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一座由數不清的紙幣整齊碼放而形成的山。

那座山將將有半人多高,近五平米見方。

由於呈托金山的紅木大桌就有近一米高,所以整座錢山堪堪比慧聰道長高出了兩個頭。

就是這兩個頭的差距,就叫慧聰道長生生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與無力。

走南闖北,江湖奔波這麼久,像是這樣數額大到遠遠超出他所有見識見聞,甚至甚至是所有想象力的金錢,絕對是生平僅見。

看到這樣驚人的一幕,武清也是深受震撼。

不過比起慧聰道長,她還是要鎮定一些的。

因為前世通過各種現今的高科技,黑科技,她見識過太多驚人的場景。

什麼鋪滿整張床,塞滿整個冰箱,摞齊一整面牆的上億元現金名場面,都是小case了。

現在親眼見到實物場景,雖然很震驚,卻還在承受範圍內。

武清緩步走向前,伸手抽出一沓錢幣,嘩嘩的翻動著。

從面額與圖案就能看出確是元容上任大總統後印制的流通貨幣。

忽然她眼睛一亮,發現了一件驚人的事情。 就在這時,一陣刺耳的警笛警哨聲忽然劃破周遭空氣,直衝雲霄,尖銳的刺痛街上每一個人的耳膜。

武清與慧聰道長也被嚇了一跳。

兩人急急朝著街道前後望去,只見兩邊街道都在忽然之間衝出N多面色緊張的制服人。

街上的行人也全都被這突來的架勢嚇了一跳,一時間都獃獃站在原地,半步也不敢動彈。

武清與慧聰道長對視一眼。

他們知道,眼前這副情景,代表全城都開始警戒。

到處都是警察,到處都是荷槍實彈的隊伍,似乎正在嚴密的搜尋什麼人。

時間節點這麼巧合,應該就是銀行被竊的消息已經激起了金城警備的最高級別防衛。

武清趕緊朝著邵智恩的方向望去,無論局勢如何,武清都不想自己嘔心瀝血劫來的巨款,會被梁心重新截回去。

武清忽然看到邵智恩嘴角露出的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她心頭立時一凜。

再回頭朝著街道上出現的那些制服男望去,只見其中幾個手上還拿了海報,正在街道牆面上認真黏貼。

「小師叔,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慧聰道長也被街上突出現的那些凶神惡煞的制服人嚇了一大跳。

他拉著武清隱藏在路兩旁的人群之中,低聲問道。

武清的表情卻是從容很多。

她環視著街道兩旁全服警戒,匆匆跑動的制服人,抬手攏了攏鬢角的頭髮,又整了整背後的包袱,用只有慧聰能聽到的音量,微笑著回答:「邵智恩是把咱們賣給了梁心。之前才剛亮相的戴夫人姬舞晴,這會怕是已是全城通緝的要犯了。」

慧聰道長狠狠一擰眉,攥著包袱帶的手指寸寸收緊,「放出這樣的消息出去,邵智恩真是陰險到家了。他著就是要借梁心刀殺咱們,他好騰出手來去搬梁心的錢。」

武清冷笑了一聲。

這條白青龍果然是一條狡猾的蟲子。

一邊霸佔著梁心的私產,一邊還膽肥的叫他給自己掃清所有障礙,真是夠狠夠陰毒。

不知道日後梁心要是知道了今天的真相,不會不會直接給氣瘋。

武清一面想著,視線卻一直跟在邵智恩的車隊身上。

出乎武清意料的是,行至前方十字路口,運磚石的人工車隊與後面的汽車車隊忽然分成兩邊,推車朝左,汽車朝右,各自而去。

「怎麼回事?」慧聰道長著急的瞪大了眼睛。

按照他與武清的推算,白青龍與白玄武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應該是安全的護送巨款出城才對,現在就分兵兩路,顯然太冒險了。

因為只剩下推小推車的那些人,根本抵擋不了任何的意外情況。

「小師叔,不然我現在就一嗓子,喊出邵智恩的車隊中藏的都是錢,叫梁心的人這會兒把他逮個正著怎麼樣?」

慧聰道長咬牙恨恨說道。

他們費盡千辛萬苦才得來的寶藏,就這麼別人截胡了,就是嘔盡所有老血,都不能甘心!

他們得不到的,邵智恩那個老東西也休想得到!

武清聽到這句話,眉梢微動。

她側眸望了望慧聰道長,慧聰道長的兩隻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盯在邵智恩的後腦勺上,就差直接從眼睛里噴出三昧真火來屠了邵智恩一伙人。

武清趕緊攥住慧聰胳膊,俯身略略貼近他的耳朵不動聲色的說道:「千萬別衝動,那錢是咱們的,欠了我的,我一定會拿回來。」

慧聰道長目光不覺一霎。

武清又緊盯了一句,「咱們兵分兩路,我不會輕功,追不上汽車,道長去追白玄武,我跟著白青龍。

無論遇到什麼困難,今夜十二點的時候都要想辦法在安全屋留下口信。」

說完武清放開慧聰道長,頭也不回的向左邊道路急急追去。

慧聰道長一怔,隨即快速反應過來。

的確,只要有武清在,他們就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甚至就連聞香堂這次被兩大最有實力的門主聯手爬箱的滅頂之災,都有可能逆風翻盤。

事到如今,慧聰道長根本不敢再多想那個叫他無比驚懼的最壞結果。

他必須停住這最後一口氣,跟在武清身後,挽狂瀾於既倒,匡扶大廈於將傾。

想到這裡,他雙手緊緊攥拳,將全身氣力都運到雙腿,鉚足了精神,去追擊白玄武右行的汽車。

另一邊的武清,則一直保持著安全距離的跟在邵智恩身後。

她不敢離的太近,因為邵智恩各方面的功力怕是不在慧聰道長之下。

她必須小心再小心,謹慎再謹慎。

所以,無形中,武清與前面的車隊就拉開的一個相當遠的距離。 憐雪一副完全不信的樣子,直接無視了他的話,「好標緻的美人,你小子,還不給我介紹一下?」

「這位是我的朋友,阿冷姑娘。」說完之後,他向阿冷介紹道:「這位是憐雪前輩,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風不凡互相介紹完后,阿冷彬彬有禮的說道:「見過憐雪前輩。」

「不用如此客氣,阿冷姑娘不僅人長得漂亮,還這麼有禮數,你小子,可真是有福了。」憐雪毫不遮掩的說道,弄得阿冷臉頰紅暈,害羞的低下了頭。

看著阿冷這個樣子,風不凡知道再解釋也沒有用了,於是轉移話題的問道:「憐雪前輩,你這麼晚前來,不會就是為了來調侃我的吧?」

「你以為我和你一樣清閑么?進屋說吧。」憐雪說完,便邁起腳步走向了屋內。

阿冷非常的機靈,知道他們有要事相談,於是對他說道:「公子,阿冷先回房休息去了,若有事要吩咐,公子可以隨時傳我。」

風不凡關心的說道:「都這麼晚了,還會有什麼事,你也累了一天了,就好好的安心休息吧。」

一進入屋內,風不凡便問道:「憐雪前輩,到底是什麼事情,勞煩您這麼晚來我這裡?」

「到底是什麼事?難道你會不知?」憐雪雙眼盯著風不凡,反問道。

「嗯……晚輩確實不知,還請前輩直言。」風不凡思索了一會,可還是沒有想到。

「來你這裡之前,我剛從悠然師兄那裡回來,他告訴了我一個重大的喜訊,說他已經煉製出補元丹了,而且以後還能大量的煉製。他還對我說,讓我碰到你,要好好的感謝你,感謝你對天雪宗做出的重大貢獻。聽他說,你可是把長生派的鎮派之寶,赤幽離火雙股劍,主動的獻給了他。今天中午才發生的事情,沒想到你都記不起來了。」說著說著憐雪變得有些生氣了。

風不凡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我還以為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呢?原來是這件事啊。」

憐雪可不相信他的話,於是繼續問道:「這還不是重要的事情?那可是鎮派之寶,赤幽離火雙股劍啊,對於元力師來說,那可是至寶,為何你會如此大方的獻給我的師兄?別給我說你不知道它的價值。」

「我當然知道它的價值,所以才會主動的交給他,當然這肯定不是白給的,那可是用條件來換的。最終,我得到了我想要的,而前輩的師兄得到了他想要的,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情么?身為天雪宗的重要一員,我不知前輩,你為何一副很是不滿的樣子?」說道最後,風不凡反問道她,把矛頭方向指向了他。

「我沒有什麼不滿,只是聽到這件事情感到很好奇。以我對你的了解,雖然談不上很深,可是我知道,你肯定不會做出這麼有利於天雪宗的事情。即便像你說的那樣,師兄是用條件和你交換的,可我還是不信,畢竟你落到現在這個地步,罪魁禍首是天雪宗。你不記恨雪悠然,不怨恨天雪宗,也就罷了,還反過頭來幫助他,你覺得我不該懷疑么?」

「還有,之前你曾說過,是為了報答我對你的救命之恩,才會向悠然師兄交出,孤魂留下的關於補元丹煉製的方法。現在想來,是不是太過於巧合了呢?先是為了報恩,交出補元丹的煉製方法,現在又以自由出入天雪宗作為條件,而交出赤幽離火雙股劍。你前後的這兩個舉動,看似巧合,好像都是你的無奈之舉,可為什麼,我總是覺得,這一切好像都是你計劃好的?」憐雪心思縝密的說著。

「哈哈,憐雪前輩,你可真是會想象啊,而且你也太抬舉我了,如果我真像你說的那樣深謀遠慮,城府極深,你覺得我還會落到現在這副模樣么?如果真像你想的那樣,你覺得我還會像個傻子一樣,孤身一人自投羅網的來到這天雪宗么?一個深謀遠慮城府極深的人,會不在乎魂鍊師的尊貴身份,主動的跑進豺狼虎豹的陷阱之中,只為了心中的道義?你覺得這現實么?」說著說著,風不凡變的激動了起來,聲音也隨之高亢了起來。

說到最後,風不凡呵呵自嘲道:「憐雪前輩,你曾對我有過救命之恩,雖說你是天雪宗宗主雪悠然的師妹,可是自從那一次之後,我便打心底里尊敬你,敬愛你。本以為以後在這裡,總算可以有個可以依靠的人,可是沒想到今日你居然對我說出這樣的話,居然懷疑我,這讓我十分的傷心。」

最後他一臉落寞的說道:「不過沒關係,畢竟你是天雪宗的人,站在你的立場,有所懷疑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你也是為了自己的門派著想,這無可厚非。但是,我還是想說,事情並非是你想的那樣,至於你信不信,對我來說,現在已經無所謂了。」

看著他這落寞悲傷的神情,憐雪竟感到了一絲心痛,難道這一切都是巧合?難道真的是自己錯怪他了?其實她之所以來這裡,只是想問個明白,想確認一下自己心中所想。之後的結果,無論真假,她都從未想過,想要為難風不凡他,畢竟相處了這麼久,她還是十分喜歡他這個晚輩的。只是沒想到自己的一番話,竟然使他如此黯然神傷,「其實我,只是想確認一下,心中的想法,並沒有想要為難你的……」

還沒等她說完,風不凡語氣低沉的說道:「其實,您大可不必來我這裡,心中的這些疑問,這些想法,大可告訴您的師兄雪悠然,這樣應該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我若真想那樣,當初就不會救你!」憐雪都不知道自己為何這般激動。

風不凡不想與她再有過多的糾纏,於是說道:「晚輩有些累了,還望前輩見諒。」

見他下了逐客令,憐雪起身離開了木椅,從袖袍之中掏出了一個紙卷,放到了桌子上,「這是盈春丹的配方,之前忘記給你了,你好好休息吧,今日,你就當我沒來過這裡。」說完,便走出了房門,離開了這裡。

風不凡走到房門口,望著她消失的身影,此時,不由的升起了一股愧疚之意,心中默默的說道:「憐雪前輩,對不起了,既然你已經有所察覺,那麼我只能如此應變,才能打消你心中的疑慮,只有這樣,才能讓我的計劃得以實施。你對我的救命之恩,我風不凡永生銘記,可你畢竟是天雪宗的人,我還是不敢完全的信任你,向你敞開心扉。」

「請原諒我的虛偽與做作,要怪你就怪這個世界吧,是它把我逼成了這副陰險的小人模樣。」佇立在門口的風不凡,許久之後才回到了房間,關上了房門。

雖然今日期滿過了憐雪,可是在他的心中,並沒有一絲高興,因為他覺得自己變了,變得不是原來的那個他了。

此時,躺在床上的風不凡,久久未能入睡,心中總是想著憐雪,總是覺得自己十分虧欠於她。回想起剛才自己為了欺瞞她,演戲的樣子,風不凡覺的自己十分的卑鄙,令人十分的噁心。心中不斷的再問自己,是從什麼時候,自己變成了這副模樣。

為了達到目的,真的可以這樣欺瞞她人,不擇手段么?如果可以,那麼自己和那些真正的陰險小人,又有什麼分別呢?

風不凡真的不知道,如果一直這樣下去,到最後自己倒地會變成什麼模樣?他擔心,他害怕,怕自己最終會變成一個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的真正的小人。

就這樣,在彷徨中,在迷茫中,最終風不凡渾渾噩噩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晨,當一縷陽光從窗戶照射進屋內,照射到躺在床上的風不凡的臉上,他忽然醒了。沐浴著這天地間最光明的晨光,他睜開了雙眼,此時他的眼中不再迷茫,不再彷徨。

昨晚躺在床上休息之後,他做了一個夢,夢見了魂牽夢繞的羽斐。在夢中羽斐面帶微笑的站在前方,他想要去到她的身邊,可是卻發現兩人之間居然站立著無數的敵人,他拼勁全力想要殺出重圍,可是最終卻力不從心的被人擊倒在了地上,各種刀劍拳腳湧向了自己。奄奄一息的他,拖著血肉模糊的身體,在萬人的腳下,一點一滴的慢慢的爬向了羽斐,正當他歷經千難萬險艱難的爬到她的身邊,伸手想要觸摸她的時候,卻發現羽斐的身體正在由下到上,隨風消散,最後完全的消失在他的眼前。

此時,醒來的風不凡,目光堅定無比,心中再無迷茫彷徨,為了羽斐,為了不再讓夢中的景象重現,無論將來自己變成什麼模樣,就算是成為天下第一的卑鄙陰險小人,受到所有世人唾棄,他都無怨無悔。

只要能再見羽斐一面,無論怎樣,風不凡都心甘情願。 行到前方一處拐角時,邵智恩方面的車隊忽然放慢了速度。

暗暗尾隨的武清也不得不放慢速度。

很快前方的邵智恩挾持著柳如意,指揮者車隊走進了前面的拐角。

武清狠狠皺了一下眉,這樣她就看不到拐角里的情形了。

不知道為什麼,一旦叫邵智恩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武清就會非常不安。

彷彿那樣她就失去了對全局的掌控性。

這樣想著,武清抬頭看了看周圍牆頭的高度,好在牆頭並不高,而且沒有貼什麼玻璃碎渣。

想到這裡,武清瞬間拿出了自己在前世訓練有素的攀爬功力。

沒過多久的功夫,武清就翻進兩戶人家的住所。

幸運的是,第二家並沒有人,武清略作檢查之後,便放心大膽的趴在人家大門上,透著門縫看著外面的情景。

只是不看不要緊,一看就真要命。邵智恩忽然停了車隊前進的步伐,眼睛瞪著前方驚訝一片。

武清也被弄了一驚,立時向前望去

出乎武清意料的是,她先是看到了一匹馬。

一匹身形優美,毛色華亮柔順得不行的駿馬。

武清不覺咽了下口水,隨著駿馬的步步逼近,他終於看清了端坐在馬背上的人。

那人正是帶著一眾護衛的梁心。

不同與之前衣冠不整的邪魅,這一次梁心的制服穿得十分工整。

尤其還帶著一副墨鏡,手拿著馬鞭,腰間別著手槍,那模樣實在像極了西方現代幾乎已經成為風景線的皇家騎兵。

囧神養成記 武清立刻側身,更好的隱藏起來。

這會碰到梁心,絕對不是什麼好徵兆。

逼婚36計:冷爺的心尖愛妻 想到這裡,武清將目光再度鎖定到梁心與邵智恩的身上。

生怕他們再想出什麼陰謀來聯和對付郁白和自己。

可就在這個緊要關頭,武清忽然覺得頸前忽然升起一片灼熱。

武清被嚇了一跳,伸手向頸上摸去,沒想到自己的手竟然被結結實實的燙了一下。

武清趕緊低頭檢查,卻發現問題出現在她掛在脖子上的那枚紅寶石戒指上。

像是想到了什麼,武清猛地抬頭,就在梁心身後鞍轡的口袋裡看到了露出的筆記本一角。

像是預感到什麼不好的事情,武清狠狠罵了聲卧槽,不會在這個關鍵得要人命的時候再度穿越吧!

這個想法才剛剛出現,眼前忽然白霧一晃,武清就覺得自己像是坐到了身能夠直通外太空。

瞬間天地倒懸,萬物飛奔退散。

等到武清身上的失重敢於好了些時,她才驚訝的發現,剛才還熙熙攘攘的街道這會兒竟然沒有半個人。

而自己藏身的這處荒廢了的庭院比剛才也有很多變化。

不僅那些荒涼的雜草在一瞬間沒了,甚至還從粉刷得油亮的大廳里跑出兩個小孩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