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七夜連忙問向諸虔。

諸虔畢竟是闖蕩過百戰域的武皇強者,知曉的信息自然比自己這個初出茅廬的小子多。

「自然之力濃郁的地方?怎麼?你傷勢沒有痊癒?不對啊,你氣息流轉正常,不像是有問題的啊!」

諸虔有些疑惑的說到。

一劍凌雲 「倒不是我的傷勢嚴重,而是……」

七夜猶豫了一番,木靈的秘密關係到自己的安危,也關係到玄心空間這一重寶之秘,七夜一時之間也不好怎麼開口。

「你小子,神神秘秘,心裡估摸著又有什麼秘密,你的秘密我也不多問,說吧,想什麼時候動身?」

諸虔看得出七夜眼裡的猶豫,以諸虔的聰明,自然不會做出一問到底的事情。

「諸虔大哥,你知道有特別的自然之力濃郁的地方?」

七夜從諸虔的話語中有聽出了一份希望。

「那是當然,你以為我這十來年的漂泊是白白飄來的嗎?」

諸虔沒好氣的說道。

「你想要找一處自然之力濃郁的地方,我倒知道一處,而且距離北荒城也不算太遠,藉助空間傳送通道,估摸著三五天就能到……」

諸虔說話的同時,看到七夜眼裡升起的欣喜之色,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小子,看來心裡的秘密有些緊急。

「不過那地方,普通人可進不去,你若想去,我倒是可以陪你一行!」

諸虔的眼裡有著一份光芒閃爍,那是一份久遠的記憶。

「在什麼地方?」

七夜又問。

「烈戰聖地,藥師谷。」

當諸虔緩緩說出烈戰聖地藥師谷的名字之時,一旁的銳馨兒也驚訝的叫出了聲來:「藥師谷?」

「咦,丫頭,你似乎也知道藥師谷?」

諸虔好奇的問道。

「嗯,我的老師就是藥師谷的人,他曾經經過北荒城,見我有靈師醫道天賦,便收我為徒,想要將我帶到藥師谷教導!」

「那時候的我只有五六歲,因為太小,又害怕,就沒有跟著老師去,老師曾告訴我,讓我去找他……」

銳馨兒的美眸中帶著回憶思索,他的腦海里甚至浮現出了那位慈祥老者的面孔。

「你老師怎麼稱呼?」

諸虔又問了一句,當銳馨兒說道他師父是藥師谷的人時,諸虔莫名的在想,此行會不會有什麼幫助。

「老師自稱百葯老人。」

銳馨兒提及的百葯老人,讓諸虔眉頭微皺,因為這個名字實在沒有聽過。

當七夜的目光注視過來的時候,諸虔只得搖搖頭。

「既然決定了接下來的路程,什麼時候出發?」

諸虔看了一眼有些著急的七夜,直接問道。

「越快越好,今日最好!」

七夜有些急不可耐。

因為他無法確保木靈的安危,心裡自然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著急的爬來爬去。

「你們要走了?」

聽到七夜說今日就要離開,銳馨兒的心裡,也有幾分失落。

「抱歉,馨兒小姐,我有要事在身,將來若是有機會,定會回北荒城來一敘。」

七夜帶有幾分歉意的說道。

銳馨兒於自己有救命之恩,這份恩情很重!

七夜雖然解除了銳家的危險,可是在七夜心裡,那是諸虔大哥幫的忙,自己根本沒有做什麼事情。

所以對於銳馨兒的救命之恩,七夜依舊有幾分感激,想要報答,不想欠下恩情。

「七夜公子,你著急著走,我也不久留,在離開之前,還是去見見父親吧!」

銳馨兒對著七夜道。

「嗯,在銳家這麼多天,是該去和銳深伯父道個別!」

七夜點了點頭,隨同銳馨兒去見銳深。

而此時,銳家族人正在族堂議事,自從邢家被滅之後,銳家接管了邢家的所有產業,並且掌管了北荒城。

諸多事宜,需要打理。

見七夜和銳馨兒前來,銳家族人皆是恭敬無比的對待。

畢竟諸虔這個武皇強者,自然是讓人不敢怠慢。

「什麼?七夜小兄弟要走?」

聽到七夜要想離去,銳深也有幾分惋惜,更多的是驚訝。

因為銳深也以為,七夜待在銳家,是因為對銳馨兒有意。

銳深甚至還在想,是否為七夜和銳馨兒兩人準備婚事。

可沒想到,七夜竟然想要今日就離開。

「七夜有緊急要事,不得不離開……」

七夜無奈的說道。

「緊急要事……」

銳深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銳馨兒噙著眸子,不言不語,似乎一切聽從爹爹的打算。

「七夜小兄弟是要去烈戰聖地的藥師谷?」

聽到七夜想要去的地方,銳深的眼神流轉之間,直接浮現出了一抹光亮。

七夜這個金龜婿,自己可不能這麼放過了,為了自己女兒的幸福。

銳深做了一個身為父親難以決定的決定。

「馨兒,你的師父曾經說等你年齡大一點的時候就去找他,如今你的年齡也已經十六了,不小了……」

「這一次七夜小兄弟也要去藥師谷,不如你和他一同前去,有七夜小兄弟照顧,我也放心一點!」

「而且銳家有此大變,家裡也不用太過擔心,而你,又是家族天賦最好的,自然要去提升自己!」

銳深雖然這樣說話,可是銳馨兒何嘗不知道父親的用意。

可是要和家人訣別,銳馨兒的眼眸微紅。

「哭啥……現在家族好的很,你將來要繼承家族,你的實力可要好好提升一番才行。」

「去外面闖闖見識一下,否則家族怎能交給你來管理……」

銳深雖然嘴上眼裡,可是心裡也有幾分割捨不下。

情到濃時,幾言幾語,便讓人潸然淚下。 第五百七十七章丁儀

「七夜哥哥,你和姐姐都要走了……」

「能不能多陪銳明一天?」

小男孩兒銳明聽到七夜和銳馨兒要離開,他的眼裡立刻嘩嘩的流出了淚水。

「七夜哥哥有很重要的事情,恐怕不能陪銳明了!」

「不過七夜哥哥一個約定,如果銳明能夠完成七夜哥哥的一個承諾,到時候哥哥帶你去外面闖蕩!」

七夜對著銳明笑道,安撫這個小傢伙的情緒,可是挺難得。

而且這幾日的相處,七夜對於銳明這個小傢伙很是喜歡。

銳明雖然不過八歲,然而極為聰明。

「嗯,七夜哥哥想要和銳明做什麼承諾?」

銳明好奇的問道。

「七夜哥哥教你一套印訣,到時候我回來見你的時候,你可必須完全練會,不然我可得懲罰你!」

七夜微微笑道,玄力涌動之間,其手掌轉換成了金光熠熠之態。

「諸虔大哥!」

七夜一掌拍出,可怕的一掌帶著刺兒的音爆,彷彿要直接震裂整個銳家議事堂。

「轟!」

金光暴漲之下,可怕的威力轟然爆發。

不過在諸虔的武皇之力下,七夜的金玄王印立刻湮滅。

「七夜,你小子拿我來當沙包?」

諸虔有些惱怒道,七夜這傢伙也不打聲招呼,抬手就是一巴掌,更何況自己可是個武皇,當著這麼多人這麼狂的對自己出手,自己武皇威壓往哪兒擱?

「還沒完呢!」

一印之後,又是五印相疊,可怕的威力讓銳家族人皆是面色劇變。

因為七夜五印相疊,其威力竟然超出了一般地階高級的玄術。

「小子,你這印訣有古怪!」

諸虔畢竟是武皇強者,直接就感覺出了金玄印訣的奇異之處。

金玄印訣是金玄武王的感悟乾坤鍾碎片所創的武技。

其屬性雖然是銳金為主,然而卻帶有乾坤浩蕩之感,那是一種武道感悟,天地大勢所成。

這金玄印訣會隨著武者的武道感悟而不斷增強其威力。

七夜完全熟練金玄印訣之後,也發現,這金玄印訣,並非普通武技。

「銳明,這是七夜哥哥送你的一份禮物,也是男子漢之間的承諾!」

「哥哥剛才施展的名為金玄印訣,是一位名叫銳凌的前輩所創,說來很巧,銳凌前輩和你們銳家是一個姓氏,說不定幾千年前有可能是一家人。」

「這位前輩在隕落之前傳我這套印訣,而現在,我就講這印訣傳給了你!你我再次相見的時候,七夜哥哥可要考驗你的修鍊情況。」

七夜笑著說道。

「沉神閉目,盤腿坐下!」

七夜臉色突然變得嚴肅,銳明堅持,立刻坐在地上,盤腿運功。

「放鬆靈魂!」

七夜手中一股靈魂之力在其右手出現,而在七夜左手,一道乾坤金光直接籠罩在了銳明身上。

金光入體,靈魂傳功。

在靈魂記憶傳入銳明的腦海瞬間,小男孩兒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痛苦之色。

不過銳明卻是咬著牙,承受著這份痛苦。

「金玄印訣!」

時間一點點過去,靈魂記憶傳輸的那種痛苦淡去之後,銳明的腦海里浮現出了金玄印訣的修鍊之法。

金玄武王銳凌的武技傳到了銳家族人手中,這也不得不說是一種緣分。

……

……

兩日之後,七夜,諸虔,銳馨兒三人,出現在了北荒城以南的一座大城之中。

這座大城是烈戰王朝最邊緣的一座大城,北關城。

由王朝聖地掌控的大城,和北荒城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還沒有進入北關城,七夜就感應到了幾股實力不俗的氣息,那等氣息,也只有武皇強者才會擁有。

「咱們使用城中的空間傳送蟲洞,能夠以最快的速度趕往藥師谷,至於之後的事情,只能看運氣了!也不知道那青木界到底能否進去……」

諸虔看了一眼銳馨兒,轉而敵對七夜說道,最後半句話聲音很小,七夜也沒有聽清楚。

「空間傳送蟲洞?」

七夜有些疑惑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