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三百六十五,乃周天圓滿之數。

在竅穴境時,他便達到了這個數,自我境他依舊達到了這個數,如果被神州其他人知道,定會引起巨大的風浪、和無數人的殺意。

不過兩次達到周天圓滿,而且還是元氣、肉身皆達到。

換來的,便是那種他自己都能感覺得到的,堅不可摧的根基,以及那深不見底的潛力。

過了一會,沒有多少的高興之意,沉穩如昔,起身出了閉關室,開始了解這一個多月來發生的事情。

還有不到兩個月的成親之事,龍慶、夏瀟還有其他人的稟報等等等等,快速的一一做出處理。

同時,一個個命令也發向四面八方。

接下來數天,看見董恆出關,各種人士紛紛趕來拜見、結交。

而他已經突破到第五境的消息,也隨著這些人,快速傳了開來,有人歡喜有人憂。

在應付完了那些人,這一天,他獨自一人來到了靈雲峰,面見李天江。

………………

(感謝天選者一皇又打賞了500起點幣,謝謝。) 「董恆參見掌門。」

董恆嚴謹、一絲不苟地行了一禮,讓李天江目光也溫和了一絲,其實他也不想與董恆關係鬧僵,那樣對誰都不好。

所以這件事,他並沒有懲罰董恆本人。

不過他掌門的權威也是不容人挑釁的,因此也要打壓一番對方。

雙眼仔細看了一下董恆,心裡閃過一抹震驚,即使早就知道消息,但真正親眼見到,還是忍不住心中的震驚。

他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快的修鍊速度,今年不過三十七八歲,便修鍊到第五境,簡直是駭人聽聞、匪夷所思,恐怕比之神州大地那些大勢力的絕世天驕也不差。

不、是更強,畢竟他可沒有那些天驕的優異資源。

他好像、是內外雙修吧!

李天江忽然想到,一股更強大的驚駭當即升起,讓他衣袖中的雙手都抖動了一下,強壓下驚駭,語氣平淡、像是隨意地說道:「不用多禮,突破了?」

董恆點了下頭,沒有多說什麼。

「嗯,很好。」李天江露出些許微笑,頓了頓,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得,有些好奇:「你好像是內外雙修吧?」

董恆神色不變,沉穩道:「年少不懂事時,便選擇了內外雙修,如今元氣突破到第五境,肉身只是突破到第四境。」

「噢。」李天江神色不變、輕輕點了下頭,心裡卻鬆了口氣,還好、肉身還是第四境,如果也到了第五境,那·········

心裡想法一閃而過,雙眼眨了下,平淡聲音中、帶著掌門特有的威嚴道:「對了,不知你找本座有何事?」

董恆雙手一抱拳,沉聲道:「回掌門的話,聽聞恆大婚,一些軍中將士想來參加。

恆想著正好也可以讓這些將士們見見門中高層,還能幫忙護衛防守,所以便想請掌門同意。」

「哦?」李天江目光閃爍了一下,下意識開始權衡利弊,過了兩息,眉頭一皺:「會有多少人?」

「大約四十萬人。」董恆不假思索地回道。

「這麼多!」李天江眉頭一挑,有些不悅。

董恆神色不變,緩緩道:「此次來的是從各座城池分別趕來,加上想來的士兵太多,所以就多了些。

恆想著大婚只有一次,便……」

看著董恆沒有絲毫隱瞞,坦坦蕩蕩地說著,李天江心裡下意識升起的一絲防備,也消失了。

又想起李清露,便微微點了下頭,大婚一生也就只有這一次,熱鬧點也好。

而且區區四十萬大軍,能翻的起什麼風浪?

正好,骨幹都來了,那邊隨便也可以調查一下軍中之事。

思緒轉過,淡淡道:「那好吧,不過要嚴加約束,不可鬧事。」

「是。」董恆行禮應道,一舉一動都透著一股從容不迫、大氣。

「對了,正好你也突破到了第五境,算是我靈雲門的新晉核心長老,慶祝之事就與大婚之事一起辦吧。」李天江微微頷首,一雙淡然的目光仔細盯著董恆,頓了下、繼續道:「成了核心長老,也就不能再擔任城主之位,成親后,你就與清露暫時留在門中。」

「是。」依舊是一個字,董恆的神色沒有任何變化。

李天江有些皺眉,因為他突然發現、自己居然看不透面前這個年輕人的心思,這不是第一次。

應該說、是從未看透過。

他根本不像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

輕輕吸了口氣,擺擺手,「你先下去吧,大婚之日在即,即使不需要你做什麼,自身也要好好準備一下。」

「是。」又應了一聲,董恆轉身離開了靈雲大殿。

李天江望著那沉穩如淵的身影,莫名的,心裡居然感覺到一絲危險。

隨即有些好笑,壓下了那絲危險感。

不過一年輕小子,剛剛突破到第五境,又如何能威脅到他?

再過個幾十年還有這個可能。

看來是這段時間,被這小子弄的快失去冷靜了。

……

董恆不知道李天江的心思,也沒興趣去知道,得到對方的允許,回到住處立刻光明正大的傳令軍隊。

隨後,一邊暗中關注著大局,一邊繼續沒日沒夜的修鍊,主要修鍊的,是帝皇之意與力之勢。

因為時間太短,元氣和肉身還想有大的進步,是不可能的。

能在這段時間、還有大進步的,也只有這兩種力量了,依靠他再次變強許多的天賦、和更高的境界。

五十多天,足夠前進一大步。

……

時間一點點過去,靈雲門越來越熱鬧,到處是張燈結綵。

九大長老中,三長老、五長老時刻鎮守在秘境之中,為靈雲門奪取利益,回不來。

四長老已經到了靈雲神城,與六長老匯合,一點一點的調查著,同時鎮守三大神城。

七長老、十長老回到了山門,與大長老、九長老一起主持此次大婚之事。

可想而知,李天江對此次大婚的重視程度。

剩下的八長老喜歡雲遊野外、獨來獨往,時不時就會消失一段時間,前段時間,又跑出去了,如今不在靈雲門中。

靈雲門山門中熱鬧,三大神城境內,各座城池也頗為熱鬧。

西遊鬥戰聖佛很 幾乎每座城池都有一批軍隊出發,前往靈雲門山門,一些調整好的城主、也開始做著最後的準備,要前往山門。

眨眼,成親之期已經到了前夜。

靈雲門山門中,人數罕見的、達到了兩百多萬人。

可以說,到處都是人,每天的消耗,都是一筆巨大的物資,要不是乃掌門李天江嫁女兒,嫁的還是內定的下一任掌門。

恐怕一些人都要站出來說閑話了。

畢竟這不同於尋常,尋常之時,靈雲門山門中雖也有一百多萬人,但那時的消耗,弟子們都是需要自己去負責的。

但現在,卻都是靈雲門負責,吃喝免費。

靈雲峰後殿。

李清露獨自一人坐在院中,溫柔的氣質一覽無餘,皎潔的月光雖然美麗,但在她面前,也成了陪襯。

此時,她雙目正有些發愣的看著遠處,看的什麼,她自己也不清楚,就只是單純的看著。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明天,她就要嫁為人妻。

對未來忽然感覺好陌生,卻不覺得突兀。

也許是她早就承認了那個丈夫。

雖然那個丈夫讓她看不透,好像對她也不是多在乎,但不管如何,事情都不會改變。

明天,她就要成為那個人的妻子。

不出意外,那就將是陪她共度一生的人。

少女之心時,都會幻想過自己未來的夫君會是何樣?

她也不例外,只不過她沒有選擇夫君的權力而已。

萌妻甜蜜蜜:厲少,放肆寵 還好的是,面對董恆,她不討厭。

只是覺得有些陌生,有些不知所措。

在大婚之前的這個夜晚,這份陌生、不知所措,更是達到了極限。

所以,她只能在這裡發愣的看著遠處,連一個真正能說說話的人都沒有。

其實靈雲門適合的女性朋友,她不是沒有,不過關係卻沒有到那種地步。

原本有機會成為真正好朋友的上官幽月,也因為十幾年沒有深入談心,而有些疏遠了。

現在能陪著她的,也只有這份月光,和這份安靜了。

………………

(感謝一點1、Leisure-塵打賞了1000起點幣,感謝風舞雪飄1986打賞了500起點幣,感謝書友20170220234939519打賞了200起點幣,感謝無恨01、好黑尊王、一個被遺忘的人、恐慌、qq閱讀勿塵i又打賞了100起點幣。謝謝。) 李清露在發愣的看著遠處,董恆此時此刻,也獨自一人看著那天空中的孤月。

一身純白的寬大衣袍,在月光下,少了一絲沉穩、霸道,更顯清冷、孤傲,與平常的他,頗為不同。

望著那輪孤月,董恆此時此刻,心裡罕見的沒有多想什麼。

沒有去想那些計劃。

沒有去想那些雄心壯志。

也沒有去想接下來的路。

好像所有的情緒,都已經遠離他而去。

就像一個人站在天之上,淡漠的看著下方。

任其再熱鬧,也不過是鬧劇一場。

他有些喜歡這種感覺。

但他也清楚,想在現實中、真正做到這種感覺,還有很遠很遠的路要走。

轉過目光,幽深的雙眼望向靈雲峰,那裡便是一個開始,也只是一個開始。

誰、都不能擋他。

……

隨著夜越深,靈雲門山門中也越來越安靜,各種各樣的思緒都壓了下來,共同等待著明天的降臨。

滿城風雨看潮生 太陽初升,金色的陽光刺破黑暗,降臨大地。

靈雲門也隨著這陽光,而漸漸沸騰了起來。

「這邊這邊,都小心些,千萬不能耽誤了時辰。」

「李長老,你也這麼早!」

「董兄,恭喜恭喜啊!」

「趙師兄,好大的場面!門中這一次真是下了血本啊!」

「快點,今天就不用我們巡邏了,那些將士會代替我們。」

…………

…………

無數人議論紛紛,向靈雲峰匯聚而去。

靈雲峰後殿,一大早,一群女性便湧入了李清露的住處,有年輕的、也有老邁的。

開始給緊張的李清露打扮起來。

精緻的妝容,華麗的鳳冠霞帔,讓往日溫柔似水的李清露,更是傾國傾城、美麗動人。

董恆的住處,他也已經換好了一身金紅色的袍服,靜靜的坐在院子里,等待著時間。

「少爺,時間到了。」

我怎么當上了皇帝 不知過了多久,董忠出現在董恆身邊,輕聲道。

雙眼微抬,精芒閃過,不急不緩地起身,一股難以言喻的威嚴、霸氣陡然出現在他身上,與往日頗為不同、強大了許多,

好像這才是真正的他。

董忠的身體也不由彎了一些,就連周圍空間,都特別寂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