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TIG!」一枚穿甲彈貫穿了複核,引起了一陣爆炸,蝸牛痛苦地怒吼,顫抖,三維的影像不斷震動,龐大的身軀無法再承受自身的重量,地球的壓力在一瞬間壓垮了蝸牛,三維的虛影終於土崩瓦解,它的身體像沙子一樣消逝。 「乾的漂亮!」俆誠鋒稱讚了一聲,「接下來就到了我們表演的時候了!」操作台上不知何時被調試完畢的機器們有節奏的跳動著,為著接下來的那一記重擊奏出了喜人的旋律,隨著俆誠鋒的敲擊,紅色的按鈕微微下陷,機器的指示燈加速跳動,「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聖光號的外壁發出了加速的震動聲,炮彈也在炮膛上蠢蠢欲動,想要將目標射殺,渴望著鮮血,當炮管移動到正對著那方形熱源體時,一顆旋轉的,硬度相當於鑽石的,HRA為89–91度的鎢金炮彈一下轟中了那方形的熱源體,這枚炮彈看似只是平平無奇的鎢金炮彈,但鎢金外殼之中裝的卻是沸騰的一千六百度的鐵水,在鐵水瘋狂的溶蝕下,那個熱源在一瞬間就失去了自己的其中一角。

葉時原眼中閃著火焰的光芒,光芒之中,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哀嚎,在瘋狂掙脫這高溫的熔爐,那種聲音變得極其可笑,「聽著這慘叫都不知道哪一方才是被侵略的了」他感覺自己彷彿有些理解俆誠鋒每次玩弄敵人的快意了,但下一刻,耳中響起了安式微的警告聲,「快撤離!」

方才還沉浸在戰勝的心情之中的安式微突然看見指示燈跳成金色,「身處戰場,什麼事情發生也不奇怪,只要參與進戰役的人,就會知道」,這是葉時原曾經說過的,於是安式微也是在第一時間反應了過來「快撤退,撤出你所在的地方!」

「這是……」一陣爆炸的熱風瞬間吞噬了葉時原所在的位置,「喂?聽得見嗎?喂?」安式微急切的喊聲中,遲遲沒有聽見葉時原的回答聲,只能聽見燃燒的爆裂的刺耳聲響,「怎麼會……」

安式微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控制器,一切發生的太快,一切發生的也太沒有道理了!她轉頭看向俆誠鋒,而俆誠鋒也在用那種絕望而震驚的眼神看著戰場上,「這,這不可能啊,怎麼計算下來,那個熱源都不會爆炸的!葉時原這算是撞了什麼大運,怎麼就遇上了這樣的奇怪爆炸,這……怎麼也不可能啊!挑這個時候我的計算錯誤,難道是……」俆誠鋒轉念一想,發現不對,那記爆炸,難道是……

「只有那個原因了!」俆誠鋒看著熱成像顯示器,「可惡,被擺了一道!」他回頭轉身,向聖光號的船尾跑去,「現在或許還來得及!」

「你想幹什麼……」

「益達,啟動逃生艙!然後帶著安式微去安全的地方!」俆誠鋒說

「可是……」安式微想說話,但話到嘴邊卻被俆誠鋒打斷了。

「沒有可是,」俆誠鋒堅定地說,「你已經是他堅強的後盾了,快走吧,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來做吧。」

安式微閉上了嘴不再說話,沉默地看著熱成像圖,希望能夠從圖像之中再找出那個代表葉時原的紅點。

「可是他已經……被爆炸吞噬了啊…..」李思成試著阻止俆誠鋒趕赴戰場。

「被爆炸吞噬?」俆誠鋒笑著說「如果被爆炸吞噬他就死了的話,那他早就已經不在人世了吧,他什麼時候放棄過,他這人,不就是那種人嗎,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放棄的那種人,不是嗎,既然知道他沒有放棄,那我們就不該放棄他,只要還有一線生機,只要還有可能聽見他的生意,或者說再能夠見到他,就不該放棄,讓我去吧,去帶葉時原回來。」

「……」李思成沉默了幾秒,啟動了逃生艙。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俆誠鋒背身豎了個大拇指,身前的艙門打開了,「我一定帶他回來。」

在一片焦土和廢墟上,一個閃著紅色光芒的人形正慢慢從地上站起「我這是怎麼了……明明被火焰吞噬了……」

葉時原看著自己手上的傷痕,依然還在,並且在不斷地癒合著,「這是……自愈……我……什麼時候學會這種技能的……」 「喂,你可別死在這裡啊,明明是個女朋友都還沒有的處男,在這裡死了也太可惜了吧。」 暗夜藏嬌:總裁的祕密愛人 俆誠鋒邊碎碎念邊尋找著葉時原的身影,逃生艙配備了優秀的隔熱抗熱系統和推進系統,當時把這逃生艙製造出來的時候說,「這個逃生艙會適應所有的環境,即使是丟進油鍋里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嘛,雖然當時回答他的是……逃生艙怎麼可能跌到油鍋裡面……不過沒想到還真在這種地方起到了作用……話說你到底在哪啊……那群可惡的傢伙居然設置炸彈,真是的,堂堂正正打一場會死嗎……」

「我們就這麼回去了嗎」安式微問李思成,「如果俆誠鋒他……也……他們一起……」

「別去想這些有的沒的,葉時原他不會有事的!俆誠鋒也不會有事的,他們都是很強的人,如果不是絕強的力量或者絕境,他們絕對不可能會失敗!」李思成故作地說,但顯然他的語氣有些激動。

「可是……可是葉時原都……」

「你可別小看了他,他每次都化險為夷走到今天,這樣的情況也不是沒有過,身處戰場,什麼事情發生都不奇怪,不論好壞,都要留有對於奇迹的一分念想,所以,就先放心吧」

「嗯……」安式微點了點頭,這時候,只能祈禱他們平安歸來了。

「打開圖像模擬裝置,鑒別刀鋒號的爆炸產生物。」俆誠鋒對著面前的機械下令道。

「TIG」回答他的僅僅是那無情的電子音,俆誠鋒不喜歡這樣的聲音對他來說,隊員們的回答聲比這悅耳上萬倍,雖然說實話,俆誠鋒也知道機器比人更加可信和可靠,但他寧願相信自己的隊友,也不知是不是因為自己是人造人。

「滴滴滴」身前的電子警報響了起來「我就知道那個傢伙沒事!」俆誠鋒面露喜色馬上操縱逃生艙向指示的位置趕去,那個紅點有些怪異,因為它所在的位置就在爆炸的正中心,其實就一場爆炸事故而言,爆炸中心的確是最安全的地方,但剛才那個爆炸是熱能引起的,即使葉時原和刀鋒號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爆炸產生的氣浪,在氣浪翻滾的那一瞬間,刀鋒號就會被碾得粉碎,而乘坐刀鋒號的葉時原也死無全屍,但現在屏幕上顯示的熱源不僅僅是那個人形,還有刀鋒號的外形也在慢慢恢復,不對,說是慢慢恢復,不如說是恢復速度壓過了破壞效率,那個熱源在不斷重生……「難道是變形金剛?」俆誠鋒想起了曾經看見過的一部科幻電影,裡面的鋼鐵騎士們也能如此恢復,然後他甩了甩頭,什麼東西啊,有時他也納悶為什麼自己會經常在這種時候腦子裡跑火車……

如此想著,一陣激烈的爆炸聲在他身後響起,「什麼?!」只見一隻巨大的手爪嵌入了逃生艙,滾燙的熱空氣瞬間將整個控制室吞噬,俆誠鋒不可思議地看著周圍,他竟是進入了一片純白的空間之中,「這是哪裡,是哪個混蛋乾的,放我出去!」

然而白色空間就如同白色監獄一樣,沒有任何人回答他,半晌,一個聲音在虛空中響起,「你,可有想要守護的東西嗎?」

「呵,非法傳銷組織嗎,現在這種時候,連貓貓狗狗的力量我都想要了,別說廢話,趕緊給我力量,我要救人去!」

虛空中傳來一串豪爽的笑聲「哈哈哈哈,名為賽汀。」 「賽汀?其實你叫什麼都已經無所謂了,反正現在就算是貓的力量我都想借來一用……」徐誠鋒如此想著,感覺自己的手上有什麼尖銳的東西凝結成型「這個東西是……鑰匙?」正奇怪著,手中的「鑰匙」發出了刺眼的藍色光芒,那個虛空中的聲音再一次響了起來

「光,是守護的力量。」

「守護的……力量……」徐誠鋒發現自己的身軀被藍色光芒層層包裹,翻湧的能量似乎在他周圍產生了一道堅不可摧的能量壁障,他能感受到那壁障的流動,就好像是他自己的身軀一樣,真真切切的能量牆為他擋住了熱量的侵蝕,「好厲害……」徐誠鋒感嘆道

「這樣的能量,彷彿就是身體衍生出的一道牆壁啊……」葉時原看著身周紅色的能量牆,慶幸自己又撞了大運躲過一劫,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總覺得,這是可以控制的力量,總之不像卡戎那樣就對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確認安式微他們安全……安式微?葉時原怔了怔,為什麼我想到的是安式微……嘛,現在管不了這麼多了。

葉時原向前邁了幾步,原先熱量極大的火霧對現在的他來說就像是不存在一樣,這份力量保護了他,將他牢牢包裹,火霧根本就沒辦法燒到他,確認了自己的安全之後,葉時原就跑向記憶之中的方向他記得自己乘坐的刀鋒號爆炸的時候是背對著聖光號的,那麼現在就轉身跑去聖光號好了,雖然這次爆炸威力巨大,但這樣的爆炸應該波及不到天上的聖光號。

「喂,你小子腦袋是秀逗了吧,轉身怎麼可能跑得到聖光號。」熟悉的聲音傳來那個聲音高傲而可靠,在此時聽見更是讓葉時原欣喜若狂,那是徐誠鋒的聲音,但是,在這種地方聽見俆誠鋒的聲音也就是說……「XJ,你也被困在這裡了?」

「去你的,我怎麼可能被困在這。」俆誠鋒說,「總之快點能跑出這片火霧就好了。」

「可是方向……」

「向前跑,別回頭。」

「誒?」

「好了別廢話了,趕快!」

「好……」葉時原頭也不回地向前衝去,大約跑了三分多鐘,他看到了沒有光的黑暗處,平時看見黑暗總是想讓人用光明取締之,但這次的黑暗看上去卻如此令人舒服,葉時原加速向那黑暗沖了過去,「等等,葉時原,等等!」俆誠鋒的聲音又從身後傳來,「那不是出口,快停下!」

「你在說什麼!難道被燒糊塗了嗎?」葉時原說,「那是巨大的生命體!」俆誠鋒喊,說著,葉時原的能量壁障將他彈回了所在的火霧之中,身體發出了危險的警報,那是比意識更加迅速的反應,這種危險的直覺讓葉時原感到了前方去有一種強大的力量正在侵蝕著自己的能量壁障,「那是什麼。」

「不是說了嗎,那是巨大的生命體啊!」、

南埃蒂亞,陸登學院

地下城,

「隊長,又有生命體警報反應」

「什麼?」

「這次出現的是人形生物,看起來是擁有智慧的,它現在的熱能反應穩定,不像是葉時原他們打掉的那個投影,應該是穩定的生命體。」

「人形生命體……不好,快通知李思成,讓聖光號加速回返,我們要馬上出擊了。」

「TIG」

聖光號

「什麼?人形生命體反應,那……」

「總之,你們要加速回來,我們馬上出擊,不過XJ和葉時原都在你們聖光號上應該沒事的,你們一定可以跑得掉。」

「.…..」

「怎麼了,益達,你怎麼不說話?」

「……他們……留在戰場上了……」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什麼留在戰場上了?」

「他們……沒能成功折返,留在戰場上了……」

「這……是……犧牲了嗎?」

「還沒有確認,但至今沒有離開火霧範圍,恐怕……」正當李思成想說凶多吉少的時候,堅定地聲音從身後傳來,「不,他們沒事的!絕對沒事的!」

「.…..這個聲音,是安式微小姐嗎?」

「是的,是我。」

「總之,我們現在在戰場那邊,馬上折返還來得及救他們。」

「好的,總之保證安全是第一位的,我們隨後就到。」

李思成關上了通訊器,聖光號再次轉向火霧的範圍。

「千萬別死啊!不管是葉時原還是俆誠鋒,不管是爆炸還是巨型生物!我們都要活著回去!」 「這是什麼生物!」俆誠鋒透過火霧看著眼前巨大生物的影子,那是至少有五十米高的巨人,一身黑色的鎧甲在光芒中吞噬著周圍的色彩,「賽汀,終於找到你了,二十年,你能躲到哪裡去呢。」

「啊啊啊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但那傢伙大概是反派吧。」俆誠鋒看著眼前的影子想,「但如果要摧毀這樣的傢伙,在這種缺乏裝備的時間裡,就只能……就只能靠絕對的力量了,但哪來絕對的力量,現在撤退才是最明智的選擇,但是撤退又能夠撤到哪裡去呢……」

「跑起來!」俆誠鋒還在思考的時候,葉時原喊了他一聲,「現在就是只能向著那個生命體行進方向的反方向跑了!」

「砰!」巨大的腳掌踩在兩人身後的土地上,而兩人也是驚險地避過了這一踩踏。

聖光號

「式微小姐,幫忙搭把手」

「叫我小安就好,需要怎麼做。」

「額……式微小姐……小安,把那邊的數值調到感光度二百,熱能敏感度七千。」

「好。」

熱能探測器的操作十分簡單,就算沒有什麼經驗也能操作,安式微把兩項數值調好,在一片不打的範圍中顯示出了地面的影子,「這個……」

「這個原來是用於范偵測系統改造的熱能搜索系統,後來由於戰場上基本上用不到這個系統,所以基本上都被熱能探測系統取締了,但聖光號為了以防萬一保存了這一系統,沒想到真有它派上用場的時候。」

「但這樣的東西要找人的話就要像金屬探測器一樣去搜尋吧,一不小心還會擦肩而過…..」安式微不安地看著那個機器。

「對,就是要像金屬探測器一樣的地毯式搜索,一方面是尋找俆誠鋒他們,另一方面如果發現了敵人的話,還可以去騷擾敵人,雖然沒有看見,但我相信,他們一定在想辦法和那個人形生命體周旋,不可能就這麼結束的。」

安式微聽完一怔,這些人的互相信任已經到了那種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撼動的境界,無論對方生死都相信對方還在為了希望奮鬥著,「加……加油!」

「不行,沒有外界協作逃不過這一劫了。」俆誠鋒看著身後步步緊追的巨大黑色人影,「我們分頭跑吧。」

「不,這種丟車保帥的計策一點也讓人喜歡不起來,我們要一起活著回去。」

「哈哈哈哈哈,跑吧,跑吧!」黑色的人影發出了聲音,「你們又能夠跑到哪裡去呢。」

「總之不會被你抓住就對了。」葉時原說著,一把拉過了俆誠鋒的手,把他「扔」向前方,俆誠鋒向前摔去,手一松,手中的東西飛了出去,一把泛著藍光的鑰匙向葉時原飛了過去,撞上了葉時原手上一個堅硬的「滋滋滋……」一陣紅藍光芒在天空中交匯融合,最終在落地的一瞬間化為了實體,耀眼的光芒在地面上慢慢成形,白金色的光能波動吹散了周圍的火霧,一個白金色的巨人站在了黑色巨人的面前,身上的紅藍條紋熠熠生輝。

明明沒有任何的語言,但葉時原和俆誠鋒都聽見了那虛空之中的聲音,「名為賽汀……」 「名為賽汀……」聽見這句話之後,俆誠鋒和葉時原就失去了記憶,醒來時,面前已經是雪白色的天花板了,「我……這是在……」俆誠鋒看著天花板,不解地說。

「這是在醫務室哦。」沈端喝了一口茶,笑著回答迷迷糊糊的俆誠鋒

「啊……那我就放心了,話說那隻怪物怎麼樣了。」

「……被消滅了。」

「啊,我就知道你們來把它給消滅了,哈哈哈」

「不是我們消滅的。」

「額?」

「當時……戰場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白金色的巨人,當時聖光號遭到攻擊,你和葉時原生死未卜,那個巨人出手消滅了怪物,然後在清理戰場的時候,我們找到了你們……你們當時倒在爆炸的中心,我們都嚇到了,這簡直是個奇迹,你們居然還活著,那種爆炸是不可能留下活口的。」

「嘛,是這樣啊……賽汀……」

「嗯?賽汀是……」

「啊,沒什麼,就是一個朋友的名字啊,朋友的名字。」

「哦,這樣,總之你好好休息吧,養精蓄銳,也別吵到了邊上的病人。」

俆誠鋒做了個OK的手勢,轉頭看了看邊上的病床瞬間愣住了,「喂,他們兩關係什麼時候這麼好了……」

只見葉時原的床邊,安式微正趴著安穩的睡著,明顯是勞累的趴在病床上的。

「那姑娘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我也不知道啊,總之在搜救的時候就很積極地去找你們兩個,然後也在我這裡自動要求當助手,說是想盡自己的一份力,於是我就安排她這麼照顧你們了。」

「這….難道是……」俆誠鋒想起了自己曾經對安式微說過的話,「嘛,這個小姑娘還不錯,嘛,雖然是為了季雨洋才去利用她的……不過現在看來……她也是很可靠的夥伴之一啊」

「嘛,剛才葉時原醒了,然後好像有點驚訝,所以我給了他一針麻醉劑」

「哈哈哈,你還真是,和我學壞了」

「可不是嗎,我一直以來不太喜歡你那套為達成目的不擇手段的套路」

「可是有時候不得不用那樣的方法不是嗎。」

「啊,的確啊,你得好好休息了,我也不打擾了,今天你就睡一覺吧,明天見。」

「嗯」

廢墟區,戰場殘骸,一個女子撿起了落在地上的一枚黑色核心,「這就是終焉的材料嗎……」

「正是,我的主人。」虛空中一個聲音回答了女子,「只要有了這個,就可以不斷投影出怪物,主人也想試試看操縱怪物的感覺嗎。」

「呵,只要是能幹掉那些傢伙的辦法,我一個也不想放過。」女子看著面前燒成焦炭的那個能源核心,「大小姐,你這可是要以所有的這個世界的人為敵啊。」

「哈哈哈,那又有什麼事呢,從我召喚出魔鬼那一刻起,我早就放棄了作為一個人類的希望,我只望作為一個魔鬼存在,作為一個復仇的魔鬼,只要有單一而純正的目的就行了,毀滅世界什麼的,對我來說,無所謂了,只要她沒事,我根本不在意毀不毀滅世界。」

「哈哈哈哈,你終於有一點魔鬼的樣子了,我的主人。」卡戎欣慰道

「閉嘴吧,等時機一到,我會讓他們全部……死無全屍。」 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天中最後的幾個小時了,指針劃過時鐘上的數字「十一」,可見從我們回來之後,已經過去了大概一天,醫務室的科技冷光依然亮著,我眼前是一堆白色的褶皺,「我不會睡糊塗了吧,這可不是天花板,家裡的天花板可是貼了牆紙的……」我這樣想著,於是伸出本來墊在下巴上的胳膊,揉了揉眼睛,待視線恢復,看見對面病床上熟睡的淺發少年之後,才想起自己的所在,現在,我應該是在十三防衛軍的地下城醫務室里,記得我是因為太累了就睡著了……那麼就是說……我把視線移到了更近的地方,發現了一張熟悉的臉,「這……我昨天難道在這裡睡著了……」我看了看葉時原,又看了看被子上的壓痕,果然……昨天原來是坐在椅子上準備小憩片刻就繼續去幫忙,但沒想到就這麼趴在那裡睡著了。

「這……」我感覺面孔在燒,於是馬上站起來,準備離開,但就在這時,一個聲音攔住了我。

「這麼急著就要走嗎。」

這真是個令人討厭的聲音呢。每次我做什麼時它就會出現在我身邊,告訴我一些令人討厭的事實,可惡……

「嗯,這裡已經沒有我能做的事了,我必須回去。」

「你知道為什麼葉時原會被捲入爆炸嗎。」名為俆誠鋒的少年問我

「為什麼……」

「如果不是他故意躲到離核心很近的地方,那你現在就真的是無家可歸的人了。」

「啊?那難道……不是意外嗎……」我有些震驚

「當然,葉時原應該跟你說過吧,戰場上,只要走錯一步,那就是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那為什麼他還要故意走錯……」我疑惑地問,「難道說……」

「葉時原這傢伙,你不能用普通人的標準去衡量他,對他來說,既然幫你了,那就幫你到底,既然對你好了,那就一定讓你的所有事物都周全。」

「嗯……」我沒有再聽下去,只是快步走出了醫務室,我想快點脫離這種尷尬的境地,特別是防衛軍,我曾經掙扎著想和他們劃清界限,但卻在這泥淖中越陷越深,和防衛軍牽扯上越來越多越來越大的關係,雖然這種關係只是在用微妙的速度上漲,但的確在上漲,現在的我,已經和防衛軍牽扯上了千絲萬縷的關係,不可能再置身事外了。

我迷茫地走出醫務室,這段時間一下子發生了太多事,這些事發生的太突然了,完全就是以一種所謂緣分的形式降臨在了我的人生之中,總之,現在我什麼也不想去思考,只是想回去而已,先回到自己的那一方小天地,什麼都好。

正這麼想著的我,看見了前方過道里的人影,節能燈的亮度讓她原來就是白皙的皮膚變得更加毫無血色,那是沈端,十三防衛軍的醫師,是個開朗大方的女孩子……至少我這麼認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