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三尾青鸞最大的特點就是其速度之快猶如疾風,比獵豹還要快上幾分。

寧冰清的眼中閃過一絲錯愕。

只見一隻有著絢麗的巨大翅膀的鳥兒從空中滑翔而來,獨角獸看準了時機,飛快地跳到寧冰清手前叼走了玄幽草,隨後又敏捷地跳上正好滑到地面的鳥背上。

「丫丫~~~」星雲獨角獸上了三尾青鸞的腳背還不忘示意它將倒在地上的柒莞爾也一同捎走。

這些人類修士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而這個被它救了的人類不是同他們一道的。就順手把她帶走吧。

一系列的動作似乎只在一個呼吸之間就完成得一氣呵成,等眾人反應過來時,星雲獨角獸已經同那抹青影消失在了邊際。

「可惡!!」到嘴的鴨子又飛了!

領首的男人憤憤地收回了手中的法器。

「舅舅,算了。星雲獨角獸本就不好捕捉,只怕吃虧的也不止我們這一隊了。」寧冰清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並沒有因此失了態。

「唉」——眾人也是唉聲嘆氣,不過此生有幸一睹星雲獨角獸真容,此行也無憾了。

狩獵失敗后,一隊人都紛紛啟程離開了此地。

……

森林中環深處的隱蔽一角,三尾青鸞將星雲獨角獸和柒莞爾放在了一處巨大的多肉植株上。

「丫丫~~」獨角獸叫了幾聲,表示對青鸞的感謝,那青鸞拍了拍翅膀便飛走了。

星雲獨角獸看了柒莞爾一眼,舔了舔她雪白的手腕,作疑惑狀。

這個人類為什麼還不醒呢?按理說毒已經解開了啊。

只是星雲獨角獸不知道,柒莞爾早就已經沒事了,就是渾身無力,又睡著了而已,對於外界發生的事情渾然不知。

「咕」的一聲,獨角獸前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了看四周,蹦蹦跳跳地往植株豐盈的地方跑去覓食了。

此時已經是凌晨了,天色灰濛濛地亮了。

周圍霧氣繚繞,柒莞爾雙目緩緩睜開,視線中已經是一片陌生的地帶,她不知何時被何人帶到了此處。

一頭霧水…… 序章·幽冥噬魂

「有美一人兮,見之不忘。

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鳳飛翱翔兮,四海求凰。

無奈佳人兮,不在東牆。」

昏暗的出租屋內,一名青年目光獃滯的看著窗戶,窗台上,一株曼珠沙華靜靜綻放,如同紫色嗜血的地獄之花,桌上耳機、書籍、啤酒之類凌亂的擺放。

https://tw.95zongcai.com/zc/24326/ 「我們之間,就這麼結束了嗎?」

青年喉中發出沙啞的聲音,自言自語的說著,此時早已沒有平時的風光。

二十年來,蘇湛第一次想去全心全意的愛一個人,他也那麼做了,可到最後換來的,是她冰冷的言語和絕情離開。

他瘋狂的愛上一個根本沒有未來的女子,從那個時候開始,便或許註定了這段孽緣不會有好結果。

是他錯了,放棄自己的底線與尊嚴,也強行的干涉了他人的生活,這一切都是他的過錯,導致最後兩人在感情的路上漸行漸遠。

「一直以來都是你在死纏爛打,我很煩你。」

「我知道你對我好,所以我才不想傷害你。」

「我真的好後悔當初跟你走那麼近,不然怎會有那麼多事發生。」

他知道她的絕情離開才是對彼此最好的結果,但他不甘心!

他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那些美好的故事,還有他吻她的那個夜晚……

曾經他以為可以得到她的心,卻發現最後卻傷害了她,踐踏了她的尊嚴。

是他的不理智一次次的觸碰彼此的底線,最後才鬧的不歡而散,是他的自作多情,讓一切變得那麼複雜。

「你不該對我那麼好,不該一次次容忍我的放肆,就算彼此確有感情又怎麼樣,不合適的身份,不合適的家庭,一切都不合適,終究是我沒有能力,沒法去改變現實的社會。」

蘇湛躺在床上,口中喃喃自語,緊閉的雙眼流出兩行清淚,一切都結束了,他們彼此刪去所有聯繫方式,離開熟悉的地方,從今往後,再不相見。

曾經他說過,如果今生無緣,那就讓欠我的永遠還不清,這樣忘川橋上就不會忘記,下輩子做我老婆。

窗口曼珠沙華無風自動,搖曳間似有虛無黑洞在其上生成,一道白光自蘇湛眉心射出,被吸入那黑洞。

蘇湛緊皺的眉頭緩緩鬆開,神色也沒有之前的痛苦,彷彿是睡去了…

床頭的手機還在亮著,保持在微信頁面,置頂的是一則被拒收的消息,僅僅再見二字,接收者備註:「夢」。

突有新聞推送,可以看到主頁的標籤的幾字:「某南方女生失聯四十八小時,,疑因情感問題……」

(這不是水章,序章很重要,很大程度起到鋪墊後面異世章節的作用。關鍵字:蘇湛、曼珠沙華、失聯。) 晨曦微露,彩鵲在雲彩中盤旋,嘰嘰喳喳的叫著,似是在迎接朝陽的到來,一名十多歲的少年順著山腳一路往上,經過半個時辰直至爬到山腰才停下腳步。

俯視山下,一座座房屋錯落有致,前有溪流生生不息,后依扶蘇三山而建,依山傍水,大有鍾靈毓秀之意。

這裡是隱陌村,少年的名字叫做蘇湛,十二歲。

雖是少年模樣,但蘇湛的眼中卻是有著少年人所沒有的堅毅,從三年前開始,他每天都會早早起床,從太陽初升開始,一直爬至山腰,藉此磨練體能。

逃跑計劃,總裁夫人帶球跑 三年前,蘇湛的靈魂不知為何穿越到這裡,寄生在了眼前這個本該在九歲便死去的少年蘇湛身體之中。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活了下來,準確的說是穿越而來的蘇湛代替他活了下來。

艱難愛情ii:神祕總裁的真假新娘 只知道自己是因為先天絕脈,所有人都斷定他活不過九極之數,至於為什麼會先天絕脈,他的父親從來沒有說過。

「既然重活一次,那就不能白活!」

蘇湛稚嫩的小臉浮現出一抹堅毅,上一世的他,雖已經二十,但卻仍沒有任何作為,每天打工度日,虛度光陰。

這一世,勢必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而且這個世界的法則,也不允許他做一個普通人。

此處與地球不同,這個世界的人信仰武力,修鍊幻力一道,幻力的等級決定了一個人的地位和所受到的尊敬,實力的強弱是在這個世界上衡量它的唯一標準。

修鍊一途,逆天改命,與天地爭鋒,與陰陽交融,修到極致,呼風喚雨,凌空而行,一念幻化萬物,一語可定乾坤!

欲要修武,需先凝聚幻種,只有凝出幻種方才算是踏入武道修鍊的第一步。幻種的凝聚又分為先天與後天,先天幻種會在人十二歲的時候逐步成型與丹田。

而先天沒能凝聚出幻種的人就需要輔助以築基訣來凝聚出後天幻種,一般來講凝聚出的後天幻種強弱與築基訣有關鍵聯繫。築基訣越高級,後天幻種的發展潛力就越大,以後的修鍊一途也會比其他人更遠。

當然,這也不是說誰都能凝聚出幻種,有些人,就算擁有再強大的築基訣也不一定能凝聚出幻種,一輩子都只能是一個普通人,都是靠機緣。

一百個人中,可以後天凝出幻種的人,可能會有五六個,而能先天凝出幻種的人,一百個人中頂多也就一個。

所以一般凝出先天幻種的人,起步就要比其他人早,相比而言有著明顯的優勢,不過這種優勢會在以後的修鍊中慢慢被縮小,而且先天幻種也不是一定會比後天幻種強,或許有些人凝聚出的先天幻種,一輩子都只能停留在初級的幻氣境階段,而普通的後天幻種卻修鍊到了更高境界。

幻種千變萬化,每個修鍊者的幻種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它可以是一支筆,一本書,一座山,一隻幻獸,江河湖泊,日月星辰,天地萬物,盡可在其中!

幻種的獨特,也將代表了日後所修鍊的方向,而一旦凝聚出幻種踏入武道第一境界幻氣境,以功法凝聚天地幻氣化為己用,使自身的力量得到極大的提升和激發,並以其溫養自身與幻種,身體得到升華。

幻氣境之上謂之幻體境,幻化境,幻心境,每一境界又分為九重,據說大能者,可隨心所欲,如同雄鷹一般翱翔天際!

這些基礎的東西蘇湛早已熟記於心,他每天這樣堅持做體能訓練也是為讓自己的基礎更加牢固。

世紀第一寵:厲少愛妻入骨 年滿十二,雖然未曾凝聚出幻種,但蘇湛心中從未懷疑過自己,他堅信,三分天註定,七分靠自己!

只有讓自己達到預期,才不至於在機會來臨的時候與之擦肩而過,就算無法凝聚先天幻種,只要輔以築基訣也必定是有機會的。

「回去,不然又要趕不上老爹做的早飯了。」

蘇湛吐了口氣,看著太陽已經高懸,快步朝著山下走去,近了才看清隱陌村的全貌,茅屋土房,一條條阡陌小道通往村內。

村外的農田一個身著樸素的中年婦女已經在忙碌,看到蘇湛下山,微笑道,「小湛,又去山上鍛練,唉,要是我家強子也有你這般就好嘍。」

「哦,對了,剛才村長叫我看見你喚你快點回去,不然該趕不上早飯了。」

蘇湛也是笑著應了聲是,咧著嘴順小道小跑回村。

「知道啦,秋嬸,我這就回去,秋嬸再見。」

隱陌村不大,村頭的第一戶就是蘇湛的家,進門就看到一個中年男子,盤坐在院內,身體表面隱隱有光華流轉。

男子面容堅毅,稜角分明,即使閉著眼也給人一種沉穩的感覺,他便是蘇湛的父親,蘇晨,幻體境四重武者,也是這隱陌村的村長。

蘇晨見父親在修鍊,不再打攪,徑直跑到廚房用布袋裝起留給他的早飯,悄悄出門。

「近來一個月你有一半的時間都是一個人躲在後山,這才剛回來,又要出去?」

只是還沒走出多遠,就聽到身後有聲音響起,此時蘇晨已經睜開眼睛。

「爹。」

蘇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這段時間他確實喜歡跑去後山,經常一呆就是一個下午。

「罷了,天黑之前務必回村。」

見蘇湛依舊不肯告訴在後山做什麼,蘇晨也不再多言,自己的兒子,自己心裡最清楚,雖然才十二歲,但心智卻遠非同齡人可比,既然不說,想必自有道理。

「知道了。」

蘇湛點了點頭,說完便提著一大袋食物,繞過村子,順著一條蜿蜒山路,前往扶蘇山後山。

扶蘇山很大,呈川字形,且三山綿延縱橫,蘇湛走了約莫小半個時辰終於停下來,看著映入眼帘的山洞,擦了擦額頭的汗。

「總算到了,小喵喵,這次可別讓我失望。」

看著手上提著的早飯,蘇湛的眼中有著火熱升騰,不禁加快腳步進入山洞。 這是一個類似野獸巢穴的山洞,其中的牆壁上有著一顆類似寶石的物體散發出瑩瑩白光將室內照亮。

一個少年盤坐在其內,而他的對面,慵懶的趴著一隻小獸,那是一隻通體灰白的貓,眼前的少年自然便是蘇湛。

「你說要助我凝聚幻種,我來了。」

蘇湛看著灰貓說道。

「喵。」

那貓似是聽懂了一般,無精打採的叫了一聲便不再理會,眼睛都沒睜一下。

蘇湛見狀也不著急,從身後拿出布袋,從中取出一隻烤雞腿,拿在手中。

「喵……」

瞬間那趴著的灰貓像是受到了某種誘惑,聲音徒然變得尖銳起來,蘇湛只覺得眼前白光一閃,手中雞腿不翼而飛,已然出現在灰貓爪中,兇殘的撕扯起來,一小會兒便只剩下了骨頭。

灰貓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在此刻竟然開口說話,吐露人言。

「小爺說的話自然說到做到,看在你這一個月送吃的的份上,今夜子時,你再來此處。」

說完便不再理會蘇湛,徑直離開,這是一隻有個性的貓,而蘇湛也開始擺出一個個奇怪的姿勢,連接起來,似乎還有些神秘的韻味。

蘇湛小臉上有著絲絲興奮。

他在一次偶然間闖入這座山洞,本以為是野獸的巢穴,卻發現其中根本沒有什麼野獸,只有一隻灰貓。

「家裡正好缺只貓捉老鼠,就把它抓回去養著抓老鼠。」

想著蘇湛暗暗點頭,悄悄的靠近,而那貓也是憊懶,竟未發現有人靠近,直接被蘇湛抓在手中。

「喵。」

直到這時灰貓才緩緩睜開無神的雙眼,在那雙貓眼中像是有種鄙夷的神色。

蘇湛一愣,這種人性化的目光看的他一陣怪怪的感覺,隨即灰貓淡淡的聲音傳入耳中。

「小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敢想要我去捉老鼠。」

聲音分明是從手中的灰貓嘴中傳出,頓時嚇得蘇湛亡魂皆冒,條件反射般的把貓拋了出去,重重摔在山洞的牆壁上,不管不顧,撒腿就跑。

他心裡第一反應就是妖怪,前世那些魔幻電影里貓妖都是會吃人心的,而幻天域異志錄里有記載,能口吐人言的幻獸,都是具有強大血脈或是實力強橫的存在。

「想跑,摔了小爺還想跑?」

灰貓抖了抖身子,頓時山洞內光華一閃,一道無形的結界憑空出現,直接困住蘇湛逃跑的道路,狠狠的撞在結界之上,差點一個踉蹌。

逃跑的道路被堵,蘇湛反而平靜了下來,他只是普通人,自是沒辦法打破結界,但灰貓沒有對他直接動手,就說明事情還有轉機。

「我無意冒犯這位…妖獸大人,打擾之處,還請……」

蘇湛拱手沉聲說道,只是話還未說完便被打斷。

「妖獸?你說什麼,妖獸!」

那灰貓突然像是受到了極大的侮辱一般,一身灰毛都是倒立起來,在山洞裡來回踱步,前爪抬起指著蘇湛,道:「本喵可是有著高貴的上古血脈,你竟然把我跟那些雜魚相提並論,簡直不可原諒。」

「……」

蘇湛一陣無語,這灰貓把它困在這裡,不會就是在這裡發牢騷,但他可不敢表露出來,還是語氣誠懇認錯。

「是小子不是,前輩血脈強大,豈是妖獸可以比擬。」

「什麼,前輩,我很老嗎?」

灰貓可不買賬,虛影一閃跳到蘇湛肩上,惡狠狠的盯著他。

貓看著他,他看著貓。

「額……」

蘇湛感覺自己快要哭了,他分明要表達的是血脈強大,可這灰貓思維完全跟他不在一個頻道,就是一隻貓,他完全是覺得灰貓強大,所以才以前輩稱呼,至於年紀,實在是難為他看不出一隻貓的年紀了。

「算了,本喵實力強大,不跟螻蟻一般見識,但是,以後你得做我小弟,並且每天帶食物來給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