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一株兩人環抱的粗大古樹,瞬間被打碎,草木碎屑紛飛。

「鏘」

但就在下一刻,一道劍鳴,卻是陡然從另一個方向飛速斬來。

「剛才聲音還在那裡,下一刻長劍卻是從背後斬來,好快的身法!」黑甲男子冷笑一聲,他手中出現了一桿赤金大戟,猛地朝著長劍斬來的方向刺出。

當!

大戟與長劍碰撞,發出一陣刺耳的金屬交戈聲。

嘭!

一股巨力在碰撞處爆發,黑甲男子紋絲不動,但林寒卻是神色微微一變,猛地朝後退去,身影再次消失在周圍的黑暗中。

夾心的愛情 「好強橫的力量,不愧為一位老牌半步宗師!」林寒隱藏黑暗中,手中銹劍微微都是握不住。

剛才那赤金大戟中傳來的力道,絕對有著千斤巨力,幾乎堪比一位初步踏入武道七重天的宗師力量了。

這城主府的黑甲男子,幾乎就快踏入了宗師之境。

一念至此,林寒目光閃過一絲沉吟。

他將兩人引入這黑暗密林中,就是為了發揮自己魂師天眼的最大優勢,以尋找機會反殺兩人。

但沒想到,那黑甲男子修為竟然強大到了這種程度。

要不是那黑甲男子的一戟阻擋,剛才那一劍,林寒相信就算殺不掉白眉老人,也能帶走他一條手臂。

快速思考對策的同時,林寒手握極品靈石,太古龍帝訣瘋狂運轉,最大限度吸收其中的力量,用來快速恢復體內的真元。

本來這極品靈石是林寒打算用來突破的,但現在為了殺兩人,林寒也只好暴殄天物,用來快速恢復力量。

而這個時候,外面的一處空地上,白眉老人一陣后怕,他對著身旁的黑甲男子抱了抱拳,道:「多謝。」

「無妨,只能怪那小子太過刁鑽,我們要時時刻刻觀察周圍,不然,可能真的被那小子給全部陰死了。」黑甲男子握著手中的赤金大戟,神色一直處於戒備中。

啪嗒!

不遠處,一處樹枝輕響了一聲。

「在那裡!」

兩人紛紛神色一變,瞬間身影爆閃到那片密林。

但下一刻,他們只看得到地上有一堆靈石被吸干后的粉末。

一瞬間。

重生閣主有病 黑甲男子第一個反應過來。

「不好!那小子將一塊極品靈石中的力量全部吸取完,他能再一次動用那宗大殺……」

咻!

但,還沒等這黑甲男子說完,一根散發無盡寒意的冰晶箭矢,轟然從不遠處的一片黑暗中射出,直取兩人頭顱。

「這種黑夜,他是怎麼精準射出箭矢的?」黑甲男子神色大變,立馬朝著身旁躲去。

但那根冰晶箭矢太快了,而且在空中飛射的軌跡,正好射向兩人就要躲的地方。

預判!

腦海中閃過這兩個詞,兩人亡魂皆顫,心中忍不住冷氣升騰。

他們的對手,真的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嗎?

這種狠辣的心智!

這種老練的算計!

這種精準的預判!

一瞬間,兩人只覺得死亡陰影籠罩全身。

「老夫不能死!」

突然,白眉老人目光一狠,他突然一掌拍出,竟然將來不及防備的黑甲男子給推向那冰晶箭矢射來的方向。

「你!」黑甲男子神色驚怒。

但下一刻。

「噗」

一根冰冷刺骨的箭矢,直接刺入了他的頭顱,血液還沒來得及拋灑之前,他的整個身軀,瞬間被冰封成一座人形冰雕,生機直接被磨滅。

而原地,白眉老人深吸一口氣,躲過一劫。

「將救命恩人推向死亡之箭,白眉長老,你就是這樣報恩的?」

一道冷喝陡然響起。

是林寒!

他從黑暗中瞬間一步踏出,眸光冷冽如刀,盯住了不遠處心有餘悸的白眉老人,冷笑連連。 此刻,夜幕之下,密林中。

一老一少,兩道身影相對而立,身上都是殺意凜然。

「白眉長老,現在,輪到你了。」林寒出聲,語氣透發冷漠。

「哼,就算你有極品靈石補充力量,但這短短的時間內,你連續動用兩次那神秘冰弓,你體內的真元,恐怕根本不足以讓你使用第三次了。」白眉長老陰冷一笑,緩緩說道。

「我殺你,需要用冰弓嗎?」林寒反問一聲。

「你……小崽子,好膽!」

白眉老人神色一僵,隨即陰鷙的蒼老臉龐上,閃過一絲殘忍,猛地道:「別裝神弄鬼了,林寒小崽子,今夜你必血染大地!」

「老匹夫,你未免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林寒冷冷一笑,眼眸開合間,似乎有金光閃過。

「小崽子,死吧!」

白眉老人目光殘酷,他大踏步而來,瞬間對著林寒一掌拍下。

天殘大崩手!

又是這套半極品武學,白眉老人已經領悟到大成境界。

此刻,他一掌拍出,空氣中頓時凝聚出一尊氣勁大手,沉重若千斤巨石,轟然壓下。

當日在內府武道茶會上,面對這氣勁大手,林寒幾乎喘不過氣來。

但如今,林寒卻是絲毫不懼。

縱然剛才連續射出兩支冰晶箭矢,消耗巨量真元,但一塊極品靈石的力量被吞噬,殺白眉長老足夠了。

「青龍探爪手!」

轟!

一股蒼茫龍威從林寒身軀中擴散而出。

一瞬間,林寒伸出去的那根手臂,劇烈膨脹,衣衫破碎,蒼勁的肌肉隆起,呈現暗青色,手掌也變成了剛勁的龍爪,極具力感!

「轟」

氣勁大手和暗青龍爪劇烈碰撞,硬撼一記,一股巨大的力道瞬間爆發。

踏!踏!踏!

兩人身軀都是忍不住朝著後方倒退幾步。

「你不過武道六重天初級,就算擁有此等半極品武學,也不可能和老夫的天殘大崩手抗衡!你到底使用了什麼邪術!」

白眉老人感受到了那剛勁龍爪上傳來的巨大力量,他頓時神色一震道。

「邪術?」

林寒眸光劃過一絲譏諷,道:「愚昧!」

「你敢說老夫愚昧?小崽子,給我死!」

白眉老人驚怒交加,身軀雖然蒼老,但體內氣血充盈,氣力綿綿不絕。

嘭!

嘭!

嘭!

……

密林中,兩人身影交錯,真元爆發,劇烈膨脹。

強大的氣息,讓周圍無數古樹都是搖晃崩塌。

「轟」

又是一次碰撞,兩道身影瞬間分開。

此時,白眉老人神色驚駭得無以復加。

林寒,竟然能夠和他硬拼而不落下風?

總裁讓我修理一下 要知道,自己可是一尊老牌的半步宗師。

而林寒才修行多長時間?

竟然有著和自己匹敵的實力了?

一瞬間,白眉老人臉色變得陰晴不定。

「林寒,我們之間沒有必要你死我活,不如言和,我可以答應不將今晚的事情說出去,甚至是,我可以重新回到林氏宗府,暗中幫助你與那林古天抗衡。」白眉老人突然出聲了。

而讓他神色詫異的是,對面,林寒竟然點點頭,道:「好。」

「你答應了?」白眉老人目光露出警惕。

「我答應了,但是,你要先交給我一樣東西。」林寒緩緩出聲。

「什麼東西?」白眉老人神色一喜。

這小子,這麼好糊弄?

「你的項上人頭!」

陡然,林寒出聲,目光帶著一份譏諷,盯著白眉老人。

「你……你在耍老夫!」白眉老人神色大怒。

「哼,一個能夠將救命恩人推向死亡深淵的老狗,我可不敢信任!」林寒頓時說道。

「你叫我什麼?老……老狗?小崽子,老夫就算拼著消耗生命本源,也要將你抽筋扒皮,碎屍萬段!」

轟!

一股恐怖的氣勢從白眉老人那蒼老的身軀中釋放而出,一種沉重的威壓,頓時籠罩著這片地域。

白眉老人,竟然在燃燒體內的真元!

他要殊死一搏!

「一劍殺你!」

驀地,林寒出聲。

龍帝戰體爆發。

三倍戰力增幅!

「轟」

同樣,一股強橫的氣力,在林寒的四肢百骸中洶湧,他此刻雙目中陡然閃過一道詭異的神光。

殺伐之眸發動!

「嗡」

對面,白眉老人視野中,一瞬間出現了屍山屍海,血流萬里浪,血腥滔天的場景。

「又是這種詭異的幻覺!」

白眉老人猛地一咬舌尖,他瞬間從幻境中掙脫。

「殺生劍訣!」

「第三劍,橫天式!」

一道冰冷喝聲陡然響起。

就在白眉老人從幻境中掙脫的這短短一瞬間,一抹森然劍光,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

這一瞬間,白眉老人神色恐懼,身軀已經來不及動彈。

「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