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這麼強大的玄術,竟然被他以肉身之力捏爆!許陽的純肉身力量,到底有多強?恐怕一般的玄師都不如他!」

周遭炸開了鍋,眾人隱隱意識到,又一個能與葛維峰,御玄雨等媲美的天才少年出現了!或許,還要勝過一籌。

許陽捏碎這一招【震驚百里】,繼續緩步前行,眼尖的人甚至能看到,擂台地面上潮濕鬆軟的泥濘,被迅速蒸干、凝實。

「原來如此,以火玄力附於腳下,迅速蒸幹了水分,沒有陷入泥濘之中。」有人說道,大家一齊看去,果然看到許陽一步一火印,走過的路徑,形成了一條幹燥、凝實的青石小路,和周圍的泥濘環境形成鮮明反差。

「好強的玄力微控!」有人立刻分析道,「許陽若是想破去褚明德這招,泥濘地面的玄術,輕而易舉,只不過他不屑破招罷了。」

褚明德深吸一口氣,壓制住內心的慌亂。為今之計,就要拚命一搏!

雙掌劃出一道玄奧的圓弧軌跡,褚明德嗔目大喝:「咄!再接我這一掌!」一對肉掌,合併推出。

玄力激蕩,金黃的光芒迸發,天地間隱約傳來一聲龍吟!兩條丈許長的黃色龍形氣勁,猛然迸出,交疊并行,電射許陽。

鴻運樓暖閣之中。

「【雙龍噬日】!是【雙龍噬日】啊!」褚家家主褚萬鈞激動地甚至站了起來,「【真龍九破】的第七破,沒想到明德那孩子能使出來!這下許陽,必然難逃敗亡!」

葛建傅也讚許地說道:「【真龍九破】,最後三招的威能甚至媲美天階下品玄術,的確不容小覷。」

「哼,勝負未分,你們得意過早了。」許長陵冷哼一聲。

「哈哈,許陽,這是我的最後底牌,本是用來奪冠之用,你是第一個品嘗它的人!」褚明德哈哈大笑,「能把我逼到這份上,你雖敗猶榮!」

許陽面色如恆,揮手間,右掌拍擊而出。

熾熱的火玄力迸發,凝聚成了一隻火焰手掌,隨著許陽右手揮動,猛然脫手飛出,迎風漲大,待飛到半空時,已經變成了五尺高的火焰巨掌。

【火焰大手印】!

兩條金黃龍勁,和火焰巨掌半空對撞!

轟隆一聲,空氣震蕩,無形的漣漪擴散。金黃色的土極龍氣,只略略抵擋了幾個呼吸時間,就迅速崩潰,而火焰巨掌,卻只是縮小了一圈,爆鳴中向著褚明德飛撲而去。

「轟!」

在褚明德難以置信的驚駭眼神中,火焰巨掌印上了他的胸口。

褚明德整個人如遭雷擊,離地倒飛而出,焦糊的衣衫片片飄零。

「嘭」一聲沉悶重響,褚明德的脊背撞擊在擂台上,滑出一段距離之後才停了下來。他雙目緊閉,臉色蒼白。

裁判樂婷雲上來檢視他的狀態,宣佈道:「褚明德已經失去了戰鬥能力,昏迷不醒!這一場,許陽獲勝!」

褚家的護衛們連忙擁上看台,七手八腳將褚明德抬了下來,有人還怒目瞪視許陽。許陽渾不在意,這些護衛要是敢在海雲預選的擂台上圍攻自己,那麼不僅他們死定了,就連褚家都死定了。

一個鬢髮花白的丹師,放出一縷玄力探測了一下褚明德的身體情況,搖頭嘆道:「胸骨被震裂五塊,這倒也罷了,但火毒入體,內臟煎熬,要趕緊送回府中治療,遲了有性命之危。」

褚明德的父親推開眾人,大吼道:「不可能!明德肉身強悍,絕不至於如此脆弱。」

丹師嘆了口氣,解開褚明德胸口破碎的衣衫。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見褚明德胸膛,有一隻焦黑的手掌印記,皮膚皸裂,還彌散著一股焦糊的氣味。

許陽在獲得勝利之後,依舊默然,緩步走下擂台。他肩頭的肥球卻得意洋洋,猛然躥到許陽頭頂,揮動小肉爪向觀眾們致意,直到被許陽揪住後頸皮提下來為止。

鴻運樓暖閣之中,褚氏家主一臉難以置信:「明德是玄士中期,而許陽只是初期!明德動用的,是我褚氏家傳絕學,地階上品玄術【真龍九破】,而許陽施展的火焰巨掌,撐死了也只是地階下品的威能!可結果卻為何這般?」

葛建傅搖頭道:「許陽肉身既然強橫,就意味著同級境界,他軀殼所能容納的玄力就更加深厚!這樣看來,他能越級挑戰,並獲得勝利,也非偶然……」這位葛家老祖,說話間眼中閃過一絲凌厲的殺機。

褚明德留下的【零落成泥】玄術,使得整個擂台依然坑坑窪窪,無法立足。城主府只得派人修繕,少年俊才們暫且休戰。

許陽回到選手區,所受到的注意便多了不少,很多少年看向他的目光隱含敵意。

「許陽。」

一陣少女的幽香撲來,許陽轉身,看到一位白衣少女,翩然而至,一張精緻的臉隱隱有幾分冷漠。這少女有一雙高挑修長的**,在勁裝的襯托下,更顯得挺直結實,充滿爆發力。

「有事?」許陽問道。

「你很不錯,比那葛維峰強多了,」御家大小姐毫不客套,「是個可堪一戰的對手。」

「謝了。」許陽剛說完話,就看到一旁的葛維峰,已經鐵青著臉,走了過來。

ps:保底一更到……趴在鍵盤上睡著了,萬分抱歉,上傳得晚了一些。懇請兄弟們看看有沒有剩下的推薦票,就右鍵點擊【投推薦票】吧,還有一個多小時刷新哦…… 「玄雨,和這個喪家之犬,有什麼好聊的,」葛維峰走到了御玄雨身邊,「希望咱們不要在前幾輪相遇吧,巔峰對決,總要留到後面。」

御玄雨看了葛維峰一眼,冷冰冰地說道:「葛維峰,我和你不熟,不要叫得如此親密。」

葛維峰臉色一陣青白,被嗆得說不出話來。

「我不明白,以你的實力,竟然能忍下葛維峰對你的詈罵,」御玄雨盯著許陽,「莫非你胸中無膽,害怕得罪葛氏。」

御玄雨指的,自然是葛維峰罵許陽是「喪家之犬」這句話。

許陽平靜說道:「一隻狗沖你吠叫兩聲,你會不會沖他叫?」

御玄雨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宛若春花綻開,露出兩粒酒渦:「有趣,若你被狗咬了,會不會也說『狗咬我兩口,我不會回咬過去』?」

「狗若敢上來咬人,自然要反擊,只不過不是咬回去,而是用力踹,踹斷它的脊梁骨。」許陽淡淡說道。

兩人一來一往的交談,一旁的葛維峰已經氣得臉色又複發白,手指都在哆嗦。若不是選手區不準動手,他一定動用最強玄術,將許陽轟殺。

「好,你們很好!」葛維峰哆嗦著嘴唇說道,「許陽,你會後悔的,我葛維峰發誓,你一定會後悔!」

「隨時恭候。」許陽瞥了他一眼,道。

看著葛維峰氣沖沖地拂袖而去,御玄雨笑容收斂起來,轉而評價道:「葛維峰此人,外寬內忌,色厲內荏,靠著外力修到玄士後期,卻總以為自己是天之驕子,所有人都要圍著他轉……真是可笑之極!」

許陽沒有說話,他很少議論他人,尤其是在背後。

「至於你,希望和葛維峰有所不同,」御玄雨挑眉,看了看許陽,「你是一塊極好的磨刀石。」

御玄雨說完這句話,像一隻高傲的白天鵝,轉身離去。幾名御家子弟緊緊相隨。

許正信皺眉:「這御玄雨,同葛維峰差不多,都是被家族慣壞了,許陽堂弟,你不要往心裡去。」

許陽微笑,搖頭道:「不會。」他心中暗忖,御玄雨和葛維峰,並不相同,這個千金小姐,雖是女兒身,卻有一股極為好勝的戰鬥意志,比葛維峰強出不少。

擂台休整已畢,第二輪比試繼續進行。許正傑這一輪也敗下陣來,被一名實力強悍的御氏子弟淘汰。

許正信抽中了一名中等家族的子弟,依靠強勁的實力碾壓,輕鬆獲勝。

隨著一場場比試,周圍觀者的心情卻是越發激動!原因是,御玄雨的狻猊銅牌、葛維峰的鯨鯊銅牌,甚至是小君侯黎望的青龍銅牌,都還沒有被搖出來!

「第二十場了,三個天才選手的銅牌還沒有被抽出!抽籤箱中,只剩下了六塊銅牌!三個天才少年玄者,很有可能會提前遭遇!」有人驚呼。

第二十場的勝負根本無人關注,在兩名少年決出勝敗之後,萬眾矚目之下,海岳教師高高揚起抽籤箱!

許陽快速掃了一眼黎望三人,發現小君侯風輕雲淡,葛維峰臉色陰晴不定,而御玄雨,卻是一臉戰意,躍躍欲試!

嘩啦,嘩啦。兩聲輕響。

「青龍銅牌!是小君侯黎望的青龍銅牌,他的對手是……影狼銅牌!」

有人唏噓:「無法見到天才少年玄者的提前決戰,遺憾!」

當然也有人慶幸:「最精彩的決戰,當然要留在最後幾輪,才最為矚目!」

小君侯黎望微微一笑,絲毫沒有避過強敵的僥倖,也沒有無法酣暢一戰的遺憾,平平淡淡地走上擂台。

他的對手,影狼銅牌的擁有者,名叫賀蘭,來自臨淵城另一個中等家族賀家,也是一名極具實力的少年英才,不弱於褚氏雙傑。

但在黎望面前,賀蘭還是敗了,敗得毫無懸念,兩人交手一合,賀蘭便不敵敗北。

「玄士巔峰的實力,已經接近了玄師!」有人驚嘆黎望的強大。

這一次,黎望終於顯露出了真實實力,隨手揮灑的玄力攻勢,都隱約成靈蛇、斗獸、鸞鳥之形,威能大增。

「好強啊,」許正信一臉擔憂,「許陽堂弟,你有沒有信心戰勝小君侯?」

「黎望的心,還是不夠靜,」許陽開口了,「他表面平淡,實際卻急於證明自己,擁有晉級的真實實力,而非運氣使然。他展露全力,便是為了堵住悠悠之口,好讓所有人明白,即使和葛維峰、御玄雨兩人狹路相逢,他也有能力戰而勝之。」

「那……你有沒有勝他的把握?」許正信沒有聽到想要的答案。

許陽淡淡一笑,沒有說話。

鴻運樓暖閣之中。

褚萬鈞喟然嘆道:「見了小君侯的天縱神資,我才知道何為奇才。慢說我那兩個不成器的孫輩,就是那神秘莫測的許陽,也不是小君侯的敵手。兒孫們在擂台上打來打去,我看完全沒有必要嘛!小君侯恐怕早已穩操勝券,這次預選不過走個過場罷了。」

這番話無疑貶低了御玄雨和葛維峰。

婚然天成 葛建傅重重哼了一聲,開口道:「小君侯實力強橫,不愧家學淵源。只可惜是風極玄脈,若是上四極玄脈之列,那峰兒便毫無機會了。」

「得了吧,」許長陵毫不留情地揭穿,「你言下之意,葛維峰現在還有機會?不要自欺欺人了,看那葛維峰,玄力氣息並不凝實,恐怕這玄士後期的修為,不是靠自身積澱,而是藉助了外力吧?我看他對上御家小姑娘,都不敢言勝!」

「你說什麼!」葛建傅眼睛一瞪,海潮之聲大作,在他背後隱約有海浪翻滾、魚龍漫衍的景象,令人見之迷惘。

許長陵毫不示弱,冷哼一聲,暖閣中颯颯秋風頓起,樹木凋落,萬物枯寂的虛影顯現出來,肅殺之氣彌散。

兩大巔峰玄宗,各自將自己的「勢」放出,暗中較勁。

除了臨淵城主黎伯延、御家老祖御天鋒安然在座,其他幾個中等家族,玄師巔峰實力的家主,受到了兩名玄宗的大勢影響,均覺玄力流轉不暢,一個個臉色發白。

「呵呵,小兒輩逞英豪,我等作壁上觀即可,兩位前輩難道要聊發少年狂,下場一試嗎?」黎伯延笑著解圍,一座九層高台虛影凌空,鎮壓一方,雍容厚重的氣勢,不容褻瀆。

在黎伯延的大勢干擾下,許長陵和葛建傅都收了氣勢,給了黎伯延一個面子。暖閣中氣氛又復融洽,剛才劍拔弩張的一幕,好像從未發生一般。

再看擂台上,第二十二場比試,抽籤已經開始了。

海岳教師單手揚起抽籤箱,輕輕搖動。

嘩啦,嘩啦兩聲,銅牌落地。

「第一枚,鯨鯊銅牌,第二枚,狻猊銅牌!」

ps:本章是加更,答謝兄弟們推薦滿1100.今天周末,本周推薦超過了600,小亞會再行加更一章,也就是說,今日至少四更!支持我的兄弟,小亞不會讓你們失望。

pps:感謝【蘿莉之主】兄弟的打賞滿贊~ 場中鴉雀無聲。沒料到,在錯開小君侯黎望之後,剩下的兩大少年天才玄士,竟然碰撞在了一起!

冰極玄脈、雷極玄脈,都是稀少的上四極玄脈,這兩位天才,在區區十五歲,都修鍊到了玄士後期的境界,堪稱神速。

假如放在上一屆海雲預選,他們中的任何一人,都毫無疑問地會通過預選,躍過龍門第一關,前程似錦。

可惜,他們卻是同歲,這就是命。他們提前抽到了一起,這也是命。

「玄雨,真沒想到,會在第二輪就遇見你,」葛維峰嘆了口氣,「這恐怕是提前的決戰了……真遺憾。」

「沒什麼遺憾的,」御玄雨冷冰冰地說道,「在我眼中,你只是一塊磨刀石。」

「什麼?」葛維峰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已經找到了更好的磨刀石,不過在此之前,將你戰敗,算作熱身也不錯,」御玄雨冷漠地說道,「動手吧,使出全力!別讓我御玄雨,看不起你!」

奇光一閃,御玄雨手中已經多了兩截青銅長桿,噼啪一聲,一桿青銅長戟已經成型,戟鋒閃耀鋒銳寒芒,徑直指向了葛維峰!

葛維峰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到御玄雨戟芒閃耀,一大團虛影如暴雨梨花盛開,籠罩住了自己!他大吃一驚,腳尖猛點,疾步趨避,同時心念一動,從儲物戒指中取出水晶劍。

「噹啷」一響,葛維峰架住了御玄雨的戟尖,臉色發青地問道:「玄雨,你說的都是真的?在你心中,一直都沒有我的半分位置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