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鄭老爺子可別誇我,研製這種藥物我也有自己的私心,不過能夠造福人類也算是功德一件。」秦毅淡淡笑道。

「哈哈哈,你就別謙虛了,在我見過的青年中,能夠比上你一半優秀的都找不到一個,單單發明這一樣東西,你的成就便遠遠超越了我們這些老不死。」鄭雲傅毫不吝嗇誇讚之詞。

「是啊這位同學,光是這一項成就,你的名字就主動被刻在醫學界的歷史上,這是誰也比不上的。」

「而且今天,將是醫學界劃時代的一天,我真為那些患癌病人感到高興。」趙院長也是緊跟著祝賀。

這秦毅跟鄭雲傅關係密切,鄭雲傅又是金衡第一人民醫院的名譽院長,他的成就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可以代表金衡第一人民醫院,他們跟著沾沾光豈不是美滋滋?

再加上這次事件之後,他們金衡第一人民醫院曝光度將會非常之大,這對於他們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對於這些恭維的話,秦毅只是笑笑,也並沒有說拒絕這些誇獎,他知道這種藥物的誕生意味著什麼,換做另外一個人,即便是被誇上天都不過分,因為這項創舉將會挽救億萬人的性命。

「許教授,汪兄,你們看到了吧?讓你們過來只是為了做這個見證,畢竟單憑我們一方面說出去肯定沒有多少人信服,現在好了,這之後我們還能談談合作的事情。」鄭雲傅笑著說道。

「呵呵,鄭神醫放心,我回去之後肯定會如實將這件事彙報給院長還有上面。」

「至於發布會,你們定個時間吧,到時候我們院長肯定會出席。」許成功保證道。

他是一名醫生,這一刻沒有什麼羨慕嫉妒恨,只有高興。

「好,那你呢?汪兄?」鄭雲傅看向汪老跟汪倫。

兩人面色沒有一個是好看的。

「哼,先不要得意的太早,癌細胞還不知道會不會再次擴散出來,一切都說不準。」說著他一揮手,便走出了病房,而汪倫則是緊緊跟在後面。

鄭雲傅眯著眼笑了笑,他壓低了聲音。

「秦毅,這爺倆估計是恨上你了,如果沒有你,他孫子會是今年最出色的生物學界年輕學者,前段時間他發表的關於細胞異常增殖的瞻望,可是引起了不小的反響,可是現在,他的那種成績在你面前顯得就太幼稚了。」

「沒事,嫉恨就讓他嫉恨了,最好是給我再添一把火。」秦毅望著兩人消失的背影,淡淡說道,只是那眉宇之間,有些一縷寒芒閃過。

嫉恨可以,但若是耍什麼暗地裡的手段,可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到了下午,一則新聞直接是火爆了起來,而新聞的主角秦毅,自然是名聲瞬間響徹網路。 當然,鄭雲傅應了秦毅的要求,並沒有直接曝光他的名字跟面貌,而是用了代號,秦教授。

這個稱謂是鄭雲傅給他的,起初秦毅是拒絕的,畢竟教授叫獸,這個稱呼幾乎已經在網路上變成了貶義詞的稱謂。

不過鄭雲傅一再強調他現在完全當得起這個稱呼,他這才沒有拒絕。

很快一則標題出來了。

年僅二十歲的史上最年輕教授,發明治癒癌症的藥物,已經在金衡第一人民醫院進行首例試驗成功,後續藥物將會投入生產之中,預計兩個月之內,將會普及到全國各個醫院。

下面是簡短的正文,大致內容就是說癌症患者以後都有了徹底治癒的希望,而且還強調了這種藥物並不貴,幾乎上平民家庭都完全能夠負擔的起,一個療程下來基本上完全根治。

而後還通知了新聞發布會的時間。

而這次的新聞發布會也是十分勁爆,因為金衡大學跟江南醫學協會的幕後推動,再加上許成功將這件事很快彙報到了上面,據說到時候天都將會過來很多醫學界的大人物,還有不少生物學界泰斗,將會是空前的陣容。

而為了配合這次重量級的新聞發布會,據說就連CATV頻道都會全程跟進直播,CATV乃是真正的國家頻道啊,由此可以看出上面對於這項成果的重視。

這就是渠道的力量。

如果單憑吳震功,想要宣傳到這種渠道的效果還不知道需要多久。

網路的力量是發達的、迅速的,幾乎一瞬間,民間就爆炸了起來,無數人手機上被推送了這則預告新聞,起初很多人都以為又是標題黨,只是一個噱頭,當看到後面的時候一個個都震驚了。

「還真是……」

「治癒癌症的藥物真的被發明出來了嗎?」

「天可憐見……」

無數歡呼聲爆發出來,有些人甚至當街相擁而泣,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家中有患癌症的家屬,正在努力拖延著生命。

這則消息,無疑是如同雨後甘霖一般,澆灌著無數人的心靈。

而在一間豪華別墅之中,一名女孩雙手快速敲打著鍵盤,在她的電腦屏幕上,一張打著馬賽克的臉,正在快速被還原回來。

直到一個稜角漸漸清晰的時候,她嘴角才露出一絲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笑容,一張臉歡呼雀躍起來。

「姐姐、姐姐,快來,果然是那個混蛋。」

落落連忙招了招手,當落雨好奇的湊近的時候,看到了她屏幕上那張熟悉的面孔。

「怎麼了?這不是秦毅嗎?」

落雨還不知道這個新聞,她平時也不怎麼玩手機。

「看新聞啊,傻,秦毅哥哥都上新聞了。」落落翻了個白眼。

這則新聞的熱度直接超過了所有其他的什麼熱點實事,在微博上都是瞬間佔領頭條。

那什麼王小丹的事情早就被拋出十里八外了。

畢竟只是一個戲子而已,哪有這種民生大事來的重要?治癒癌症的藥物現世,意味著無數人的生命將會得到挽救。

「這怎麼可能?那個混蛋這是瘋了嗎?」不一會功夫,了解到事情經過的落雨整個臉都僵硬在了那裡,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這個消息。

「他不是開玩笑吧?」落雨揪了揪自己的臉蛋。

「沒有開玩笑呢姐姐,你看這天都醫院的教授都出來作證了,還有鄭神醫,還有咱們金衡大學的兩位博士,都是厲害的人物哦。」落落指著上面一道道人影,這些人顯然不會拿自己名聲來開玩笑,去陪一個年輕人玩這種遊戲。

「那個傢伙,到底有什麼是他做不到的啊?他怎麼就能發明這種奇怪的東西呢?」落落撓了撓頭,百思不得其解。

「哼,不過他還欠我一個人情,找個機會我一定要摸清楚他的底細。」落落握了握拳頭,信誓旦旦的說道。

而除了他們,還有無數人經歷著這種驚訝與愕然。

鄭小小、吳夢雪、楊航、曹龍、江瑩瑩、江承恩、金衡市無數大大小小的家族,還有那上上下下齊齊震動的高家。

高家作為醫藥產業的大亨,聽到這個消息還怎麼坐的住?早就想找出那個發明這種藥物的人是誰了?

這種產品必須合作,軟的不行來硬的,這是高家慣用手段,畢竟這其中的利益真不是人能夠拒絕的。

而除此之外陳家、甚至是下面遠到縣級的秦家本家,都是一個個震驚的張大了嘴巴,他們不知道誰能天才如斯,解決了這種困擾了人類近一個世紀的難題。

金衡大學也轟動了,畢竟他們聽說了這個年輕的秦教授,居然就是他們金衡大學的學生,還是大一的學弟,這讓某些人還怎麼能坐的住?這可是一個超級聚寶盆啊,若是有人能夠抓在手裡,以後還愁什麼?這是世界級明星,什麼王小丹張小雞的都要靠邊站。

然而任由他們怎麼發掘,也沒有發掘出來這個秦教授到底是哪一個。

目前為止除了已知的吳震功他們,也就生物學院幾名教授,還有周沁雅他們知道,這個消息暫時還不能透露出去,畢竟那樣的話,秦毅的生活將受到極大的干擾,校方顯然是也考慮到了這一點。

現在的秦毅,可是萬萬不能得罪。

第四天,王博士終於完成了他的學術報告,報告的題目就是醫學新世紀,癌症的治癒與藥物的研發。

通過秦毅提供的這種藥方的專業知識,這篇學術報告已經趨近於完美了,甚至可以直接拿出參加國際性的學術報告演講。

於是第五天,兩邊齊頭並進。

王博士帶著生物學院的一眾高層直接參加華國生物學界頂級學術報告大會,而鄭雲傅則是帶著秦毅的新葯、以及一眾醫院的領導人物,還有天都來的大人物,參加了這場今年最大的新聞發布會。

他們要解讀的都是同一個問題,那就是新興治癒癌症的藥物的問題。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四日,再次註定要被載入史冊,新葯也就是在這一天宣布正式發布,並且投入生產之中。

無數合作商瞄準了商機,想要從中分一杯羹,然而鄭雲傅只有一句話回應。

「我不是這項產品的持有者,我無權代替那個人答應合作。」

無數合作商灰頭土臉的離開,然而無數人還是不會死心,勢必要問出那幕後擁有這項產品專利的人到底是誰?對此,鄭雲傅自然是無可奉告,除非是秦毅自己站出來,否則他不會主動把秦毅的信息給透露出去,畢竟當前這個階段太敏感了,甚至有很多人心懷歹意,試圖對專利持有者不利,畢竟得到了秦毅,就等於是得到了這項產品,這其中的利益可以說能夠讓一個人瞬間變成全球最富有的人。

想一想每一天全球多少人被癌症折磨著,便明白這一切了。

高家也很快找到了鄭雲傅,還是高家家主親自出面,他甚至直接承諾了一個億的定金,要拿到這份產品獨一無二的代理權,或者是直接花費十個億,買下這份產品的專利。

「鄭神醫,我想跟那個學生當面談談,我覺得他會很滿意的我的條件。」高邦輝如此說道。

然而他的要求卻遭到鄭雲傅毫不猶豫的拒絕,甚至直接諷刺了高邦輝。

「高先生,你是覺得對方只是一個學生,所以必然會被你十個億的巨資誘惑對嗎?」

「不得不說你高家辦事實在是異想天開,這份產品生產出來后他的價值何止百億千億?你區區十億就想拿到專利權?莫不是你們高家的錢格外值錢不成?」

對於高邦輝,鄭雲傅現在是沒有絲毫好感,說話也毫不客氣。

「呵呵,不讓我見見他跟他仔細談談怎麼會知道結果呢?而且我承諾鄭神醫,只要告訴我那個人是誰,我單獨給你一個億的酬金,立馬到賬。」高邦輝並不死心,以他的手段,想要從一個學生手裡面拿到專利簡直是太簡單不過,軟硬兼施是他最拿手的伎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知道那個秦教授到底是誰。

「你確定你要跟他談談?想買他的專利?」忽然鄭雲傅面色微微一變,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這個機會倒不是沒有,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 「哦?鄭神醫不妨說說。」高邦輝來了興趣。

「呵呵,這項產品已經正式發布出來,功效也得到了驗證,現在肯定是缺少代理商的時候,只是具體發明者會將代理商給誰,這就不是我能操心的了,不過大概幾天之後,他會在校園中搞一個小型的發布會,並且親自出場,這場發布會主要就是確定各個地區代理商,如果高先生有信心,不妨去參加看看,指不定這個好運就砸到頭上了。」

鄭雲傅臉上露出一絲讓人看不懂意味的笑容。

重生燃情年代 「呵呵,謝謝鄭神醫提醒了。」高邦輝聞言眼中精光一閃,隨即很好的將表情收斂了起來,露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然而他心中卻是打起了算盤。

以他高家的地位以他高邦輝的野心,區區地區級別的代理商怎麼可能滿足?

這藥物未來的市場是全球性的,高邦輝心中非常清楚,若是能夠將這治癒癌症的藥物抓在手中,或者是搞到專利權,高家便會就此飛黃騰達、平步青雲,或是成為華國最大的幾大家族之一都不在話下。

甚至有望跟國際接軌,躋身真正的世界名流,何至於窩在區區一個金衡市?

這金衡市太小,當真裝不下他的野心!

高邦輝離開之後,屋中的鄭雲傅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

對於秦毅的事情他倒是知道一二,當然也清楚他跟高家有著仇怨,這高邦輝居然還妄想從他手中拿到代理權?別說只是一個區域的代理了,一個屁怕是都沒有,只能幹瞪眼干著急。

鄭雲傅很期待看到這個高邦輝吃癟的那一幕。

高家作為金衡市最大的醫藥生產廠商,跟金衡市第一人民醫院之間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和睦相處,後者就像是一個吸血鬼,處處剝奪利益,這一點在鄭雲傅還是名譽院長的時候,可是深有體會的。

然而金衡市醫藥生產被對方壟斷,他們又不得不跟對方合作。

所謂沒有需求就沒有消費,這行業醫院需求最大,高家也正好抓住了這一點。

之後鄭雲傅去找到了秦毅,說起這件事,秦毅只是笑笑。

「高家野心這麼大,區區代理商可滿足不了他的要求,讓他過來吧,我倒想看看那個所謂的高家家主,能在我面前耍些什麼手段。」秦毅嘴角噙著一絲笑意。

秦毅回到學校,再跟王博士張博士他們商量了之後,確定了校園發布會的時間。

這一次發布會同樣會來很多大人物,甚至於很多聽到風聲的商人都會聞訊而來,畢竟若是能夠拿到這個代理商,那簡直一瞬間就騰飛九天了,光是想著,他們就能感受到白花花的銀子在天上飛。

坐在辦公室之中,周沁雅站在秦毅邊上,對於這個小學弟她是由衷欽佩、崇拜。

他完成了別人一輩子也完成不了的成就,如此年紀,怕是馬上就要揚名立萬,成為國際明星了。

「社長,我聽說這次會有外國著名大學的教授跟學生過來呢,您的名聲這次真的傳的太大了。」

「只要再過一段時間,當這種藥物普及開的時候,恐怕你的名字就要被世人口口相傳起來,太厲害了!」周沁雅眯著大眼睛,宛如自己取得了這種成就一般,典型的小迷妹臉。

秦毅不禁莞爾。

這是他幫秦家做的事,這產品的專利權只會屬於秦家,秦家能夠利用這項產品走到哪一步,就全看他們自己了,秦毅能幫的只是這麼多。

另外,這也是他壓垮陳家的手段。

經過這一次,陳家還能怎麼跟他秦家抗衡?兩者已經直接不在一個級別上了。

至於高家,也是跳樑小丑罷了,秦毅並沒有放在眼中。

從他決定了要用這種手段讓秦家征服陳家的時候,便不會給他們留一點退路。

「準備一下相關報告的事情吧,日程已經很近了。」秦毅淡淡說道。

「好的社長,我這就去辦!」周沁雅儼然成了秦毅的小跟班、小助手,即便這些事情並不是她的活,他也樂此不疲。

秦毅回到花園別墅的時候發現鄭小小跟吳夢雪也正在討論這件事。

「中醫哥你快過來,這個人跟你長得好像啊,他也姓秦,還在我們金衡大學上學,是不是你的親戚啊?」鄭小小連忙把秦毅給招呼了過去,她目光緊緊地盯著電視。

上面正是關於秦教授發明治癒癌症藥物的發布會,只是秦毅的身份並沒有被公布出來,臉上打了馬賽克,因此無數人並不知道這人就是他秦毅。

鄭小小也只是覺得很像而已。

額頭冒出幾縷黑線,秦毅悻悻笑了笑,敷衍道:「是啊,很像。」

吳夢雪面色狐疑的盯著秦毅,似乎是覺察到了秦毅表情的異常,她眼睛一眯。

「秦毅,你老實交代,你跟這個秦教授什麼關係?」吳夢雪逼近了一步問道。

「這個……」秦毅面色一愣,隨即嘆了口氣,也沒有打算把這種身份隱藏著,反正不久之後所有人都會知道。

「其實我就是秦教授。」秦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說道。

「啥?」

「中醫哥你別開玩笑,人家發明了治癒癌症的藥物呢,你天天都跟我們待在一起,還在上學,你發明個屁啊。」

「就是!」

兩人出奇的一共去懟秦毅,這話就有點假了,裝逼不帶這麼裝的。

秦毅苦著一張臉。

天可憐見,這次他真的沒有說謊,可怎麼就是沒有人信呢。

「算了,看你這呆萌樣肯定也是不知道這件事。」鄭小小擺了擺手。

秦毅面色怪異的坐在一邊,一直聽著鄭小小在那碎碎念,口中滿是崇拜。

秦毅真不知道自己的醋應不應該吃……

「這種人既然是咱們學校的,身份就不會隱藏太久,早晚會被人給曝光出來的。」吳夢雪淡淡說道。

秦毅在一邊聽著,不知道是哭還是該笑。

時間匆匆流逝,校園發布會的那天終於來臨,秦毅今天穿的稍微正式了一點,畢竟他是今天的主人公,面對諸多來自全國各地的人,他要一一應付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