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曙傲雪不屑地癟了癟嘴,回頭深情看向曙傲然道:「雪王,我找你有急事,此事十萬火急!」

再急也沒有他們同.居的事情重要!

我能垂釣萬物 曙傲然面色冷峻,拒絕道:「本王有要事在身,任何事情擇日再說!」 「影兒,我們走!」

曙傲然募地捉住宮清影的手腕,大步流星地朝寢殿的方向走去。

曙傲雪頓時氣岔,連稱呼都改了,還手拉手,看來正如雲華說的。

曙傲然的寒絕症被千影壓制后,又患上更為嚴重的病症:斷袖之癖!

「殿下,快放開!」宮清影被曙傲雪的雲團給怔住,還沒反應過來,便被曙傲然拖著走了好幾步。

待反應過來,這才急忙將他甩開。

現在她是女扮男裝,若讓長公主再生誤會,定會認為他們有龍陽之好!

她倒是無所謂,可他是身份尊貴的雪王,決不能因此壞了名聲!

「影兒!」曙傲然琴律般的語調柔情似水,一雙情深似海的黑眸緊盯著她,吐氣如蘭般撒嬌:「我們的事情……更重要!」

曙傲然故意拉長聲線,宮清影聽得全身直掉雞皮疙瘩,結舌道:「長、長公主的事情,十萬火急!」

曙傲雪從未見過此時模樣的曙傲然,他從小身患天生寒絕症,總是一副冷若冰霜,生人勿進的模樣,令眾人恐而避之。

可他偏偏卻在宮清影面前,變得像只任人宰割的小綿羊!

回想先前在衝天閣看到兩人同床共枕的畫面。

曙傲雪鳳眼怒瞪,顧不得優雅淑女的形象,氣沖沖地走到曙傲然身邊。

怒斥道:「雪王,你光天化日和一個男子舉止曖.昧,眉來眼去!」

「知道的,以為你們是好友!不知道,還以為你們有斷袖之癖!你好歹是一國王爺,行為如此輕浮,成何體統?」

曙傲然溫情脈脈地看著宮清影的一舉一動,硃色薄唇說出的話語卻十分冰冷:「本王的事情,容不得他人干涉!」

他冷斥道:「雲華,送客!」

「殿下!」雲華氣憤地瞪了一眼宮清影,倔強道:「殿下,長公主是你的姐姐,又不是外人,你怎麼能將她驅逐出去呢?」

曙傲然黑眸微眯,狠厲地瞪著雲華道:「你也出去!沒有本王命令,不許踏入雪王府半步!」

「殿、殿下!」雲華難以置信看著他,見他面若冰霜,知道他生氣了!

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沸騰著晶瑩淚珠,『哇』的一聲,放聲大哭起來。

他急忙跪在曙傲然面前,小手捻著他的衣袂,可憐兮兮道:「殿下,雲華知錯了,雲華再也不敢了,求您不要把雲華趕出去!」

「嗚嗚~~」

曙傲然決然轉身,拉著宮清影便朝正殿疾步走去。

「殿下,殿下…..」雲華撕心裂肺地痛哭,四肢並用朝著他緊追過來。

曙傲雪見狀,急忙勸道:「雪王,你不用趕雲華,我自己會走!」

曙傲雪幽怨地盯著曙傲然緊握宮清影的大手。

故意壓低聲音道:「昨夜鬼面御林統領遭神秘人控制,並帶人前去神醫宮家鬧事,公然挑撥朝廷與宮家的關係!」

宮清影聽罷立刻駐足,她詫異回頭看向曙傲雪。

昨夜去宮家的七階鬼面御林軍,竟然是被神秘人控制的!

她還以為曙皇想要滅宮家,既然不是!

那究竟誰有這麼大的膽子?

敢將曙光皇室和神醫宮家,玩弄於股掌之間?

曙傲然回眸看向曙傲雪,疑惑道:「怎麼回事?」 曙傲雪紅唇抿起一抹喜色道:「雪王,我們進屋談吧?」

曙傲然默不作聲。

宮清影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袂,示意他點頭同意。

他深情地看著她道:「好!」

進入正殿,曙傲雪極不願意讓宮清影知曉朝廷辛秘。

但在曙傲然的堅持下,只好讓其旁聽。

經過曙傲雪繪聲繪色地講述,宮清影這才知道。

昨夜發生的事情,並非曙皇針對宮家,而是遭幕後黑手故意陷害!

沒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誰?

可以肯定,此事與羽翼尊者息息相關!

昨夜羽翼尊者和愛徒宮清影的出現,恰好證明這一點。

而羽翼尊者的目的也很明顯。

其一,投石問路,想讓他的愛徒宮清影回到宮家,得到應得的尊重!

其二,投鼠忌器,讓朝廷和宮家不敢再對宮清影出手!

但羽翼尊者向來不屑干涉朝廷內政,曙皇深知事情絕非想象那麼簡單!

便將此事交給遠在曙國北域邊關的鎮守元帥六皇子,命其暗中調查此事。

六皇子與曙傲然關係向來甚好,長公主前來便是提醒曙傲然,讓其幫忙想想對策,必要時可將宮清影秘密抓來嚴刑拷問。

嚴刑拷問?

宮清影嫌棄地瞪著曙傲雪,幸好她提前知道這麼機密的事情。

否則,一不小心就會遭到長公主的黑手!

……

曙傲雪走後,跪在曙傲然腳邊的雲華。

突然傻呵呵地笑道:「殿下,雲華知道剛才您是開玩笑的,所以雲華這就去煮您最愛吃的碎肉粥!」

雲華話甫落,小小的人兒已朝廚房的方向,狂奔而去。

害怕跑慢了,就會被殿下派人丟出去!

曙傲然性子緩慢,遇到這樣的小滑頭,還來不及制止,人已跑得沒影!

他輕輕嘆氣:「影兒,雲華少不懂事,希望你不要介意!」

「童言無忌,我不會介意!」宮清影想起前世小時候的她,也經常調皮搗蛋,惹得那個人暴跳如雷。

如今她不見了,他也該過清凈的日子了!

少傾。

曙傲然吩咐下人收拾所需物品,便帶著宮清影到院子的三角涼亭喝茶。

兩人談起昨夜發生和曙傲雪提及的事情,既然事情並未像想象中簡單,那麼宮家在朝廷的局勢,也會發生相應變化。

不論宮家與朝廷關係如何,宮清影的日子皆不會好過!

他們忌憚羽翼尊者的勢力,暫時不會對宮清影動手。

一旦真相被拆穿,她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宮清影笑了笑,前世睥睨天下的她,今生竟要在男人的羽翼下生存!

曙傲然面色凝重地看著宮清影,深情道:「影兒,不論發生何事,子然與你同生共死!」

「多謝!」宮清影微笑點頭,明知他身體孱弱,武力值為零,聽到如此暖心的話語,心底仍然十分感動。

想到剩餘毒靈丸不多,宮清影便去煉丹房煉丹。

她得提前為宮家秋狩做好準備,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

宮清影離開正殿後,曙傲然起身去了書房。

這時,一道透明的影子出現在曙傲然身後。

影子漸漸浮現魁梧的體格,身著白袍的風落跪在地上,緊張道:「殿下,不好了,南方海域出大事了!」

曙傲然漫不經心地用纖指翻閱書籍,狹長的黑眸冷酷無情:「何事?」

「魔魁,魔魁現世了!」 不久前的曙國南方海域,烏雲密布,電閃雷鳴。

突遭晴空霹靂的錦兒,在重型箭矢和紫色雷電的雙重夾攻下,被迫落在波濤滾滾的海面上!

就在她踏上海水的那一剎,海面再次浮現黑白相間的縱橫棋陣。

與此同時,360個身穿黑白道袍,手持黑白棋子的棋者,出現在棋陣的星位陣眼上,將她團團包圍起來。

他們人數相同,各佔一半。

在狂風呼嘯中,看起來仙風道骨,英姿勃勃。

敏捷的身法演繹著千變萬化招式,延綿不斷向錦兒投擲,溢著濃郁靈氣的黑白棋子!

錦兒深知對方修為不高,卻十分難纏,加上紫色雷電限制空中飛行。

她漸漸失去上風,運足黑色煞氣奮力對抗四面八方的棋者。

令她意外的是,那些棋者總是在被她打死不久,又重新復活在眼前!

周而復始,反反覆復。

錦兒意識到遇上絕世陣法高手,對方利用活人煉棋,神魂煉陣,加以詭異秘法,煉製出這專門克制邪魔的縱橫棋陣。

她不敢再輕視對方,身上黑色煞氣越來越濃厚。

光滑的額頭冒出兩隻黑色犄角,蝙蝠般黑色羽翼變得如山般巨大。

每扇一次翅膀,便引起狂風大作,滔天巨浪朝縱橫棋陣席捲而來。

海域巨變引來不少武者圍觀。

但很快就被突如其來的颶風,捲入風暴中心,成為炮灰消散殆盡。

有武者幸運逃脫,跑到岸邊呼喊道:「大家快逃,海上魔魁現世了……」

衝天閣是紫邏第一珍寶閣,也是各方情報彙集中心。

魔魁現世的流言傳出不久,水清植便和三名黑衣人趕到現場。

此時錦兒被魔障縈繞,無法分清面目。

一襲青衫的水清植見魔魁與縱橫棋陣打得難分難解,出手便凝聚強悍的青色靈力球朝魔魁後背打去……

錦兒感應到身後傳來駭人的殺招,回首間便看到水清植冷峻的面容。

她有些驚訝,在衝天閣初見時,只知道他是五階武者。

沒想到真正實力,竟是如此強悍!

可見對方隱藏得有多深,連她都沒有絲毫察覺,何況宮清影那小不點?

她早就該想到,那個人的手下,又怎會是區區五階武者?

她輕揮黑翼,黑色羽毛如潮水般,朝水清植手中靈力球疾馳而去。

轟天巨響震徹海面,縱橫棋陣搖搖欲墜。

360名棋者不約而同盤坐在星位陣眼上,異口同聲地吟唱起古老咒術。

水清植掃了一眼棋陣,與三名黑衣人聯手奮力對抗魔魁。

……

雪王府書房。

曙傲然將一本本厚厚的藍封丹書放在桌上。

心裡想著待搬家過去,找機會給他家寶貝影兒看看,沒準她會愛不釋手。

聽著風落的細述,他不急不緩道:「前方戰事如何?」

「回稟殿下,魔魁修為十分強悍!水清植三人和縱橫棋陣連續消耗半月,也無法將其封印在棋陣中!」

「一群廢物!」曙傲然突然冷斥,將丹書重重地砸在桌上:「連只魔魁都搞不定,本王要你們有何用?」

風落嚇得渾身哆嗦,雙肩不由自主地顫慄起來。

牙關咬得咯咯作響,他膽怯地顫聲道:「殿、殿、殿下,此魔魁非同一般,屬下們拿她……實在沒轍!」 曙傲然緊抿薄唇,冰霜黑眸釋放凜冽怒氣:「難道要本王親自前往?」

「屬下不敢!」風落面容緊貼在地,怯聲道:「屬下這就去處理!若是無法封印,便提頭來見!」

風落說罷,正欲起身離去,便聽到曙傲然極不耐煩的聲音:「把這帶上,本王要他,永無見天之日!」

風落抬起頭便看到一顆金燦燦的黑色棋子。

他驚喜不已,激動道:「多謝殿下!」

風落雙手接過金色棋子,小心翼翼地將其放在胸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