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下載后,拿起滑鼠點擊播放。

「嗡嗡嗡——」

「嗡嗡嗡——」

速八開場的畫面立刻吸引住趙克良的目光,他發現這裡面CG技術好像……

「卧槽——」

趙克良一拍桌子驚叫了起來。

「怎麼啦老大……」

CG組裡幾十號人全部圍了過來。

力氣太大只能種田 當眾人看到畫面上熊熊的火舌舔舐過范迪塞爾的臉頰時,所有人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媽呀!這個……這個也滲人了……」

好幾個女生都忍不住揉起了胳膊。

然而這只是開始。

後面的殭屍車大戰「速激」家族的畫面,讓光影視覺的增強現實技術刻畫的淋漓盡致。

CG算什麼,光影視覺全部給你來「真人」撞擊。

「砰砰砰——」

「噠噠噠——」

其超逼真的場面,讓登峰國際CG組的人,渾然忘記了時間。

等15分鐘的畫面播放完之後,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包括趙克良在內…… 吳景接到韓義電話時,正在一個節目組幫忙友情演出呢!

這個節目組的道具跟特效製作就是登峰國際接的手。

在道具組裡跟節目方商量了一會,電話響了,拿起來一看是趙克良打過來的,順手接了起來。

對於天義的技術,吳景是打心眼裡佩服的。

當初PPT發過來的時候,可是讓登峰國際里的人嘆為觀止,而這也是他飛赴費城的底氣所在。

可是有什麼用?

人家一句「技術不代表一切」,把你所有努力全部化為飛灰。

就算讓登峰國際加入特效班,也是看在他在國內的人脈關係份上,要不然連個指手畫腳的機會都不會給他。

所以今天韓義打電話過來,說重新製作了一組特效畫面,他是不抱什麼希望的。

你做的再好,人家不採納也是白搭啊!

不過怎麼說呢,畢竟之前是他主動求上門的,那位韓老闆跟他也是一見如故,有些話他也實在說不出口。

出乎他的意料,電話剛接通,對面趙克良便激動說:「京哥,那視頻你有沒有看過啊?」

「剛剛在忙,還沒看呢,怎麼啦?」

「京哥你快看看,太厲害了,真是太了不起了!」

聽到趙克良連連感慨聲,吳景便掛斷了電話,登陸電腦,下載好之後,用道具組專業工具打開了視頻。

「嗡嗡嗡——」

同樣震撼人心的場景,在第一時間就緊緊抓住吳景的眼球,而道具組的人則全部圍了過來。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道具製作人員跟CG人員不同,他們更關注硬體方面。

比如,在范迪塞爾拉斷廢氣旁通閥管子時,鏡頭給了個大大的特寫;

隨後渦輪增壓時,就好像平面解剖圖一樣清晰。

這樣的畫面,除非是真人拍攝,要不然絕對不會形成他們所看到的場景。

握了棵大草的是……

開車的是范迪塞爾啊,人家哪有時間過來給你來一遍真人演示?

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個畫面是CG!

都是行業從業人員,道具組的人對CG自然也不陌生。

當看到火舌肆虐時,那種身臨其境的感覺,同樣讓他們以為自己看花了眼。

「卧槽!京……京哥,這是哪家特效公司啊。」道具組組長,一位30來歲的胖子驚問到。

吳景早就看呆了。

之前光影視覺製作的PPT,雖然也很厲害,但遠沒有現在的畫面更加直觀、震撼,直抵人心。

尤其是片尾跑車大戰核潛艇,完美展現出鋼鐵怪獸的猙獰一面;連他這樣業內人士,都看不出絲毫瑕疵。

這樣的水平,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嘶嘶——」吳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哇撒,這個水平,實在是太牛逼了。」

「好萊塢恐怕也就這個水平吧!」

「好萊塢?好萊塢也差的遠呢!」

眾人七嘴八舌議論著。

回過神的吳景,拿著手機匆匆回了公司。

這麼厲害的水平,要是再拿不下環球影業的特效製作權,那他真要考慮考慮,還要不要加入了?

或者重新打造一部系列電影?

……

金陵建業區,天義總部大樓。

眼看著馬上要過年了,行政部那邊開始組織策劃年會的事情。

上午10點,阮紅妝拿著一份採購名單錄找韓義簽字。

敲敲門進來,巨大的董事長辦公室里空無一人。

扭頭朝斜對面的臨時休息間看了眼,那裡面傳來了沖馬桶的流水聲。

阮紅妝就走到辦公桌前面,把名單錄放下,然後等著韓義出來。

幾個月的時間,阮紅妝已經完成了從醜小鴨到白天鵝的蛻變。

花苞頭,左耳戴著一隻銀飾耳釘,鼻樑上架著一副無框金絲邊眼鏡,手腕上套著一隻女式天梭全自動機械錶;

再加上一身純黑色職業裝,整個人既有職場女性的清爽幹練,又不失都市麗人的時尚典雅,很有范兒。

韓義出來了。

看到阮紅玉在,臉上有些不自然,咳嗽了一聲朝沙發走去。

阮紅玉眼睛很尖,一眼就看到韓義牛仔褲拉鏈那裡濡濕了。

要是沒猜錯的話……

「什麼事啊?」

「啊……那個……年會採購名單錄已經出來了,沈總已經簽過字,讓我拿過來給你過下目。」

阮紅玉楞了一下,把辦公桌上的名單錄拿起來朝韓義走去,

「給我看看。」韓義伸手到。

阮紅玉就順手遞了過去。

韓義是從中部拿的,過程中還不小心碰到了阮紅玉的手指。

阮紅玉就盯著韓義的右手。

他剛剛上廁所了,好像沒洗手。

另外,她不確定男生一般到底是哪只手主持的正義?

所以她有50%的概率,跟某個不可描述的物體發生了間接接觸。

想到這裡,阮紅玉臉有些發燙。

最近她在看一部《霸道總裁愛上絕美小秘書》的言情,偶爾會拿韓義代入一下角色。不過她家這位總裁做事總是一板一眼,一點情趣都沒有。

要是他能壁咚自己,自己會不會就範呢?

「哎——醒醒!」

就在阮紅玉想入非非時,韓義把她從幻想中拉回了現實。

「啊……董事長……」

韓義看了她一眼,「你今天怎麼有些不在狀態啊,是不是昨晚沒睡好啊?」

「那個……是。昨晚睡的有點晚,所以……」阮紅玉結巴到。

「我這邊沒什麼事了,回頭早點下班。」

「謝謝老闆。」阮紅玉聲音略帶沙啞到。

韓義點點頭,指著名單錄說:「這個第一名就不用汽車了,直接50萬現金,回頭人家想買什麼自己決定。

另外安慰獎提高一下,每人2000。」

阮紅玉心裡有些咂舌。

天義現在正式員工有7000名,增加1000塊就多了700萬。

不過他是老闆,他開心就好。

「我知道了。」

韓義又看了看。

別的什麼iPhoneXplus,智能數碼家電產品,都是年會比較常見的東西。

翻到第二頁,有明星助陣,還有模特T台走秀。

韓義指著模特名單說:「玩歸玩,別太過份了啊。」

阮紅玉知道他什麼意思,點頭說:「嗯,回頭我跟行政部那邊說一下。」

韓義又看了看,也沒什麼了,便把名單遞給她。

阮紅玉長舒了一口氣,拿著名單出了辦公室。

臨走前目光還無意間掃過牛仔褲拉鏈處的水印。

幹了!

……

辦公室里,等阮紅玉走了,韓義伸了個懶腰,然後用手揉揉腿。

昨天又去了潤州,晚上來了次高難度的側方位開車,今天左腿一直有些酸。

就在這時,辦公室門再次敲響了,緊跟著王翰一臉笑盈盈的進來了,過來就來韓義手,「走走走,哥哥請你吃飯去。」

韓義被他拉得站了起來,「這麼開心,挖了多少啊?」

王翰眉飛色舞道:「昨天挖了6個。」

韓義把以太坊的次元級演算法,做了個底層限制后複製給了王翰。

這種複製是一次性的,只能王翰使用,而且上限不會超過10個,無論他買多少礦機。

不過也夠厲害的了。按照現在價格來算,王翰100萬的成本,要不了1個月就會回本。

「韓老闆,你說會不會崩盤啊?」

韓義不以為然道:「崩盤關你什麼事。反正一個不留,挖到多少賣多少。」

「那是!這種東西說到底就是一串代碼,我還能留著它當傳家寶啊?」

等出了門,王翰又說:「我老有種吃獨食的感覺,你說要不要跟老趙他們講一講的?」

韓義說:「法不傳六耳!

別說老趙他們了,連我嫂子都不能告訴她詳情。

一旦傳出去,分分鐘崩盤。」

「好,聽你的!」

……

軒武區前半山路的小區里,翁倩邊玩著絕地求生,邊做解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