所以就算知道周雲峰實力不弱,但是對於周雲峰能否闖進核心弟子前十,谷玉泉等並不報希望,在他們看來,只要周雲峰能在核心弟子大比中名列前一百位,那就已經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成績了,

「是,弟子一定不讓宮主失望,」周雲峰按捺住心中的激動,躬身道,

「本座期待你的表現,」震宮宮主微笑道,

「周雲峰出至你極戰堂,如果周雲峰能過關斬將,取得不錯的成績,你和你的極戰堂也不會少了賞賜,」震宮宮主將目光移向了在一旁的向無極,淡淡的道,

「這樣吧,如果周雲峰能奪下內門弟子大比的第一名,那震宮給與你的獎勵翻倍,如果周雲峰能奪下核心弟子大比前十,本座就讓你的極戰堂在千年之內晉陞為一級分宗,成為戰宗的第十個一級分宗,」震宮宮主沉吟了一下,道,

聽到震宮宮主的話,向無極四人都不由的露出了激動的神色,一千年聽起來是非常長,但是對於他們這些壽命至少都是數十萬年的人來,一千年的時間太短了,

向無極出至金玉峰,如果極戰堂能成為一級分宗,金玉峰也自然能得到不少的好處,

「如果周雲峰能奪得核心弟子前三,本座讓極戰堂百年之內成為一級分宗,如果周雲峰能成為核心弟子第一人,那本座就讓極戰堂在十年之內成為一級分宗,」震宮宮主繼續道,

如果極戰堂內沒有永生強者,想要將極戰堂提升為一級分宗,恐怕還需要費一番手腳,畢竟培養出一名永生強者並不是那麼容易,

但是現在向無極已經達到了永生期,極戰堂成為一級分宗,所差的也就只是合道武者而已,

一名永生期武者、十名合道期武者,這是成為遠古級勢力的最低標準,也同樣是極戰堂成為戰宗一級分宗的最低標準,對於戰宗九宮之一的震宮,不要在十年之內為極戰堂培育出幾名十名合道期武者,就算是在五年內也絲毫沒有難度,

聽到震宮宮主的話,現在激動的就輪到了向無極,他並不期待周雲峰能闖入核心弟子前十、前三,甚至第一,畢竟那難度太大了,心中所想的只是周雲峰奪下內門弟子大比的第一名,他就能得到震宮更多的獎勵了,

向無極相信,只要有了這些獎勵,就算沒有震宮的幫助,極戰堂也有望在萬年內升級為遠古級勢力,

對於周雲峰在核心弟子大比中能取得什麼成績,向無極心中沒有底,但是對於周雲峰能否奪下內門弟子大比的第一名,向無極卻是非常有信心,

雖然戰宗內那些內門弟子不弱,但是以歸元期的修為想要斬殺合道後期成強者,這樣的人恐怕也非常難找到,

「你們不要高興的太早,」看著周雲峰和向無極眼中都不由的露出了激動的神色,震宮宮主沉聲道,

「周雲峰,本座知道元力修為只是你實力的一部分,你還有其他更厲害的手段,在核心弟子大比上,你大可隨意施展,本座只看結果,但是在內門弟子大比中,你只能使用元力,」在周雲峰和向無極都不由一愣的時候,震宮宮主再次開口了,

只能使用元力,

聽到這句話,周雲峰和向無極都不由的將眉頭皺了起來,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讓周雲峰的壓力增大了不少,

「宮主這是想將我的油全部榨出來啊,」周雲峰心中不由的苦笑道,

雖然在考核中,周雲峰希望以元力修為和各分宗的才弟子來一次「公平」的較量,但是在內門弟子大比中,周雲峰可不會管這些,再加上震宮宮主出的獎勵,周雲峰心中已經有了在緊急關頭使用混沌之力的想法,

但是現在震宮宮主要求他在內門弟子大比中只能使用元力,周雲峰頓時感覺壓力山大,他雖然在考核中僅靠元力就獲得的第一,但是他可不敢將這個第一和內門弟子第一相提並論,

兩者之間相差太遠了, ?第三十八章殺入雙榜

從震峰迴來之後,周雲峰就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讓斗魂分身帶著震宮宮主的令牌進入戰典閣閱覽功法戰技,而本尊則是全力提升實力。

沒辦法,震宮宮主要求周雲峰在內門弟子大比中只能使用元力,然而就算只是保住現在給他的特權都需要進入前三,想要提升一個等級則是需要奪得第一名,以此時周雲峰元力修為的實力,想要達到這一點,還是有難度的。

就算是現在在戰宗內,知道周雲峰有斗魂分身的人也是不超過一手之數,好像向無極是有意為周雲峰隱藏一點底牌,所以周雲峰有分身之事,他並沒有告訴谷玉泉等人。

但是距離內門弟子大比的時間太短,為了儘快提升實力,周雲峰不得不將斗魂分身暴露出來。

雖然在戰宗內認識周雲峰的人極少,並且就算是在外行走的是周雲峰的斗魂分身,一般人也很難分辨的出來,但是這肯定瞞不過那些有心人的眼睛。

況且,周雲峰此次選擇提升實力的地方就在戰城,一旦他的本尊在戰城鬧出了動靜,那戰宗內的周雲峰只不過是一道分身的事情自然也就隱瞞不住了。

半年的時間太短,如果要去其他地方歷練,在時間上恐怕趕不及,所以周雲峰就選擇了在戰城。

而在戰城能讓周雲峰歷練的地方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周雲峰當初在混元城想去而又沒有去的通塔。

在通塔中歷練和在戰塔中修鍊有些相似,同是不斷廝殺闖塔,但是它們之間有一個本質的差別。

戰宗的戰塔只是為了檢測門內弟子的實力,或者磨練門內弟子,所以不會出現死亡,最多也只是被重傷而已。

然而通塔卻不一樣,通塔內存在的是真實的生命,並不是陣法凝聚而成的能量體,在裡面廝殺出現死亡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在通塔內,周雲峰還見到了「老朋友」,那就是周雲峰在重玄界時進入次元虛界遇到的荒獸。

沒錯,通塔內的生物就是荒獸,闖通塔之人需要廝殺的對象也正是這些荒獸。

通塔外三大榜,歸元榜、合道榜、永生榜,其中歸元榜收錄一千人,合道榜收錄一百人,永生榜收錄十人。

每榜又分上下兩榜,下榜收錄該域的前一千人,而上榜則是收錄整個聖元界前一千人。

戰域歸元榜所收錄的一千人的修為全在歸元後期以上,戰鬥力幾乎都達到了歸元巔峰,相傳前兩百名之人的真正實力已經堪比合道期。

而聖元界歸元榜中收錄的一千人無不是有堪比合道強者的實力,其中不少人甚至有斬殺合道強者的能力,實力極為強悍。

戰域內雖有無數勢力,但是戰宗能主宰戰域,靠的不僅僅是宗門內的超級強者,戰宗門下的弟子也極為不弱,可以是冠絕整個戰域。

戰域歸元榜一千人,其中有八百多人出至戰宗,前一百名戰宗更是佔據了九十五之數。

內門弟子大比,在震宮宮主的要求下,周雲峰只能施展元力,所以他目前需要磨練的就是元力和相應的戰技。

就算是只使用元力,周雲峰也有著堪比合道中期的實力,所以第一次闖通塔之時,周雲峰很容易就進入了戰域歸元榜,並且還殺入了前一百,一舉奪下了第五十七位。

聖元界十八域,每一域內都有一座通塔,而且每一座通塔都位於該域內最大的城池內,雖然對於通塔的來歷極少人知道,但是對於通塔外三榜,大家都是非常關注。

歸元榜雖然是三榜中最低的一榜,但是也極其受關注,每次有新人殺入歸元榜都會引起不的熱議,而這次不但有人殺近了歸元榜,而且還是兩大歸元榜同時殺入,頓時就轟動了整個戰城。

在聖元界十八域中,戰域的實力也算是極強的,就算是在聖元界歸元榜中,戰宗也佔據了八十八人,這就是只要能在戰域歸元榜中衝進前八十八位,那麼就有資格名列聖元界歸元榜。

周雲峰在從通塔退出來時,他的名次就定了,戰域歸元榜第五十七名,聖元界歸元榜七百六十四位。

所以在那一刻,周雲峰的名字不僅落入了戰城內眾強者的眼中,同時也傳遍了其他各域主城。

因為在周雲峰名列聖元界歸元榜時,他的名字同時也會在其他各域的聖元界歸元榜上出現。

……

歸元榜下半榜

第五十七:戰宗周雲峰

歸元榜上半榜

第七百六十四:戰宗周雲峰

這兩排文字,這一個名字,現在幾乎已經響徹了整個戰城,對於這個新冒出的名字,大家都非常陌生,所以就只能是不斷猜測。

「這個周雲峰是誰?怎麼以前沒有聽過這個人?」在一座酒樓中的一名中年男子喝下一大口酒後,看向周圍的人問道。

「誰知道?從來就沒有聽這個人。」

「戰宗內門弟子中那些佼佼者誰不是早早就出現了歸元榜上,這個周雲峰還真沒有聽過。」

「你們,這個周雲峰是不是戰宗隱藏起來的才弟子,現在才放出來,想藉此揚名下?」

「我看十有**是這樣的!」

……

「哈哈!你們這就不知了!這周雲峰可不是什麼隱藏起來的弟子,而是他以前根本就不在戰宗甚至都不在戰域內。」在其他人不斷猜測周雲峰身份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大笑道。

「哦!兄弟,難道你知道這個周雲峰的來歷的不成?」相鄰桌上的一名老者好奇的問道。

「當然!」那名先前大笑的男子得意的笑道。

「真的?那快給我們講講,讓我們也知道這周雲峰到底是什麼來路?」

「這倒也不是不行,只不過今這酒…..」

「兄弟,別了,我懂,今你喝的酒,不管多少,我浪奇全包了!」一名老者朗聲道。

「哈哈!好!既然大哥你都那麼客氣,那弟也就不藏著了!」男子笑道。

「各位,前段時間戰宗內發生過什麼事,你們應該都知道吧?」話時男子一副莫測高深的神情。

「你的是不是戰宗下的各分宗弟子每一百年的考核?」

「沒錯!我的正是這次的入門考核!」男子點頭道。

「難道你是想周雲峰原本並不是戰宗內的弟子,而是戰宗下分宗的弟子?這怎麼可能,就算是戰宗的一級分宗也不可能培養出這樣的才吧!」

戰域除了戰宗這個恆古級勢力外,還有著八大太古級勢力,但是這八大太古級勢力中的弟子在戰域歸元榜中排名最高的也不過四十七位,而且前百名中其他非戰宗的四人都在八十名之後。

要知道,這五人都是出至太古級勢力,所以在到周雲峰是出至戰宗的一個分宗時,哪怕是有著遠古級實力的一級分宗,也沒有人會相信。

「你們還真別不相信,這個周雲峰還真是出至戰宗下的一個分宗,而且還是來至一個叫極戰堂的二級分宗!」

「這次戰宗對分宗弟子的考核好像完全成了他的一個表演會,戰宗的三輪考核,我想你們就算沒有見過,應該也聽過吧,其中的難度可是不,但是這周雲峰在前兩輪中都是取得了第一名,而且成績遠超第二名,……」

……

萬邪域

「第七百六十四,戰宗,周雲峰!戰宗什麼時候冒出了這樣一個弟子,聖元界歸元榜又被戰域挖去了一個位置。」一名紅袍老者微笑道。

「一入榜就名列七百六十四位,這個周雲峰不簡單,恐怕這段時間他的名次還會有所變化!」坐在紅袍老者對面的一名灰袍老者淡淡的道。

「哈哈!也許吧~!此人雖然出至在戰宗,但畢竟是我們人類,如果老夫沒有記錯的話,原來名列第一千位的應該是九頭蛇的一位後輩吧!」

……

劍域

「這個周雲峰到底是什麼人?居然能一入榜,就名列第七百六十四位,有意思,有機會定要去會會他。」一名身負靈劍的男子眼中戰意涌動的道。

「季兄,一個稍有些本事的新人而已,你有何必擔心啦?」

「就是,季師兄,那個叫什麼周雲峰的子,雖然僥倖闖進了聖元界歸元榜,但是他也不配做你的對手啊!」

……

離開通塔之後,周雲峰就去了戰別院,這裡已經被周雲峰選作了在戰城修鍊時暫時的住所。

雖然是第一次闖通塔,但是周雲峰也有著不的收穫,當然除了修鍊上的收穫外,周雲峰還收穫了一身傷。

「通塔果然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在裡面歷練遠比在山林中獵殺魔獸要痛快的多!」周雲峰盤膝坐在蒲團上,沉聲道。

「只是可惜那些魔核不能帶出來,否則應該可以賣不少元石!」周雲峰最後惋惜的道。 ?79閱.第三十九章周雲峰的提升

戰宗,震峰

「玉泉,已經四個月過去了,周雲峰那個傢伙現在怎麼樣了,」震宮宮主眼神淡漠的問道,

「他的分身從四個月前進戰典閣后,就再沒有出來過,而他的本尊在站城也是掀起了不的風波,此時他的名字在戰城恐怕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谷玉泉微笑道,

「第一次闖通塔,就能入雙榜,確實是想不出名字都難,」震宮宮主欣慰的道,

「這四個月,他的進步怎麼樣,」震宮宮主繼續問道,

「四個月來,周雲峰每都必闖一次通塔,從未間斷過,現在已經從最初的第五十七名提升到了第九名,」谷玉泉回答道,

「哦,第九名,已經進入了前十,在聖元界歸元榜上應該已經在一百名左右了,看來這四個月他的進入確實不少,」震宮宮主微笑道,

「師尊的沒錯,周雲峰在這四個月中的進步確實不,戰域歸元榜前兩百名幾乎都有堪比合道初期的實力,而前一百名則是有著堪比合道中期的實力,而前十的人基本上都具備了合道中期巔峰的實力,至於前三的三人無不具備和合道後期一戰的實力,」谷玉泉正色道,

「周雲峰此時的實力顯然已經達到了合道中期巔峰,這應該還只是他暗道元力修為的實力,」谷玉泉頓了一下,繼續道,

「進步雖然不,但還是不夠,戰域歸元榜的前十人雖然都是我戰宗之人,但是榜上的第九可並不能代表就能在內門弟子中排進前十,」震宮宮主沉聲道,

對於震宮宮主的話,谷玉泉並沒有反對,反而認同的點了點頭,

如果是在戰宗內門弟子大比之後,周雲峰能在戰域歸元榜上排在第九,那麼周雲峰的實力基本上可以進入戰宗內門弟子前十,但是現在卻不行,

為了內門弟子大比,戰宗所有內門弟子無不在全力提升實力,因為比賽之期已經接近,所以在外歷練的內門弟子已經漸漸回歸,

但是這些回到戰宗的弟子並沒有去闖通塔,而是在宗門內沉靜了下來,等待著內門弟子大比之期的到來,

這些人不去闖通塔,並不是他們不在乎歸元榜上的榮譽,而是他們有更大的野心,那就是內門弟子大比,

通塔的名次上升,代表的僅僅是榮譽,而且這個榮譽也不急在一時,但是內門弟子大比上的名次代表的卻不僅僅是榮譽,還代表著在戰宗內的地位,以及所能獲得的資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