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雖然很想要看到八玄宗覆滅,但八玄宗若是沒了,最倒霉的可是盛青學宮啊!」

……

盛青學宮的各大長老,高層也是心情壓抑無比。

他們一直在等待著新任宮主的命令,想要去支援八玄宗。

可是,新任宮主,直到如今都不曾開口說過半句話,只是讓盛青學宮的人靜觀其變。

一天後,遠方傳來消息,八玄宗的護教陣法被攻破!

「完了,八玄宗這一次要被滅了。」

「唉,雲水郡國內,頂級的宗派,結果還是擋不住獸潮的衝擊。」

「接下來……該輪到我們了吧?」

……

這一刻,不僅是盛青學宮的人開始擔心了,就連皇城內的人都恐慌了。

須知,盛青學宮乃通往皇城的門戶。

一旦盛青學宮被攻破,那麼獸潮接下來的目標,就是皇城!

「皇主下令了,讓各大宗門派出御靈境高手,集結於盛青學宮,抵擋獸潮!」

「太好了!終於是有行動了,希望能擋住獸潮!」

……

剎那間,盛青學宮的人激動了,更是欣喜。

只要雲水郡國內的各大宗門聯手,那麼這一次獸潮,必定能擋下。

與此同時,盛青學宮的新任宮主也開口了,下令轉移盛青學宮御靈境以下的弟子,至於御靈境的弟子,長老,乃至院長,全部留守在盛青學宮,準備正面迎擊獸潮。

轟!

就在外界,因為獸潮之事,鬧得人心惶惶,喧嘩沸騰之時,李瀟所在的宮殿內,傳出一道驚人的爆響。

這一道爆響,宛若驚雷,連附近宮殿的人都聽到了。

一時間,於榮蔚,蘇煙雨,成繁輝幾人沖了出來,目光落在了李瀟的宮殿上,心想著這傢伙又在搞什麼鬼。

「煉體十重,終於是成了!」

「今後,雲水郡國,橫行無忌!」

此刻,李瀟激動,忍不住長嘯一聲。

只因,他用了兩天時間,終於是將靈魂光點匯聚,化作了一輪耀陽。

囚寵歡顏 本源之力壯大,精氣神激增,肉身宛若一塊磐石,堅不可摧。

其身邊,更有血霧繚繞,夾帶著一絲金色,這是氣血旺盛到極致的體現!

抬手投足間,李瀟能感覺到肉身中蘊含著一股恐怖的力量,足以徒手硬撼武技,器甲,乃至秘術!

「盛青學宮,皇室,聯手通緝我,那又如何?本皇無懼!」李瀟眼中閃過一縷孤傲之色,心想著,或許不用再隱藏自己的身份了。

(本章完) 可是,霍離……並不相信她。

「我不會跟一個滿口謊話的罪犯合作的,我有的是時間,你要是不願意說,那我們慢慢僵著,看誰先撐不住。」

路瑾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說他是豬腦子就是給他最大的誇讚。

這人踏馬就沒有腦子!

他都不調查沈家的社會關係的嗎?

都不知道她根本就不認識沈家的人的嗎?

「霍離,我不是兇手。我說的是真話,這也是我最後一次說,不管你信不信。」路瑾收起了嬉皮笑臉,看霍離的眼神都帶著冰渣,「你現在也沒有證據證明我是兇手,不如跟我合作,你先別急著拒絕我。我這個辦法,不管誰是兇手,都能給你釣出來。 總裁,偷你一個寶寶! 到時候,也能還我一個清白。」

路瑾讓霍離靠過來,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他。

霍離手中的刀已經收起來了,只是他還半信半疑。

他面露譏諷,「若你是兇手,你都知道了這個計劃,那還有什麼意義。」

我……

路瑾真想給他一棍子。

這次的任務目標不行啊,簡直是智商喂為了狗!

不管路瑾怎麼說,霍離就是不肯相信她,路瑾氣的沒脾氣。

烏雲遮月,夜色漆黑。

路瑾躺在沙發上,窗外「呼呼」吹的風聲,嘈雜又可怖。

路瑾蜷縮在沙發上,她的小身板被沙發擋了個嚴實。

暗黑的房間里,路瑾一雙明亮的大眼睛,透過沙發一角的縫隙,盯著陽台上那個黑影。

她來這麼多天,今晚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來暗黑霍離。

路瑾抿緊朱唇,被扣住的雙手一陣摸索,寂靜的黑夜中一聲「吧嗒」的聲響,她活動活動雙手。

那聲輕不可察的聲音,也被那個來暗黑霍離的人聽見了。

他知道自己被發現后不僅沒有逃走。

黑夜中一道森冷的亮光,殺手手持短刀,人已經到了沙發旁。

路瑾在他到落下的瞬間,躍身而起。

她拿出一根不過二米長的繩子。

殺手見她手裡的繩子,不以為然。

他在殺手榜也是榜上有名的,一根破繩子就想對付他?

況且他來之前也查過霍離身邊的人,這個女孩就是一個嫌疑人,手無縛雞之力,他一拳就能打的她倒地不起。

殺手很自大,但是在路瑾手中的繩子向他飛來,把他一圈一圈纏住時……他傻眼了。

這……這踏馬就是傳說中的捆仙繩吧?

繩子會自己飛……

卧槽!他該不會是穿越了吧?

路瑾麻溜的堵住他的嘴,以防他吵醒霍離。

那個男人的警覺性實在太強了,路瑾小心的提著殺手出去審問。

「說,誰雇你來殺霍離的?」

「呵,我雖然被你抓了,但是你放心,你絕對不能從我這裡得到任何消息。」殺手很有職業操守,就是嘴硬不說。

這個女孩太古怪了,說不定就是霍離放的煙霧彈。

讓他們以為這女孩就是個普通女孩,實則是他從哪個古武家族找來的保鏢。

可惜他現在被抓住,連自殺都做不到,不然,把這個女孩的消息傳回去,也好讓大人們有準備。 「是嗎?」路瑾露出個神秘的笑。

「麻麻~」一個白胖胖的白糰子蹦蹦跳跳的過來。

【白嘟嘟!宿主你!】系統氣得奶娃音都飆高了好幾個度,【這隻肉糰子怎麼會在這?】難道不是應該被留在上個世界了嗎?

系統想到自家宿主那雁過拔毛的尿性,都要被她氣得亂碼了。

【宿主,你偷渡武器丹藥也就算了,但是這隻神獸……真是太過分了!】死物就忍你了,你現在還整個活的!

你這是在我的底線上來回踩踏啊!

「哎呀呀!白嘟嘟怎麼會這樣?我也不知道啊!」路瑾迷茫臉,完全就是一副「我不知道,我也是無辜」的樣子。

辣!雞!宿!主!

系統氣得在空間里跺腳,但是事已成舟,它也不能再把肉糰子送回去。

【宿主,你真的不能在偷渡了,不然你會完犢子的。】系統老父親般的語氣,滿心都是淚。

你自己現在是什麼狀態你心裡就沒點數!

每次偷渡,穿越時空漩渦的時候,就多一份危險。

辣雞宿主的就一魂,如果不是魂夠強大,早就被時空漩渦攪碎吞噬了。

現在她還給自己增加重擔,這不是玩火自焚嗎?

路瑾心尖一暖,卻還嘴硬的說,「放心啦,這是最後一次了。 戰神王爺,縱寵妖妃 我這不是不忍心拆散棍子和白嘟嘟嗎?下次不會啦。」

把白嘟嘟留下,路瑾默默的走遠……

「啊——」

「我說!我什麼都說!救命啊!」

不到三分鐘,原本很剛的殺手慫的一批。

殺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把所知道的一字不漏的都交代了,只求路瑾給個痛快。

不是說建國后不許成精嗎?

媽媽呀,這個世界太可怕了,我需要死一死。

殺手再一個叫「天下閣」的組織,是個最底層的小羅羅。

這讓路瑾響起了有個世界她擔任暗格閣主那件事。

「天下閣」和「暗格」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神秘如神的形象,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天下閣」的殺手也分等級,像殺手這種小羅羅,也就能接到一些日常普通任務,知道的東西也就那麼點。

但是這次殺霍離的任務,卻是全閣統發——也就是說,不管你是什麼等級,都可以接到這個任務。

而且這個任務的酬勞,足夠讓所有人瘋狂。

這個殺手之前,已經有好幾個人來暗殺過霍離了。

雖然他們最後都沒有成功,但是也證明了,霍離就是一個普通人,就是拳腳功夫厲害點。

這個殺手怕被別人搶先,所以知道了霍離住的地址后,就迫不及待的來了。

後面,還有無數湧來的殺手,其中包括「天下閣」內高等級的殺手。

據殺手自己交代,「天下閣」里不缺乏能人異士,這些人並不是普通人,他們被統稱為「隱修者」。

那個殺手就知道這麼多,路瑾問他殺了霍離的酬勞是什麼的時候,那人態度相當堅決,寧死不說。

路瑾看他那樣,估計就是放白嘟嘟他也不會說的,就沒繼續問了。

霍離到底得罪誰了? 李瀟隱藏自己的身份,其實並不是怕了盛青學宮和皇室對他的通緝,而是想要借用盛青學宮內的龍脈。

如今,煉體境以是圓滿,實力大漲,就算他顯露真容,盛青學宮也拿他沒辦法。

到時候,李瀟就是強行賴在這裡不走,盛青學宮也不敢對他怎麼樣。

不過,李瀟不想惹事,畢竟事多了麻煩,會浪費修行的時間。

「罷了,等到皇室考核結束,再露真容。」李瀟暗道。

整理了一番后,李瀟覺得近日連番修鍊,頗為枯燥,便打算出去透透氣。

不曾想,剛從宮殿內出來,便遇到了於榮蔚,蘇煙雨幾人。

這幾人,就像是做賊似的,賊頭賊腦的躲在他的宮殿外,似乎是因為之前的爆發,引發了他們的好奇心。

現在,李瀟出來了,撞了個正面,於榮蔚幾人頓時尷尬無比。

「又來挑事?」李瀟一看到這幾人,心情頓時就不好了。

「你別誤會!」

「不不不,我們絕對不是來挑事的,只是剛才聽到你宮殿內傳出一道爆響,以為你發生什麼意外了,因此特地過來關心你一下。」

……

於榮蔚三人急忙解釋,深怕李瀟誤會。

他們是真的怕了李瀟了,萬一李瀟誤會,對他們動手,於榮蔚幾人可是很清楚,就算他們聯手,都不見得能打過李瀟。

要知道,之前李瀟和狄靈傑切磋時,正好被這幾人看到。

當他們看到狄靈傑差點被李瀟打死時,心裡就已經發誓,今後堅決不和李瀟作對!

「我能有什麼事。」李瀟沒好氣的說道。

一枝金蓮壓海棠 「沒事就好。」於榮蔚說道,但很快臉色就難看了起來,嘆息道:「現在沒事,很快就會有事了,不只是你,連我們都要有事,甚至可能會死。」

這話一出,李瀟不由疑惑了,問道:「怎麼回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