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離有沒有把她打暈?」秦洛還是有些不放心,擔憂的問道。

「在她被送上車之前,還保持清醒。」大頭說道。

「糟糕。」秦洛趕緊掏出手機撥打離的號碼。

—————

—————

「秦洛呢?我已經被你們抓住了,為什麼他還不出現?」紅衭看著離說道,心想,這個女孩子真酷,也好看。難道也是他的情人?

「他沒空。」離冷冷說道。拉開麵包車的車門,示意猴子和老鼠把她的手帶上手拷。她見識過她逃跑的功夫,不想讓她在路上做出什麼小動作。要知道,如果運氣不好的話,煮熟的鴨子也能夠飛了,

「如果他不出現的話,我不會跟你們走的。」紅衭嘴硬的說道。

「你沒有決定的權利。」離不屑的掃了她一眼,說道。「拷上。」

咔!

咔!

兩聲金屬的碰撞聲音響起,然後紅衭的雙手和雙腳就全部被人給用軍用手拷給拷住。

「我說過,我不會跟你們走的。」紅衭笑著說道。

「你沒有機會了。」老鼠嘿嘿的笑著,露出一嘴尖利的牙齒。「如果你不聽話的話,我就會抹開你的脖子。」

他和大哥猴子都是正式的龍息成員,就算這個小女孩兒再厲害,雙手雙腳全部被拷住還能發揮出多少的戰鬥力?

她當自己是龍王嗎?

「不信就算了。」紅衭賭氣似的說道,別過腦袋不再理會他們。

離親自駕駛,猴子和老鼠分別坐立在紅衭的身邊兩側,像是押運極度危險的犯人似的,他們絲毫不敢大意。

車子離開商業街區域,駛上了玄武大道,只要下了環城立交,就能夠走到去龍息療養院的那條偏僻大道。

燕京的立交橋全國有名,一圈又一圈,環環相扣,跟一座大型迷宮似的。如果是外地司機過來,恐怕在這上面轉一中午還走不出去。

好在離的方向感不錯,做為一名特種軍人更不會犯下迷路這樣的低級錯誤。所以,她並不覺得這立交橋和其它的道路有什麼區別。

「我說過,秦洛不來,我是不會跟你們走的。」紅衭清脆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離皺起了眉毛,說道:「把她的嘴堵上。」

「恐怕需要你自己來堵才行了。」紅衭笑嘻嘻的說道。

「猴子。」離喊道。

沒有人應答。

離的心猛地一沉,又喊道:「老鼠。」

「不用喊了。他們都睡著了。」紅衭得意洋洋的說道。「你們以為兩幅手拷就能留下我嗎?」

她說話的時候,還炫耀似的把自己的雙手舉起來讓離看到。上面的軍拷已經被解開,而守護在她身邊的猴子和老鼠已經被她給迷倒了。

就連離都很好奇,不知道她手腳都被綁住的情況下是怎麼把兩個近距離靠近的龍息成員給迷暈的。

車速快了起來,離準備衝下立交橋然後把她給留下來。

紅衭顯然看穿了她的計劃,笑著說道:「你現在一定很想停車吧?可惜,只要你一停車,後面的車就會撞上來。這裡是高速立交,你最好不要亂來。」

紅衭看著離變得鐵青的臉色,可愛的臉上笑出了兩個深深的酒窩,她的手心裡爬出來一條青色小蛇,把吐著墨黑色蛇芯的小蛇放在老鼠的鼻子上面,說道:「而且,你現在要聽我的。我要你怎麼做,你就要怎麼走。不要反抗,你沒有決定權。」

離氣得幾欲抓狂。她沒想到剛才取得的勝利成果轉眼間就被人翻盤。

這個小女孩兒——她到底是什麼樣的怪物?

(PS:抱歉,剛剛寫完第三章。希望這不算是失言吧。) 劇烈的疼痛席捲全身,那人痛得渾身抽搐,大汗淋漓。

他想叫卻叫不出來,甚至連暈倒過去都做不到。

蝕骨焚心之痛,莫過於此。

火光漸漸往上,很快就蔓延了整隻胳膊。那人親眼看見自己的右臂在烈焰的灼燒下,一點點的化成了飛灰。而那名少女卻靜靜的看著這一幕,臉上連半點表情都沒有。

「啊——」

巨大的痛苦與駭然之下,那人猛然生出了一股強烈的恐怖感來。

魔鬼!她是魔鬼!

眼眸大睜,那人驚恐的望著少女,現出了前所未有的駭然與恐懼。

待對方整隻胳膊都消失不見,少女素手輕揮,終於結束了焚燒之刑。禁錮一解除,那人雙腿一軟,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

呼哧——呼哧——

猶如從水中撈出來的一般,那人面色慘白、渾身濕淋淋的癱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

「現在可以說說,是誰讓你過來的。」就在那人拚命的喘著粗氣時,少女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聽到這聲音,那人渾身一滯,就連靈魂都顫抖了起來。

這錐心之痛,儼然已經烙印在了他的靈魂深處。他驚恐的望著少女,目光猶如在看著怪物一般。

「是大小姐!大小姐讓我過來的!」絲毫不敢隱瞞,那人立刻回答道。

他可以說話了!

剛發出聲音,那人便怔住了。

「怎麼,是還沒有體驗夠么?」聽到他的回答,少女眸光一沉,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那人見此,心神一顫,顧不上去思考自己怎麼又能出聲了,當即迫不及待的道出了真相。

「是朱家大小姐朱丹讓我過來的!她昨晚通知我,讓我這幾日守在群英館門口,若是見到有穿紫裙的小女孩出來,就想辦法將她抓回去。」那人驚恐之下根本不敢隱瞞,連忙說出了實情。

果然是她。

蘇魅聞言,眯了眯眼。

「你是朱家人?」眸光微閃,她開口問道。

「是的,我是朱家護衛隊副隊長。」那人完全不敢隱瞞,當即將自己的真實身份公布了出來。

護衛隊副隊長——

蘇魅聞言,眸光微閃了一下。

「說說朱家的情況。」少女沉聲開口道。

「朱家——朱家是十大家族之一,排在第八位。朱家家主是皇階強者,下面還有二十七名王階、百名將階,家族產業很多,除了帝都之外,很多城池都有。對了,朱家還有一座礦山——一座紫金石礦山。」那人迫不及待的介紹道。

為了讓對方滿意,他甚至將朱家擁有紫金石礦山的消息都透露了出來。

聽到這些消息,蘇魅挑了挑眉。

一名皇階、二十七名王階、百名將階——

這朱家的實力的確不錯,只是這等底蘊,也只排到了第八位。

「蕭家的情況,你可知道。」沉默了片刻后,她忽然開口道。

蕭家?那人沒想到她會突然問起蕭家,不禁微微一愣。只是一對上對方的眼神,他便不敢耽擱的回答起來。

「蕭家——蕭家也是十大家族之一,近百年來,風頭甚至已經超過了蘇家,是新的十大家族之首——」那人連忙回答道。 在少女的注視下,那人半點不敢隱瞞。

「聽說蕭家不止一位皇階,下面的王階也很多,將階更多。不但如此,蕭家還有人入了宗門,當今貴妃也出自蕭家,正因為這樣,蕭家的風頭才蓋過了蘇家。不過蘇家這兩年也有人入了宗門,所以兩家對於首位的爭奪很是激烈。」

「還有,這次的排名賽蕭家就有兩人參加,分別是蕭褚和蕭為。他們倆一人已經達到了王階,一人是巔峰期將階,兩人是蕭家下一代中最強的,很受蕭家人重視。」忍著劇痛,那人儘可能多的介紹道。

「至於蕭家的產業,小的就不是很清楚了,只知道天香閣是他們家開的,東大街的商鋪有一大半都是他們家的。」

這樣么——

聽到這些內容,蘇魅再次眯了眯眼。

她對於蕭蘇兩家的爭鬥半點興趣都沒有,不過自己壞了人家的計劃,難免會被對方記恨上,她多些了解也算是多了些準備。

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答案后,她眸光微閃,一道靈芒破空而出,瞬間便穿透了對方的咽喉。

呃——

那人尚沉浸在劇痛與驚恐中,完全沒料到對方突然間便對他下了殺手。直到咽氣的剎那,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麼死了——死在一名娃娃手上。

砰——

那人倒在了地上,即使咽氣雙眸仍不肯閉上。

見他倒下,蘇魅素手輕揮,扔下了一團火。火光燃起,很快就將那具屍體燒成了灰燼。大風一吹,灰燼四散開來,瞬間便消失得乾乾淨淨。

收回目光,蘇魅轉身準備往回走去。就在她邁步的剎那,一道慵懶的聲音自她身後響了起來。

「小丫頭,毀屍滅跡這一招,做得還挺熟練的嘛。」

聽到聲音,蘇魅心神一震,當即停下了腳步。

有人!而她竟然沒有感應到!雙眼微眯,她轉過了身來。

剛轉身,一道緋紅色的身影便映入了她的眼帘。看清來人,她眸光微閃了一下。

身似烈焰、眸似流光。

好一個風華瀲灧、猶如彼岸荼蘼般的男人!

那人著一身緋紅色衣袍,姿態風流、五官極為俊朗,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雙眼睛,彷彿藏著萬道流光般,令人一見便忍不住深陷其中。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足以令所有雌性生物都忍不住發狂的男人,就連蘇魅都忍不住多看了兩眼。不過也僅限於兩眼罷了。

一想到這男人竟悄無聲息的將她的舉動完全看在眼裡,而她卻一點沒有覺察出來,蘇魅便深刻的意識到——這個地方,越是出眾的男人越危險。就比如神殿中的那位。

就在蘇魅暗自打量著這男人之際,對方也在毫不掩飾的打量著她。越是細看,男人唇邊的笑意便越發明顯起來。

而男人這一笑,當真如同荼蘼花開般攝魂奪魄。若是其他人看見這一幕,必會被迷了心智,好在站在這裡的不是別人,而是蘇魅。

蘇魅定定的看著男人,眸光幽邃難測。男人見此,唇邊的笑意更深了。

靜靜的打量了對方一番后,蘇魅開口了。

「多謝閣下的讚譽!不過跟閣下的隱匿之法比起來,這點小技能,實在不值一提。」少女定定的看著男人,平靜的開口道。 第738章、順藤摘瓜!

「帶我去見秦洛。」紅衭看到離沒有再反駁,提出了自己的第一件條件。「或者說,讓他來見我。」

「我不接受威脅。」離冷酷的說道。

「就像你剛才對我說的那句話一樣,我現在把它還給你——你沒有決定權。」紅衭笑著說道。「你想讓我在你的同伴身上做下什麼記號嗎?」

「他們是軍人,也不接受威脅。」離眯著眼睛說道,腳尖輕輕的點下一點兒油門。這樣車速明顯加快卻又不容易被人發現。

「真是敬佩你們為國捐軀的精神。」紅衭撇嘴說道。「可是呢——我還是準備在他們身上留下一點兒紀念品。」

她說話的時候,把手裡的那條如蚯蚓般粗細的青色袖珍小蛇放在了老鼠的鼻孔前面,撅起嘴巴輕輕的『噓』了一聲,那蛇竟然就唧唧的叫著往鼻孔裡面爬進去——它把老鼠的鼻孔當做蛇洞了。

「你這是在惡意襲擊國家軍人。你知道會是什麼後果嗎?」離的話帶有很濃的威脅意味。

「我只知道,如果你不答應我的條件,他就會被我的噬血蛇給吸干精血而死。」紅衭說道。「你沒必要為一個無關緊要的人保守秘密吧。讓他過來,或者你帶我去找他。」

「他身邊有高手保護,你靠近了也傷害不了他。」離主動暴露我方的情況。

「我當然知道。」紅衭笑如彎月的眼睛微微瞼起,像是一個分到了大蘋果的可愛孩子似的。「幫我找到他是你的事,怎麼樣離開是我的事情。」

離不吭聲,像是在考慮。

在兩人說話的功夫,車子已經下了環城立交,向通往龍息療養院的方向駛過去。

「你想去哪兒?」紅衭怒道。「你不在乎你同伴的死活,你要害死他們?」

「在乎。」離說道。「所以——」

她說『所以』的時候,突然間猛打方向盤。這輛麵包車的車頭撞開路邊的欄杆,然後往旁邊一座養野魚的魚塘衝過去。

嘭!

這輛汽車像是一頭高空中墜落的大水牛似的,轟隆一聲巨響就衝進了水塘里。因為車子巨大的衝擊力,把水池給砸出了一個大坑。水花和塘泥濺起有兩米多高,直到離推開車門從水底爬起來的時候還在霹靂啪啦的散落。

遠處有一個紅色的影子,鞭子一甩,便躍上了一輛路過的卡車。三兩下攀登,就跳到了車頂上面。

她站在車頂看著離,臉上帶著甜美卻讓人脊背生寒的微笑。

她在發現離的企圖后便推門跳車了,或許是知道近身攻擊自己不是這個女人的對手,於是毫不停留的逃離現場。

一擊不成,遠遁千里。典型的殺手作風。

直到這車子走遠,離才學著某種鳥叫吹了聲口哨。

河底再次響起了哐哐的聲音,然後剛才還裝死的猴子和老鼠相攜著從河底爬了起來。

「呼——可惜了這輛車子。」老鼠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好幾口新鮮空氣后,看著在魚塘里露出半截屁股的麵包車說道。

「真厲害。」猴子看著紅衭逃跑的方向,讚歎的說道:「她應該進龍息。」

離狠狠地瞪了他們倆一眼,然後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甩了甩上面的水漬后,撥通了一個快捷鍵,出聲說道:「輪到你們表演了。」

「她真的往我鼻孔里塞了一條蛇?」老鼠不停的揉捏著自己的鼻孔,像是要把那條小蛇給掐死似的。他仔細的感受了一番,身體也沒有什麼不適啊。

「是的。」離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