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3 日

「那我先回去了。」韓東說道。

「吳雲快做好菜了,你現在喊你女朋友過來吃吧。」丁飛宇說道。

韓東連連擺手,說道:「不了,天天這麼吃,我們也頂不住。你跟吳雲說,謝謝他的好意。我先走了。」

說完,也不等丁飛宇多說,逃似的離開了。

丁飛宇無奈,只好回了店。

恰巧,吳雲端著菜出來,疑惑地問道:「剛我聽到韓東的聲音了,他去哪裏了?」

「他今天有事,就不來吃了。」丁飛宇說道。

「那你來把這些菜解決了。」吳雲把菜放在了桌上,扭頭就往廚房走。

沒走幾步,又回頭說了一句:「廚房裏還有好多。」

丁飛宇一聽,差點就要吐血,連忙沖吳雲喊道:「你就不知道少放點?」

「放少了,就不是那個味道了。」吳雲冷冷說完,直接進廚房,關上了門。

丁飛宇看着桌上的菜,頭皮直發麻。

不知為何,他突然想到了一個人。

那個肚子圓嘟嘟的蘇騰華。

要是有他在,消滅這些菜壓根就不是個事。

上次見面到現在,也有段時間沒見了,也是需要打個電話聯絡聯絡了。

他拿來手機,撥給了蘇騰華。

蘇騰華接到丁飛宇的電話,顯得很是激動,說道:「丫的,還以為你發達了,把我忘記了。這麼晚打電話過來,有什麼好事啊?」

丁飛宇說道:「沒什麼發達的,跟朋友開了個快餐店,養活自己都困難。」

「哦,不急,慢慢來。對了,你找我有事嗎?」蘇騰華說道。

「沒啥事,就是很久沒聯繫了,打個電話給你。」

「你沒事,那我剛好找你有點事。」蘇騰華說道。

丁飛宇愣了下,急忙問道:「啥事?」

蘇騰華答道:「你還記得上次送給李妮的手錶嗎?她跟我說壞了。你那邊能不能修啊?」

「壞了就換新的唄,我哪懂修這個。」

丁飛宇都有點納悶,這蘇騰華怎麼又和李妮聯繫上了。

蘇騰華也很是贊同地說道:「我也跟她說了,讓她換新的,她就不肯,說手錶也沒多久,直接換掉太可惜了。要不,我把手錶拿過去給你,你找你之前開手錶店的人說下,看看能不能修?」

丁飛宇剛想拒絕,可一瞬間又有了個念頭。

讓蘇騰華過來嘗嘗菜,也未嘗不可啊!

想到這,他高興地說道:「行,你看下什麼時候有空過來,我請你吃大餐!」

「一言為定!」蘇騰華興許是聽到了有好吃的,話語里都帶着幾分激動。

「好,等你過來。」丁飛宇說道。

掛斷電話后,丁飛宇敲了下廚房門,沖着裏面說道:「你幾天少做點。我找了個喜歡吃東西的朋友過來,到時候,你再多做點。看你這幾天做得也挺不錯的,我們不要貪多,做精細一點就行。」

吳雲突然拉開了廚房門,說道:「好吧,聽你的。不過,你今天先把這些解決掉。」

丁飛宇探頭進廚房,看到廚房桌上擺了好幾碟菜。

頓感壓力山大。

吳雲晃晃手腕,打了個哈欠,說道:「這裏交給你處理了,我先去洗澡了。」

丁飛宇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吃得天昏地暗。

到了第二天,蘇玲找上門來。

丁飛宇沖她說道:「那個銀隆的業務員可能有點問題,你們小心點。」

「啊?」蘇玲有點驚訝,問道:「有什麼問題?我們已經給他發了好幾次貨了。交接都挺順利的啊!」

「那他有沒有什麼反常的舉動?」丁飛宇說道。

蘇玲搖搖頭,說道:「都挺正常的啊,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丁飛宇鬆了口氣,說道:「能按時結算就好,我還擔心他壓着貨款不給你。」

蘇玲笑道:「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做生意了。看不到錢,我們可不會隨便給貨。你也知道,那倉庫里的貨就是我哥的命!對了,你說那個業務員有問題,你是不是發現了些什麼了?」

丁飛宇說道:「我找人去看過他們的店。他們的店壓根就吸收不了你們倉庫所有的貨,估計連個十分之一都不到。他當初口氣很大,說有多少要多少,都是糊弄人的,我到現在也不清楚這人的目的是什麼。你們也留意一點,要是他向你們要的貨多,一定要讓他先交錢!」

「嗯,我記下了。」蘇玲點頭說道。

「那就好。」丁飛宇說道。

蘇玲笑道:「你幫我們這麼多,我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你。要不,我請你吃個飯吧!」

丁飛宇想起昨夜的菜,猛然感覺有點噁心。

現在肚子依然飽脹。

他下意識地搖頭說道:「現在不行,等我們忙完了再說。」

「哦。」蘇玲顯得有點失望,沉默了一會,繼續說道:「你下午有空沒?我哥說,找你有個很要緊的事,想跟你當面聊聊。」

「啥事?搞得這麼神秘,電話里聊應該也行吧。」丁飛宇說道。

按照他的猜測,蘇江雨此時找他,無非就為了一件事,就是如何把倉庫里的電器清完。

可他丁飛宇也不是神仙,哪有這麼大的能耐。

蘇玲搖著小巧的腦袋,說道:「不知道,他說一定要跟你當面聊,我問他,他都不跟我說。」

丁飛宇知道事情不簡單,也就沒再追問,說道:「行,既然這樣,那我下午就過去找他。」

「好的,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你記得來啊,我可是跟我哥打了包票的。」蘇玲說道。

「一定!」丁飛宇答道。

蘇玲笑得露出兩排潔白牙齒,然後高高興興走了。

到了下午,丁飛宇找了個空當,就直接過去找蘇江雨。

蘇江雨沒有讓他上樓,在樓下遞給他一個盒子,說道:「這是我特意買的手鏈,你先拿着……」

。 王湘玲和靳元東的臉色很難看,但想著今天是靳子塵和楚可可大喜的日子,不想在這一天鬧不愉快,便直接沒理靳子桐。

看到靳子塵進來,靳子桐直起身子朝靳子塵走了過來,「老弟,恭喜你再一次結婚,這是做姐的一點心意,你收下吧!」

說著,靳子桐遞給了靳子塵一個紅包。

靳子塵淡淡的看了靳子桐后,直接掠過了她,「用不著,你拿回去吧!」說著,朝眾人道:「吃過了嗎?要不要回去?我一會兒還要上班。」

見氣氛不對,楚可可立刻出來打了圓場,「吃過了吃過了,那我們回去吧!」

於是,眾人都收拾了東西站了起來,靳子桐咬著牙隱忍著沒發作,把錢放進了小皮蛋的嬰兒車裡,「我知道你們都看不起我,但我也在以我的方式努力生活著,我想讓自己過得好一點,也讓你們過上好日子,爸媽,子塵,靳家之所以變成這樣,我難辭其咎,就讓我好好的補償補償你們吧……」

作為靳家新進的兒媳婦兒,楚可可當起了和事佬,「爸媽,今天是我和子塵結婚的日子,姐能趕過來說明她很愛這個家,以前的事情都讓它過去吧,以後我們一家人好好過。」

說著,楚可可朝小皮蛋笑道:「小皮蛋,叫姑姑……」

「咕咕……咕咕……」

小皮蛋還吐字不清楚,叫姑姑的時候聲音稚嫩又軟糯格外好聽,王湘玲和靳元東的臉色這才好了不少。

雖然很不恥靳子桐做的事情,但今天都沒說什麼。

……

因為是周末,喬思語睡到自然醒后,被厲默川拉出來吃飯約會。

自從御膳房開了之後,喬思語就愛上了御膳房的菜,今天兩人自然也來到了御膳房。

吃的正歡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他哀怨又期待的聲音,「過了這個月還剩四個月。」

喬思語愣了愣,沒明白他說過的話,「什麼!?」

「還剩四個月,你就會成為真正的厲太太,OH,這是我度過最漫長的四個月。」

喬思語這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兩人約定好半年以後結婚的。

乾笑了一聲,她繼續埋頭吃飯,都沒好意思再說話,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又抬起了頭,「對了默川,我下個星期要去一趟法國,實地進行同傳培訓以及考試。」

果然,說完之後見他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她又急切的開了口,「最多一個星期就會結束。」

「巴黎?」

「嗯!」

「嗯,去吧!」

喬思語本來以為還要費一番唇舌,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好說話,一時間激動不已,轉頭就親了親他的臉頰。

「沒誠意!」他淡淡的說了三個字,直接拉過她的腦袋狠狠的吻了下去,直接在包間里給了她一個火辣辣的熱吻。

吃過飯喬思語想去看電影,厲默川想去游泳。

意見不合,最終厲默川服從了喬思語,直接打電話讓王國均包了一個廳。

只是兩人走出包間的時候,剛好碰到了從另外一個包間走出來的靳家一家人。

。 產房這裏呈現出了一面倒的局面,赤丹一人根本無法對抗對方七八個人。

老陳知道赤丹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再次對她說道:「姑娘,別再做沒用的抵抗了,再堅持下去無非也就是多活幾秒鐘罷了,你聽我說,快去保護楊金刀和孩子,只要他們都平安無事,我也就安心了!」

赤丹還想再說什麼,老陳卻對她說道:「如果你不走,我現在就衝出去讓他們打死我!」為了自己的老公和孩子,老陳已經做好了覺悟。

無奈的赤丹只好對老陳說道:「夫人,你先躲起來,支援很快就能到,你一定要堅持到他們來!」說完之後,赤丹只好從窗戶滑了下去。

聽到對方的槍聲停止之後,外面的這些人並不知道裏面發生了什麼,之後舉槍慢慢靠近。此刻的老陳也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她扶著牆壁站了起來,緩緩走到了門口。

那些人看到手無寸鐵的老陳出來之後有些吃驚,面面相覷不知道對手這是玩的什麼花招。

其中一人問道:「楊金刀在哪裏?」老陳笑了笑,說道:「就憑你們,還想殺我老公和孩子,再等一萬年吧!」說着閉上了眼睛準備慷慨赴死。

「嘭嘭嘭」幾聲急促的槍響,老陳扶著牆緩緩癱倒在了地上。

「陳姐,陳姐,你怎麼樣?」一聲呼喚后,老陳重新睜開了眼睛,看到褚戊之後驚訝的問道:「小褚?莫不是我已經死了,遇到了你的靈魂?」

褚戊急忙扶起老陳,說道:「陳姐,你瞎說什麼呢?你沒有死,我也沒有死,我來救你了!」老陳這才反應過來,原來自己剛才聽到的槍響並不是對方打自己的,而是褚戊幹掉他們的槍聲。

細狗從那些人的屍體上摘下兩把衝鋒槍,然後說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快點離開!」

老陳聞言卻說道:「小褚,不要管我,快去幫助楊金刀,救孩子!」褚戊猶豫了一下,說道:「在此之前我必須先保證你的安全,否則楊金刀也沒有辦法專心救孩子!」褚戊說着從一旁推過來一輛輪椅,讓后讓老陳坐在上面,她推著,細狗手持兩把衝鋒槍護衛。

另一邊,帶着孩子的女人乘坐電梯來到了門診的五樓,這裏的人也都是剛得知下面發生了槍戰,正人心惶惶不知所措,女人離開躲進了一間診室。

走樓梯不知道對方停在幾樓的鐵柱對剛子說道:「你去二樓電梯口看着,她如果停下了立刻告訴我們!」剛子二話沒說便跑向了二樓的電梯口。

龍治稱讚道:「好主意,走,我們繼續上!」

來到四樓的時候,剛子通過對講機說道:「在五樓停下了,她肯能在五樓!」

三人立刻上了五樓,龍治示意小心一點,因為時不時會有無辜的人從他們旁邊跑過,嚴重影響了他們的注意力。

這時候,雲既明看到了女人正在朝走廊的另一邊跑去,他立刻大吼一聲:「不要跑!站住,說着追了上去,龍治和鐵柱也緊跟了上去。」

此時的門診大廳,楊金刀和赤丹趕到,他們迅速幹掉了對方的人員,楊金刀問道:「孩子呢?」陸昱回答道:「坐電梯上樓了,龍治已經去追了!」這時一個手下說道:「我剛聽對講機裏面說好像是在五樓!」

楊金刀一把奪過手下的對講機,然後朝五樓跑去,赤丹對其他人說道:「你們守住所有的樓梯口和電梯,千萬不能讓她給跑了!」

楊金橋前腳剛上樓,醫院的大門外突然闖進來數輛大卡車,還沒等聽聞,一群帶着面具的人便從卡車上跳了下來,其中有幾個人更是扛着火箭筒。

「給我把醫院轟平了,今天在這裏的所有人都不能活!」其中一人舉著衝鋒槍說道。

「嗖嗖嗖」幾發火箭彈同時發射,門診大樓瞬間變成了一片火海。

那些守在樓梯口的楊金刀小弟瞬間死傷過半,火箭彈攻擊過後,這些戴面具的人舉槍沖了進去,見人就打,也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

在火箭彈的轟炸之下,整個大樓都在搖搖晃晃。察覺到不對勁的雲既明急忙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龍治從窗戶往下看了一眼,罵道:「他娘的,又來了一群人,今天的麻煩越來越大了!」

這時候楊金刀也來到了五樓,和龍治他們碰頭之後,問道:「孩子呢?」

龍治自責的說道:「剛才那人已經在眼前了,卻又被她躲起來了!」楊金刀並沒有責備龍治,這種情況下,先把孩子想辦法救回來,其他的以後再說。

「沒關係,她肯定還在這棟樓內,逃不掉的!」楊金刀說道。鐵柱苦笑道:「可我們恐怕也逃不掉了,難道就沒有支援了嗎?」楊金刀猶豫了片刻,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龍治一眼便看出來,這是公司的最高級別支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