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三師兄不置可否地喝了杯水,忽然轉移了話題,「師妹今日怎地對二師兄如此感興趣?」

連翹撇了撇嘴,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還不是很少能看到二師兄,所以好奇嘛!」

三師兄笑了起來,「你覺得二師兄神秘,可能你在那些新生中,也是挺神秘的。你可真的是沒上過幾次早課,那些監督的弟子,可都是怨氣滿滿吶!」

連翹「嘿嘿」乾笑幾聲,「這個……不是有事嘛,我也不是故意的……」

三師兄搖了搖頭,倒是沒有再說什麼,將桌上剩下的半隻烤兔遞給連翹,「給它吃吧,別餓著了。」

小黑蛇頓時獨眼放光,也不管連翹了,撲上去就大口大口地吃著。

不知道為什麼,它現在真的好餓好餓!它總有一種再不吃東西就會餓暈了的感受。

連翹沒好氣地看著小黑蛇的吃相,這貨,就不能有點出息嗎? 「走啦!」

連翹沒好氣地捏著小黑蛇的小角,給身邊的四師兄五師兄打了個招呼,便出了門,往葯坪去了。

她打算悄悄地去找一隻蟲子來研究研究。

蚩山緊隨其後。

葯閣今年只有連翹與蚩山兩個新弟子,本來下了早課,吃了早飯後,兩個人都應該來照料這葯坪的,可連翹三天打魚兩天晒網的,這照料葯坪的事,就全落在了蚩山的身上。

看著不遠不近吊在身後的蚩山,連翹乾脆駐足等待。

蚩山頓了頓,最後還是上了前來,「師姐。」

連翹的臉上露出笑來,「抱歉啊師弟,讓你一個人整理葯坪這麼久。你會不會怨師姐啊?」

蚩山面上沒有多餘的表情,「葯坪事務不多,一個人也可以的。」

連翹抿著唇,「辛苦你了。今天我與你一起去,我對那兒不熟,萬一做錯了什麼,你記得提醒我。」

「……嗯。」

見蚩山站在路邊看著自己,連翹無奈,只得當先走在前面。

也不知道這人哪裡學來的,規矩比她將軍府里的還多。

暗自腹誹,轉了一個彎,那巨大的葯坪便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連翹對那裡面生長著的靈藥一點興趣都沒有,只低著頭找著那黑色的怪異甲蟲。

「師姐在找什麼?」行了一路,蚩山終於忍不住問道。

「沒什麼,我研究研究這裡的土質。」連翹隨口扯了個自己都不相信的謊言。

蚩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再與她說話,轉身去了旁邊搭建的一個小屋,拿了水桶與一些工具出來。

連翹順手拿了一把小鋤頭,開始蹲在地上邊鋤草邊尋找。

只是在別人注意不到的地方,連翹的目光緊緊地跟隨著蚩山。

尤其是盯著他那半挽著袖子的胳膊上。

她需要確定最後一件事。

蚩山幹活異常地認真,完全按照當初第一次來時,師兄教的方法對這些靈藥進行護理。

這裡靈藥眾多,可每一種靈藥的照料方法是不一樣的,所以,要照顧好這些靈藥,除了要熟記照料方法以外,還得熟記每一種靈藥的特性。

無形中,新生第一年照料葯坪的過程,就認識了大部分的基本靈藥。

這無疑是給第二年的學習打下了基礎。

連翹能明白這個道理,顯然,這蚩山也是明白的。

只是連翹帶上了前世的記憶,別說這葯坪里的草藥了,就算再多三倍的種類,她也都認得。

「喂,師弟,我看你對這些藥材很熟悉,你在來滄靈前,是不是也是煉藥師啊?你幾星了?」連翹忽然問道。

蚩山的動作沒停,「師姐來的時候不也是煉藥師嗎?」

連翹驚異地捂著嘴,「你怎麼知道的?我記得我好像沒給別人說過!」

蚩山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大師兄說的。」

連翹真想給大師兄一個爆栗!

「阿嚏——」

遙遠的鎮北侯府,長孫彥揉了揉鼻子,重新拿起眼前的書研讀著。

連翹乾笑著,「我也只會一些基本的凝血丹之類的,這裡的許多靈藥,我家都沒看到過。」

蚩山低頭不語,手上的動作卻絲毫不停。

連翹從她這個角度看過去,剛好捕捉到了對方眼中一閃而過的不屑。

心中嗤笑一聲,連翹忽然眼睛一亮,大喊一聲,「你別動!」

蚩山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卻也聽話地一動不動。

連翹取出一玉瓶,一個箭步沖了上去,眼疾手快,一下子扣住了蚩山腳邊的泥地。

蚩山皺眉,往後退了一步。

連翹手忙腳亂了一番,終於將玉瓶下的黑色甲蟲捉了來,小心翼翼地放進了玉瓶。

蚩山臉色頓變,搶上前一步,一把打落連翹手中的玉瓶。

那黑色甲蟲便從那玉瓶中掉了出來,一落地,便迅速鑽了個洞,不見了。

「你幹嘛?」連翹目中噴火,她好不容易找到的。

「你把那蟲放玉瓶里,會害死它的!二師兄如果知道了,會生氣。」蚩山不情不願地解釋道。

連翹挑眉,看了看地上的玉瓶,又看了看蚩山,「你對這蟲很了解?」

蚩山臉上神色微變,「我在這裡待了將近一個月,自然知道一些。」

連翹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那師弟知道如何才能捉住它嗎,要活的。」

「不知。」蚩山拒絕得乾脆利落。

連翹氣得瞪眼,「喂,就一隻蟲子,用得著這麼小氣嗎?」

「一隻蟲子當然用不著小氣。師妹,你若喜歡那蟲子,我這裡送幾隻與師妹玩兒,也是可以的。」一個略有些陰沉的聲音至後方響起,連翹身軀一僵,有些尷尬地回過頭去。

「二師兄……」

一穿著黑袍的男子站在連翹的後方,他的手裡,有著一個很小巧的陶器。

古馳將手中的小巧陶器遞到連翹面前,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拿著。」

連翹只得接過。

看了一眼低著頭站在一旁的蚩山,古馳面上笑意不散,「師弟將這葯坪照料得很好,想必師父知道了,也會很開心的。」

「是弟子應該做的。」 回到私奔前夜 蚩山說話依然是淡淡的。

連翹識趣地站著不插嘴。

古馳也不計較蚩山的態度,而是在葯坪里走了一圈,重新回到了連翹的面前,「小師妹,你怎麼突然對為兄的蟲子感興趣了?」

傅少,請你消停一下 連翹心內一驚,面上卻依然帶著好奇寶寶的笑容,「因為今天突然說到這蟲子,小妹便好奇了,想偷偷捉一隻來看看來著,誰知道還被師兄發現了。」

古馳臉上笑意不變,「其實也只是普通的甲蟲罷了,只是生活習性奇特了點。師妹若是喜歡,為兄那裡還有,你可以隨時去找為兄要。」

連翹抿著唇點頭,心裡卻覺得越來越疑惑。

二師兄對這蟲子的態度,似乎也嗎三師兄說的那般在意啊!

還有六師兄那天的行為……

古馳交代了幾句便離開了,蚩山也收拾好手中的東西,打算離開。

原來這麼會兒的功夫,蚩山已經將手中的事情都做完了。

在蚩山路過連翹面前的時候,少女忽然驚呼一聲,身軀搖晃,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竟然直直地往蚩山懷裡倒去。

蚩山下意識地後退一步,可已經來不及了,連翹下意識地雙手亂抓,指尖碰到了他的衣服,頓時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狠狠一抓。

「嗤——」

蚩山兩隻胳膊的衣服都被連翹給撕了下來。

連翹有些狼狽地穩住自己的身體,然後茫然地看著自己手中的衣服,「這……」

蚩山的臉頓時黑如鍋底,眼中更是寒芒閃動。

連翹連忙擠出個笑容來,「這個……師弟,要不,你將你的衣服脫下來,我幫你縫?」

蚩山嫌惡地看了連翹手中的衣袖一眼,「不用了。」

說著,也不等連翹了,大踏步地消失在連翹的面前。

一直到看不到蚩山的身影了,連翹這才側過身來,方才臉上的尷尬早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笑。

蚩山!

火楓國!

她方才看清楚了,蚩山手臂上的圖案,果然是一圈火焰圍著一片楓葉。

「呵……白痴!」連翹低罵一聲,將袖子中的小黑蛇攏了攏,往星斗閣去。

腹黑極品妻 這次的試探,她知曉了很多東西,煉毒師的線索,她也探出來了起碼一半。

就看,這次是誰對付誰了。

隱婚閃愛:嬌妻滿分寵 敢對她的人下手,她會讓對方知道,什麼叫狠!

星斗閣,席鶴已經回來了,正坐在圈椅里慢慢地喝著茶。

「小七啊……」

連翹連忙脆生生地應了聲,乖巧地從門口走了進來,站在席鶴的面前。

「昨日你遇到襲擊,你可有什麼發現?」

連翹抬頭看向這個笑眯眯的老頭。

什麼意思?

昨日的事情,不都是早就說清楚了嗎?

「師父,弟子不明白。」連翹乾脆不想,直接將問題踢了回去。

「怎麼,你那頭蛟,你還打算隱瞞到什麼時候?」席鶴面上佯怒。

連翹一愣,隨即便苦笑著搖了搖頭。

百里靈兒那個大嘴巴,怕是已經嚷嚷得全學院都知道了。

連翹也不藏著掖著了,將袖中的小黑蛇取出,「師父你看,這是寒玉昨日遇襲后留下的傷口。」

席鶴伸手去抓,小黑蛇兇惡地昂起頭來,吐著信子防禦。

「這性格倒是挺烈的。」席鶴呵呵一笑,也不知他是如何動作的,小黑蛇頓時就不能動彈了。

連翹心裡一驚,下意識地就想護著小黑蛇。

可是對方是席鶴,東原的丹王。說不定,他會有辦法讓小黑蛇快速痊癒呢。

連翹將自己動手的衝動壓下,乖巧地站在旁邊給小黑蛇遞了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將小黑蛇放在自己的掌心,席鶴看了一眼它的尾巴,驚異不已,「它的傷勢癒合得很快,已經看不出原來的痕迹了。你有留下什麼嗎?」

連翹搖了搖頭,「沒有,不過弟子門前的池子中,倒是有許多魚的殘骸。師父,弟子覺得寒玉中的毒,與弟子昨日遇到的那毒是一樣的。」

席鶴捻著自己的鬍子,陷入了沉思。

「你有什麼想法?」席鶴忽然問道。

「弟子覺得,那煉毒師,就藏在葯閣!」 席鶴面上沒什麼變化,「說說看。」

連翹沉吟了片刻,不急著說自己的結論,而是將袖中的小巧陶罐先掏了出來,「師父,您能告訴弟子,這是什麼蟲子嗎?」

那裡面裝著的,就是二師兄古馳的黑色甲蟲。

席鶴將小黑蛇放在一旁,然後捉了一隻放在掌心裡,「這蟲子是你二師兄的,只是為師也未曾見過,所以不知它的名字。怎麼,你懷疑這事情和你二師兄有關?」

連翹抿著唇,搖了搖頭,「倒也不是。我懷疑的是另外一個人。」

「誰?」

「蚩山。」

席鶴臉色微變,「他?和你一起進來的弟子,你怎麼會懷疑他呢?」

連翹頓了頓,「我只是懷疑他與煉藥師有關。但是,那些人是不是他殺的,卻不敢妄下斷語。」

席鶴沒有說話,只是示意連翹繼續說下去。

「蚩山手臂上有一個刺青,是火焰圍著一片楓葉的圖案,我特意去查了資料,發現這是火楓國很古老的圖騰。」

連翹頓了頓,繼續說道,「師父知道,弟子以前身中劇毒數年,幾乎喪命,後來查遍古書,才知曉解藥竟然在火楓國。但偏偏,在弟子中毒后,那關鍵的藥材便成了王室特供,市場上再不見流通。後來,弟子發現身邊有一婢女也與火楓國有關,便有了懷疑。前幾日弟子的爺爺託大師兄帶話,讓弟子小心火楓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