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門主若是好奇大祭司的身份,不妨去問一問白晝。」簫鴆似是看出了簡艾的疑惑,當下緩緩開口說到:「因為大祭司常年閉關修鍊,我今日也是第一次見到他。或許白晝會知道更多信息!」

簡艾聞言,看著簫鴆問到:「你也覺得,大祭司和季家有關?」

簫鴆不否認的點了點頭:「他突然出現,且目的性非常明確,就是為了救季老一命,若說和季家沒有關係,怕是沒人相信。」

簡艾也是這麼想的。

「他是如何把季老救活的?季老的卧室是封閉的落地窗,當時你們把所有人支開,是為了方便大祭司行事?」簡艾追問。

只是她的這個問題,註定得不到回答。

因為簫鴆和稚童也不知道大祭司是如何做到的。

「事情有些超出了我們對於自然的認知。大祭司當時並不在季宅,而是在季宅身後的那處山頭上施法救的人!」簫鴆說到。

簡艾聞言,內心已經不足以用難以置信來形容了。

這個大祭司,神秘而又強大,身份似是又和季家有關係,不得不說,她太好奇了!

不過簫鴆和稚童顯然知道的也並不比她多,想要了解更多關於大祭司的事,怕是只能找白晝去問了。

也不知道大祭司突然來到白雲市,有沒有和白晝聯繫過。

「我抽空會去找白晝,今晚你們兩個也辛苦了。」簡艾說到。

簫鴆抬眼看了一眼季宅,而後緩緩呼出一口氣,又囑咐了一遍:「門主,今日親眼見到季老先生去世的人都是季家的人,再就是那幾名搶救的醫護人員,你記得提醒季家人,今夜的事一定不能說出去,不然可能會給我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我知道,我會處理的,你放心吧。」簡艾點了點頭說到。 秦南心頭一震,抬頭看去,只見天極榜之靈雙眸怒瞪,渾身上下,爆發出璀璨神光,一股無比驚人的大勢,在他上方凝聚而成,彷彿隨時都可以轟擊而出。

「嗯?」吳敵站在古印之上,鎮壓萬千神魔,宛如諸天皇者一般,眸光投來,降下漫天威嚴。

右空老祖和左玄老人,臉色皆是微微一變,後者連忙拱手道:「天道友,為何發怒?」

天極榜之靈冷笑一聲,聲若炸雷:「為何發怒?你看不出來嗎?離兒現在雖是生機勃勃,但是無魂無魄,毫無蘇醒之像!」

秦南定睛看去,正如天極榜之靈所說一樣,孟離兒雙眸閉著,面無表情,體內雖是生生不息,但依舊讓人感覺如同死人一般,像是陷入了無盡沉睡,絕不會蘇醒。

右空老祖眸光一動,當即厲聲喝道:「好一個左玄!竟敢坑騙我兄弟!」

他也是怒氣騰騰,氣勢爆發,震動四方,彷彿真的是為了天極榜之靈憤憤不平。

左玄老人見狀,不禁啞然失笑,道:「天道友,你倒是有所不知。孟離兒不管怎麼說,她終究是諸仙帝瞳靈性所化。雖然這縷靈性,已然回歸諸仙帝瞳,但是她終究沾染上了諸仙帝瞳的氣息。」

「如今她入主新的身軀,自然而然,需得前往你們大上界進行溫養,漸漸生出三魂七魄出來,徹底復甦。」

吳敵若有所思,道:「老天,這老傢伙說的倒有幾分道理。」

天極榜之靈聞言,散發出來的氣勢漸漸收回,不過他臉色依舊冰冷:「那她大概需要多久才能蘇醒?」

左玄老人沉吟一聲,道:「若是從第三十三天小仙域的本源之力開始,一直到第一小仙域的本源之力中進行溫養,她大約會在聖天歷第兩千零五十年前蘇醒。」

秦南瞳仁微微一縮。

兩千零五十年!

正是那一年,天極榜之靈下達了一個奇怪的任務。

也差不多那一年,一位金瞳少女,被斬殺了。

「終究,是未能復活……」

秦南心中輕聲自語,看了一眼左玄老人。

眼底,掠過了一絲寒意。

為何做到了這一步,孟離兒最終死了?

很顯然,這左玄老人,隱瞞了什麼,或者留下了什麼後手,以至於連天極榜之靈都未能應付,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孟離兒死去!

「好!若是兩千零五十年,她尚未蘇醒過來,我便來找你!」天極榜之靈冷聲說道,立即打出神光,將孟離兒身軀收起。

「這是自然。」左玄老人微笑道。

「吳老哥,我們走吧。」天極榜之靈說道。

「嗯。」吳敵瞥了一眼左玄老人,釋放神威,直接帶著秦南等人離去。

左玄老人看著這一幕,眸光深邃,一言不發,對於旁邊冷笑連連的右空老祖,毫不理會。

片刻之後,青穹門外。

「怎麼樣了?」留在道場上的季玄和龍若天尊,見到天極榜之靈走來,立刻急忙問道。

「嗯,現在她身軀重塑,生機復甦,只等三魂七魄漸漸蘇醒了。」天極榜之靈輕聲說道,眼底露出了抹柔情。

並未跟去的明初老祖,看了一眼秦南,見到他對自己微微頷首,明初老祖輕聲一嘆,並未多言。他雖不知道情況,但也感受到了其中的詭異。

「那就好,這可是大喜事一件啊!」季玄滿臉興奮,道:「天哥,為了慶祝道侶復活,不如放開本源之力,讓我等進去修行吧?」

天極榜之靈翻了翻白眼,懶得搭理他。

不過,秦南卻看到,天極榜之靈的眼底,閃過了一絲寒芒。

「天哥想必也有所察覺了……」秦南心中暗道,沒由得升起了一股無力感,他知道結果,知道有詐,卻不能去提醒,不能去改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秦南很快搖頭,平復了一下心神,道:「天哥,季玄,龍若前輩,有一事我要告知你們,我得離開了。」

季玄一愣:「你要去哪兒?」

秦南平靜道:「離開這片天地。」

季玄和龍若天尊臉色一僵,天極榜之靈身軀微顫了一下。

「要走就趕緊滾蛋,看著你都煩。」天極榜之靈擺了擺手,毫不在乎。

季玄和龍若天尊,瞬間明白過來,震驚道:「你莫非來自那諸天——」

秦南沒等他們說完,立即道:「此事不可說。實在是不好意思,一直瞞著你們。但是我也沒有辦法,我沒法告訴你們真相。」

氣氛微微凝固,吳敵見狀撇撇嘴,道:「不就離開了么?這有啥大不了的,以後又不是見不到了。好了,我們找一個地方喝酒去。」

他說著咽了口口水。

隨後,又是一場酒宴,氛圍熱烈。

季玄把自己修為封印,喝的滿臉通紅,伶仃大醉,倒地之前,他摟著秦南的肩膀,含糊不清道:「小哥,你說我該怎麼辦啊!我想報仇啊,但是我能動手嗎?我能殺了自己的父母?殺了自己的親生大哥?那不可能了……」

「哎,說真的,這麼多年來,我跟很多人關係好。但是我就你一個兄弟,古飛只能算半個……」

「別一去不回,我會等你歸來的……」

秦南默然,猛地灌了一口又一口的酒。

最後,秦南也有點醉意了,他走到了天極榜之靈的旁邊,低聲道:「天哥,左玄老人那邊……」

天極榜之靈看著天空,眼神冰冷,道:「離兒活,我感激他,報答他。離兒死,他必死,生不如死!」

秦南沉默良久,低聲道:「天哥,抱歉了。」

抱歉,我無法告訴你一切。

抱歉,我無法改變結局。

天極榜之靈冰冷褪去,淡淡一笑,展露萬丈豪氣:「跟我道啥歉?什麼時候這麼客氣了?不就是要去諸天萬界嘛?有啥了不起的。待我覺醒之後,分分鐘殺到諸天萬界,把你小子給揪出來。」

「等到時候,看我怎麼收拾你小子!」

最後,天極榜之靈告訴了他先天武體一事,不過秦南並未選擇嘗試覺醒。

相聚,相散。

第十日,到來。

秦南盤坐在昊龍證天印上,抬頭看著虛空,感受著那股宛如潮水般的時空之力,朝著自己湧來。

秦南深吸了口氣,眸光漸漸銳利,氣勢漸漸如虹。

他無法告訴天極榜之靈一切,讓他內心無比遺憾,但是此番回去之後,天極榜之靈之死,孟離兒之死,他必定會調查清楚!

還有,季蒼,葉昭仙!

爾等,可準備好伏誅受首了嗎?

這時,時空之力徹底淹沒而下,讓秦南和明初老祖的靈魂,同時消失在了身軀之中,讓一旁的吳敵,看的驚疑不定。 後世之中,九天仙域!

自從秦南等人在弒道一族的禁地,前往上古時代之後,如今已經過去了一年零六個月的時間了。

在這段時間中,九天仙域彷彿走出了上古時代那場恐怖大戰的陰影,武道之火,重新燃起,一位位的主境強者們,相繼進入神息戰場之中,得益於神息戰場的規則,一位位主宰們,不斷的誕生。

幾乎每隔一兩天,就會傳出主境強者突破主宰的消息。

副本大佬 至此,主宰們不再被稱之為巨頭,只被稱為強者。

也因為這樣,九天仙域中無論是大勢力們的弟子,還是散修們,只要是修為達到了天仙、蓋世霸主、九天至尊這等境界的,都大受刺激,紛紛湧向第一小仙域,亦或者各種秘境,冒著巨大風險,尋求機緣,只求能早日達到主境,從而進入神息戰場。

因為,他們都非常明白,在當今這劍拔弩張的局勢之中,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如今天地間只存天尊,勉強還能維持平衡,可一旦蒼和葉昭仙踏入無上天尊之境,那這種平衡將會徹底打破。

極有可能,禍亂九天仙域的那場無上天尊之戰,將會再度發生。

若想扛過未來的這場大劫,那現在只能拼盡一切,儘可能的提升自己。

此時此刻,周天不死山之中。

如今,穹宇太荒宗、天虛祖教、太清古教、弒道一族等多方勢力,早已完成了重組,化為了一個嶄新的『宗門』,不分彼此。

唯一的一位天尊凌荒天尊,不插手其中任何事物,只會每個月抽一天時間,盤坐五重天之上,開壇**。

具體的事物,反而是由各大主宰,以及妙妙公主、江碧蘭、薛夢瑤三女把持。

在第四重天上,一座仙宮裡面,江碧蘭身穿一襲白裙,黑髮齊腰,如玉般的手指,連連點在虛空之中,那精緻絕美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不怒自威。

在另外一邊,妙妙公主身穿金絲長裙,潔白的手臂上,帶著一對金色手鐲。她已不復當年的頑皮,褪去了青澀,神情專註,高貴而又成熟。

「報!在第十五小仙域,左明道人誤入圈套,被十位主境強者已經圍了起來!他們已經傳來了話,如若不拿出足夠的誠意,一個時辰殺我們一人!」

「報!在神息戰場,張男、野孤道人、於航等五位主境,遭到了各方勢力的圍攻!幸得李王兩家聯盟暗中相助,才得以脫身,沒有生命危險,但都完全失去了機會!」

「報!我們有數十位天仙級別的弟子,在進入玄可秘境之時,遭到了各大勢力和散修們的圍攻,全部隕落,無一人生還……」

一道道消息,不斷的從外面傳來。

那些傳遞消息之人的聲音,幾乎都是充滿了冰冷,怒火暗涌。

江碧蘭面無表情,玉手點出,嘴唇微動:「讓林明道人三位,與他們進行談判,盡量滿足他們的要求。失去一些天材地寶沒什麼,保住他們的性命才最關鍵。」

「讓張男他們,先返回周天不死山之中。這一個月中,就不要再前往神息戰場了。」

妙妙公主也是玉手點出,聲音寒冷:「此次無論是誰對我們出手,統統都刻在永誓碑上!我們現在找不了他們的麻煩,不代表以後找不了!」

半個時辰之後,兩人總算處理完了種種消息,妙妙公主輕嘆一聲:「如今的局勢,越來越艱難了……」

這一年多以來,除了少數幾個勢力之外,幾乎其他的勢力們,都會對他們出手。通過打壓,斬殺他們,從而向葉昭仙示好。

不止如此,葉昭仙下達了一條條命令,使得全天下絕大部分的散修們,都將他們視為敵人,縷縷動手。

江碧蘭身形微微向後靠,輕聲道:「局勢複雜,這倒是在我們的意料之中,這是我們必定要承受的劫難。但是,最讓我在意的,是蒼這一年半都沒有露面了,不知道去哪兒了。」

「而且,我們這一脈的人,飽受各方勢力的打壓。如果不能解決秘密進入神息戰場的事情,我們將會更加被動……」

妙妙公主聞言不禁展顏一笑:「薛姐姐肯定能夠辦到的。」

此時此刻,弒道一族中。

這一年之中,弒道一族的族人,飽受仙靈王族等古族的針對,一位位的族人們,相繼隕落。

但是,殘餘的弒道一族族人們,並沒有感受到絕望。

反而,再這樣的局勢之下,他們更加認清了自身的問題,更加的不屈。

而且,他們的心中,仍然存在著希望。

「族長……」

一位弒道一族的主宰巨頭,一邊療傷,一邊想起了什麼,抬起頭眺望另外一方。

在他視線的盡頭,乃是弒道一族的禁地。

它已經完全封閉,這一年多中雖經常有仙子,甚至是天尊前來,但是它依然不曾打開。

因為那裡,是希望所在。

然而,他並不知道的是,當他收回目光的時候,那個封閉的禁地之中。

一股蓬勃的吸力,從那枯寂的身體之中爆發出來,將那一個個天材地寶所具備的力量,全部吸入其中。

兩具身軀的眼皮,微微動了動,然後緩緩睜開,似有神光,閃耀而起。

也在這這一刻,一尊神秘的地方,一位垂釣的人,忽然神色一怔,隨後狂笑而起,響徹諸天:「果然是這樣!果然是這樣啊!」 一進房間,簡艾便被王梓萌拉到佳馳的床上坐下。

只見王梓萌一臉驚奇,眼神中隱匿不住的興奮看著簡艾問:「姐,外面那個帥哥是誰啊?」

姚佳馳和王梓辰也看了過來,似是對突然出現在家裡的季皓宇很是好奇。

簡艾面對著三束目光,心下微頓。

嘴巴張了張,她還真有點不知道怎麼跟幾個人介紹季皓宇。 你舅舅拐跑了我小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