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那,那我體內毒怎麼解?」葯雲說話聲音低沉,再也沒有之前的強勢。

「怎麼解?我高興怎麼解就怎麼解?」葯魂回了一句極為任性的話,葯雲體內的毒液不多,但也只能讓他撐過半個時辰,若是超過時間,他便一命嗚呼。

「你——」

「我?我怎麼了,你應該還記得不久前我問你會不會後悔,你當時是怎麼回答我的嗎?你說這是藥王峰,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葯魂眼中閃過一抹厲色,「現在呢,是不是你還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

聞言,胡龍輕哼一聲,顯然對躺在地上面色極其詭異恐怖的葯雲嗤之以鼻。

命都捏在魂哥手上,還能怎麼樣?

「我想怎麼樣?呵呵,一刻鐘后我告訴你!」說完,葯魂坐在一旁硬木椅上,悠閑的蹺起了二郎腿。

見葯魂如此果絕,唐絲絲和胡龍也不多言,也是坐到一旁。

「啊!身上好癢!你這是什麼毒液!葯魂,我要解藥!」葯雲痛嚎著,一邊用手撓著全身。

「我要解藥……」

門外十餘人沖了進來,都是淬體境五重以上的武者。

還有意識的葯田本想阻止他們,卻不料一旁跳出一個巨大身影,那身影全身灰白,經過他身旁時一腳狂踩在他身上。

噗——

那一腳仿若幾百斤的石頭壓在胸口,如果葯田不是先天境強者,只怕這一腳就能要了他的命。

啪,轟……

痛叫聲響起,不能轉動脖子的葯田只能看到數道身影從天而落,砸落在大堂四處。

罵爹叫娘的聲音在大堂四處響了起來。

當那道灰白身影身上浮現灰白光點而後現出真身時,葯田見到那人竟是身體肥胖看似一無是處的胡龍。

「連個胖子都這麼犀利,那是什麼武魂?」當然這些話葯田說不出口,只能是在心底默念。

一刻鐘后。葯魂站起身走到葯雲面前,一腳踩上藥雲胸口,問道:「小紅的賣射契呢?」

「先解了我體內的毒,我再帶你們去找賣身契!」葯雲運了口氣,好不容易說出一句話來。

「哼,」葯魂腳底用力伴隨而來的那葯雲的痛叫聲,「你以為你還有和我討價還價的權利嗎?如果你一定要那賣身契,可以,你的命就自己來救吧。我們走!」

葯魂轉身就要走。

葯雲一聽慌了,在他心中藥曉的死就和葯魂有莫大的關聯,但現在葯魂卻是活生生地在他面前活蹦亂跳,所以完全相信葯魂敢一走了之。

能弄死一個難道不敢再弄死另一個!

「賣身契在我身上!我是帶有誠意的!」葯雲痛吼出一句話來,而後呼呼喘著大氣。他麵皮底下那流轉著的七色毒血似乎一點沒有緩下來,只不過葯雲已經將麵皮撕爛,現在血流滿面,面部已經完全麻木了。

「你根本不懂誠意這兩個字怎麼寫?」葯魂罵了一句,旋即拿出賣身契看了一眼,果然是小紅的賣身契,上面簽定賣身結束的時間是到小紅二十歲。

葯魂把賣身契遞給小紅,小紅竟直愣愣的望著那一張薄紙,在胡龍的催促下她方才顫巍巍的接過那張薄紙。

看也沒看,她指間有一道火元氣飄然而出,而後整張紙變成一團焰火,小紅手一丟,火團隨風飛走。

「我的毒!」葯雲痛昨幾乎快要說不出來話。

葯魂手指輕輕一動,七彩血蛛順著他指的方向爬到葯雲手邊,一口狠狠咬下,它除了狠狠吸葯雲體內的血外還口器里向葯雲體內注入一種血清。

只有它體內的血清才能解它的毒液。

葯雲面色緩緩變淺,最後變得蒼白,整張臉血跡斑斑,彷彿老了十歲。

胡龍走上前來,狠狠在葯雲胸口跺了幾腳,那葯雲都是哼哼唧唧,完全沒有反抗之力。

「我們走。」葯魂帶著其他三人從大堂走出,留下十幾個躺在地下不能動彈的人。葯田幾乎快要抓狂,他現在也不管有沒有元氣罩了,只想要找到葯魂!

「葯魂!你死出來!」葯田怒喝一聲,滿臉猙獰,那樣子如同爹被人殺了找到了殺父仇人一般。

瀰漫的血氣漸漸內縮,變得越來越淡,最後消失不見,在那大堂的正中現出一個人影來。

葯魂。

「葯魂,我殺了你!」葯田怒不可遏的道。

葯魂面無表情,只是淡淡的道:「只要你還有這個能力……」

「啊!」葯田狂嘯一聲,身形一動,向葯魂怒衝過去。

眼中閃過一抹狠色,全身閃電大作,整個大堂全是電流炸響聲,葯魂眉頭一皺,毫不怯場的沖了過去。

火滔掌!

葯田全力一掌拍在了葯魂胸口,他嘴角扯出一抹陰厲的笑,這是他以先天境實力全力攻出一掌,葯魂竟敢硬接?簡直是在找死。

在他面前一個少年臉噙溫和笑意,而他的掌也是悄然印在了葯田胸口。

忽然間,葯田只覺胸口有巨痛傳來,而後他聞到糊臭味,他低頭一看,胸口白袍燒成黑色。

葯魂向後退走兩步。

眾人赫然看見那葯田掌口多出一個黑色掌印!他的胸被葯魂電糊了。

而反觀葯魂,他胸口的那些閃電將那些附著在黃銅色晶甲上的火焰轟飛,而那微微下陷的晶甲也在碧綠閃電的修補下以肉可見的速度鼓脹起來。

那硬如磐石的晶甲在閃電的作用下竟像是豆腐一般可以隨意揉捏。

「你沒有了元氣罩還敢逞凶?」葯魂目光兇狠,如一隻看見受傷獵物的凶鷹。

葯田忽覺喉頭一熱,一口熱血止不住吐出。

嘭——

葯田帶著胸口那個黑色掌印轟然倒地,那倒地前的模樣甚是哀怨,就像是那被拋出富門的怨婦一般。

「表哥!」葯田倒地,葯雲很想衝過去看看,他不相信的望著那雙眼直瞪著穹頂的葯田,先天境強者怎麼可能被淬體境打敗。

而且——而且眼前這個淬體境武者似乎一點傷都沒有傷,他胸前的晶甲也在電流的修補下回復如初,就像從未參加過戰鬥一樣。

葯魂側頭望著那驚怒交加的葯雲,道:「現在,該你了。」

「你想怎麼樣?!」葯雲不由自主的退後,而他手裡還死死的捏著一直在掙扎的小紅。

胡龍和唐絲絲聚到葯魂身邊,空氣中依然瀰漫著絲絲血腥之氣。

「想怎麼樣?哼。」隨著一聲輕哼,葯魂手心忽然有七色光彩閃爍,而後一隻七色小蜘蛛出現在他掌心。

他輕輕一拋,七色蜘蛛掉在地面,強光四散,很快變得磨盤大小。

「七彩血蛛長得這麼大了?」唐絲絲望著那在地面不停爬動的似乎在吞噬空氣中血氣的七彩血蛛,有些不敢相信的道。

葯魂沒有說話,雙手結印,很快七色光彩在他指間流躥,而後他手向前一指,那道七彩光柱射入葯雲體內。

「啊!」葯雲狂叫一聲,而後身子向前一撲雙手卡著自己脖子,雙眼突出在地面打滾。

一兩息后,他的痛苦似乎有所減輕,緩了緩氣,他手指葯魂,怒道:「葯魂,你給我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引動你體內的血蛛毒液!」葯魂鄙夷的望著葯雲。

「放屁,我的體內沒有毒液。」這時葯魂臉上有七色顏色的血絲不停流動,那些血絲清晰的把他臉上的血管印了出來,極為恐怖。

小紅用手擋住眼睛衝到葯魂等人身旁。

「你以為我真的會給你一顆假丹?告訴你吧,那丹里有七彩血蛛的蛛毒,這蛛毒很難被人發覺,隱藏在你的脊髓之中,只要我稍稍引動,那些蛛毒從他脊髓之中爆發出來,而後瞬息間行遍你全身,如果你沒有吃到解藥,你活不到半個時辰。」葯魂瞪視不講信用的葯雲,語氣之中充滿了殺意。

「怎麼可能,我明明親自檢查過,怎麼有我查不出來的毒?」躺在一旁傷重的葯田突然出聲道。

葯魂側目冷笑兩聲,突然怪聲道:「真是奇怪極了,這天下的毒液數以萬計,難道你每一種都懂?你才研究多久的毒丹,竟然會自信到這種程度!」

葯田只是受傷,神智很清楚,葯魂的話句句在理,面對這種痛斥他的臉唰的紅到底。

「那,那我體內毒怎麼解?」葯雲說話聲音低沉,再也沒有之前的強勢。

「怎麼解?我高興怎麼解就怎麼解?」葯魂回了一句極為任性的話,葯雲體內的毒液不多,但也只能讓他撐過半個時辰,若是超過時間,他便一命嗚呼。

「你——」

「我?我怎麼了,你應該還記得不久前我問你會不會後悔,你當時是怎麼回答我的嗎?你說這是藥王峰,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葯魂眼中閃過一抹厲色,「現在呢,是不是你還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

聞言,胡龍輕哼一聲,顯然對躺在地上面色極其詭異恐怖的葯雲嗤之以鼻。

命都捏在魂哥手上,還能怎麼樣?

「我想怎麼樣?呵呵,一刻鐘后我告訴你!」說完,葯魂坐在一旁硬木椅上,悠閑的蹺起了二郎腿。

見葯魂如此果絕,唐絲絲和胡龍也不多言,也是坐到一旁。

「啊!身上好癢!你這是什麼毒液!葯魂,我要解藥!」葯雲痛嚎著,一邊用手撓著全身。

「我要解藥……」

門外十餘人沖了進來,都是淬體境五重以上的武者。

還有意識的葯田本想阻止他們,卻不料一旁跳出一個巨大身影,那身影全身灰白,經過他身旁時一腳狂踩在他身上。

噗——

那一腳仿若幾百斤的石頭壓在胸口,如果葯田不是先天境強者,只怕這一腳就能要了他的命。

啪,轟……

痛叫聲響起,不能轉動脖子的葯田只能看到數道身影從天而落,砸落在大堂四處。

罵爹叫娘的聲音在大堂四處響了起來。

當那道灰白身影身上浮現灰白光點而後現出真身時,葯田見到那人竟是身體肥胖看似一無是處的胡龍。

「連個胖子都這麼犀利,那是什麼武魂?」當然這些話葯田說不出口,只能是在心底默念。

一刻鐘后。葯魂站起身走到葯雲面前,一腳踩上藥雲胸口,問道:「小紅的賣射契呢?」 「先解了我體內的毒,我再帶你們去找賣身契!」葯雲運了口氣,好不容易說出一句話來。

「哼,」葯魂腳底用力伴隨而來的那葯雲的痛叫聲,「你以為你還有和我討價還價的權利嗎?如果你一定要那賣身契,可以,你的命就自己來救吧。我們走!」

葯魂轉身就要走。

葯雲一聽慌了,在他心中藥曉的死就和葯魂有莫大的關聯,但現在葯魂卻是活生生地在他面前活蹦亂跳,所以完全相信葯魂敢一走了之。

能弄死一個難道不敢再弄死另一個!

「賣身契在我身上!我是帶有誠意的!」葯雲痛吼出一句話來,而後呼呼喘著大氣。他麵皮底下那流轉著的七色毒血似乎一點沒有緩下來,只不過葯雲已經將麵皮撕爛,現在血流滿面,面部已經完全麻木了。

「你根本不懂誠意這兩個字怎麼寫?」葯魂罵了一句,旋即拿出賣身契看了一眼,果然是小紅的賣身契,上面簽定賣身結束的時間是到小紅二十歲。

葯魂把賣身契遞給小紅,小紅竟直愣愣的望著那一張薄紙,在胡龍的催促下她方才顫巍巍的接過那張薄紙。

看也沒看,她指間有一道火元氣飄然而出,而後整張紙變成一團焰火,小紅手一丟,火團隨風飛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