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一名擅使弓的紋者大喜:「我來!」只見他大弓一挽,紋力蘊弓而放!

「喝!」

箭矢發出呼嘯之聲,直奔遠方那抹黑影而去!

噗。

一道沉響,如同石沉大海般的聲音。他們隱約看到那抹黑影身周,多了幾個黑影圍繞,剛才的那箭正是撞中其中的一個黑影上。

「看來這次是來了大傢伙。」他們沒有驚懼,反而面上露出興奮的神色。只是隨著雙方越發走近,外門弟子面上那興奮的神色漸漸收斂,取而代之的是凝重,甚至驚懼。

這是一行人走著。

每個都是整齊劃一的光頭,在頭上有著六點戒痕。

走在最頭的少年,身周有著三道棕色的古樸大門圍繞,散發著厚重沉凝的光芒。

「是極道寺?」

李不凡皺著眉頭,看著這些禿驢便是一陣頭痛。千年之前宗教年代早已過去,仍然會相信的少之又少。被不語帶出來的極道寺,一向是南皇城的一抹奇特的風景。

而是這領頭的玄休,實力確實不凡。

「阿彌陀佛,見過幾位施主。」玄休與李不凡一行走到相距五米的距離,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玄休率先開口。

雖然不待見,但玄休身份地位擺在這裡。極道寺雖然不入三大之列,但卻在八院之中。在學院、世家等同勢力的南方而言,這背後的力量不遜於北方的大部落。更不用說玄休乃不語的親傳弟子,獲修練奇功【八荒六合神功】。真論地位,與李家世子的李不凡可以說是平起平坐。

因此在玄休主動打招呼后,李不凡也只得拱手行禮:「見過大師。」

玄休同雙手合十行禮,也不轉彎抹角:「在幾位施主向前走不過一會的路程,便是通往三層的梯門。只是梯門有所限制,若體內血意不到一定限度者,無法通過。」

「喔?」李不凡連忙詢問:「既是如此,大師肯定有所想法。」

「阿彌陀佛,既然通往上層有所限制,大概只有三個方法。」

李不凡連道:「願聞其詳。」

「第一方法,原地修練,吸納血意至一定程度,通過梯門而上。只是在這爭分奪秒的時候,算是下策。」

「第二個方法,掠奪在同層的修者里的血意,以換取時間走上一層。」聽到玄休淡然的說出如此充滿血腥味兒的法門,李不凡一行人面上頓時露出警剔之色,有的更是連忙握著手中紋兵,遙遙對著極道寺一行人。

玄休搖頭續道:「只是這不乎合我佛門不爭之道,只能視為中策。」

李不凡也不想與玄休大打出手,畢竟真論戰力他算不上高。他只想找個地方好靜靜吸收血意,提升自己的【柔骨體】。他趕快的問道:「請問大師上策為何?」

玄休輕嘆一聲:「上策自然是獵殺血煞這種由鐵血巨塔自行衍生、不屬於真正生命,以換取進入下一層的血意。」

「諸位施主剛才斬殺的那群血煞,乃小僧一行人追殺良久。正是打算獵殺其血煞,讓小僧等人進入下一層。但卻被幾位施主給吃掉了。」

李不凡一行人面色大變。

玄休徑自低聲道:「既然上策行不通,小僧為極道寺著想,只好走一走中策了。 總裁蜜寵小嬌妻 幾位施位,請自行離去吧。非必要,小僧也不想出手。上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地有載物之厚……君子有成人之美,小僧想請幾位施主當一回君子。」

此刻聽到玄休的話,他們還想不懂玄休想幹些什麼就是白痴了。其中一名世家弟子面上露出冷笑:「一群禿驢,幹些殺人越貨的活,卻硬要美其名。想要血意就用實力來拿!」

能進入雲府外門,而且經過禁忌森林一戰卻仍然留下,實力自然不會弱。一手執著長劍,長劍紋圖微亮,手中便是射出道道劍氣,竟是打算先發制人!

「阿彌陀佛。」也不見玄休有什麼動作,只是低聲呢喃著什麼。那圍繞著他的紋圖【三生門】自行轉動,把劍氣擋住:「為了極道寺,為了令我佛能夠普照天下。小僧只能開殺戒了。」

玄休微微抬頭,那雙眼眸無悲無喜。

那合十的手微微抬起,身上紋力大盛。

在其身後,紋線糾纏交錯。只是轉眼間,便是凝成一隻大手!

看到這大手,李不凡一行人面上儘是驚恐之色。紋線構成的大手足有數米長,看起來如同一隻巨人從虛空中伸出來的大手。李不凡雖然尚未突破先天宮,但他天賦出色,而且出身名門。只是感受到這氣息,便是為之面色大變:「這是……本命紋圖!你也創出本命紋圖!」 第三百六十四章──戰鬥連連

玄休沒有答話,徑自的低聲呢喃著,面上仍然無悲無喜,眼眸深處泛過一抹不忍。他一直呢喃著的,是佛門的「往生咒」。佛門相信,在念過往生咒后的生命,哪怕死去也能夠前往西方極樂世界。

他眸里縱使不忍,只是那高舉的手仍然落下得毫不猶豫。

隨著他那斬下的手,身後那如巨大般的巨手同樣毫不留情的向著李不凡一行人落下!

佛怒一斬!

轟!!!

……………

在塔外,那鐵血巨塔血色寶珠投射出來的畫面分割出好幾個影像。某些人正目瞪口呆,看著其中一個畫面:「那什麼招式,好大的手……」

就在他們驚訝的時候,鐵血巨塔便是一陣顫抖!

塔門猛地張開,幾道身影籠罩在血光內,如同從怪物口中被吐出來般落在演武場上。

噗。

幾人落地,便是急噴一口鮮血,面色如金紙般難看至極。而史奉顯然早有準備,大手一揮。鐵血戰門的弟子一個個拿著木架製成的吊床,把那些傷重的人架起抬走。

當中包括李不凡,只見他滿口鮮血,咬著牙恨道:「極道寺!很好!李家記住了!終有一天,此仇必還!」

坐在石台上的不語只是平淡漠然的盯了李不凡一眼,很快便收回目光。不語的名氣,是殺出來的。又豈會畏怕一個少年的的威脅話語?他看向演武場上影像的玄休,眼眸深處泛過一抹滿意之色。

鐵血巨塔內,玄休身後那大手消散不見。

看著前方地面殘留的血跡,及那向著極道寺一行人湧來的血意。玄休帶隊,轉身就走。不留半點痕迹,彷佛從來沒有出現過。

硬幣有兩面 …………

鐵血巨塔中,滿是血霧的空間,令人感到淡淡的壓抑。

只是一個畫面中卻是出奇的令人賞心悅目。

一襲襲白衣隨著走動,彷佛驅散那令人感到壓抑的血紅。此一行人,正是百花學院。作為只收女弟子的學院,確實是不少女弟子嚮往之地。此刻走在這裡的少女,容貌、氣質無一不是上上之選。而且因為同是女修者,她們非一般學院能比的團結。

此刻在葉綠青的帶隊下,略帶警剔的在儘是血霧的空間行走著,一邊不斷的吸收著周遭的血霧。

葉綠青面上很是警剔,作為百花學院的師姐,也是花笑笑的親傳弟子,雖然不是長得很美,但卻有著一種特獨的氣質。也許長期修鍊丹術,令她看起來總有種飄渺淡然,彷佛面對什麼事情都不會緊張。

只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她必需保住這群姐妹走下去!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百花學院。」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葉綠青頓時面色大變:「小心!」語畢,她猛地釋放紋力,紋圖如閃電般劃成一個簡單的【壁牢】擋在身前!

啪啦!

【壁牢】應聲而碎,只是那道攻擊同樣消散不見。

葉綠青面色微白,看似沒有受到影響,但其實已經受了不輕的暗傷。

一道身影默然走出。

身周的血霧彷佛感受到了什麼,自兩邊擴散分割。

彷佛來者便是一柄驚天之劍,身上的氣息足以切割一切。居高鳥瞰,血霧如同一條長長的血色緞帶,被一柄剪刀從中剪開,分散兩邊。

男子身形瘦削,兩肩略略向下傾斜,若是遠遠看去,男子的身形就像一柄長劍,劍尖指天。

「萬書學院──霍鋒,見過百花學院諸位。」

霍鋒聲音沙啞。

葉綠青面色凝重,目光越過霍鋒,卻發現霍鋒只是隻身一人,並沒有攜同夥伴而行。但這樣沒有令她感到放心,通常這樣的獨行客,要不實力太弱,沒人想帶著個負累;要不就是實力太強,完全不把所謂的夥伴放在眼內。

而眼前,明顯屬於後者。

呼……

就在霍鋒出現不到片刻,一群人同樣出現。

領頭的,是兩名少女。兩人的氣質都是如冰如雪,帶著一種拒人於千里的氣息。居中一人,手中執著一把巨大而又奇形怪狀的怪弓,看上去古怪無比。

「蕭雪,見過一眾百花學院的學員。」

霍鋒眉頭微皺:「蕭雪,別搶我的獵物。」

蕭雪面色不變,平靜的道:「大道之前,人人平等。何來搶奪一說?再者,這本來就是爭奪的比試。」霍鋒眉頭皺得越緊了,而身上那鋒銳的劍意也是越發強盛。蕭雪面色仍然不變,只是那執著怪弓的雪白玉手,卻是泛起了一道道細風。

細風彷佛化成實質,自她手掌彌補弓臂,看上去耀目至極。

正如外人所說,獲得這【土豪三十六號】后,實力憑空暴漲三成。獲得此弓后,蕭雪絲毫不懼霍鋒,甚至隱隱有躍躍欲試之感。

霍鋒看著蕭雪手中的長弓,眉頭皺得更深了:「看來那紋兵便是妳的依仗了。」

蕭雪針鋒相對:「你可以試試。」

一時間,萬書學院這一代最強的二人,隱隱已經有著戰意瀰漫。

…………

就在二人針鋒相對之際,另一處卻已經有著紋力波動升騰。

百花學院那足有二十多名學員,身上瀰漫著紋力波動。

葉綠青身上綠意盈盈,紋力充斥周身,那一襲白衣無風自動:「我說,諸位好像不把我百花學院的人放在眼內。」

「百花學院雖為一介女子,但性情剛烈。從沒有放棄的百花學院學員。」

「諸位想要掠奪我們體內的血意,便憑手下功夫來搶吧。」

身後的百花學院學員早已看得俏臉含怒,兩伙人在她們身前旁若無人,彷佛已經在討論著一群牛羊如何分配,這種態度令她們如何受得了?聽到葉綠青擲地有聲的話語,一個個嬌聲說好:「葉師姐說得好!」

「讓她們看看我們百花學院的骨氣!」

蕭雪沉默片刻,向著葉綠青拱手:「抱歉,是我等的不是。」

她執著長弓,左手輕扣弓弦,隨著她拉弓,紋力凝結成一道箭矢:「為表歉意,蕭雪將會用盡全力把你們擊倒。」

霍鋒面上仍然沒有太大變化,只是身上的劍意已經濃郁之至,彷佛快將拔鞘而出的寶劍!

「動手吧!」 第三百六十五章──不用去找

戰鬥,成為了整個鐵血巨塔內的主旋律。

在看了一會兒,觀眾等總算搞懂了這次學院交流的規則。

在第二層開始,鐵血巨塔會隨機將兩間學院放在同一空間內。在空間內,除了有彼此外,更有不少的血煞。只是當中的血煞,自然不會足夠讓所有人都提升上去。

也就是說,想要進入下一層,必需有足夠的「血意」。而因為血煞不足以應付所有人、慢慢吸收卻又落後於人的情況下,碰撞成為了唯一的方法。

絢麗炫目的紋技、紋術,在整個演武場投射下來的影像中不斷的上演。漸漸也有不少人或重傷或放棄,被鐵血巨塔「吐」出來。

整個鐵血巨塔就像一個巨大的篩子,留下來的,只會是強者。

「看,鐵血戰門有學員已經進入第三層了!」

「群星學府也是!」

「雲府外門也有……那是夢詩!」

一眾觀眾看得直呼過癮!

…………

轟轟轟!

葉綠青面色難看至極,手中紋術不斷的射出。她雖然在丹術天賦極佳,但紋術卻不比那些最出色的天才,尚未創出最適合自己的本命紋圖。現在不斷射出的,都是基礎紋圖【刀葉】。

只是萬書學院太強大了。

霍鋒劍未出鞘,負著雙手而立。但他身周卻是不斷的泛出一道道劍氣,破風而至。往往劍氣所到之處非死即傷。

而另一邊,蕭雪的箭同樣可怕至極。

刺耳至極的箭鳴響起,百花學院的學員一個個雞飛狗跳的閃避。那如同小龍捲風般的箭矢轟在地面,都是炸出一個個大洞!而在蕭雪身旁的少女夏語冰,那才剛創出的紋圖【凜寒刀】也是漸漸的得心應手。

她很聰明,並沒有強攻,而是限制著百花學院的學員閃躲的空間。往往一刀呼嘯斬過,哪怕沒有擊中任何人,卻令地面生起層層冰霜。此【凜寒刀】紋,同時兼具傷敵、緩速、定身的效果,而蕭雪的箭矢都是在被夏語冰限制后適時而至,便是一道血光泛起離開鐵血戰塔,令百花學院的學員煩不勝煩。

在蕭雪主攻、夏語冰輔助下,加上身後一眾萬書學院的學員的攻勢,百花學院的人節節減退,減員速度極快。幾乎片刻,那些少女們一個個咬著牙:「師姐,這樣不行!」

「我們不便宜那些可惡的人,師姐,拿著我們的血意去下一層吧。」

彷佛早就商議好,一個個百花學院的少女面上露出堅毅之色,相視點頭,一起喊道:「放棄!」

嗖嗖嗖嗖………

十多名百花學院的學員同時消失,令萬書學院的人也是一陣愕然,攻勢下意識的止住。而葉綠青在感動的同時,也知道自己不能發愣。否則便是白費一眾師妹的一番心機。

她玉手一揮,十多道血意沒入體內。她的身形如閃電般暴退!

「想走?」霍鋒面色鐵青,雙足同時發力,向著葉綠青的方向急追而去!

那麼穆亦漾 蕭雪與夏語冰相視一眼:「別追了,前方不遠便是梯門。我們找找別處有沒有血煞吧。」身後的萬書學院的人,明顯以二人為首。一個個都尾隨著二女離開。

果然,在不遠處的兩道身影一追一逃。只是在葉綠青拚了命的速度下,霍鋒一時三刻卻也是追趕不上!

看到前方有著一抹血影籠罩著的圓形梯門,她面上露出一抹喜色,如乳燕投林般一頭扎進去。

轟!

緊隨其後的霍鋒,身周瀰漫著半透明的無形劍氣,狠狠的撞在梯門。只是在那淡淡的血影包裹下,霍鋒整個人卻是被反彈開來震退數十步。隔著塔門,葉綠青看向霍鋒,面上露出冷漠之色:「霍家的天驕,綠青記住了。」

嗖。

語畢,她轉身就走,消失在梯間不見。

霍鋒面上神色難看至極,轉身就走。其方向……赫然正是蕭雪等一行人的方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