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要不我還是給李皓同學道歉?』 街道上非常的繁榮,燈籠掛得滿街都是,各種吆喝聲,行人們有說有笑的,不亦樂乎,一片盛世的景象。

在一座宏偉的宮殿,這宮殿有一個大型操場,許多年輕人在這裡修鍊者武學。

這裡是這座城池的主人,不,應該是這個國家的國王所待的地方。

「哇,好想和他們一樣啊。」

一位穿著寬鬆和骯髒工作服的十六歲少女正在觀看著這些年輕人修鍊的武學,好不羨慕,這女子長長的頭髮,但長長的頭髮非常的油,好像很久沒有洗過頭一樣,她擁有一副清純的面容,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非常的迷人,而且這少女長得非常高,身高足有一米九五,如果不是她的臉非常的臟,那她必定是一個美人坯子,而且她非常的瘦弱。

「啊,好痛。」

重重的鞭打徹底打斷了少女的觀賞的心情,回頭一看,一個身穿臃腫肥胖,拿著鞭子的中年大媽正在怒視著這位少女,而少女的雖然穿著寬厚的工作服,但背面擁有很多血絲,現在被剛才那麼重重的一鞭子打下來,現在又新增一條新的血絲。

「你這個皇族敗類,地拖好了嗎?碗洗了嗎?地板擦了嗎?王公們的衣服洗了嗎?····你這個臭丫頭,還敢在這裡看人練武,你就是個廢物,讓你再看五百年你還不是毛都不會,趕快滾回去。」

說完又是狠狠的打下還去,這位少女又多了一條血絲,但這位少女卻沒有哭,似乎已經習慣了,她一句話也沒說,沖沖忙忙的繼續做她的事情。

「哼,十四歲之前你受盡了萬人追隨,然而卻沒有元氣,被你父親貶為奴隸,活該,廢材就是廢材,你想翻身就是某個王國的公子能看上你,但看你這死樣,估計也沒人能看得上你,除了乞丐之外。」這位大媽滿臉不屑的表情,嘲笑著這位少女。

「姐姐。」

少女回到破爛的茅屋,到處都是螞蟻蟑螂老鼠並存的地方,看到一位十六歲,長相非常可愛,只不過也是穿著寬鬆的工作服,全身非常髒的一位少年向自己撲來,擁抱著自己,少年此時的心情瞬間好轉,看著這位少年,她的親弟弟。

「姐姐,吃飯了,剛才我見你不在,我偷偷多拿了一碗飯,嘻嘻。」這孩子露出了純真的笑容,沒有任何的修飾,非常的天真。

此時支撐著少女唯一活下去的信念就是帶著這位可愛的親弟弟離開這個鬼地方,雖然飯菜非常的不好吃,而且還有點餿的味道,一看就是那些貴族王公吃剩下的,但他們兩個吃的非常的香。

又是忙碌的一天,兩姐弟不僅要洗衣服,而且和其他下人一樣,掃宮殿,擦台柱等等干非常粗重的活。

「什麼時候這些老鼠蟑螂才能不會出來啊,搞得我每天晚上都睡不著。」晚上夜深人靜,唯有這兩姐弟的茅屋還亮著油燈,弟弟數著這些蟑螂老鼠,有些不滿。

「好啦,被抱怨了,趕快睡覺吧,否則明天沒精神工作又要挨罵了。」少女捏了捏弟弟可愛的臉蛋,微笑道。

「哦。」

凌晨寅時,少女在做一個夢,夢裡的她和一群好朋友到處旅行,看看外面廣闊的世界,一路上有說有笑,多麼的美好,然而朦朧中聽到有人再叫自己。

她睜開眼睛,發現旁邊的弟弟滿臉通紅,汗流全身,這是發燒的癥狀,睡意全無。

「好燙啊。」少女摸了下弟弟的額頭,立刻抱著他,去找他們的父親。

如今下著大雨,天空電閃雷,在雨中,一位身材高挑,體型單薄的女子正在抱著一位男子跑來跑去。

「父王,父王。」

門口的士兵把這位少女攔在外面,女子跪下大喊,希望她的父王能夠出來。

宮殿裡面,一位皮膚黝黑,長相有點威嚴的男子正在摟著一個妃子睡覺,他便是這位少女的父親,也就是這個國家的國王,他聽到外面有人在喊他,有點不耐煩。

「這廢物想要幹嘛。」男子氣沖沖道。

「報,是六王子生病了,四公主把他抱來,請求醫治。」一位士兵走進來,把情況報告給國王。

「哼。」誰知這國王只是冷哼一聲,道:「這種廢材醫好了也就浪費國家資源,把他們轟走,這次讓他們成為庶人。」

「是。」

「說到底也是你兒子啊,你都不管不問。」 重生末世無敵至尊 他旁邊的妃子醒了,道。

「管他的,來,繼續睡覺,打擾本王的好夢,該死。」

雨一直下,少女被趕了出宮殿,此時的她已經傷透了心,抱著她弟弟到處求醫,但沒有太醫看她一眼,直接關門。

「他怎麼了,給我看看,我是一名太醫。」就在這女子絕望之時,一位面容慈祥的老者剛行醫回來,看到這種情況,走上前,道。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弟弟,他突然間發高燒,而且他說全身都疼。」

這位大夫帶著他們姐弟倆來到他家,立刻給弟弟把脈,隨後針灸,五分鐘后,他無奈的嘆氣。

「姑娘,很遺憾的告訴你,你弟弟沒救了,他長期服用擁有腐爛過期的食物,病毒已經擴散道他全身,救不了了,而且他熬不過半個時辰。」

「不!」這是一個對她不幸的消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他已經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親人了,如何弟弟的生命慢慢的消失,怎能讓他不痛心,而且還熬不過半個時辰。

「咳咳···姐姐,不要哭嘛,我想看著你的笑容,好不好。」此時的弟弟已經嘴唇發白,臉色蒼白,依然不想讓自己的姐姐傷心。

「是我沒有照顧好你。」

狂野戰妃:王爺有種單挑 姐姐一直握著弟弟的手,直至弟弟的徹底沒有了生命氣息。

在一座山上,姐姐不停的用手挖泥土,手都流血了還不停的挖,挖到足足一個時辰,天都亮了,雨也停了,由於少女哭得太厲害,眼睛哭出了血,簡直血淚一樣。

少女用滿是血絲,皮都破了的手把弟弟埋進泥土裡面,同時眼睛看向皇宮的方向,道:「不殺你,誓不為人。」

「好一句不殺你,誓不為人。」

「誰。」突如其來的一句聲音,把少女嚇得夠嗆,但她四面都看過,就是沒人。

「出來吧,不要裝神弄鬼了。」

無論她怎麼說,就是沒人出來。

「過來吧,小妹妹。」

少女的眼睛突然變成了紅色,而且,沒有了意識,只是往前走,不受自身控制。

足足走了三個時辰,已是下午的時間,少女嘴唇乾裂,汗留得非常嚴重,但她依舊沒有感覺,繼續往前走,直至一座高山。

這座高山和普通的山沒有兩樣,一樣是草木組成,少女走進山洞的那瞬間,一個旋渦形成,少女走進這個旋渦里。

旋渦里一片紫色空間,一座座池水冒出芳香,而且都是紫色的,而且這個空間裡面櫻花飛舞,簡直是擁有少女心的女子所擺設的,而且在中間的桌子上有一個盒子,散發出一種氣息,一種魔氣,而且盒子還被一掌鬼畫符封印著,好像裡面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這是哪裡,我怎麼會來到這種地方?」此時的少女已經恢復意識,看到眼前這景象,一臉懵逼。

「你不是說要報仇嗎,沒有力量你怎麼報仇呢?簡直空談。」又是剛才的那道聲音,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誰。」少女立刻在地上拿起一塊石頭,恐懼的看著周圍,生怕有人襲擊她。

「如果你想獲得力量的話,撕開盒子那張該死的鬼畫符,你就獲得力量了,如果你想報仇的話。」

少女看到了被鬼畫符封印的箱子,慢慢的走向前,看著那個盒子。

「媽媽早逝,我一直和我的弟弟相依為命,那個人渣只會打罵我們姐弟,弟弟被他害死了,我現在唯一或者的信念就是復仇,你肯定是生前做了很多壞事才被封印了,如今我把你放出來,要殺要剮誰你便。」

少女走到盒子那裡,撕開鬼畫符,在這一霎那,盒子打開了,成千上萬條蝙蝠飛出來,然而一個一頭白色長發,樣貌非常漂亮,簡直像仙女一般,身穿白衣白褲,一身潔白無瑕,好像不受世俗污染一樣的仙女人物,但這女子的眼睛突然變成通紅,嘴邊露出兩顆獠牙,此時她只是一個虛影,也就是說她是一個只有靈魂沒有肉身的一個女子。

她看向了少女,還沒等少女反應過來,立刻對準少女的脖子咬了一口,少女的脖子上的血不停的留,此時少女的眼睛變成通紅,嘴邊也是露出兩顆獠牙,身體不像是之前那麼瘦弱,慢慢恢復了一點肉,而且是小型肌肉。

白衣女子放開了那個少女,少女一番白眼,暈倒在地。

「好臭啊,等這孩子醒了我一定要她好好洗個澡。」

一個時辰過去了,少女睜開了眼睛,第一時間就是問這白衣女子:「你是誰?」

「哈哈,小女孩聽好咯,我是血族的人,就是你們常說的吸血鬼,剛才我把我的一些力量傳承給你,你不是說要報仇嗎,這才是開始,沒力量,你什麼都做不到,而且,恭喜你完成蛻變,從人族變成了血族。」

「什麼?那我此不是要吸血度日?」少女雖然做苦力活,但她十四歲之前是個貨真價實的公主,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了解許多這個世界的東西,血族是這個最古老的種族,比人類出現的還要早,而且他們還要吸人血度日,她當然很害怕變成吸血魔鬼。

「放心吧孩子,我只是把一些力量給你,你人族體內的的嗜好還在,雖然你現在徹底成為血族,簡單來說,你不吸血也可存活,當然除非你喜歡吸血就另當別論,還要,你臭死了,趕快去水池裡洗個澡。」

別說白衣女子,就是少女自己看著現在的自己,也感到非常害羞,沒臉見人,她脫掉衣服的時候,驚呆了,自己原本瘦弱的身子變了,肚子那裡出現小型的腹肌,手臂出現了小型的肌肉,這就是女人的完美身材。

她跳進水池,水池冒出一陣陣香氣,把少女的臭味全部驅散,那位少女沉浸在泡澡的快感無法自拔,已經很久沒有洗澡了。

「好舒服啊,對了師父,你加什麼名字,你又是怎麼留意到我的。」少女非常的聰明,知道白衣女子這麼做肯定是為了收自己為徒。

「我叫莉莉絲,至於我是怎麼留意到你的你先別管,等你變強后我會告訴你,這和你的身世有關,還要洗完澡后換上水池旁邊那套衣服,別穿那個工作服,難看死了。」

「哦。」少女對這個回到非常不滿,但也沒有辦法。

洗完澡后,換上衣服,如今的少女煥然一新,紅色的眼睛,柔順的長發,身穿黑色背心,長長的外衣,一條牛仔短褲,露出大長腿,穿著一雙高跟靴,身高已經兩米了,而且沒有了之前骯髒的形象,變成了一個水靈靈的少女,配上她這身搭配,簡直像個御姐。

突然間,地底突然顫抖起來,一會兒,一把劍從地底下穿出來,這把劍是紅色的,劍寬只有三厘米,但劍身長達一米四,而且劍身的頂部是斜下去的,跟古代的一種名劍—唐刀相似,和武士刀有著本質上的區別,這把劍散發出紅色的氣體。

「這把劍叫飲血,是你的武器,拿起來看看。」

少女立刻把這件武器拿起來,這武器顫抖一下,好像和少女產生了共鳴一樣。

「謝師父。」

「跟你說這麼多,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少女剛想說話,但欲言而止,想了想,無奈笑道:「以後叫我天殤。」 「報。」

剛才天殤所待的那座宮殿其中的一座房子里,皇帝,也就是天殤的父親正在和她的妃子進行夫妻間的生活,突然間被下屬打擾了。

「嘭。」

超萌龍鳳胎:狂拽爹地心尖寵 一聲巨響,只見皇帝房子的大門被狠狠的踢開,門口一位士兵正在單膝下跪,眼神堅定,絲毫不受影響。

「何事?」皇帝用一條巨型毛巾包裹著自己的下面,走出來,上身露出胸肌和六塊腹肌,非常的魁梧,他看著那位士兵,強忍怒火,他知道,城裡的每個士兵都知道什麼時候稟報事情,什麼時候不該稟報事情,除非這件事情非常的嚴重,而且門口這個士兵已經有五年的五年的軍齡,作戰經驗豐富,否則,他早就被滅了。

「剛接到情報,皇族帝國的軍隊在我國的邊境集合,而且是十萬大軍,請皇帝定奪。」

「媽了個巴子的,這幫混蛋又來搗亂是吧,交給太子去解決,這麼多的兒子女兒只有他才是帝國的繼承者。」當他說到自己的那個兒子時,臉上的目光立刻變樣,要多開心就有多開心。

「是,皇上。」

「哼,皇族帝國,我們上千年的恩怨也該結束了,等一陣子,我要讓你們體驗什麼叫虹龍帝國的怒火,我虹龍帝國必將稱霸天下。」皇帝說這句話時,雙眼在燃燒,熊熊的火焰,野心徹底暴露出來。

「皇上,還有一件事,就是六王子已經死亡,四公主失蹤。」

「這些事情就不需要和我稟報,廢物就應該自生自滅,死了好,留著浪費國家資源啊?」

這便是虹龍帝國的首都龍焱城。

在龍焱城北面二十公里的一座高山,一位穿著背心,牛仔短褲,高跟長靴的少女正在練習武藝,她好像練了很久,頭髮被汗水浸濕,衣服也被汗水浸濕,而且她的嘴巴還露出兩顆可愛的小獠牙。

「腐蝕之拳。」

這位少女的右手出現紫色的氣息,紫色的氣息迅速蔓延,形成液體,包圍著她的手,液體迅速往前擴散,形成紫色的拳頭,她用力一拳,紫色液體形成的拳頭打中一顆巨型樹木,樹木被打出了一個窟窿,紫色的拳頭慢慢褪去了。

然而還沒完事,只見在樹木窟窿周邊殘留的紫色液體慢慢的把樹木腐蝕掉,五秒鐘后樹木轟然倒塌,紫色的液體全部褪去。

「不錯,天殤你長期使用帶有腐蝕性的食物,這些食物已經轉化,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而你終身對病魔免疫,而你弟弟就沒這麼好運了。」在少女旁邊的盒子冒出一位白衣女子,這女子處於靈魂狀態,沒有肉身。

這兩人便是天殤和莉莉絲,天殤經過莉莉絲一天的教導,終於學會了人生的第一招,人生第一招的武學,腐蝕之拳,在以前,她連想都不敢想。

「師父,請受我一拜。」天殤再次單膝跪地,雙手抱拳,能運用這招,全是莉莉絲的教導。

「好了,別這樣,多老土,以後我還要你幫我找回肉身呢,一整天的靈魂狀態,太憋屈了。」

「嘻嘻。」看著師父有著小孩的脾氣,天殤捂著嘴,不禁覺得好笑。

「對了師父,為什麼我吃那麼多腐蝕的食物,反而能為我所用。」天殤感到這非常奇怪,之前不能修鍊武學,到底是怎麼回事,難不成吃了那些腐蝕的食物才能學習招式,乾脆一直吃腐蝕食物得了。

「哈哈,接下來,我來跟你說下這個世界的修鍊武學的根本,你就懂了。」

「這個世界有我們修鍊武學的一種氣,我們稱之為元氣,元氣在我們的體內,是我們練習武學的基礎,一但元氣用完,我們的武學將會施展不出來,元氣的灰復需要一天到三天的時間,所以你以後和別人打架的時候,省點用元氣。」

「元氣,有一些人生下來就有,然而有些人卻是後天修鍊而成,後天修鍊而成分為幾種,一種是到一定年齡的時候,自己感應自己體內的元氣,另一種則是奇遇,就是像你一樣,吃了腐蝕性的食物過多,反而免疫,變成你體內的元氣,為你所用,所以今後,你用的每一個招式都會自帶腐蝕之氣,萬物皆被腐蝕,不僅如此,我還把血族的力量傳承給你,你還有血族的力量。」

「啊!那我豈不是無敵了。」聽自己的師父這麼說,天殤張開口,不敢相信,如果這樣,自己真的無敵了。

別惹腹黑總裁 「真是天真的還孩子,如果這樣,那今天世界上最強者的寶座讓給你好不好?」對天殤這種天真的想法,莉莉絲有種恨鐵不成鋼的心情。

「那你把我說的那麼厲害,害得我以為我無敵了呢。」天殤此時也是非常的委屈,誰叫莉莉絲把她說得跟無敵似的。

「當你遇到絕對力量的時候,而且那個人的實力遠超與你,這時任何力量都是枉然,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自己的實力超越他。」

「還有我跟你說一下我們的境界實力,那就是元嬰境,大成境,浴血境,乾坤境,命脈境,皇者境,至尊境,聖境,到達聖境的時候,你的實力將會處於一個飽滿階段,這就要把自身的元氣壓縮,從新升華,那就是成神,神還會分為幾個境界,元神境,神皇境,天神境,最後一個只是個傳說的境界,至於叫什麼沒人知道,因為縱觀歷史,達到最後那個境界的屈指可數。」

天殤聽得非常的入神,想不到武學境界有這麼多。

「那我現在就是元嬰境了。」聽莉莉絲說了這麼多的武學境界,加上天殤發動元氣去感受,自己的實力正是元嬰境,人生第一個武學境界,武者一切的開始。

她突然看向莉莉絲,想要知道莉莉絲是在哪個境界。

「別感應我,我現在是靈魂狀態,你感應不到的,還有接下來你想去哪裡,這個虹龍帝國你肯定不能待了,否則那位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哼。」天殤看向龍焱城的方向,冷哼一聲,道:「去皇族帝國,皇族帝國和虹龍帝國是死敵,不死不休,兩國已經打了上千年,總該有個了解的時候,我要利用皇族帝國的力量滅掉虹龍帝國,我不是自帶腐蝕力量嗎?那我就把這腐朽壕無人性的帝國腐蝕掉,讓其煥然一新。」

看著眼前天殤,莉莉絲臉上露出微笑,暗道:看來收的這徒弟沒錯,或許她不僅能夠幫我要回肉身,而且還能殺了天山那幫老傢伙。

「接下來,我在教你另外一招招式,那就是劍氣,去皇族帝國路途險惡,不多學幾招,怎麼行。」

「是,師父。」

放進劍鞘的唐刀—飲血突然動了,咻的一下飛到莉莉絲身邊,莉莉絲拿著飲血,給其注入元氣,一揮劍,白色的劍氣揮舞而出,猶如一條直線看到前方的樹木,樹木被劍氣刺出許多窟窿,樹木瞬間倒塌,然後她再一揮劍,好幾十道劍氣揮出,居然把空氣給砍斷了。

「好威風啊。」天殤非常的羨慕,恨不得立馬學會,像莉莉絲這麼威武。

「首先把元氣注入劍里,然後揮出形成劍氣。」

天殤按照莉莉絲的方法去做,她他首先把元氣注入劍內,等到注入一定程度時,她一揮劍,一條白色的氣體揮出,但飛到一半就不見了。

「·····」看到這,天殤包括莉莉絲一陣無語,特別是天殤,非常的尷尬。

她不好意思向莉莉絲點頭,莉莉絲笑了,安慰道:「沒關係的,第一次就是這樣的,慢慢來,很多東西不能一觸而就。」

第一次失敗,並不代表什麼,天殤繼續練習,她把元氣,注入劍里,然後一揮劍,還是一樣劍氣飛到一半就消失了,連續兩三次也是如此。

想不到休練劍氣會是這麼難的,天殤由衷感嘆道。

天殤心中吶喊著:我就不相信劍氣就這麼難練習,如果這麼簡單的修鍊都不會,還談什麼復仇?

天殤釋放元氣,這次釋放得比以往還要強大,劍身越來越紅,天殤大喝一聲,一條月牙形狀的劍氣揮出,劍氣沿著前方直線斬到了一顆樹木上,劍氣消失了,樹木留下一道被劍氣擊中的痕迹,但元氣此時還未褪去,樹木被腐蝕掉一些,元氣才散去。

「好,繼續,不要停。」看著劍氣揮出,而且還在樹木上留下這麼的痕迹,莉莉絲繼續叫她修鍊,目的不僅為了鞏固這招,而且還要更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