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一下子希望清音可以來,一下子又覺得自己不該出現在清音的視線里,

他總覺得自己出現在她的視線里,會讓他不高興的,所以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葉清音也明白了他這個樣子是什麼意思,「爸,沒事,不麻煩,您不用這麼說,我沒事的。」

她心裏面也知道了,他這是什麼意思,其實她自己也知道該怎麼說。 「清音,是爸對不起你,」葉於偉此時此刻的心情非常的複雜,他自己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住院,能夠見到的第一個人居然是葉清音。

他出事到現在,自己法律上的妻子居然來看他也沒有來看一眼。

所以他現在也在想著自己要怎麼辦,只是安靜的看著葉清音,眼裡蓄滿了淚水。

他只是沒有想到,會看到葉清音出現在自己眼前。

無論如何,他都要感謝自己的女兒,只是,這個時候,他自己也明白了應該要怎麼做。

「清音,謝謝,謝謝你能來看我,」葉於偉無論如何,都要好好的感謝自己的女兒。

葉清音被這麼一說,自己也不好意思,現在的他也能夠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她明白他此刻的心情,因為自己待在這裡這麼久卻沒有常月蘭出現。

所以,至少現在他心裏面也多少是有點失望的吧。

現在的她也明白了自己要怎麼說,只是眼前這一切,自己也在想著要怎麼做。

「爸,您先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先不用想太多。」葉清音這個時候也只能這麼安慰他,其實她自己也不願意這般,可是她自己也沒有辦法了。

只是在她自己想來,也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只是目前的模樣,自己也好想要知道要怎麼辦。

「嗯嗯,爸沒事,就是,就是你現在挺著那麼大的肚子,看起來實在是太辛苦了。」葉於偉怎麼說,還是有點害怕面對葉清音。

總覺得自己很虧愧疚,沒有辦法這麼面對葉清音。

葉清音摸著自己的肚子,「爸,我沒事,您剛醒過來,我去給你叫醫生過來給你看看吧。」

這個時候,他在想著自己要怎麼辦,因為現在的她也在懂應該要怎麼做。

「好,好,清音啊,麻煩你了,」現在也知道了該怎麼做,因為現在的他也應該要怎麼說。

現在的他應該也懂得了要怎麼辦,因為現在的他也懂得了要怎麼做。

葉清音讓醫生過來了看看,現在也知道了要怎麼說。

醫生給葉於偉重新做了檢查,發現他並沒有什麼大礙。

「患者目前一切正常,畢竟剛做過手術,還是需要輸入營養液。」

鳳女嫁到 葉清音知道,現在也葉於偉沒有辦法吃東西,可是她現在也擔心,該讓誰來照顧他。

「謝謝,謝謝醫生。」醫生走後,病房裡的氣氛不對。

葉清音在想,是不是需要自己給葉於偉請一個護工。

這個時候葉於偉正看著葉清音,其實他還是希望,清音可以和自己說會話。

「清音,你還好嗎,孩子,你現在快要當媽媽了還是回去吧,不用管我了,」在這裡,葉於偉還是覺得是自己拖累葉清音。

「沒關係的,爸,我先在這裡待一會,晚一點,我幫您請一位護工吧,」她自己也沒有辦法,因為現在,他也知道了應該要怎麼做,

只是在大家看來,很多的事情不是自己可以決定的。

「好,好,清音,那就麻煩你了。」這次葉於偉不再推脫因為他自己也知道,他們這副模樣,也不容易。 此時,葉清音總覺得自己無法能夠理解他,只是葉於偉能夠答應,自己也很高興。

所以,她自己還是很開心的,「好,爸,您先睡吧,現在您剛醒過來,需要好好休息。」

葉清音也沒有辦法,其實她自己也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很難能夠重新再來。

「沒事,清音,我不困,爸還想再看看你,」葉於偉也是在生死關頭的時候,才想起了自己對這個養女確實是不夠好。

當時,他意識模糊的時候,他自己完全沒有想到,自己腦海中想到的人不是自己偏袒的葉青青。

基金會大游戲 而是被自己忽略的葉清音,所以她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可是眼下這件事,其實他自己也在想,應該要怎麼做。

葉清音總覺得葉於偉和之前不太一樣,難道是因為生病了的關係嗎,可是她自己想想,也覺得這個模樣不太可能。

「爸,您這是怎麼了,累了就好好休息吧,我繼續在這裡陪您一會。」葉清音現在的肚子,實在是不敢一直站著。

所以她自己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做,所以,在她看來,這所有的一切,她自己也很難得。

在葉清音的眼裡,其實她無論如何,也早就原諒了葉於偉,可是這個時候,她就是一直希望能夠怎麼做。

「清音,豆豆呢,那孩子最近好嗎,」他發現葉清音作為一個母親,特別的稱職。

所以,她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說。

只是在葉清音眼裡,她自己也想過很多的事情,只是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事情,

葉清音還在想著自己要怎麼做,其實她自己也知道了一些事情。

「他挺好的,今天我婆婆還有豆豆也一起來了,只是剛剛見你還沒有醒過來,所以我讓我婆婆帶著他出去散步去了。」葉清音想都沒想就這麼回答。

葉於偉心裏面欣慰,畢竟葉清音也是帶著孩子來看自己的,在他看來,像葉清音就是一個很好的母親。

「嗯,我等著豆豆回來,」這是葉清音心裏面的想法,其實她自己也明白了這些事情。

在葉清音眼裡,她也能夠知道,自己是應該要怎麼做的。

「爸,沒事,待會豆豆回來了,我讓他好好看看你,我們就先回去了。」葉清音也知道自己的身體現在也不是逞能的時候。

所以她自己也擔心,要是這麼做,會不會影響些什麼。

在葉清音眼裡,很多的事情,她早就很明白了。

葉於偉說什麼現在也不願意現在立馬就睡覺,反而是等著豆豆。

葉清音已經在想著要不要給自己的婆婆打電話,讓她先帶豆豆過來。

可是她自己又想到了,現在讓豆豆過來,可能也不太可能。

最後她自己還是什麼都沒說,在葉清音眼裡,她總覺得,現在的葉於偉還是和之前不太一樣。

「爸,護工我待會安排,現在我去接豆豆,待會過來看您。」葉清音也不知道秋如詩帶著豆豆去了哪裡。

「去吧。清音,你別著急,爸啊,好像還是可以等得起的,你就放心吧。」這是葉於偉的想法。 葉清音點點頭,「爸,您先喝點水吧,等你喝完了,我就出去找豆豆去,」葉清音現在是有點擔心豆豆。

畢竟平時自己的婆婆帶著豆豆都很好,所以這個時候,他自己也明白了該怎麼做。

在葉清音眼裡,她覺得只要是葉於偉已經堅持的事情實在是太難改變了。

所以,到了最後,葉清音還是決定了自己去找豆豆回來。

這個時候,葉清音還在想著,該怎麼做,可是她自己也擔心。

「爸,我出去一下,待會回來,」葉清音已經沉不住氣了,也不知道豆豆去了哪裡,什麼時候回來,所以她自己也有點擔心。

「好,那你慢一點,不著急,」葉於偉就怕葉清音肚子這麼大了,出門也不太方便。

葉清音也知道了他的意思,「好了,那我先回去了。」

葉清音說完了以後,就出門去找豆豆和自己的婆婆去了,

另一邊,豆豆和秋如詩出來的時候,其實豆豆的心思根本不在這些上面,他自己也找過怎麼說,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奶奶,你說,外公會好起來嗎,」豆豆還是擔心,也不知道外公醒了沒有?

秋如詩只是沒想到,這孩子和葉於偉也並不是那麼親,可是他已經想到了很多。

這是讓葉清音自己也很意外的事情。

自己去找豆豆和秋如詩的路上,只見豆豆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來。

「豆豆,」葉清音驚呼一聲,只是太突然了,她自己都不知道可以見到豆豆。

「豆豆,你剛剛就在這些地方玩嗎?」這些,葉清音都很激動。

豆豆點點頭,來到了葉清音面前,「媽咪,外公醒了嗎。」

豆豆已經不記得外公在的模樣,所以他現在也只能和媽咪過去看看。

葉清音看著孩子一副好奇的模樣,其實也知道他們這是什麼意思。

「好了,走吧,豆豆媽咪現在就帶著你去看看你外公。」

秋如詩站在一旁,其實她自己的內心是非常的驚訝,「怎麼樣,他還好嗎?」

秋如詩也不知道葉於偉的情況如何。

可是她自己可以問問,葉清音知道婆婆這也是擔心。「媽,沒事,我爸現在已經在普通的病房了,休息一個禮拜,估計就好了。」

秋如詩點點頭,「嗯,好了就行,走吧,不過來得太急了的,根本忘記了買水果籃的意思。」

這個時候,她自己也知道了,這是因為自己的上司因為他婆婆,怎樣都能過去吧。

「媽,沒事的,我父親不會在意這個,還有豆豆,也不知道這孩子這麼聽著以後,到底是什麼想法。」

葉清音也知道豆豆也就算是比較惹人疼愛的孩子了。

「媽咪,我們趕緊去看看外公吧,豆豆好激動哦。」豆豆非常的激動,他有兩個外公。

「好,我們走吧,」當葉清音來到病房的時候,葉於偉如願的見到了豆豆。

「豆豆,還記得我嗎。」這個時候,葉清音看著豆豆這些的。

其實他這麼做也是為了老爺子吃了。

「豆豆,回答不了。」這是豆豆真真實的想法。 葉於偉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感到不開心。反而是看到了這樣的葉清音,他心裏面也高興。

見到孩子,他總算是高興了一會,葉清音看著他這個模樣。

「爸,您要是想休息了就開口,我們不會打擾您休息的。」葉清音也知道現在的時間好短。

葉於偉還是捨不得豆豆現在離開了。

「沒事,清音,爸還沒有睡那麼快,你就留著他們繼續在這裡吧,」這是葉清音也在想著,是不是會帶著豆豆一起離開。

這個時候,看著葉於偉眼裡的渴望,葉清音並沒有好意思拒絕。

「抱歉,清音,耽誤你的時間了,」葉於偉也不想的,可是看到這孩子。自己也很喜歡。

所以。眼下,已經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是現在的她自己也能夠明白了該怎麼做。

「外公,你就早一點休息吧,豆豆以後有空了再來看你。」豆豆在這裡玩了一會。後面還是玩了一會,最後還是要回去了。

「好,好。好孩子記得聽你媽咪的話,還有有空可以來看外公,」葉於偉說話的聲音是越來越小聲了,他自己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知道啦,外公,我們先走啦。」 代妾 雖然豆豆是被這麼一說,可是一上車,他已經開始了其他的生活。

「好,清音,回去的時候慢一點,我這裡沒事,不用擔心我,」葉於偉紙尿褲的自欠了葉清音的。

所以以後他還是踏踏實實的工作,準備還女兒的錢。

葉清音幫病房裡出來了以後,這個時候看到了秋如詩本來是我要和我們一沒五天。

「那親家,我們先回去了,你自己好好養病。」這是秋如詩的想法。她自己也不願意。

演藝天王 其實很多的事情,現在這個時候也明白了該怎麼做。

最後,葉清音從病房裡出來然後離開。

「媽,我估計是沒有空照顧我的養父,所以,我想給他請一位護工。」葉清音這也算是和秋如詩商量。

秋如詩沒有想到葉清音這麼一說,「嗯,好啊,好啊,我知道了,這件事啊,交給媽去辦吧,肯定可以幫你辦好。」

秋如詩不希望自己的兒媳婦還要繼續操勞,還是讓他自己來吧。

這個時候,葉清音也在想著,該怎麼做,其實她自己也不願意這麼看著。

在葉清音眼裡,其實她自己可以解決這件事。

可是既然自己的婆婆這麼一說,她自己也就放棄了,「好好,媽,那就交給你了,辛苦可。」

秋如詩倒是樂意做這些事情,最主要的是,自己這麼做,葉清音倒是沒事。

所以,她來就行了,「好了,清音,沒事,我們先回去吧,至於這件事,媽可以幫你辦好了。」

葉清音沒想到自己的婆婆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得那麼好。

所以,她自己也在想該怎麼做,眼下,自己也很難說得清楚。

在葉清音眼裡,其實她自己還是很願意相信自己的婆婆可以的。

「好的,媽,我們先回去吧,這件事交給您,我一點都不擔心,」這是葉清音心裏面最真實的想法了現在。 葉清音回去了以後,自己心裏面多少還是有點不踏實。

其實她自己也不願意這麼做,可是到了現在,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

「沒事的,清音,真的沒事,你啊,就不用擔心了。」秋如詩一路上都在安慰葉清音,希望她不要擔心。

這個時候,葉清音這個時候還在想著自己要怎麼辦,可是眼前這件事,讓自己無法理解。

「嗯,我知道了,媽。」葉清音也能夠明白,只是自己現在也不懂自己在擔憂什麼。

葉清音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可是目前這個情況,也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她還在想著,要如何說,其實她自己也不願意的,只是他也懂得了應該要怎麼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