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那我應該稱呼你什麼?」

「你可以稱呼為另外一個名字,烏爾班!」

「烏爾班?」泰德一愣,隨即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烏爾班這個名字很耳熟啊,應該是羅馬教皇的名字吧,他是中世紀四大拉丁神父之一,他在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重壓下,另闢戰場,發起了十字軍東征,重振了教皇的權威。」

黑衣男子猶大說道:「沒錯,這件事情確實是我做的,畢竟那個時候教皇的地位日漸地下,皇帝的權威日漸高漲,如果我不這麼做的話,教皇的位置估計會被徹底的架空,所以我不得已之下,只能這麼做了。」

泰德臉色不由一僵,難以置信的看著黑衣男子猶大,「你做的?」 「沒錯,是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聖三一。」

黑衣男子猶大毫不猶豫的承認,讓泰德感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一個笑話,但他卻完全笑不出來,他現在感覺只有驚悚。

尤其是看到黑衣男子那張波瀾不驚的臉色。

「你在開玩笑,對嗎?」泰德彷彿要確認什麼。

「不,我並沒有在開玩笑。」然而黑衣男子猶大否定了他的想法。

「但是,但是……」泰德用力了揮舞著自己的手臂,彷彿要表達什麼,「烏爾班應該是中世紀的人才對,距今已經有一千年了。」

黑衣男子猶大說道:「確實是一段漫長的時光,令人難以忘懷。」

「你竟然活了一千年,人類怎麼可能活一千年。」

「人類為什麼不能活一千年?」黑衣男子問道。

「那當然是因為……」

「因為什麼?因為人類沒有那麼漫長的壽命?」

「是的。」泰德趕緊點頭。

黑衣男子猶大微微一笑,一雙眼睛充滿了慈愛,彷彿一個老師在看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學生,淡淡的說道:「泰德,你知道什麼叫做海弗里克極限說嗎?」

泰德老老實實的搖了搖頭,他還真不知道這個學說。

黑衣男子猶大說道:「1961年,美國生物學家海弗里克完成了一篇論文,報告他們在體外培養人的胚胎成纖維細胞的結果。」

「海弗里克用的方法是將人體細胞放進培養皿中培養,讓它們分裂、生長,直到鋪滿培養皿。在培養皿鋪滿一層細胞后,正常的細胞就會停止增殖。」

「然後,將其中一小部分細胞轉移到另一個新鮮的培養皿中培養。」

「海弗里克發現,即使在最合適的培養條件下,成纖維細胞也無法無限增殖下去,而是大概分裂了50代后就停止。」

「提出根據細胞分裂的次數來推算人的壽命,而分裂的周期大約是2.4年,照此計算;人的壽命應為120歲。雞的細胞分裂次數是25次,平均每次分裂的周期為一年零兩個月,其壽命為30年。小鼠細胞的分裂次數是12次,分裂周期為3個月,其壽命為3年。」

泰德聽完,似乎明白了什麼?「如果一個人的細胞可以無限分裂下去的話,那麼豈不是說這個人可以一隻活下去。」

「沒錯,正是如此。」黑衣男子猶大說道。

「你……」

「是的,就是我,我的細胞可以一直分裂下去,所以我活了很多年。」

「你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泰德難以置信,這可是長生不老啊,古往今來,不知道多少人都在追求的長生不老。

黑衣男子猶大似乎並不打算隱瞞這一點,說道:「你知道嗎,雖然人類和動物的細胞要遵從這個極限,但實際上有生殖細胞都不存在海弗里克極限,可以一直繁衍下去。許多植物和無脊椎動物的體細胞也沒有海弗里克極限,可通過無性繁殖無限分裂下去。」

泰德一針見血的說道:「但你是人類,並不是植物。」

「那我可以告訴你,除了植物之外,人體內實際上某些癌細胞不存在海弗里克極限,可以無限分裂下去。」

「癌細胞?」

「是的,癌細胞,而我就是這樣的人,我體內的細胞都已經變異,可以無限分裂,但有趣的是,這些細胞並不會給我帶來壞處,反而有很大的好處。」

泰德忽然想到了一點,如果這個傢伙真的是細胞變異,可以無限分裂,可以一直活下去的話,那麼他的名字,那個曾經讓無數基督教徒恨之入骨的名字。

「你是……猶大?」

「我說了,我從出生那一刻,就是猶大。」

「你活了不止一千多年,你活了兩千多年,你是猶大,耶穌的門徒,背叛了耶穌的猶大。」泰德忽然想起來了,怪不得對方說自己的名字很麻煩,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猶大,他就是那個猶大。

黑衣男子笑的很開心,「看樣子,你想到了啊,沒錯,我就是猶大。」

「我的老天,你竟然還活著。」泰德難以置信。

他看過聖經,知道猶大在出賣了耶穌之後,就後悔了。

在耶穌被敵人抓走,要被宣判的時候,猶大再也忍不住良心自責的痛苦。

身材高大的他從震驚的群眾中擠過去。

他的臉色發青、憔悴,額角上大汗淋漓。他衝到審判台前,把賣主所得的銀錢丟在大祭司面前,急切地拉住該亞法的外袍,哀求他釋放耶穌,說他並沒有作過什麼該死的事。

但審判耶穌的人並不聽從猶大的話。

猶大大聲說:「我賣了無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

但是審判者們,卻帶著輕蔑的神色回答說:「那與我們有什麼相干?你自己承當吧!」

審判者們儘管願意利用猶大作他們的工具,可是他們卻輕視他卑鄙的人格。當猶大向他們承認自己的罪時,就把他一腳踢開了。

走投無路的猶大俯伏在耶穌腳前,承認他是上帝的兒子,並懇求他拯救自己。

救主沒有譴責這個出賣他的人。

然而耶穌並沒有說一句定他罪的話。

耶穌只是哀憐地望著猶大說:「我為此時來到世間。」

眾人無不驚訝,詫異地望著基督如此寬恕那賣他的人。他們又感悟到這決不是平凡的人。可是又疑問,如果他是上帝的兒子,為什麼不救自己脫離捆鎖,並制勝那些控告他的人呢?

猶大知道自己的懇求無用,就衝出審判廳,喊著說:「太晚了!太晚了!」

他不忍活著看耶穌被釘十字架,便在絕望中於耶路撒冷城郊自縊身亡了。

「我曾經也以為自己死了,不過可惜,我又活了過來,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在也沒有死亡過,一直活到了今天。」

黑衣男子說道。

「當我從墳墓里爬出來不久,我聽到耶穌復活的消息,跟我是何等的相似,於是我清楚,聖子原諒了我,復活了我,我應該遵從他的吩咐,努力救贖世人,不過因為我曾經的過錯,我無法出現在大眾的面前,所以我成立了聖三一。」 當泰德感覺自己似乎接觸到了聖三一的秘密,又或者是世界的秘密時,另一方面,張玄一群人卻在慶祝今天晚上的勝利。

聖杯戰爭第二天的晚上,他們成功的擊敗了saber齊格飛,將他送回了英靈殿。

又或者說是送回了二次元。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勝利,值得慶祝。

於是張玄讓阿冷下廚,為阿爾托莉雅獻上了一頓豐盛的晚宴,不,也不能夠說是晚宴,準確應該說是……犒勞宴。

畢竟晚上眾人都已經吃過飯了,不過阿爾托莉雅經過剛才一戰時候,肚裡的東西早已經被消化殆盡,所以她現在餓的覺得自己可以吃下滿漢全席。

為了犒勞阿爾托莉雅,張玄甚至利用遊戲幣,從遊戲商城之內,兌換處了一個非常好吃的食物。

——彩虹果。

出自於【美食的俘虜】世界,是隨著氣溫和濕度使味道變成七色的夢幻果實,據說一滴汁液可以使25米游泳池的水變成濃厚芳醇的果汁,一顆的價格可以使人擁有一輩子都吃不完的財富。

其獨特的香味讓附近的生物反射性的被「想吃」的慾望所支配,用虹果實做的甜點比布丁還軟但重量如黃金。

雖然簡介如此誇張,但實際上彩虹果實的捕獲等級為十二級。

也就是說,這種東西並不貴,價值一百二十個遊戲幣而已。

以張玄目前的遊戲幣,購買一個彩虹果實並不吃力,除了彩虹果實之外,張玄還兌換了一隻加拉鱷,同樣出自於【美食的俘虜】世界。

這種動物棲息在【美食的俘虜】世界大約20萬種生物生活的危險區域……巴隆群島。

但巨大的下顎和敏捷的身軀足以將拉力約40噸的釣竿像筷子一樣輕易折斷,即使出動坦克車也不見得對付的了它,屬夜行性動物。

它嘴裡大量飼養一種名叫「巴隆蛭」的水蛭,只要把蛭到處散播,再根據被蛭吸過血的動物的血味加以跟蹤並追捕獵物。

雖然繁殖力弱,但是個體的壽命長,平均壽命近150年,隨著食慾和凶暴度的增加使壽命延長。

劇情中,張玄記得主角遇到了加拉鱷捕獲等級是八級,但自己兌換出來的這頭加拉鱷等於是五級,非常低的一個等級。

因此,它的兌換價格為……五十個遊戲幣。

除了加拉鱷和彩虹果之外,張玄還兌換出了龍蝦魚,這是一種魚身體上長著龍蝦鉗子的魚,雖然肉體中魚的部分肉質淡薄,但是龍蝦鉗子部分是不遜色於高級蟹的美味。

捕獲等級一,價值十個遊戲幣。

透視神醫在都市 除此之外,張玄還兌換了什麼杏仁捲心菜,金色蛙魚子,培根之葉等等好吃的東西,毫無疑問,這絕對算得上是豪華晚宴。

雖然這些東西,大部分都是【美食的俘虜】世界比較低級的食材,就算是最高的食材也不過時彩虹果實而已。

但是,就算是這些食材低級,但依舊是這個世界所沒有的。

別說是這個現實世界沒有了,就算是fate世界也沒有這麼美味的東西。

因此,阿爾托莉雅可以說是吃的十分盡性。

對於這位吃貨而言,大概是沒有什麼比這些東西更加讓她沉迷的了。

當然,除了阿爾托莉雅之外,其他人也吃的很爽,其中自然包括張玄。

……

聖杯戰爭第三天,早上。

張玄打了一個哈欠,從睡夢中醒來,回憶起昨天晚上做的夢,夢中他看到了阿爾托莉雅一生的過往,其中也自然包括第四次和第五次的聖杯戰爭。

當然,還有阿爾托莉雅含著淚水,痛死逆子的畫面。

不過張玄並沒有打算對這些說什麼,畢竟人家早已經從陰影中走了出來,張玄自然不可能去揭對方的傷疤。

這樣會失去朋友的。

昨天晚上的狂歡之後,張玄今起的很晚,睜開眼睛看了一眼手錶。上午十一點二十二,已經接近中午了。

阿爾托莉雅在頃刻間脫離了靈體化,出現在張玄的面前,「中午好,master。」

張玄點了點頭,起床開始穿衣服。

阿爾托莉雅說道:「master,今天早上有人來找你,是警察局的那個警察?」

「泰德?」張玄問道。

「是的。」

「他找我做什麼?」

「對方並沒有直言,反而留下了一封信。」阿爾托莉雅遞過來一封信。

張玄撇了撇嘴,這年代還有人寫信啊,他接過信封,拆開看了幾眼,眉頭一挑,臉色情不自禁的變得嚴肅起來。

「怎麼了,master。」

「你看看。」張玄把信遞了過去。

阿爾托莉雅接過信,看了幾眼,說道:「master,看樣子,我們被敵人徹底的摸透了呢。」

這封信上面並沒有寫其他,只寫著三個名字。

阿爾托莉雅,伊什塔爾,以及貞德。

也就是說,泰德已經知道了張玄身邊的三個英靈,所以對方故意寫了這封信。

這倒是讓張玄有些意外,雖然fate世界在全世界各地都有愛好者,但實際上沒有看過的人更多,泰德身為一個警察,自然不會去關注動漫。

更不要說在諸多優秀的動漫之中找到fate了。

這一點,從他當初看到阿爾托莉雅她們,卻沒有露出什麼驚訝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對這方面並不了解。

但是現在,他卻給了張玄一封信,信上清清楚楚的寫出了三個人的名字。

這種改變……難不成是有人告密?

「看樣子,我們必須去找這位泰德了解一下情況了,就是不太清楚這位泰德到底有什麼態度。」張玄頗為在意的說道。

當然,他本人是不擔心的,畢竟他身邊有三個英靈,自己又是魔法師,就算是和美國為敵也不會輸。

這可不是吹,魔法之中,有不少的魔法可以避免物理傷害。

所以別說是區區的槍支彈藥,導彈火炮,就算是他們發了失心瘋,拿出核彈轟擊張玄,也不可能打死張玄。

張玄只要施展出空間魔法,跳入亞空間,就算是核彈在他的面前炸開也不可能傷害到張玄一分一毫。

魔法,就是這麼不科學的東西。 雖然張玄要找泰德了解一下情況,不過並不著急。

起床之後,張玄先是洗漱了一番,然後慢悠悠的帶著眾人去餐廳吃了一頓午餐,才乘坐著汽車來到了警察局。

女警塞雅早已經在警察局等候多時了,看到張玄后,立即走了過來。

她不無抱怨的說道:「泰德說你會過來,讓我在這裡等你,我以為你會早一點過來,沒有想到竟然會足足等了兩個小時。」

「抱歉,抱歉。」張玄趕緊轉化了話題,問道:「泰德在哪裡?」

「他在自己的辦公室等你。」

「帶路吧。」

「好吧。跟我來。」塞雅嘆了口氣,她終究和張玄不熟,不能無止境的向對方抱怨,於是憋了一肚子的氣,前面帶路。

不一會,塞雅停下腳步,說道:「他就在這裡,你自己進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