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龍在天一直在暗中準備,如果燕無極被纏住,一線天又在激戰,你們說龍在天會閑著嗎?所以我猜想,燕無極一定準備是速戰速決,一擊得手,一旦失敗,就會迅速撤離,不會給龍在天機會。」冷沐風分析道。

雲飛揚、沈君恍然,沈君不由躬身說道:「陛下聖明,一旦燕無極撤離,雄霸天帶來的那二百人就會成為雲前輩案板上魚肉。」

「是不是魚肉現在還難說,不過燕無極和雄霸天的關係,到時我們就可管中窺豹,得到確認。」冷沐風微微一笑說道。

雲飛揚、沈君點頭,認為冷沐風分析的有道理,冷沐風見狀,又接著說道:「況且如果我們現在撤走,你們考慮過後果嗎?」

「什麼後果?」兩人幾乎同時問道。

「燕無極和雄霸天極有可能擒住周哺,一舉將神都到一線天之間的城池全部收入囊中。」冷沐風回答道。 「什麼?」雲飛揚大驚道:「你是說這是燕無極的一箭雙鵰之計?」

冷沐風點點頭:「歐陽倩兒病急亂投醫,卻完全忘了這是引狼入室。甚至燕無極的真正目標並不是我,而是周哺。」

「好險!」沈君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說道:「燕無極很有可能是這個打算,當然如果能殺掉陛下更好。」

「所以,我們要在這裡等燕無極,讓他無法很順利的對周哺下手。」冷沐風說道。

「好,那就聽你的,只是便宜了周哺那小子。」雲飛揚有些不情願的說道。

「嘿嘿,我們的保護費是很貴的。」冷沐風嘿嘿一笑說道。

「等一線天到手,我們也追著周哺跑一圈,替你和圖魯報仇。」雲飛揚看了冷沐風一眼說道。

「噗嗤!」一聲,沈君差點笑出來,連忙假裝咳嗽,在一旁拚命掩飾,他也知道當年冷沐風和圖魯,可是被周哺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我可不給他機會逃出神都,沈老派人給我盯死他。」冷沐風說道。

「是,陛下。」沈君連忙躬身領命。

事情果然如冷沐風所料,燕無極在深夜時分來到神都,沒有去找歐陽倩兒和周哺,而是來到神機閣在神都的一個秘密據點,一處偏僻的小院中。

三名老者正在這裡等著他,見燕無極趕來,急忙上前行禮:「參見陛下。」

「三位請起,事情準備的怎麼樣了?」燕無極來到上首坐下問道。

「多謝陛下。」三人站起,其中一人上前一步回答道:「啟稟陛下,事情已經準備就緒,就等陛下的號令就可動手。」

「好,記住一定要生擒周哺,朕要利用他佔領一線天,吞併大周帝國的半壁江山。」燕無極聲音有些興奮的說道。

「恭喜陛下!」三名老者齊聲說道,聲音中滿是壓抑不住的興奮,這可是一舉扭轉整個古武大陸局勢的關鍵一步。

「冷沐風,你還是婦人之仁,帶著雲飛揚在神都浪費時間,若你早些動手擒住周哺,那一線天不就是你的了嗎。」燕無極沉聲說道,之前他聽說冷沐風和雲飛揚突然現身神都,逼著周哺簽訂城下之盟,著實將他嚇了一跳。

「現在看來,陛下才一統古武大陸的聖主,那個冷沐風虛有其名而已。」一名老者拍馬屁道。

「冷沐風虛有其名,但龍在天卻不是,我在神都不可多耽誤,冷沐風的藏身之地查到了嗎?」

「啟稟陛下,他和雲飛揚住在一家客棧中,這兩日似乎收到了什麼消息,一直躲在裡面不出來。」

「哼,他冷沐風還有今日,哈哈!」燕無極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數十年的籌劃,今日終於可以看到曙光。

「是的,冷沐風一心要想收服秦家,看來他打的是利用狂獅軍團收復一線天,然後形成關門打狗之勢,再對付周哺。看著聰明,卻遠不如陛下的擒賊先擒王。」一名老者見燕無極心情大好,一個馬屁又拍了上來。

最難不過說愛你 「所以陛下才是天下的聖主,一統古武大陸者,必是我們神機帝國。」另一名老者接著說道。

燕無極聽得心裡舒坦至極,但大腦中還是有一絲清醒,揮手說道:「冷沐風不是沒想到直接擒住周哺,只是他擔心狂獅軍團投向我,才不得不繞一個彎,對於此人萬萬不可大意。」

「這豈不更說明陛下才是天下聖主!」第三名老者一彎腰說道:「明日我們就可攻進皇宮,控制住周哺。」

「嗯,在控制住周哺之後,立即對付冷沐風,若能將他剷除,則天下可定。」燕無極說著忍不住站了起來,身體激動得有些微微顫抖。

「雄首領明日才能趕到,天譴傭兵神都分會那,要不要通知他們一聲,明日早做準備。」一名老者問道。

「你們沒有將詳細計劃告訴他們吧?」燕無極問道。

那名老者搖搖頭:「沒有,我們擔心走漏消息,只是通知陳喚禮這幾日做好準備。」

「那你現在可以通知他,明日一早,讓傭兵分會的人潛伏到皇宮附近,配合我們行動。」燕無極說道。

「遵命陛下。」那名老者看了一眼其他兩人,躬身告退,前去傭兵分會通知陳喚禮。

陳喚禮得到消息時,天色已經蒙蒙亮,立即叫醒麾下的傭兵,化妝成商販、行人分批趕往皇宮附近。

趁來報信的那名老者不注意,陳喚禮悄悄向一名手下打了一個手勢,那人也是黑冰衛,見狀悄悄退了出去,趁人不注意出了傭兵分會消失在晨霧之中。

沈君從冷沐風處回來,忙碌到天亮才安穩下來,突然一名屬下推門進來,低聲對他說道:「沈老,江達有事要見您。」

沈君一個激靈,一下子站了起來:「快帶他進來。」

「是!」那名屬下躬身離開,不多時,帶著一個年輕人進來,正是傭兵分會中陳喚禮的那名心腹手下。

不待沈君問,江達便躬身說道:「沈老,出事了,神機閣的人突然趕來,將分會中武尊以上的人都集中起來,趕往了皇宮。」

「皇宮?可是雄霸天到了?」沈老一驚問道,他剛聽冷沐風分析完,難道燕無極、雄霸天這麼快就要對周哺下手。

「沒有見到雄霸天,是神機閣的人帶著令牌前來的。」

「令牌?我知道了,你馬上回去,一定要保住陳喚禮不要出事。」沈君叮囑道。

「是,沈老。」江達也不敢多待,躬身告退。

「現在趕往皇宮,那便是燕無極和雄霸天都已趕到。」沈君分析道,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匆匆離開又前來找冷沐風。

事情緊急,沈君已經知曉冷沐風的計劃,也顧不得身後的眼線,徑直來到冷沐風的藏身之地,將江達帶來的消息告訴了冷沐風和雲飛揚兩人。

「想不到燕無極已經到了神都,我們這就去皇宮會一會他。」雲飛揚一聽便起身說道。

「不急,周哺的身邊還有一批高手,那是周家最後的力量,就讓他們領教一下燕無極鬼面鏡的厲害,等他們打得差不多了,我們再出手也不遲。」冷沐風看了一眼窗外說道。 沈君點點頭說道:「那我們也該動身了,到皇宮附近去轉轉,以免燕無極、雄霸天突然動手。」

「對,這兩個老狐狸不會按常規出牌,我們早去些比較保險,還要通知秦大山嗎?」雲飛揚問道。

冷沐風說道:「不用,人多了反而不方便,就我們三人,按原計劃即可。」

「好,陛下小心。」沈君說道。

三人出了院子,對面的街道上,幾個人影一閃而沒,冷沐風笑道:「周哺還在緊盯著你。」

沈君急忙說道:「陛下恕罪,剛才來得急,沒有甩掉這些眼線。」

「沒關係,讓他們跟著回皇宮吧,希望他們能提醒周哺一聲。」冷沐風說道。

雲飛揚,沈君聽到這裡,不由哈哈一笑,三人轉身不緊不慢的向皇宮方向走去,倒是讓後面跟著的幾名眼線,越走越詫異。

出乎冷沐風的預料,燕無極雖然早早派傭兵分會開始行動,他卻一直沒有動,耐心的等待著雄霸天的到來。

臨近中午時分,冷沐風、雲飛揚和沈君已經繞著皇宮轉了很多圈,雄霸天才姍姍來遲,來到燕無極落腳的地方。

「陛下,一切準備就緒,二百一十五名武聖級別的傭兵都已準備好,隨時可以動手。」雄霸天彎腰說道。

「好,馬上去皇宮,不要讓周哺和歐陽倩兒那個騷狐狸等急了。」燕無極說道。

「是,陛下。」雄霸天知道燕無極一旦現身便不可久待,接著說道:「等見到周哺的面,便什麼也由不得他了。」

「周家還有一批長老,不可大意,到時看我眼色行事。」

「是陛下!」

燕無極、雄霸天商議之後,立即騰空而起向皇宮方向飛來,轉眼之間便來到皇宮上空,徑直降落下去。

皇宮裡面亂成一團,很多護衛向兩人飛來,將他們團團圍住。而在皇宮外面,冷沐風也鬆了一口氣:「終於開始了。」

「我還以為燕無極耍個花招,今天不敢來了呢,一會就要讓他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雲飛揚擼起袖子說道。

沈君則小心的打量著四周的人群:「眼線越來越多了,我們不如找個地方暫時坐下來。」

「就去這家吧。」冷沐風隨手一指不遠處一家酒肆說道:「這裡是樂家的產業,一會打爛了也不心疼。」

冷沐風三人帶著一長串尾巴走了進去暫且不提,再說皇宮中,周哺、歐陽倩兒帶人匆忙趕來,見是燕無極和雄霸天,兩人都鬆了一口氣,周哺急忙上前說道:「果然是兩位,怎麼才來。」

「哈哈,讓陛下久等了,我是剛剛趕到神都,還請陛下勿怪。」雄霸天哈哈一笑說道。

「不敢,不敢,陛下和大首領請。」周哺急忙說道,親自在前面引路,和歐陽倩兒帶領兩人往御書房走去。

原來他和歐陽倩兒一早就接到消息,冷沐風、雲飛揚正繞著皇宮亂轉,將他們兩人嚇得不輕,還以為計劃敗露,冷沐風前來找他們的麻煩。

「陛下不必客氣。」燕無極打量一眼四周問道:「冷沐風可還在神都?」

「在,在。」周哺急忙說道。

在四周的護衛之中,有幾名老者不露痕迹的緊盯著他們,燕無極思忖,若此時動手,只怕會陷入一場惡戰,不如到御書房之後再動手不遲。

看了一眼雄霸天,兩人信步隨周哺往前走去,歐陽倩兒擋在三人之間,邊走邊說道:「剛剛接到消息,冷沐風竟在大街上閑逛,這真是天助我們。」

「是嗎,沒想到他還有這個心情。」燕無極隨口說道,目光卻沒有離開過周哺。

「哈哈,天若要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冷沐風這是自尋死路。」雄霸天哈哈一笑說道。

走在前面的周哺聽到這裡,不由停了下來,轉身說道:「既然如此,我們何不現在就出手,擊殺冷沐風。」

「呃!」雄霸天一愣,目光看向燕無極,燕無極微微一笑說道:「陛下準備了多少人?只靠我們三人怕是還不能擊殺冷沐風,雄首領帶來的高手還在城中集結,等他們準備好后,再動手也不遲。」

「原來如此,不知雄首領的人需要多少時間才能集結完畢?」周哺問雄霸天道。

「還有半天時間,今晚應該能動手刺殺冷沐風。」雄霸天信口說道。

「也好,那就讓冷沐風再多活半天。」周哺不疑有他,轉身帶領三人往御書房走去。

歐陽倩兒只是象徵性的戒備,沒有想到燕無極、雄霸天竟會打周哺的主意,一行人邊說邊走,很快就來到御書房外。

「陛下、雄首領請!」周哺站在房門外說道。

燕無極、雄霸天互相看了一眼,抬步往御書房走去,只要進到裡面,兩人便可瞬間制服周哺。

歐陽倩兒站在周哺身後,待燕無極兩人進去,周哺剛要動身,突然身後傳來一聲公鴨子一般的吶喊聲:「陛下,不可進去。」

周哺臉色一變,急忙往後退去,歐陽倩兒也是一愣,她聽出那是袁世友的聲音,驚訝的看著面色微微一變的燕無極和雄霸天。

「兩位……」她話還未說完,只覺眼前身影一晃,雄霸天已向她撲來,與此同時,燕無極旋風一般從身旁掠過,探手抓向周哺。

「放肆!」四周傳來一陣怒喝聲,數道身影同時攔向燕無極,同時一聲凄厲的嘯聲,在皇宮中響起。

燕無極被四名鬚髮皆白老者攔住,還有十多人已取出法寶圍在四周。

「燕無極,你想幹什麼?」一名老者怒喝道。

「不幹什麼,不過想請陛下到燕都做客而已。」燕無極哈哈一笑說道。

「卑鄙,我家陛下好心邀請你來共商大計,你竟不懷好意,當真以為我大周無人了嗎?」

「哈哈,若周混還在,我自當退避三舍,不過現在嗎,諸位還真沒有放在我的眼中。」燕無極說罷,不再多說,雙手一翻,鬼面鏡呼嘯而出,打出四道藍光射向四名老者。 四名老者齊齊怒喝一聲:「保護陛下先走。」說完奮不顧身的撲向燕無極。

早有數十名護衛帶著周哺往外急掠飛去,其餘人吶喊一聲,紛紛攻向燕無極。

雄霸天見狀,祭出鑽心釘打向歐陽倩兒,企圖將她逼退,去追殺周哺。

歐陽倩兒不敢硬抗,飛身閃過,卻催動繞指綾攔住雄霸天,喝問道:「雄霸天,你們這是何意,莫非要成全冷沐風不成?」

「歐陽峰主何必為周家賣命,只要你幫助朕擒住周哺,我便將神都封賞給你如何?」一旁的燕無極高聲喝道。

歐陽倩兒聽到這裡,完全明白了燕無極的計劃,不由心中一動,放緩了攻勢。

雄霸天見狀,趁機說道:「周家大勢已去,剩下這些人如何是陛下的對手,只要你幫助我們擒住周哺,陛下一定會助你重建神女峰。」

歐陽倩兒心思電轉,突然銀牙一咬,眼中寒光一閃,轉身向周哺追去。雄霸天大喜,立即緊隨歐陽倩兒身後想周哺追來。

宮中的形勢頓時大亂,所有人都沒料到歐陽倩兒竟然會臨陣投敵,宮中的護衛很快被殺得只有招架之力,沒有還手之功。

遠處,躲在一處假山後面的袁世友見狀,知道周家徹底完了,轉身就向外逃去。

他逃的方向與周哺是同一個方向,這裡護衛最多,都在奮不顧身的阻擋歐陽倩兒和雄霸天。雖然他們悍不畏死,但怎奈這兩人修為太高,很快便殺到周哺身後。

周哺見逃不出去,轉身對歐陽倩兒喝問道:「歐陽前輩,我自認待你不薄,為何要背叛我?」

即便歐陽倩兒臉皮再厚,此時也不禁一紅:「陛下,我可以向燕無極陛下求情,絕不會傷害你。」

「對,只要陛下到燕都做客,我們絕不會傷害陛下。」雄霸天也說道。

「放屁!」周哺一指雄霸天怒罵道:「當初老祖宗就是輕信了你的話,才落到今日的下場,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雄霸天被罵得火起,臉色一寒說道:「勝為王敗為寇,是你們自己無能,還敢怨別人。」話音未落,鑽心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出,直襲向周哺的胸口。

「護駕!」十餘名周家的高手大喝一聲擋在周哺前面,拚死揮舞法寶打向鑽心釘。

七彩光芒閃過之後,一陣慘叫聲傳來,有六人捂住胸口跌倒在地,臉色變得灰白,六道黑色的火苗從他們胸前冒了出來,瞬間燃遍他全身。

周哺看得倒吸一口冷氣,轉身又逃,歐陽倩兒飛身追來,苦苦勸道:「陛下,請你相信我,我可以用性命保證,燕無極陛下不會傷害你。」

「就是你信誓旦旦的將他們請來的,結果呢?」周哺不敢停,張口一句話將歐陽倩兒問得啞口無言。

歐陽倩兒臉色變了幾變,祭起繞指綾說道:「陛下,得罪了。」說罷,繞指綾化作一道靈蛇撲向疾速逃跑中的周哺。

周圍無數法寶密集的打了過來,繞指綾靈活的飛來飛去,在無數法寶的縫隙中來到周哺身後,猛的一頓,向他纏來。

在這千鈞一髮之計,一道藍光突然出現,正刺在繞指綾所化靈蛇的七寸之處,將周哺救了下來。

「玉兒快走,你師父已經投降了燕無極。」周哺看清來人是誰后,立即高聲喊道。

「玉兒、蕊兒,快將他擒住。」歐陽倩兒也高聲喝道。

張玉兒手持寶劍護住周哺,神色悲痛的看著歐陽倩兒,一句話也沒用說。

「蕊兒,你動手,擒住周哺,我替你向燕無極陛下請功。」歐陽倩兒見狀,對一旁的花蕊兒喝道。

花蕊兒看看周哺、張玉兒,又看了看歐陽倩兒和雄霸天,以及遠處正向這逼近的燕無極,猶豫一下,突然取出寶劍遙遙指向周哺:「師姐,得罪了。」

「你!」張玉兒氣極,一劍刺向花蕊兒,同時對周哺大聲喝道:「陛下快走!」

周哺只看了張玉兒一眼,轉身接著往外逃,身邊的護衛分出一半,殺向歐陽倩兒和雄霸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