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骨頭斷了幾根,死不了的。」

埃米爾吐了一口鮮血說道。

「你去我母親那裡,就不要再上戰場了。」

李奧對埃米爾說道。

「我知道了。」

埃米爾說道,說完他就掙扎著起身。

同時心中暗自嘀咕,前陣子他不是才晉級騎士嗎?怎麼突然變成中階騎士了。

什麼時候晉級變得這麼容易了。

李奧看了看周圍,由於貴族一方人多勢眾,所以佔據著一定的優勢。

他的臉色忽然大變,身前不遠處一名高大的棕發騎士被從背後冒出的黑刃刺穿了心臟。

「影魔騎士?」

李奧冷笑著說道。

他的眼中一抹黑光閃過,終於發現了隱藏在黑暗中的影魔騎士。

他正用死魚眼盯著李奧,張大著嘴巴,吐出濃濃的黑霧,就像是在嘲笑他一樣。

「不!阿圖爾騎士!」

「小心!有影魔騎士!」

「……」

有人發現了那名騎士遇刺,紛紛恐懼地喊道。

那可是一名巔峰騎士,連他都被刺殺了,他們又如何能抵擋得住。

一時之間貴族一方的騎士陣腳大亂,擔心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影魔騎士。

「給我去死!」

李奧說道,直接向影魔騎士殺了過去。

「今天要死的是你。」

影魔騎士陰側惻地說道。

影魔騎士知道他的能力對李奧沒用,因此也直接顯形出來。

「李奧!小心!」

費爾豪斯焦急地說道。

「哈哈哈,你就親眼看著你的兒子去死吧。」

疤臉看到費爾豪斯打算去幫李奧,連忙加緊攻勢纏住了他。

「給我去死。」

影魔騎士一劍向李奧殺了過來。

13個破綻,能夠利用的一個都沒有。

李奧不由皺起了眉頭,影魔騎士特殊的身體結構使得他和常人完全不同。

很多部位對常人是致命傷,但是對影魔騎士根本無法造成太大的傷害。

最後他還是習慣性地向他的大腿刺了過去,希望能夠減緩他的移動速度。

影魔騎士冷笑一聲,對於這種傷害他根本就不在意。

但是很快他就為這個決定後悔了。

「茲茲茲……」

「啊!!!」

李奧刺中的部位就像是被硫酸腐蝕了一樣,大群的黑色液體從繃帶中流了出來,然後化為粉塵。

影魔騎士發出一聲尖厲之極的慘嚎,他感覺就像是回到被煉製成影魔騎士的過程中,承受著難以忍受的痛苦。

那種痛苦不是源自於身體,而是源自於靈魂。

李奧驚呆了!

其他人也驚呆了!

影魔騎士不是只有頭部是弱點嗎,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能夠傷害到我。」

影魔騎士驚恐地說道。

影魔騎士是邪惡的巫師造物,怎麼可能這麼容易被低階騎士傷害到。

「你猜。」

李奧露出了個氣死人不償命的微笑,然後繼續向影魔騎士殺了過去。

既然能傷害到他,那麼就好打多了。

影魔騎士踉踉蹌蹌地後腿,由於腿部受傷,他的行動變得極為不便。

兩招下去,就將影魔騎士殺得連連後退。

「該死的混蛋!」

影魔騎士憤怒地吼道。

他附近的黑霧越來越濃,遮住了很大一片區域,將他的身影完全隱藏了起來。

周圍的人們嚇得連連後退,生恐自已背後什麼時候冒出來一把長劍。

但是李奧卻毫不猶豫地沖了黑霧之中,和影魔騎士激烈地博殺起來。

外邊人們的只能聽到激烈的博斗聲以及影魔騎士的怒吼,好像影魔騎士還處於絕對的劣勢。

沒過多久,影魔騎士就踉踉蹌蹌地從濃霧中冒了出來。

他的情況非常不好,索繞在他身邊的黑霧已經完全消失不見,露出了纏繞在身上的繃帶。

除了小腿上的傷勢之外,他的左臂也不見了。

廢材嫡女狠傾城 黑色的血液從傷口上流了出來,滴到地上發出滋滋的聲音,地上的枯葉竟然腐蝕得冒出黑煙,然後迅速地化為粉塵。

看到這裡,李奧更是不敢大意,擔心受到毒液的攻擊,因此迅速搶攻,將影魔騎士殺得狼狽不堪。

「該死的混蛋!」

影魔騎士大怒道。

李奧的攻擊實在是太可怕了,和其他騎士不同的是,他的每一次攻擊都能傷害到他。

而且受了傷之後,陣陣難以忍受的撕裂劇痛從靈魂中傳來,令他根本無法發揮出自己的實力。

沒過多久,李奧又一劍刺中了左肩,影魔騎士再次發出一次凄厲的慘叫。

眼看著大半的肩膀化為灰燼,影魔騎士的眼中透露出濃濃的恐懼。

這樣的傷勢如果是其他人早就死了,但是影魔騎士還能死撐著戰鬥,這也讓其他人紛紛感嘆影魔騎士那頑強的生命力。

不過他們也看出來了,影魔騎士根本就是李奧的對手。

也許再過一段時間,影魔騎士就要掛了。

「快去救他!不能讓影魔騎士死了!」

芙蕾雅急道。

她一劍劈飛了身前的一名高階騎士,然後向李奧的方向奔了過去,但是萊恩男爵纏住了。

「沒有打贏我就想離開,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萊恩男爵冷笑著說道。

「都給我去死!月華蓮斬!」

芙蕾雅怒道。

她手中的雙手劍快速揮動,劃過一道道銀弧,一道由鬥氣組成的蓮花向萊恩男爵飛了過去。

萊恩滿臉的凝重,他也使出了騎士技。

「騎士技——星雲之劍。」

轟!

雙方的騎士技撞擊在一起,將地面打出了一米寬的大坑。

看著再次趕過來的高階騎士和嚴陣以待的萊恩男爵,芙蕾雅忍不住罵道:「該死的混蛋。」

雖然芙蕾雅沒來得及救援,但是李奧身邊的一名騎士奮力擊退自己的對手,然後向李奧殺了過來。

李奧輕蔑地看了他一眼,躲過他的一劍,一個迴旋斬砍掉了他的腦袋。

把那些打算過來幫忙的騎士嚇了一跳,那個可是名中階騎士,怎麼連一劍都擋不了。

但是影魔騎士卻是大喜過望,趁這個機會,他將大量的鮮血抹到了自己的劍上。

偶爾一滴鮮血滴到地上,發出恐怖的滋滋聲。

來吧,小傢伙。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影向他飛來,影魔騎士下意識地一劍刺去,長劍刺穿了他的身體。

「不好!」

影魔騎士驚叫道。

一個長劍從這道黑影身上刺出來,然後刺在他的胸膛上,影魔騎士的胸膛和那道身影急速地化為黑色的粉塵,露出了身後的李奧。

「不!」

影魔騎士終於倒在了地上。

上身殘缺大半,連脖子都無處支撐的影魔騎士仍然沒有死去,他惡狠狠地盯著李奧,試圖揮劍繼續進攻。

李奧走上前去,一劍刺中了影魔騎士的腦袋。

暗黑色的鬥氣不停地注入他的身體,大量的生命被吸入到李奧的身體。

李奧細心體驗這種感覺,似乎他的力量好像增加了一成左右。

這讓他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真是好恐怖的鬥氣。

影魔騎士發出凄厲至極的哀嚎,他的身體向外冒出濃濃的黑煙,最後化為了一團灰燼,只留下一團骯髒的繃帶。

「這不可能!」

芙蕾雅一臉震驚地說道。

這可是一名高階影魔騎士,只要地形得當,他們甚至可以一人屠掉一個騎士中隊。

就連她也不是影魔騎士的對手,怎麼就這麼輕易地被殺了。

很多人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著李奧,這可是一名剛剛殺掉巔峰騎士的影魔騎士,竟然這麼輕易地就被殺了。

芙蕾雅和疤臉都感到極為不妙,這個影魔騎士可是一名巫師學徒的財產。

現在影魔騎士死在了他們面前,他們該如何面對那名巫師學徒的怒火。

一想到這裡,芙蕾雅和疤臉都是一陣頭皮發麻。 「幹得漂亮,李奧。」

費爾豪斯大聲說道。

李奧再次加入了戰場,這次他選擇了那些低階和中階騎士為目標。

一名夢魘騎士團的中階騎士正在和對手戰鬥,這是個相當難纏的對手,幾乎牽扯了他全部的精力。

這個時候,一把十字劍無聲無息地從斜後方刺了過來。

一股難以忍受的疼痛從他的胸口傳了過來,他低頭看去,發現自已的胸口竟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大洞。

「是你……」

這名騎士恐懼地說道。

大量的鬥氣注入他的身體,他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為黑色的粉塵撒落一地。

就連他的對手也嚇得連連後退,差點坐在地上。

李奧感受著自己增加的力量,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後轉向了其他人。

另外一名騎士看到李奧向自已走來,竟然嚇得不停後退。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你這個魔鬼!你這個該死的魔鬼!!」

他的對手打算趁機偷襲,卻被他擋了下來。 BOSS來襲:甜妻一胎雙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