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阿諾怎麼樣了。」達姆還未說話,貝克卻已經先說話了,他轉過頭正好看見床上眉目緊鎖臉色慘白的阿諾身上。

他眉頭一促,當即走了上去。

露琪,奧布里對視一眼,爾後又見古摩珂從外面走進來,然後靜靜的佇立在床前,盯著床上那位躺著的阿諾他臉色也不太好看,卻未見到卡洛。

「老弟,你這位朋友受的是內傷,施展者可謂陰毒啊!」

貝克神識早已經透過阿諾的身體看清楚了情況,他點點頭道:「不錯,而且至少還用了六道暗勁,不僅擊斷了數根肋骨,而且還將五臟六腑給震傷不輕,導致阿諾呼吸不勻,四肢筋脈也不同程度的搗毀,如果是普通的醫者,不管他醫術多麼超群,治出來也會是四肢癱瘓的結果。」

「不過好在有老弟,你可不是普通人。」古摩珂淡淡道。

貝克一陣扼守道:「老哥高看我了,不過我確實已經想到了辦法。」

聽著貝克的話古摩珂臉上一抹笑意,他似乎已經預料到了這個結果。

貝克轉眼一見,幸好上房東西很齊全,他在角落靠近窗戶的地方找到了一個書桌,上面擺放了筆墨紙硯,於是他分別攤出幾張空白紙,然後分別在三張空白紙上面寫上均上需要的藥材名字,筆墨未乾他便將紙張分別遞給奧布里三人並囑咐道:「儘快將這些藥材賣過來,現在要想幫助阿諾就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三人拿著藥方,雖然不是很明白,但他們相信貝克這樣做一定不會是空穴來風,於是三人鄭重的點了點頭,便走出了門。

「一定要快。」 世界第一寵:財迷萌寶,超難哄 三人要走出門的時候貝克說了這麼一句。

三人嗯了一聲,屁顛顛的去了。

貝克走進床沿,撩開寬敞的袖子,伸手摸了摸阿諾的額頭,眉頭緊鎖。

現在他唯有等待,希望奧布里他們能夠儘快找到那些藥材,但想來那些藥材都不是特別珍貴的藥材,就在萊特城應該都是很容易能夠找得到的。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我抓起來謝染的手,狠狠的瞪着她。

“謝染,你剛纔爲什麼要對我使用妖術?”

“什麼妖術?那是你心中有鬼。你不是想救你大舅嗎?我有辦法,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謝染對我鬼魅的笑着,笑容居然是那麼的動人。

“別拐彎抹角了,直接告訴我!”我抓住謝染的那隻手,稍微使了一點勁,謝染的眉頭皺了一下。

“你把我捏疼了。”她的這一聲,讓我忍不住心軟了下來。我將她的手鬆了,謝染看着我,有些難過的樣子。

“那天,我跟朱煥天去醫院看孫少的時候,無意間聽到孫少跟朱煥天商量。他說他有足夠的辦法讓你大舅入獄,然後在獄中買通裏面的勞改犯,從中加害你大舅,來實現讓你外公交出醫書的目的。我看你大舅是在劫難逃了……”

謝染冷冷的笑了,笑得有些得意,有些幸災樂禍。

“謝染,我大舅坐了牢,對你有什麼好處,你好像很高興似的?”我冷冷的問道。

“對我也沒有好處,也沒有壞處。但對你卻是一種傷害,周然,我喜歡看你着急的樣子。”謝染似乎有些變態,她居然喜歡看到我着急發愁的樣子。

“你不說就算了,我自己會想辦法的。”說完,我打算離開衛生間。

“周然,你一點誠心也沒有,你不求我,我怎麼會告訴你。”謝染似乎知道天大的祕密一樣,顯得十分神祕。

“謝染,我求你了,你要是知道什麼,就告訴我好嗎?”我何曾這麼低聲下氣過,但爲了大舅,我選擇了堅忍。

“吻我……”謝染揚起了頭,輕輕的說道。

我與她的眼神再一次對接,突然心裏又被什麼柔柔的擊中。情不自禁的伸出了雙手,將謝染摟在了懷裏,然後將嘴貼在了她的紅脣上。

突然,我感覺嘴脣一陣鑽心的疼痛,謝染上下兩顆牙齒,咬住了我的嘴脣。她鬆開的時候,她的嘴脣上還是血絲。而我的嘴脣早已被咬破了。

“周然,如果不是爲了你大舅,你還會吻我嗎?我知道你在打聽溫馨和溫柔兩姊妹的下落,現在也只有我知道了。那一次溫馨出賣了馮曉峯,馮曉峯一氣之下要把她們姐妹倆賣掉。後來被我救了下來。你如果要去找她們,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謝染用紙巾擦着嘴脣上的血跡,冷冷的說道。

“你說,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答應你的。”我認真的回答道,謝染的言行舉止幾乎讓人害怕。

“孫氏集團遲早會垮掉的,幫我打敗孫氏集團和陳氏集團,我一定要將謝家發揚光大,實現我父親當年到死也沒有實現的振興家族的願望。”謝染果然是野心勃勃,她倚靠朱煥天,只是想借助朱煥天的實力來自己的勢力。

“謝染,在法律允許的情況下,我會答應你的。你現在可以告訴我溫馨和溫柔姐妹在哪裏吧!”我認真的問道。

“當然,你把耳朵貼過來。”謝染故作神祕的說道。我將耳朵貼了過去。

“在凱悅會所,只是現在她們的名字已經換了,所以你就不知道了。周然,你是不是感覺上當了,找來找去,兩個小姑娘卻躲到了鐵血會名下的會所。”謝染又笑了起來,不過這一次笑得很淒涼。

她整理了自己的衣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衛生間。我像做了一場夢一樣,謝染的心機太深了,一般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我用自來水將嘴脣上的血跡洗去了,謝染剛纔的那狠狠的一咬,不僅僅咬疼了我,更加咬醒了我。

我回到了病房,謝染也在病房了,我感到有些尷尬。豈料謝染笑着說道。

“七七,你們慢慢聊,我和你爸先走了,還有去參加趙東閣的一個宴會,就不陪你們了。”謝染臨出門前,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

“周然,你怎麼去了那麼久,我還以爲你回來了呢?”朱七七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我即使走,也會回來跟你打一聲招呼的。好好養病,別胡思亂想了。衆誠集團還等着你大張旗鼓的參與建設呢!”

我假裝一副很開心的樣子,但心裏卻仍然記掛這溫馨和溫柔兩姐妹。既然我知道了她們去了凱悅會所,孫少也一定會知道的。不過我顯得十分焦急,卻無法瞞過朱七七的眼睛。

“周然,你要是實在忙,就回去吧!你也看到了,我現在安全得很,沒有人能夠傷害到我了。”朱七七安慰着我,讓我更加無地自容。

我跟她說了一些話之後,起身準備離去。正在這個時候,朱七七的電話響了,我將電話遞給了朱七七。

“什麼!爸,傷害我的人找到了,姓趙……”朱七七露出了興奮的樣子。趙……果然是趙東閣的人。

“哦!我知道了。”

朱七七掛了電話,看着我。

“周然,趙東閣抓住了想綁架我的人。他叫趙友凱,人稱犀牛王。我跟他無冤無仇,他爲什麼要綁架我?”

朱七七顯得很茫然,而我卻知道其中的原因。鳳凰女想參加競標,卻被朱七七攪局敗下 陣去。所以她對朱七七產生了怨恨,但是在我追去的時候,卻想嫁禍於趙東閣。趙東閣奪走了鳳凰女的火鳳凰以及鳳凰宮,鳳凰女無時不刻不是對他恨之入骨。

鳳凰女的真正目的,便是想讓趙東閣和朱煥天二人反目,鬥得你死我活,然後從中漁利。難怪當時那幾個人對我並沒有下死手,趙友凱肯定是念及他和我大爹的感情,而不忍加害於我。當然,他更不會想到,我會拼死去救朱七七。

還有,昨晚我剛剛被朱七七送進醫院。鳳凰女便和靶子匆匆的趕來了。看來也不是一個巧合,鳳凰女是擔心我受傷太重,只是藉此來探視一下我的傷情而已。

犀牛王沉寂江湖二十多年,這一次爲了鳳凰女重出江湖。看來,江湖上又會颳起一場血雨腥風了…… 第173章稀罕的木元素之體

「木元素之體,真是少見啊!」貝克喃喃道。

「老弟你說這位小朋友是木元素之體?」這時候一旁的古摩珂驚訝了,要知道單元素之體有多麼的少見。

貝克點點頭道:「是的,我也是剛剛替他檢查身體的時候才發現,他體內只有一種屬性之力,正是乙木之力,可謂稀罕。」

古摩珂聽此,詫異的看了躺在床上平平無奇的身影,他當即上前一步,星宗神識煥發也進入阿諾身體中探查起來,不過片刻,古摩珂臉色震驚之色更重。

「木屬性之體,萬中無一的體質,可惜未有完全激發,如果激發潛能,這將又是一位天之驕子。」

貝克認同古摩珂的觀點。

「這樣的體質如果廢了那就太可惜了。」貝克眼睛一眯喃喃道。

瞬間緩緩流逝,大致過了二十分鐘左右的樣子,三道急匆匆的身影便上了樓,一進來三人就環抱著一大堆藥材,因為貝克沒有許量,所以三人將那些需要的藥材有多少就買了多少,這些藥材都不貴並沒有花多少星幣。

「貝克,我們把藥材帶回來了,可是我手裡的方子中唯獨少了青花,我們找遍了萊特城一條街都沒有找到那味葯。」露琪氣喘吁吁的道。

「青花?」古摩珂喃喃道,忽然眼睛一亮道,「老弟,在九天拍賣會裡面好似有這味藥材,我立即就去取。」

「有勞老哥了。」貝克立即道。

古摩珂沒有過多的話,直接就打開房間的窗戶身子瞬間隱去。

「貝克,這些葯有用么?」這時候奧布里實在抵不住心底的疑惑對貝克問了一句。

貝克點點頭道:「很快你們就知道了。」

不得不說古摩珂的速度很快,前後不過幾分鐘,他就再次從外面窗戶跳了進來,連門都懶得進,手裡正拿著一個玉盒,裡面裝著的是兩株六片葉子的青色植物,上面各自有一朵青色的花。

見此貝克眼睛瞬間亮了起來,身子絲毫不停留,擺好桌子就拿出還未來得及交給卡洛的那件星葯煉製器,雖然星葯煉製器損壞了一些,但好在這是五品星葯煉製器,煉製三品星葯沒有任何問題。

貝克周身呼氣數道勁風,將房間所有的窗戶都打開,隨後開始快速的煉製起三品高階木屬性之液。

奧布里三人見著貝克開始煉製星葯一個個驚訝的已經無以言表,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天啊,這一刻他們發出同樣的心聲,這是什麼樣的怪物,還會煉製星葯,這特么的真的在煉製星葯啊!

三個傢伙都有抓狂的心了,他們從來不知道貝克還有這樣的天賦,難道這傢伙拜了卡洛為師,三人中唯有達姆臉色凝重,因為他去九天拍賣會的時候聽見薩琳娜說起過,貝克應該不會是卡洛的徒弟,所以他比之另外兩人更加吃驚了,既然不是卡洛的徒弟,那他的這一身星葯術是向誰學得,看他的樣子做這事情來得如此的簡單,隨意。

這哪裡是一個初學者應該有的姿態。

更何況,貝克的實力,娘啊,他實力現在也這麼高,難道他是被什麼古怪東西附體了么,這一刻的貝克在他們三人的眼裡似乎蒙上了一層神秘無比的面紗,三人再也看不透這個傢伙。

這還是當初學院第一『廢物』的貝克?

三人對視一眼,掩飾不住雙眼的震驚,就好似被點了穴一樣,同時定了下來……

對於木屬性之液貝克那是手到擒來,不過半響功夫,他就將木屬性之液給煉製成功了。

三個傢伙這回是徹底無語了,就是煮飯也沒有這麼快的,更何況他們感受到剛才空氣中漫布的木元素風暴,這絕對不會是一品二品等級的普通星藥劑所能夠反應出來的。

妖孽……

三個傢伙心底大大的咆哮一聲。

成了……

貝克拿著玉瓶將星葯煉製器收進了儲物鐲內,來到床邊道:「露琪把阿諾扶起來。」

露琪應了一聲,扶起阿諾,貝克打開蓋子,一股誘人的清香漫布,那味道著實讓人垂涎。

貝克運用自己身體的木屬性之力涌動直阿諾身體內部,三品星藥劑對阿諾不過星者境界的身體來講算得上是一個相當大的衝擊,好在有貝克在,他身體剛好又有木屬性之力,這樣可以大大的緩解阿諾的頹勢,同時能夠幫助阿諾儘快的吸收木屬性之液的藥性。

咕嚕幾聲。

在貝克的疏導下,星藥劑灌下了阿諾的身體,而在星藥劑進入阿諾身體的瞬間,他身體星海出忽然傳來一股吸力迅速將這股藥性吸收,看著這個貝克眼睛一亮,不愧是木屬性之體,看來自己小看他了。

時間流逝,一會兒工夫,阿諾身體從新煥發出生機,他身體在自己的免疫系統下,同時在木屬性之液的幫助下,開始迅速恢復起來。

因為阿諾本身就是木屬性之體,所以木元素之液的藥力幾乎就沒有怎麼浪費,他的筋脈在體內木屬性星力衍生的情況下,極力的伸展,見此貝克大大的鬆了一口氣,一切都在朝他理想的方向發展。

星藥劑灌下,貝克將阿諾放置在床上,他緩緩的站了起來,眸子在阿諾的身上轉了一圈,他的身體已經在木屬性之液的催使下自動復原,相信不會多久他就會醒過來。

……

果不出貝克所料,阿諾在十分鐘之後睜開了眼睛,他先是打量這個地方,然後看向屋子裡的五人,目光逐漸從渙散變得凝實。

「阿諾,你怎麼樣了。」見到阿諾睜開眼睛,奧布里,達姆,露琪都欣喜的靠過去,一臉關切之色。

「阿諾。」貝克臉上一抹笑意,盯著阿諾。

阿諾微微側過頭,看見達姆,露琪,奧布里,最終看見了貝克,還有一旁豎立一動不動的黃金劍宗給古摩珂。

「我……」阿諾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不過喉嚨似乎被什麼堵住了一樣沒有說出來。

「阿諾,你不必擔心,你已經沒事了。」貝克笑道。

「是啊,阿諾,你現在看起來好多了,臉上也有血色了耶!」露琪高興道。

阿諾鼻子一酸,看著夥伴們臉上的如釋重負的表情,他心底劃過股股熱流,他雙眼一暗道:「謝謝,讓大家操心了。」

「你說什麼呢,你現在沒事就好了,你不知道剛才貝克為了救你花了好多功夫,還有達姆,奧布里,古摩珂前輩,還有我呢,我們都為你去找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