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丁浩有點兒驚訝。

而也在這個時候,那高貴的女子正好朝著丁浩的位置看了過來。

她的雙眸之中,彷彿有日月星辰幻滅衍生,大道之行,若出其里,星河燦爛,若出其中,赤色的光焰氤氳從其中瀰漫出來,看似如大道一般冷酷無情,卻又似乎蘊含著一絲淡淡的笑意。

被她這眸光一照,丁浩等人的身形,頓時顯露了出來。

其他人這才大驚,萬萬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竟然還有人族的強者隱藏在一邊,尤其是許多妖族強者們,頓時發出憤怒的嘶吼之聲,朝著丁浩的位置蜂擁而來。

丁浩苦笑,渾身力量爆發。

「住手!」

「快停手,不得衝撞聖子殿下!」

妖族大潮之中,傳來了兩聲大喝。

妖氣震蕩。

卻是夔牛和神目兩大強者從遠處的山峰之上電射而至,夔牛咆哮,猶如神鼓在虛空之中炸響,怒喝道:「還不退下,冒犯聖子殿下的罪名,你們誰承擔的起?」

妖族大潮頓時止步。

許多妖族強者在這一瞬間,也反映了過來,仔細看丁浩的身形樣貌時,這才膽戰心驚地發現,這人族年輕人長的不正和一直以來都懸挂在【仙凰宮】神殿之中的那位神秘的聖子殿下一模一樣嗎?

果真是【刀狂劍痴】丁浩!

雖然一直以來,對於【仙凰宮】妖族來說,為什麼一個人族強者會成為本宮的聖子,都是一個巨大的謎團,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們無條件地遵從仙凰大聖的意志。

「參見聖子殿下!」

夔牛和神目兩大強者在虛空之中單膝跪地,恭敬地拜見。

「拜見聖子殿下!」漫天妖族大潮瞬間矮下去了一截,所有的妖族都在虛空之中跪地膜拜,地面上也有無數的妖族跪倒在地,五體投地地朝著丁浩膜拜,猶如參見自己的王!

丁浩凝滯在虛空之中,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很早之前就曾聽過夔牛和神目說,自己被【仙凰大聖】立為【仙凰宮】的聖子,兩大妖族強者還一再邀請自己去仙凰宮,不過自己並未當回事,但眼前這萬千妖族頂禮膜拜的場面,還是讓丁浩感到一陣陣心驚。

「聖子殿下請先退到一邊,等我們收拾了這些入侵者,再送您到【仙凰宮】,大聖和聖女殿下都在等著您的到來呢。」夔牛大笑著道,臉上有一種極為真誠的笑容。

神目也很開心,咧著嘴笑,露出了大黃牙。

這兩大妖族強者是最早認識丁浩的人,也一直都對丁浩很有好感,今日在這裡見到丁浩,顯然是知道丁浩要去【仙凰宮】,很是興奮。

丁浩點點頭,也不再說什麼,帶著五名問劍宗弟子退開。

蘇青等人終於鬆了一口氣。

之前他們心中緊張,以為會有一場惡戰,沒想到事情竟然這樣逆轉,不過他們心中詫異,卻不知道什麼時候丁師兄竟然成為了【仙凰宮】的聖子。

「好一個人族聖父,果然是欺世盜名之輩,竟然勾結妖族……」晴川殿的長老眼珠子一轉,突然一臉潮紅地大喝了起來。

蘇青等人的臉色頓時難堪了起來。 “要好好努力哦!”陳夢璃細心的替林落希理了理皺起的領子,鼓勵的說道。

“嗯。”林落塵點了點頭,心裏早已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個這麼在乎自己的女生失望。

“那我先上去了?”

“拜拜。”

陳夢璃有自己的訓練時間,林落塵也不好過多的佔有她。

還有最爲的關鍵的一件事就是高一部的比賽已經趨於尾聲了,今天結束半決賽,每天就可以進行決賽決出最後的冠軍了。

不過校賽上的規定是隻要進入到決賽的隊伍都可以參加校隊的評選,所以這個名額齊曉他們勢在必得。

“比賽什麼時候開始?”林落塵看了半天是終於看見了齊曉衆人,問道。

“你就是那個來頂替陳樂的中單?”齊曉還沒來得及說話,旁邊的一個胖墩先語氣諷刺的說道。

林落塵靜靜的看了看了他一眼,什麼話也沒說,和這種人說的越多他只會越蹬鼻子上眼。

“呵呵,林落塵兄弟的實力我見識過,打中單絕對可以的,那個陳樂不好意思了。”齊曉急忙過來打圓場,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着胖子旁邊的一個人笑了笑。

想來這胖子也是打抱不平,畢竟林落塵只是一個後來者。

“哼。”陳樂輕哼一聲沒有搭理,獨自一人的離開了。

剩下的兩個人倒是並沒有說些什麼,不過林落塵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他們的不歡迎,但是他也感覺的到齊曉的這個隊伍可能不是那麼的和諧……

因爲比賽實在下午舉行,而且對手還是高一部最受看好的三強中的第一九班,這讓齊曉等人的壓力不由自主的大了許多。

離比賽前的那幾個小時裏,齊曉十分豪氣的包下了一個網吧包間讓我們一起訓練,林落塵不由得替他的出手咋舌。

網吧包間無非就那麼幾種,但是齊曉是直接包下了一個豪華VIP包間,看着這個包間的面積,林落塵估摸了一下一個下午至少也得幾百塊。

呵呵,上個網就要幾百塊,想想也是蠻奢侈的。

林落塵也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包間,自然有些好奇,四處的打量着,不得不說這裏的設備絕對不是外面的那些大街貨能比的,光是着電腦配置就已經甩了幾條街了。

“呵呵,鄉巴佬。”胖子看着林落塵那四處張望的目光,不屑的嘲諷道,然後輕車路熟的坐到了一臺電腦前。

“林落塵你別往心裏去啊,胖子那人就那樣。”齊曉急忙的解釋道,深怕我誤會了,末了還狠狠地瞪了胖子一眼,但是根本沒多大用。

“呵呵,沒事。”林落塵不以爲然的笑了笑,絲毫不在意。

你越是在意越是生氣,最後高興的只會是別人,因爲他成功的破壞了你的心情,所以你何必要計較呢?

不過林落塵和胖子的恩怨還是放在了一邊,整個上午大家的訓練也還算是十分的好,至少林落塵和他們漸漸地有了一點配合。

而在這個隊伍當中,林落塵擔任中單,齊曉是上單位置,胖子是打野,剩下的那兩個包了下路。

恩怨歸恩怨,但是他們的技術林落塵不得不承認,確實要比陳雨東他們強上了不少倍,無論是意識還是兩個人之間的配合。

娶一送一:BOSS撲上癮 時間過得也是非常快,林落塵陪着他們熟悉了一下他們的戰術,時間就過的差不多了,還有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到了比賽了。

“走吧,去吃點東西,然後直接去學校。”齊曉笑了笑,十分豪氣的對着衆人說道。

或許是因爲訓練的比較順利,齊曉也十分的高興。

“哈哈,這下我可要吃飽了,要不然就沒力氣虐那羣孫子了。”胖子第一個走了出去,可能這是胖子天生對吃的比較積極的基因吧。

“你覺得我們獲勝有多大把握?”齊曉和林落塵走在最後面。

“我不太確定,不過應該不高。”林落希頓了頓,然後才說道。

“怎麼這麼說,我們的實力和九班差不了多少,而去他們的戰術我也差不多研究透了。”齊曉有些不悅,這樣的被人否定,任誰也不會有什麼好臉色。

但是林落塵說的的確都是心裏話,他們的實力雖然和九班不相上下,但是比賽的勝利不往往只是實力因素。

“你們都是一個班的?”想了想,他們都是自己現在的隊友,對於勝利他也十分的渴望。

“怎麼這麼問?”齊曉一愣,有些疑惑,但還是說道,“胖子和陳樂是七班的,其他的兩個倒是我們十班的,不過我們之間的交流不是很多。”

這麼一說,林落塵也差不多明白了,他們的這隻隊伍應該算是的的確確的組合隊伍了,除了胖子和陳樂比較熟之外,其他人都不怎麼熟悉,現在陳樂一走,算是徹底的五個陌生人組合在一起了。

“你是不是有什麼看法?”見林落塵半天沒有反應,齊曉有些急的問道,在他看來林落塵這麼問一定是有原因的,或許是知道些什麼。

林落塵有些不太確定的說道:“我只是覺得他們有點不太團結,總結來說就是我們這個團隊缺乏團結這個東西。”

“什麼意思?”齊曉有點不明白。

林落塵轉而一想也是,他們之所以會聚集在一起也只是因爲他們有着同一個目標,那就是拿到冠軍。

但是齊曉同樣的也忽略掉了一個十分重要的因素,lol是一個團隊遊戲,隊友之間的信任和默契纔是最後勝利的資本。

一路走來,他們的晉級之路幾乎都是碾壓而來,根本就遇見過真正能夠和他們對抗的隊伍。

遇見的話只要剋制一下,恐怕他們就會不攻而破。

齊曉沉默了,久久沒有說話,很顯然林落塵的話已經影響到了他,至於他最後如何解決那也是他自己的決定。

說道這裏林落塵又不禁的想起了以前玩dota的青春歲月,在那個被上天拋棄的夜裏,有一個叫做柒月的女孩默默的守護着他。

“走吧,我們還是選去吃飯,這些煩人的事情還是以後再說吧。”齊曉笑了笑,看來是從剛纔的失神中緩了過來。

比較下午他們還有比賽在身,吃飯纔是最重要的。

PS:這章剛剛寫完。現在差不多五點,六點發布,晚上在寫章存稿,提前說聲晚安! 晴川殿的人雖然可惡,又是問劍宗的仇敵,但畢竟是人族身份,如果今天讓妖族擊殺了晴川殿等人族強者,那丁師兄的身上就會真的背上背叛種族的惡名。

「丁浩,身為人族,你卻勾結妖族來擊殺同胞,你難道不慚愧嗎?」晴川殿長老大聲喝道:「不錯,我晴川殿是和你問劍宗有過節,但那是我們人族之間的事情,不管如何,都應該靠自己的力量來解決,你借用妖族的力量,那就是欺師滅祖,相信你問劍宗的列祖列宗知道,也會鄙夷你。」

丁浩面帶冷笑:「哦?這麼說來,倒是我錯了?」

「不錯。」晴川殿長老大喝。

他心中實際上已經震驚到了極點,沒想到會在這樣的場合之中遇到丁浩,這麼說問劍宗的人,已經返回雪州了?這對於晴川殿來說,絕對是一個駭人的消息,必須想辦法將消息傳出去,否則天要變了。

為今之計,只能想辦法用語言擠兌丁浩了。

傳聞丁浩是一個極為珍惜羽毛的人,或許可以在這方面做文章。

丁浩似笑非笑地道:「那按照你的意思,我該怎麼做呢?」

「如果你還知道自己是人族身份的話,那就該與我一起殺出重圍,等到擊敗了妖族,再來解決我們之間的事情,這樣的氣魄,才不愧是真正的雪州人族聖父的胸懷。」晴川殿長老正義凜然地道。

丁浩聽完,哈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晴川殿長老面色大變,感覺到了不妙。

果然丁浩笑完之後,嘴角劃出一絲不屑的弧度,道:「傻逼!你自己腦殘,還要我陪著你腦殘?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嗎?被你幾句話就要擠兌住?」

晴川殿長老聞言,面色大變,表情驚疑不定,道:「你……無恥,你這是要徹底與妖族沆瀣一氣了?」

丁浩臉上鄙夷不屑的表情更加清晰了,冷笑道:「你說我勾結妖族,我還要說你勾結神恩惡魔傭兵呢!想不到【晴川殿】竟然和神恩神庭攪在了一起,你們已經是整個無盡大陸所有生靈的叛徒,哼,對於你們這種貨色,人人得而誅之。」

晴川殿長老頓時啞口無言,唯唯諾諾半天,才道:「你信口雌黃,神庭乃是正義之師,豈能和那些該死的傭兵相提並論……」

「住口!」丁浩神色凌厲,突然爆喝,道:「不要臉的東西,那惡魔傭兵若不是神庭唆使,豈能降臨?神恩大陸域門都在神庭的掌控之下,沒有神庭的允許,他們能來到這裡?你這老狗,妄為我無盡人族。」

晴川殿長老面色慘變。

丁浩什麼都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了解神恩大陸的事情?

丁浩又道:「本來我還只是想要報了當年你【晴川殿】仗勢欺人的仇之後,留你們一脈香火,畢竟晴川殿的古人們,也曾在聖戰之中立下赫赫戰功,沒想到你們竟然勾結域外惡魔,看來留你們不得了。」

說到這裡,丁浩身形一晃,瞬間就來到了這艘晴川戰艦跟前。

「讓我親自送你們上路,這樣就不是假手妖族了,死心吧。」丁浩出手,心念一動之間,【立春】、【雨水】劍意勃發,幻象叢生,瀟瀟雨歇之間,雨點滴落,落在了那戰艦之上,足以抵禦聖境強者全力一擊的晴川戰艦,就像是朽木一樣,一塊一塊破碎開來。

幾乎是瞬間,整艘戰艦就解體。

丁浩的劍意領域越發精純,如今雨滴已經不需要刻意引爆,只是輕柔地墜落,就可以擊穿一切。

一滴一滴,就是一縷殺機。

晴川戰艦上有數百晴川殿的強者,都沒有能夠逃脫,包括那晴川殿長老,他臨死之前,整個身軀幾乎被雨滴射穿成為了篩子,無盡的恐懼淹沒了他,丁浩的實力比之昔日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這種劍意領域絕對可以擊殺神境強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